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48章 永夜无光、黄泉灰烬

第748章 永夜无光、黄泉灰烬

  沧海之下,云澈已感觉到焚绝尘停止了下沉,分明已经重伤的【逆天邪神】他,身上的【逆天邪神】气息却以无比惊人的【逆天邪神】速度膨胀着……转眼之间,竟已超越了他先前最巅峰状态时的【逆天邪神】玄气强度,而且依然在极速暴涨。????燃文小说?  

  与此同时,一股极度阴沉、压抑的【逆天邪神】气息也在天地间无声的【逆天邪神】弥漫,仿佛有一场恐怖的【逆天邪神】灭世风暴正在悄然的【逆天邪神】酝酿。

  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也蹙的【逆天邪神】越来越紧。之前轰中焚绝尘的【逆天邪神】两剑,第一剑将他的【逆天邪神】胸骨全部砸断,第二剑的【逆天邪神】力量更是【逆天邪神】摧至全身,换做他人,早已瞬间毙命,焚绝尘虽然不至于伤重致死,但被砸入海下时,生命和玄力气息也变得极为微弱……却在这时,出现了如此不同寻常的【逆天邪神】暴涨。

  难道……是【逆天邪神】他在不甘之下,动用了某种禁忌力量?

  云澈惊疑间,下方的【逆天邪神】海域忽然间变得漆黑一片……这种剧烈的【逆天邪神】变化并非是【逆天邪神】循序渐进,而是【逆天邪神】在一个瞬间,视线所能囊括的【逆天邪神】庞大海域由湛蓝色全部变成了漆黑色,浓烈的【逆天邪神】如墨汁一般。而还未等云澈反应过来,他眼前的【逆天邪神】世界,也霎时变得漆黑一片,再也看不到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光明。

  数百里之外,凤雪児带着萧泠汐飞到了海域边缘,就在她们的【逆天邪神】身体越过海岸线的【逆天邪神】那一刻,前方,忽然出现了一大片漆黑的【逆天邪神】世界。

  “啊!!”凤雪児和萧泠汐同时发出一声惊呼。

  这片漆黑世界远在数百里之外,却犹在眼前。黑夜笼罩的【逆天邪神】区域,仿佛是【逆天邪神】天地间忽然被凿出的【逆天邪神】一个黑洞,其中的【逆天邪神】一切都被完全的【逆天邪神】吞噬、消失,化成虚无。

  一种阴暗、烦躁的【逆天邪神】情绪蒙上心魂,凤雪児迅速警觉,马上以凤凰玄力护心,同时转移了很大一部分力量护在萧泠汐的【逆天邪神】身上。这种漆黑色、溢动着如此可怕气息的【逆天邪神】力量,凤雪児从未见过,她心中的【逆天邪神】不安也随之扩大了十几倍,双手将萧泠汐抱紧,急急的【逆天邪神】道:“我们快一些。”

  焦急的【逆天邪神】话音未落,凤雪児全身凤炎燃烧,飞行的【逆天邪神】速度骤然加快,如一只浴火的【逆天邪神】凤凰般冲向了那片漆黑的【逆天邪神】区域。

  周围的【逆天邪神】世界一片黑暗,而这绝不单单是【逆天邪神】光线的【逆天邪神】黑暗,云澈感觉到自己仿佛陷入了一个漆黑的【逆天邪神】沼泽之中,世界变得无比粘稠,他单单动一下手指,都要消耗平常数倍的【逆天邪神】力量。无数股冰冷、压抑、阴森的【逆天邪神】气息从四面八方袭向他的【逆天邪神】心魂。这种灵魂的【逆天邪神】侵蚀极其可怕,若化作他人,早已衍生强烈的【逆天邪神】负面情绪,甚至迷失心智,但云澈拥有龙神之魂,浑然不惧——至少短时间内是【逆天邪神】这样。

  “这是【逆天邪神】《永夜幻魔典》的【逆天邪神】一个高等领域,名为‘永夜无光’!”茉莉声音沉重的【逆天邪神】道:“以焚绝尘目前的【逆天邪神】能力,只能极为勉强的【逆天邪神】发动,说不定还要付出巨大的【逆天邪神】代价。”

  “永夜无光?”云澈开始感觉到无数阴森刺骨的【逆天邪神】气息疯狂的【逆天邪神】向他涌来,逐渐的【逆天邪神】,他开始感觉到自己似乎已经被一个吞天巨魔吞入了腹中,随时都会被消化成虚无。

  “一旦被这个领域覆盖,所有的【逆天邪神】一切都会被吞噬殆尽,不会留下一丝的【逆天邪神】痕迹……包括光明!”茉莉沉声说道:“现在这个领域覆盖了整整一百五十里范围,你就算用尽全力,也不可能在它将你完全吞噬前强行脱离……你现在唯一能做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全力将它撕裂!”

  以云澈的【逆天邪神】灵觉,完全感知不到这片暗黑世界的【逆天邪神】边缘,仿佛无穷无尽。随着周围世界越来越粘稠阴森,他的【逆天邪神】灵觉范围也大幅度减少,死亡气息每一息都在成倍的【逆天邪神】增加,到了后来,云澈甚至开始感觉到一丝被卷入无尽黑洞的【逆天邪神】绝望。

  “云……澈!!”暗黑世界的【逆天邪神】深处,传来了犹如恶魔嚎哭般的【逆天邪神】声音,这个声音来**绝尘,却因极度的【逆天邪神】怨恨而完全扭曲:“永远的【逆天邪神】……消失吧!!!”

  可以听到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声音,却完全无法判断出他所在的【逆天邪神】方位,因为这个声音来自黑暗领域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到了此刻,云澈已是【逆天邪神】完全的【逆天邪神】窒息,想喘息一口气都不能,笼罩全身,乃至笼罩整个世界的【逆天邪神】吞噬之力也越来越恐怖,逐渐开始临近他的【逆天邪神】护身玄力所能抵御的【逆天邪神】极限。

  可怕的【逆天邪神】危机越来越临近,云澈的【逆天邪神】面孔无比僵硬,但目光却越来越冷醒沉静,这时,他的【逆天邪神】眼角下缘,忽然捕捉到了一丝光芒。

  不该出现在这个暗黑领域中的【逆天邪神】光芒。

  云澈迅速目光向下,凝神看去……那抹光芒不是【逆天邪神】错觉或虚幻,虽然微弱,却是【逆天邪神】真实的【逆天邪神】存在着,而且呈现着特殊的【逆天邪神】朱红色!

  这抹朱红色云澈无比熟悉……是【逆天邪神】属于劫天剑的【逆天邪神】颜色!

  云澈心中一动,一瞬间,将全身玄力毫无犹豫的【逆天邪神】凝注在劫天剑上,瞬时,劫天剑火焰燃起,金乌炎以劫天剑为载体燃烧熊熊爆燃,并在这黑暗、吞噬一切光芒的【逆天邪神】黑暗领域中释放出无比灼烈的【逆天邪神】火光。

  金乌火焰耀起劫天剑的【逆天邪神】整个剑身,也照耀着云澈的【逆天邪神】面孔和全身,并将周围整整一丈区域的【逆天邪神】黑暗全部驱散,在这个仿佛无穷无尽的【逆天邪神】黑暗领域中,轻松无比的【逆天邪神】燃出一片光明区域。

  的【逆天邪神】便将这个领域烧出一个窟窿,云澈眼中闪过一道奇光,他眼神一凝,一剑挥向前方。

  轰!!

  一声沉闷的【逆天邪神】轰鸣,随着劫天剑划出的【逆天邪神】轨迹,前方的【逆天邪神】黑暗空间被狠狠撕裂,一道数丈长的【逆天邪神】火焰沟壑灼目的【逆天邪神】刻印在了前方的【逆天邪神】黑暗之中,久久不散。

  “气息极强,声势也是【逆天邪神】相当的【逆天邪神】吓人,但似乎……也不过如此。”

  蒙在心头的【逆天邪神】重压一下子轻松了数倍,云澈之前以身体和灵觉所感受的【逆天邪神】这个黑暗世界可谓恐怖无比,他无法摆脱,更毫无把握将其撕裂,甚至都能清晰嗅到死亡的【逆天邪神】气息……没想到,这个声势骇人的【逆天邪神】黑暗领域在金乌炎下居然如此不堪一击,完全就是【逆天邪神】个看着吓人,实则一捅就破的【逆天邪神】纸老虎!

  茉莉:“……”

  既然如此……

  云澈手持劫天,灼热的【逆天邪神】火光在身上、剑上剧烈的【逆天邪神】燃烧,就连瞳孔之中,都现出两点微带金色的【逆天邪神】赤红火焰。背后,一抹巨大的【逆天邪神】金乌之影缓缓浮现,并快速的【逆天邪神】化虚为实,一股灼热的【逆天邪神】气浪也疯狂的【逆天邪神】向周围蔓延而去。

  “金乌焚灭领域——黄泉灰烬!!”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金乌之影仰天长鸣,空间震荡,天地铮鸣,来自上古真神的【逆天邪神】火焰带着无与伦比的【逆天邪神】高温和焚灭之力,霸道的【逆天邪神】刺穿着一层层的【逆天邪神】黑暗领域,甚至以黑暗玄力为媒介,将本是【逆天邪神】吞噬光明的【逆天邪神】黑暗燃烧成灼目无比的【逆天邪神】炎光。

  黑暗领域之中四处荡动起如鬼哭般的【逆天邪神】冥吼声,遮天蔽日的【逆天邪神】黑暗向金乌炎疯狂的【逆天邪神】扑来,想要将其淹没吞噬,它们的【逆天邪神】挣扎起初还能与金乌炎勉强抗衡,但随着领域的【逆天邪神】铺开,爆开的【逆天邪神】金乌炎迅速成燎天之势,将原本完整的【逆天邪神】黑暗世界灼烧的【逆天邪神】千疮百孔。

  “啊!!!”

  迎面袭来的【逆天邪神】热浪让凤雪児在惊呼声中停住身形,本是【逆天邪神】清凉的【逆天邪神】海风变得如火焰般灼热,下方,一**数百丈高的【逆天邪神】海浪如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涌来,逼的【逆天邪神】凤雪児不得不飞到近千丈高空。而视线之中,那片巨大的【逆天邪神】黑色区域发生了剧变,一道道火焰从黑暗区域的【逆天邪神】边缘穿刺而出,并越来越多,转眼之间,黑色世界已是【逆天邪神】七零八落。

  黑暗在挣扎,火焰在吞噬,暴乱的【逆天邪神】海面之上,如同一赤一黑两只巨兽在残酷的【逆天邪神】相互撕咬着。

  但黑暗,明显远远不是【逆天邪神】后来出现的【逆天邪神】赤炎的【逆天邪神】对手,没过多久,在赤红火焰的【逆天邪神】焚灭之下,黑暗区域已是【逆天邪神】分崩离析,化成无数溃散的【逆天邪神】碎片,这些碎片不需要火焰的【逆天邪神】焚烧,便以很快的【逆天邪神】速度自行消散着。而火焰却是【逆天邪神】越来越炽烈,早已将原本暗色的【逆天邪神】苍穹耀的【逆天邪神】通红一片,一层厚厚的【逆天邪神】蒸汽荡动在数百里的【逆天邪神】海域之中,久久不散。

  吹拂而来的【逆天邪神】风不再压抑,而是【逆天邪神】越来越狂暴和灼热,凤雪児在身前撑起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赤红屏障护好萧泠汐,然后迎着灼热风暴,以更快的【逆天邪神】速度向东方飞去。

  云哥哥……千万不要有事……

  百里空间,只剩下金乌炎还是【逆天邪神】肆意的【逆天邪神】燃烧着,直至把最后的【逆天邪神】一丝黑暗焚灭殆尽。

  云澈的【逆天邪神】“黄泉灰烬”之下,焚绝尘的【逆天邪神】“永夜无光”完全溃败!

  几乎没有抵抗挣扎之力。

  云澈抬起的【逆天邪神】手臂缓缓落下,并将劫天剑收回到天毒珠之中。劫天剑离身,沉重的【逆天邪神】虚脱感也从身体的【逆天邪神】各种角落传来。虽然焚灭焚绝尘黑暗领域的【逆天邪神】过程可谓顺利无比,但绝不代表他轻松。全力释放黄泉灰烬的【逆天邪神】后果,是【逆天邪神】他全身玄力基本完全亏空,他之所以收起劫天剑,是【逆天邪神】因为他如今的【逆天邪神】状态,怕是【逆天邪神】连抬起劫天剑十息都做不到。

  但至少要比焚绝尘的【逆天邪神】状况好上百倍。

  漫天的【逆天邪神】火焰开始坠落,每一丝火焰落入海中,都会带起一片冲天而起的【逆天邪神】水汽……如果云澈所释放的【逆天邪神】金乌炎威力可以再强大几分,将连水汽都不会出现,而是【逆天邪神】在一瞬间,直接将海水焚成虚无。

  呼……

  云澈长长的【逆天邪神】缓了一口气,然后伸出手掌,掌心面向了斜下方正在沸腾中的【逆天邪神】海面,一道玄气快速释放。

  砰!!!

  海面炸开,一个黑色人影从海面飞出,直线飞向云澈,被云澈牢牢的【逆天邪神】吸在手掌之中。

  在海水中长时间浸泡,却没有洗净焚绝尘身上的【逆天邪神】血迹。他身上至少几十处创伤,依然在缓缓渗血,血液呈一种不正常的【逆天邪神】赤黑色,牢牢粘附在他的【逆天邪神】伤口和身体上。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生命与玄力气息已是【逆天邪神】孱弱无比,基本只能用“气若游丝”来形容。被云澈抓着后背提在手中,他的【逆天邪神】四肢竖直垂落,已是【逆天邪神】无法调动半分力气,但意识并没有溃散,口中,发出着虚弱沙哑的【逆天邪神】痛苦低吟……

  “为什么……会……这样……”

  “我……怎么……可能……会输……”

  “我怎么……会输……”

  云澈不发一言,左臂抬起,靠近他的【逆天邪神】头部,随着光芒一闪,玄罡从他的【逆天邪神】手臂飞射而出,瞬间射入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天灵部位,冲击向他的【逆天邪神】心魂。

  他想要知道,焚绝尘身上的【逆天邪神】诡异力量到底从何而来。茉莉所说的【逆天邪神】“永夜幻魔典”又是【逆天邪神】什么。

  短短一息,云澈的【逆天邪神】脸色就稍稍一变,在短暂的【逆天邪神】僵持后,玄罡从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身上飞离,回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臂上。

  “好顽强的【逆天邪神】精神和意志力。”云澈满脸惊讶的【逆天邪神】低念:“这种状态,居然还能抗拒玄罡摄魂。”

  “他不但玄力暴增,灵魂也有了质变,再加上原本就有着极强的【逆天邪神】意志力,就算是【逆天邪神】半死不活,你要对他玄罡摄魂,也基本不可能成功。”茉莉淡淡的【逆天邪神】道,对这个结果毫不意外。

  “……”云澈扫了一眼海面,然后俯冲而下,将几呈死状的【逆天邪神】焚绝尘丢在了一块残碎的【逆天邪神】礁石上。

  “你不准备杀了他?”茉莉冷声道,从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她没有感到了杀念的【逆天邪神】存在。而他此时的【逆天邪神】举动,也分明是【逆天邪神】要放过焚绝尘:“斩草不除根的【逆天邪神】后果可就在你的【逆天邪神】眼前,你难道想在同一个人身上犯第二次的【逆天邪神】错误?”

  “我很想杀了他。”云澈轻吸一口气,满脸的【逆天邪神】无奈。当年就是【逆天邪神】因为放过了焚绝尘,造就了一个堪称恐怖的【逆天邪神】大麻烦。以焚绝尘堪称逆天的【逆天邪神】成长速度,若是【逆天邪神】今天让他活着离开,埋下的【逆天邪神】,将是【逆天邪神】一个远比今天还要大上不知多少倍的【逆天邪神】祸患。

  但是【逆天邪神】……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