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47章 完胜?
  万里晴空不见点云,但从流云城看去,东方的【逆天邪神】天空却蒙着一层厚重的【逆天邪神】暗色,阴沉的【逆天邪神】仿佛要塌陷下来,让人仅仅是【逆天邪神】看一眼,心口便一阵长久的【逆天邪神】压抑。

  轰!轰!轰!

  没有停歇的【逆天邪神】轰鸣声再次从东方传来,而且要比先前更加的【逆天邪神】沉重……甚至可以感觉到一股强烈无比的【逆天邪神】狂暴气息。

  “又开始了。”天下第一低喃一声,脸上再度浮现惊容。

  “雪児!”萧泠汐的【逆天邪神】内心始终无法平静,再度响起的【逆天邪神】轰鸣声让她再也无法忍耐下去,双手紧紧抓住了凤雪児的【逆天邪神】雪衣:“快带我过去!他们真的【逆天邪神】不能再打下去了。他们两人的【逆天邪神】恩怨,究其根源都是【逆天邪神】因为我,他们一个是【逆天邪神】小澈,一个是【逆天邪神】救过我两次的【逆天邪神】人,他们任何一个出事,我这辈子都无法安心!雪児……求你带我过去,求你!”

  “可是【逆天邪神】……可是【逆天邪神】……”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内心同样一直处在焦急不安中,甚至早已生出十几次冲过去的【逆天邪神】冲动。

  “雪児,小澈不想让我靠近,是【逆天邪神】怕不小心伤害到我。可是【逆天邪神】,有雪児保护我的【逆天邪神】话,我就算靠的【逆天邪神】再近,也不会有任何事情的【逆天邪神】。而且……雪児你也很担心小澈对不对?他们已经打了这么久,真的【逆天邪神】已经足够了,再打下去,万一……万一……”

  凤雪児本就摇摇欲坠的【逆天邪神】坚持顿时土崩瓦解,以她现在的【逆天邪神】实力,不要说保护萧泠汐不被余波给伤到,就算是【逆天邪神】在云澈和焚绝尘两人的【逆天邪神】联合攻击下都能保护好萧泠汐:“我……我知道了。小姑妈,你一定要牢牢抓紧我。”

  凤雪児雪手轻拂,带起萧泠汐的【逆天邪神】身体,在一阵香风中以极快的【逆天邪神】速度飞向东方那一片阴暗的【逆天邪神】天空。

  ——————————

  “他的【逆天邪神】气息忽然变得这么乱,而且似乎有些失控。看来在短时间内强行融合太强魔玄力的【逆天邪神】后遗症要远比我预料的【逆天邪神】还要严重……还是【逆天邪神】,我先前过于高估他了?”

  云澈拖着劫天剑,快速逼近向被远远轰飞的【逆天邪神】焚绝尘。本以为和他开始正面交手时必然是【逆天邪神】一场苦战,没想到却是【逆天邪神】从一开始就大占上风,之后的【逆天邪神】交锋,焚绝尘不但被全面压制,而且玄力气息也越来越乱,越来越弱,在他连轰几十剑下,已是【逆天邪神】让他内外皆伤……而且伤的【逆天邪神】绝对不轻。

  这样的【逆天邪神】过程和结果,事前他绝未曾想到过。让他甚至开始有些感觉到自己先前的【逆天邪神】谨慎和设计似乎都有些多余。

  “不要懈怠,他的【逆天邪神】力量绝不止于此,全力废了他!”茉莉低声道。

  云澈在这时也已是【逆天邪神】迫近到焚绝尘二十丈之内,劫天剑带着覆天之势向焚绝尘砸下。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目光一如之前般的【逆天邪神】凶狠,脸上、全身散落的【逆天邪神】猩黑血迹让他更添数分骇人的【逆天邪神】暴戾。面对云澈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重剑轰击,这次,焚绝尘却没有强行正面相抗,身上黑光一闪,向斜后方骤闪而去。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速度本就不及云澈,再加上他现在玄气大乱,又身受重创,速度更是【逆天邪神】大打折扣,又岂是【逆天邪神】那么容易避开云澈的【逆天邪神】攻击。他刚刚勉强错开了云澈的【逆天邪神】第一剑,第二剑便已轰至了他的【逆天邪神】胸前,让他不得不运转全身玄力,横起黑剑抵挡。

  轰!!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身体随着空间的【逆天邪神】战栗而剧烈震荡,和之前的【逆天邪神】每一次一样,他倾注在黑剑上的【逆天邪神】玄气在与劫天剑相撞之后,便如受到巨大惊吓的【逆天邪神】魂灵般快速逸散,让本可以抵御住的【逆天邪神】重剑之力轰然压下……巨响声中,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如炮弹一般飞出,狠狠砸入海水之中。

  “呃啊啊啊啊啊啊!!”

  下一息,焚绝尘已带着一道粗壮的【逆天邪神】水柱冲天而起,他的【逆天邪神】目光变得更加暴戾,两只手臂大半的【逆天邪神】血管都已被震裂,在剧烈颤动几乎已握不住手中黑剑。染血的【逆天邪神】面孔在扭曲,身上释放的【逆天邪神】黑色玄光也在扭曲……他此时的【逆天邪神】气息,就如一头被彻底激怒,完全失去理智,只剩彻骨之恨的【逆天邪神】恶魔。

  “我……竟然……如此狼狈……”

  “我怎么……可能……会败给……你!!”

  焚绝尘在低吟,声音沙哑阴沉的【逆天邪神】如同地狱恶鬼。

  “啊啊啊啊……夜魔葬天!!”

  焚绝尘凄厉的【逆天邪神】咆哮,身上的【逆天邪神】黑光玄光忽然炸开,一排滔天巨浪重冲天而起,带着一股弥漫天地的【逆天邪神】黑暗扑向了云澈。

  这招夜魔葬天,是【逆天邪神】一个特殊的【逆天邪神】黑暗吞噬领域,焚绝尘最初释放时,都被云澈强行挣脱,如今焚绝尘玄力大耗加上玄力紊乱,同样的【逆天邪神】夜魔葬天,威力下降了何止数倍。

  云澈周围的【逆天邪神】世界瞬间变得漆黑一片,但他毫无惊乱,手中劫天剑燃烧起灼目的【逆天邪神】金乌火焰,然后猛然挥出,随着劫天剑的【逆天邪神】肆意挥舞,刚刚生成的【逆天邪神】黑暗领域便被轻易凿出一道又一道的【逆天邪神】赤红沟壑,转眼间已是【逆天邪神】千疮百孔。

  灼热的【逆天邪神】金乌炎光虽然将领域层层撕裂,但并没有压下遮天蔽日的【逆天邪神】黑暗。这时,一道仿佛来自九幽的【逆天邪神】冰寒气息从云澈的【逆天邪神】背后骤然射来……

  黑暗领域的【逆天邪神】掩护,再加上气息与领域浑然一体,但依然没有逃开云澈的【逆天邪神】灵觉。不过他却没有选择远远避开,只是【逆天邪神】稍稍偏移了一下要害,任由那道寒光临近……

  砰!!

  一把笼罩着黑光的【逆天邪神】黑剑切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右肩上,剑身轻易穿过他的【逆天邪神】皮肉,碰触到他的【逆天邪神】骨头时,发出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沉闷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撞击声……反馈给焚绝尘的【逆天邪神】感觉,就像是【逆天邪神】斩在一块比精钢还要强横千万倍的【逆天邪神】磐石上。本以为可以将云澈的【逆天邪神】一只手臂直接切下的【逆天邪神】一剑,竟再无法前进半分。

  云澈灌注着龙神之髓,承受了十八个月空间淬炼的【逆天邪神】骨骼,可以说是【逆天邪神】整个天玄大陆最强横的【逆天邪神】存在。

  而劫天剑也在这时撕开黑暗,结结实实的【逆天邪神】轰在了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身上……朱红的【逆天邪神】剑身上,一抹云澈没有注意到的【逆天邪神】奇异红光也随着狂暴的【逆天邪神】玄力轰入了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躯体上。

  轰!!!!

  就算是【逆天邪神】全盛状态下的【逆天邪神】焚绝尘,正面挨云澈以劫天剑全力轰出的【逆天邪神】一剑也必受重创。让海面激荡的【逆天邪神】巨响声中,焚绝尘十几根胸骨齐齐碎断,胸口直接塌陷了下去,整个人如断了线的【逆天邪神】风筝般飞出,口中发出一声痛苦的【逆天邪神】惨吼。

  “呃啊啊!!”

  焚绝尘胸口飙血,短暂游离意识恢复之时,一股极致痛苦的【逆天邪神】感觉淹没了他的【逆天邪神】神经和灵魂,让他几乎痛不欲生。

  为什么……他的【逆天邪神】剑……会有这么可怕的【逆天邪神】威力……

  我只是【逆天邪神】挨了一剑……为什么会这么痛苦……就像是【逆天邪神】连灵魂都被撕碎了一样……

  极致的【逆天邪神】痛苦撕裂着焚绝尘的【逆天邪神】灵魂,也狠狠的【逆天邪神】刺激着他的【逆天邪神】兽性,他硬生生的【逆天邪神】止住已近乎残破的【逆天邪神】身躯,丝毫不去顾及胸口极重的【逆天邪神】伤势,全身黑光涌动,周围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顿时全部疯狂的【逆天邪神】向他涌来,他的【逆天邪神】身前凝成一个黑洞一般幽暗深邃的【逆天邪神】黑暗漩涡。

  “云……澈!”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声音,已痛苦嘶哑的【逆天邪神】不像是【逆天邪神】人类的【逆天邪神】声音:“我要将你……撕成……碎片!!”

  带着黑暗的【逆天邪神】漩涡,焚绝尘狂吼着扑向云澈,势要倾尽一切,将云澈永远埋葬在这无情的【逆天邪神】黑暗之中。

  云澈没有后退,双臂缓慢抬起,劫天剑上的【逆天邪神】火焰一下子变得炽烈,从赤红之色,化作了耀眼到无法凝视的【逆天邪神】纯金色!

  “黄金断灭!”

  在黑暗的【逆天邪神】笼罩之下,金色的【逆天邪神】炎光依旧灼然刺目,没有受到哪怕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压制。

  金色剑芒与黑色漩涡碰触的【逆天邪神】那一刻,带起的【逆天邪神】,只有一声很轻微的【逆天邪神】轰鸣,霎时间,狰狞可怖如黑洞的【逆天邪神】黑暗漩涡几乎是【逆天邪神】毫无阻隔的【逆天邪神】被金色炎光所切开,平平整整的【逆天邪神】一分为二,化成两股黑暗洪流从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两侧逸散而去,而金色剑芒继续向前,撞击在了焚绝尘的【逆天邪神】黑剑之上。

  这次,黑剑没有被撞击的【逆天邪神】弯折,而是【逆天邪神】在极其短暂的【逆天邪神】停滞后继续向前,穿过剑身,狠狠的【逆天邪神】轰击在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胸口,霎时,黄金之芒疯狂释放,重剑之力与金乌炎力毫不留情的【逆天邪神】轰入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身体之中。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凄厉无比的【逆天邪神】惨叫声几乎撕开天际。焚绝尘变成了一个被金炎燃身的【逆天邪神】火人,远远的【逆天邪神】飞了出去,大片的【逆天邪神】血迹在空中肆意飚撒,触目惊心。

  哧……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身体堕入了海水之中,大片的【逆天邪神】水汽升空而起,百丈海域几乎在一瞬间就沸腾了起来。而焚绝尘身上的【逆天邪神】火焰依然没有熄灭……金乌之炎,又岂是【逆天邪神】区区海水所能熄灭。

  两截断剑也几乎在同一时间落入海域,转眼间消失不见。

  痛苦……无法言喻的【逆天邪神】痛苦侵蚀着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全身。几乎每一个细胞,都如同在被千刀万剐。这种痛苦,甚至不亚于当年他强行吸收魔源的【逆天邪神】过程……

  即使如此,他的【逆天邪神】意志依然没有崩溃,他拼命的【逆天邪神】释放着力量,熄灭着身上的【逆天邪神】金乌炎。直至沉下了数百丈,金乌炎才终于完全熄灭,而他全身上下,已被灼伤的【逆天邪神】不成样子。

  但躯体之痛,又怎么比得上灵魂痛苦之万一。

  身体依然在海水中下沉,全身毫无动静,如同僵化。而他的【逆天邪神】眼瞳,充斥着痛苦、怨恨、不甘、屈辱……

  我明明得到了那么强大的【逆天邪神】力量……

  为什么……依然杀不了他……

  为什么依然败的【逆天邪神】这么屈辱难看……

  为什么会是【逆天邪神】这样……

  复仇……我活着的【逆天邪神】唯一意义……为了复仇,我经历了地狱……付出了最惨重的【逆天邪神】代价……

  难道我竟连这唯一的【逆天邪神】意义……都无法实现……

  不能……

  我怎么能……败给他……怎能败!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身体依然在下沉,但终于有了动作,他的【逆天邪神】右臂缓慢的【逆天邪神】抬起,指尖之上缓缓溢出一枚近乎完全漆黑色的【逆天邪神】血珠。他的【逆天邪神】目光凝视着血珠,口中发出一声梦呓似的【逆天邪神】低念:“吞天噬日……永夜无光……”

  海面之上,云澈并没有将沉入海中的【逆天邪神】焚绝尘给轰出来,而是【逆天邪神】默默看着海面,脸色一片郑重。因为他已经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

  居然这么轻松就把焚绝尘重创到如此程度。

  就连自己右臂的【逆天邪神】伤,也是【逆天邪神】为了能重击焚绝尘而故意受的【逆天邪神】。

  实在是【逆天邪神】轻易的【逆天邪神】有些不同寻常。

  冷静想来,自己只躲避和防御时,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力量气息和黑暗攻击每一个瞬间都是【逆天邪神】恐怖绝伦。但与他正式交手之后……他的【逆天邪神】玄气连续衰弱和混乱,黑暗攻击的【逆天邪神】威力也是【逆天邪神】持续下降。

  就算是【逆天邪神】玄力再不稳固,也不至于在短时间内失控到这种程度。

  到底怎么回事?

  “小心!!”茉莉忽然冷冷出声:“他可没这么容易溃败,虽然他受的【逆天邪神】伤相当之重,但还有不少的【逆天邪神】余力,而且似乎想要一下子全部释放出来。”

  “嗯,我已经感觉到了。”云澈看向下方的【逆天邪神】目光越来越凝实,手中的【逆天邪神】劫天剑也已重新燃起火焰。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