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40章 阴谋的【逆天邪神】味道

第740章 阴谋的【逆天邪神】味道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莫非是【逆天邪神】有关魔剑大会的【逆天邪神】事?”云澈直接说道。

  “你果然已经知道了。”姬千柔身体向前,右手一翻,一块手掌大小,释放着梦幻蓝光的【逆天邪神】正六边形宝玉被他推向了云澈:“这便是【逆天邪神】魔剑大会的【逆天邪神】请柬,百日之后,便可凭它入我至尊海殿,参加魔剑大会。”

  云澈伸手,将蓝色宝玉拿在手中,一股清凉泌心的【逆天邪神】气息顿时从掌间传来,他目光扫了一眼宝玉上刻印的【逆天邪神】文字,然后直接收起:“感谢姬前辈亲自前来,晚辈百日后定会拜访至尊海殿。另外……关于魔剑大会的【逆天邪神】事,还请姬前辈不吝解惑,这场大会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什么?‘魔剑’又是【逆天邪神】指什么?”

  “哦?”姬千柔讶异的【逆天邪神】看了云澈,轻轻拢起白玉无暇的【逆天邪神】手指:“原来小澈澈并不知道啊。魔剑大会的【逆天邪神】事在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上层玄界都宣扬了这么久,小澈澈却连魔剑是【逆天邪神】什么都不知道,看来小澈澈对于魔剑大会并不感兴趣哦。”

  “不瞒姬前辈,晚辈对魔剑大会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没有太大兴趣。”云澈毫不避讳的【逆天邪神】道:“不过倒是【逆天邪神】可以借助这场魔剑大会,拜访一番神往已久的【逆天邪神】至尊海殿。”

  “咯咯咯咯……”姬千柔笑了起来,笑的【逆天邪神】比女人还要娇媚,直看的【逆天邪神】云澈胃部一阵剧烈的【逆天邪神】扭曲,要不是【逆天邪神】他控制的【逆天邪神】足够好,估计连面孔都要扭曲起来,姬千柔笑眯眯的【逆天邪神】道:“这魔剑大会呐,虽然声势和噱头大得很,但在人家看来,其实着实没意思的【逆天邪神】紧,相比而言,人家对小澈澈那个神秘的【逆天邪神】师父更加感兴趣哦。若是【逆天邪神】小澈澈的【逆天邪神】师父能够屈尊莅临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话,必定会引发比魔剑大会更大的【逆天邪神】轰动唷。”

  云澈笑而不语。

  “既然小澈澈问起了魔剑大会,那人家当然要好好的【逆天邪神】解答。说起魔剑大会……小澈澈,你听说过永夜王族吗?”姬千柔眯着比女人还要娇媚七分的【逆天邪神】桃花眼,柔柔娓娓的【逆天邪神】道。

  “永夜王族?”云澈一怔,随之眉头一动:“莫非,魔剑大会的【逆天邪神】‘魔剑’,指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天罪神剑?”

  永夜王族这个名字,是【逆天邪神】当年云澈加入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第一天,太宫主封千悔向他说起过。在封千悔的【逆天邪神】讲述中,永夜王族本同属圣地,是【逆天邪神】当时的【逆天邪神】五大圣地之一,且是【逆天邪神】圣地之中唯一的【逆天邪神】家族势力,但在千年之前,却被其他四圣地联手所灭。

  后来,其他三圣地逐渐意识到自己是【逆天邪神】被天威剑域所利用,但碍于圣地之名,只得将错就错,继续坐实永夜王族的【逆天邪神】恶名,并且快速消弭永夜王族存在过的【逆天邪神】痕迹。时至今日,天玄大陆知道永夜王族之名的【逆天邪神】已是【逆天邪神】寥寥无几,至于当年的【逆天邪神】恩怨,四圣地之外,更是【逆天邪神】基本无人知晓。

  而冰云仙宫之所以知道,是【逆天邪神】因冰云先祖沐冰云当年曾受过永夜王族的【逆天邪神】恩惠,对于永夜王族的【逆天邪神】悲惨覆灭无法释怀,因而将这段记忆封存在了宫主传承之中。

  “啊呀!小澈澈虽然没打听过魔剑大会的【逆天邪神】事,但果然还是【逆天邪神】知道永夜王族和天罪神剑。也难怪,小澈澈有一个那么厉害的【逆天邪神】师父,这世上又怎么会有小澈澈不知道的【逆天邪神】事呢?”

  四大圣地之外,知道永夜王族这个名字的【逆天邪神】少之又少,而知道“天罪神剑”的【逆天邪神】,应该几乎已绝迹。

  云澈微微摇头:“晚辈只是【逆天邪神】偶然听闻过。但知之不详。其中缘由,还望姬前辈赐教。”

  姬千柔半眯眼睛,轻轻缓缓的【逆天邪神】道:“说起天罪神剑呢,在千年之前,它的【逆天邪神】名字虽然知道的【逆天邪神】人很少,但在我们圣地层面,却是【逆天邪神】无人不知。它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唯一的【逆天邪神】帝君之剑,唯一的【逆天邪神】剑中帝君,它的【逆天邪神】来历向来无人知晓,只知道它是【逆天邪神】永夜王族世代守护的【逆天邪神】一把神剑,至于守护的【逆天邪神】缘由,也同样无人知。只怕这些秘密,即使是【逆天邪神】在永夜王族之中,也没几个人知道。”

  “另外呢,自世人知晓天罪神剑的【逆天邪神】存在开始,就从未见过有人使用过它。或许是【逆天邪神】它层面太高,普天之下根本无人可驾驭。千年之前,自永夜王族犯下不可饶恕的【逆天邪神】重罪,被我们四圣地联手所灭后,天罪神剑就不知所踪,整整千年都毫无踪迹。然而就在不久之前,天威剑域声称在一处荒芜之地无意间发现了一把奇剑,并确认为消失了千年的【逆天邪神】天罪神剑。”

  云澈:“……”

  三年前,封千悔和他说过,冰云先祖当年确认,永夜王族之罪根本就是【逆天邪神】天威剑域处心积虑的【逆天邪神】恶毒嫁祸,目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为了得到天罪神剑。而永夜王族覆灭之后,天罪神剑也不知所踪,极有可能,便是【逆天邪神】落在了天威剑域之手。

  不过,这种圣地层面,且被四大圣地……尤其是【逆天邪神】天威剑域极力掩盖的【逆天邪神】事,冰云先祖沐冰云却可以在当年知晓的【逆天邪神】那么透彻……仔细想来,倒是【逆天邪神】颇有些不可思议。【WwW.AiQuXs.coM】

  “而这魔剑大会,便是【逆天邪神】天威剑域不愿独占这天玄大陆唯一的【逆天邪神】帝君之器,于是【逆天邪神】共邀天下群雄齐聚我至尊海殿,共参神剑之秘。”

  “哦……原来如此。”云澈缓缓点头,淡笑着道:“晚辈很早就听闻天威剑域以剑为道,视剑逾命,一生都在追求更强的【逆天邪神】剑和更极致的【逆天邪神】剑道。没想到,天威剑域偶得天罪神剑这把世间最强之剑,却不据为己有,反而公诸于天下,邀请天下群雄共赏,为了表现诚意,还特意将地点设在至尊海殿,而非天威剑域。不愧是【逆天邪神】剑中圣地,这等大气无私的【逆天邪神】广阔胸襟,实在让吾等小辈钦佩不已。”

  姬千柔哪会听不出云澈的【逆天邪神】话分明是【逆天邪神】在质疑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还隐带嘲讽,当下眼眸一眯,笑吟吟的【逆天邪神】道:“那小澈澈可不要辜负了天威剑域这么美的【逆天邪神】善意,到时候一定要来哦。若是【逆天邪神】小澈澈实在对魔剑大会没有兴趣,让同样没有兴趣的【逆天邪神】人家带你游赏一番海上奇景也是【逆天邪神】极好的【逆天邪神】。”

  “那就先谢过姬前辈的【逆天邪神】好意。”云澈笑着说道,对于魔剑大会,他有些好奇,但并没有太大兴趣,尤其是【逆天邪神】听完姬千柔所述的【逆天邪神】魔剑大会内容,他第一时间便闻到了某种阴谋的【逆天邪神】味道,当是【逆天邪神】不参与为妙。

  他此去至尊海殿,主要目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

  至于魔剑大会……他会不会去现场看两眼都不一定。毕竟,现在的【逆天邪神】他还是【逆天邪神】尽少和圣地接触为妙。因为他虚构出的【逆天邪神】“师父”的【逆天邪神】存在,纵然夜星寒对他恨极,且一个长老和数个护法都葬身冰云仙宫,日月神宫也不敢对他下手……但与之接触越多,便越容易露出破绽。

  而一旦被识破所谓的【逆天邪神】“师父”是【逆天邪神】假的【逆天邪神】,将是【逆天邪神】灾难性的【逆天邪神】后果。

  而且……最后一次从黑月商会离开时,紫极最后说的【逆天邪神】那两句话,让他无法不心生警戒。

  “姬前辈,晚辈有些好奇,能有资格受邀参加魔剑大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哪些势力?”云澈问道。

  “所有拥有霸玄境界玄者的【逆天邪神】势力、个人都发出了邀请。”姬千柔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道:“这类势力或玄者一大半集中在神凰帝国,其他六国就很少咯。”

  “这么说,凤凰神宗也会参加?”云澈微微沉吟。

  “咯咯咯,那是【逆天邪神】自然哦。”姬千柔又花枝乱颤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现在全天下都知道凤凰神宗为了平息小澈澈的【逆天邪神】愤怒,把雪公主拱手相送,若是【逆天邪神】到时候小澈澈可以带着雪公主一起的【逆天邪神】话,可是【逆天邪神】再好不过唷。凭人家刚才交给你的【逆天邪神】那枚请柬,可以带九十九个人一起滴。”

  “哦对了,另有一个人,也得到了特别邀请。”姬千柔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神色:“那个人也在苍风国,名字嘛,你一定很熟悉……”

  “焚绝尘。”

  “他?”云澈眉头猛的【逆天邪神】一动:“为什么会邀请他?”

  “因为,他可是【逆天邪神】比现在的【逆天邪神】小澈澈都要厉害。”姬千柔眼中亮起异样的【逆天邪神】眸光:“自从他出现以来,四大圣地可一直都对他有着很大很大的【逆天邪神】兴趣,几乎都和小澈澈一样大了。”

  “曾经不过是【逆天邪神】个灵玄境的【逆天邪神】小小弱者,却在消失了两年之后,拥有了君玄境的【逆天邪神】力量,简直是【逆天邪神】比小澈澈还要吓人的【逆天邪神】怪胎。人家对他也是【逆天邪神】好奇的【逆天邪神】很。而且,他接受了请柬……所以,小澈澈到时候一定要小心哦,只要是【逆天邪神】调查过焚绝尘的【逆天邪神】人可都是【逆天邪神】知道,他最想做的【逆天邪神】事,就是【逆天邪神】杀了你。”

  “感谢姬前辈提醒。”云澈平淡的【逆天邪神】笑了笑,心中却是【逆天邪神】涌起疑惑……四大圣地会对焚绝尘感兴趣毫不让人意外,但以焚绝尘的【逆天邪神】性情,为什么会愿意去参与一个莫名其妙的【逆天邪神】魔剑大会?

  “好了,人家这次的【逆天邪神】任务完成,已经可以回去了。百日之后,可千万记得要来。”姬千柔说完,长袖一拂,转身便要离开。

  云澈喊住他道:“姬前辈应该是【逆天邪神】第一次来冰云仙宫,至少让晚辈尽一番地主之谊。”

  “不用了,听闻冰云仙宫里都是【逆天邪神】女人,女人这种东西,最讨厌了,人家一点都不感兴趣,能见到小澈澈,已经很是【逆天邪神】心满意足了嗯哼。”

  一挥手,漫天花瓣飘洒而下,带动着姬千柔的【逆天邪神】身影远远离去,很快便消失在茫茫雪色之中。

  姬千柔离开,云澈并没有马上返回冰云仙宫,而是【逆天邪神】留在原地,陷入了长时间的【逆天邪神】沉思。

  魔剑大会……永夜王族……天罪神剑……天威剑域!

  “在想什么?”茉莉出声道。

  云澈动了动眉梢,沉吟道:“很显然,当年封千悔说的【逆天邪神】没错,消失千年的【逆天邪神】天罪神剑,在这千年之中一直都落在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手中。若天威剑域真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刚刚得到天罪神剑,绝不可能暴露出来的【逆天邪神】。”

  “而如今之所以主动暴出天罪神剑,并搞出个魔剑大会,极有可能,是【逆天邪神】天威剑域用了一千多年的【逆天邪神】时间都未能找到驾驭天罪神剑的【逆天邪神】方法,也被这一千年磨光了耐心,所以邀请天下强者齐聚,来共同探寻其秘。”

  “还有另外一个可能。”茉莉淡淡的【逆天邪神】说道:“那就是【逆天邪神】天威剑域找到了解开天罪神剑隐秘的【逆天邪神】方法,但却不是【逆天邪神】自己的【逆天邪神】能力所能做到,从而以‘魔剑大会’之名”而聚集更多的【逆天邪神】力量。”

  “同样有这个可能。”

  爷爷云沧海和妖皇的【逆天邪神】死、萧家的【逆天邪神】悲剧、父母之仇、小妖后之恨……都和天威剑域有着极大的【逆天邪神】关联,永夜王族的【逆天邪神】陨灭,也是【逆天邪神】天威剑域为了一己私欲而一手设计。云澈重重的【逆天邪神】呼了一口气,低声道:“本以为这个魔剑大会是【逆天邪神】由至尊海殿召开,我所以一直没怎么放在心上。但既然是【逆天邪神】起自天威剑域……就要小心一些了。”

  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人,云澈到目前为止只接触过凌坤。而他的【逆天邪神】经历累加之下,对于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印象,所能想到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危险、恶毒、卑鄙、野心、不择手段。

  “哼,到时候去看看就知道了。至于可能的【逆天邪神】阴谋或者危险……”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很是【逆天邪神】轻蔑:“你大可以不必思虑太多。因为那个时候,我命魂中的【逆天邪神】魔毒已经被完全净化了!别说区区一个天威剑域,就算是【逆天邪神】所谓的【逆天邪神】四大圣地联合……我要他们全部死,不过是【逆天邪神】屈指之间!”

  云澈:“……”

  “要你死也是【逆天邪神】一样!”茉莉非常刻意的【逆天邪神】加上了这么一句。

  ——————————————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逆天邪神】阅读体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