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38章 逆子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神凰国,凤凰神宗。

  “父皇,这些……都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凤横空的【逆天邪神】脸上呈现着深深的【逆天邪神】震惊之色。

  “这是【逆天邪神】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九长老夜孤影亲口所述,而且,那日夜星寒所带的【逆天邪神】四个日月长老,他便是【逆天邪神】其中之一,绝不单单只是【逆天邪神】听闻。当日,若不是【逆天邪神】夜孤影急中生智,怕是【逆天邪神】当时死的【逆天邪神】就不止是【逆天邪神】夜石一人了。”凤天威声音平淡,但眉头一直重重沉下。

  “现在,这件事在四大圣地已经不是【逆天邪神】秘密。我与夜孤影多年交情,他才透露我此事,叮嘱我万万不可再激化与云澈的【逆天邪神】恩怨。”

  “难怪……难怪云澈竟敢一人独闯我凤凰神宗,且自始至终有恃无恐。也难怪以夜星寒毒辣的【逆天邪神】性格,在知道云澈还活着之后这么久都没有对他下手。原来云澈的【逆天邪神】背后,居然存在着这等一手遮天的【逆天邪神】人物。”凤横空的【逆天邪神】震惊难以平息。

  “‘夺天老人’,为父在年轻时曾听祖宗提到过这个名字。如今还能知道这个名字的【逆天邪神】,普天之下,应该也只有可以传承记忆的【逆天邪神】四大圣地以及我们凤凰神宗了。他在万年前冠绝天下,到了现在,更是【逆天邪神】冠绝古今,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历史上第一个,也是【逆天邪神】唯一一个踏入半步神玄之境的【逆天邪神】人类,和先祖凤神在同一阶层……而且,那还是【逆天邪神】万年之前!”

  “没想到,他竟然还活着……到了那个境界,能拥有万年寿元,应该是【逆天邪神】再正常不过。不,那个夺天老人如今的【逆天邪神】境界,说不定已经突破半步神玄,步入神玄境,成就传说中至高无上的【逆天邪神】‘玄神’!”凤天威的【逆天邪神】声音带着惊叹、沉重,还有敬仰和向往:“也难怪云澈不过王玄境的【逆天邪神】玄力,却可以让我凤凰神宗灰头土脸。为父这段时间无论如何都想不出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哪号人物能调教出云澈这样一个不符常理的【逆天邪神】怪胎……原来,竟是【逆天邪神】这等神一般的【逆天邪神】人!”

  “手指大小的【逆天邪神】火焰,将一个中期帝君焚烧成虚无……”凤横空不自禁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冷气,脑中甚至无法去描绘那是【逆天邪神】一副何等惊世骇俗的【逆天邪神】画面。【WwW.AiQuXs.coM】若非是【逆天邪神】凤天威亲口所言,且消息是【逆天邪神】来自四大圣地,他决计无法相信。

  “如此看来,目前也算是【逆天邪神】足够好的【逆天邪神】结果了。给洛儿他们报仇的【逆天邪神】事……永远不要再想了。”凤天威低叹一声道。

  “父皇!父皇!!”

  在大喊声中,凤熙铭几乎是【逆天邪神】跌跌撞撞的【逆天邪神】闯了进来,他来不及行礼,直接冲到了凤横空面前,一张脸呈现着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慌乱和扭曲:“父皇……孩儿听说摹灸嫣煨吧瘛裤在长老会上宣布要把雪児嫁于云澈?这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这一定不可能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

  “这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凤横空大皱眉头,冷着脸道。

  “什……么?”得到凤横空的【逆天邪神】亲口确认,本就惊慌失措的【逆天邪神】凤熙铭如闻霹雳,全身一晃,忽然歇斯底里的【逆天邪神】吼道:“父皇,你疯了吗!!云澈他可是【逆天邪神】我们的【逆天邪神】大仇人,他杀了我的【逆天邪神】四个皇弟……也是【逆天邪神】父皇的【逆天邪神】四个儿子啊!还有众位长老、两位太长老、千名同族弟子……他还毁了凤神像,凤凰城现在还满地疮痍……是【逆天邪神】我们全族不共戴天的【逆天邪神】仇敌啊!你怎么可以把雪児嫁给他!!”

  这时,他才终于看到凤天威就在旁边,连忙踉跄一步冲过去:“爷爷,父皇他疯了,他竟然要把雪児嫁给云澈那个恶魔……爷爷你快阻止他啊!”

  “够了!”凤横空转身喝道:“这其中的【逆天邪神】缘由,朕过些时日自会告诉你,朕正和你爷爷商议要事,马上退下。”

  凤天威瞥了凤熙铭一眼,一摆手:“我要说的【逆天邪神】话已然说完。横空,接下来的【逆天邪神】时日,好好准备魔剑大会吧。此次魔剑大会不但四圣地核心人物全部亲临,还邀请了全大陆所有拥有霸皇恰灸嫣煨吧瘛靠者的【逆天邪神】势力,盛况可为空前,噱头也足够骇人。到时,我会亲自同你们前去……铭儿也一起吧。”

  “父皇,你要一起去?”凤横空惊喜的【逆天邪神】道。【WwW.AiQuXs.coM】

  “神玄之秘……单单这四个字,天下玄者纵然知道九成九是【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虚渺,也无人可抗拒。就算毫无所获,能看到四圣地之主亲临,天下群雄齐聚,也不会虚此一行。”

  凤天威说完,长袖一拂,炎光一闪,便已消失在了那里。

  “你退下吧。”凤横空侧目看着凤熙铭:“你爷爷的【逆天邪神】话,刚才你也听到了,这几月,在重整凤凰城的【逆天邪神】同时,也要全力筹备魔剑大会一事。雪児的【逆天邪神】婚事,也有及早做准备。”

  “父皇!”凤熙铭“噗通”一声跪在凤横空面前,脸上满是【逆天邪神】哀求,凤天威的【逆天邪神】态度,分明表示他并没有反对这件事,这让他近乎绝望:“儿臣请求你……一定要收回成命。儿臣实在想不明白父皇为什么要这么做。那是【逆天邪神】雪児啊……是【逆天邪神】父皇最疼爱的【逆天邪神】女儿,是【逆天邪神】我们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未来凤神啊!!”

  凤横空沉下眉头,但没有发怒,而是【逆天邪神】缓声道:“朕做这个决定,自然经过深思熟虑,何况现在又多了一个更重要的【逆天邪神】理由。熙铭,你可知,为什么云澈如此年纪,方才王玄境界的【逆天邪神】玄力,实力却是【逆天邪神】这般惊人?你可知他的【逆天邪神】火焰为何要明显超过凤凰炎?你可知他为什么能从太古玄舟中活着回来?你可知他当年触怒夜星寒,为什么夜星寒始终没有去找他麻烦?”

  “朕也是【逆天邪神】今日方才知道,云澈的【逆天邪神】背后,有着一个强大到空前绝后,可以破碎虚空的【逆天邪神】师父!他当年陷落太古玄舟,是【逆天邪神】被他的【逆天邪神】师父撕开空间,从太古玄舟中带回!夜星寒并非没有找过云澈的【逆天邪神】麻烦,相反,在云澈回来的【逆天邪神】第一日,他便带了整整四个日月长老、十五个护法,不惜动用日月神舟去杀云澈,但结果,却逼出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师父……”

  凤横空伸出食指:“他的【逆天邪神】师父仅仅只用了手指大小的【逆天邪神】一点火焰,便将一个日月长老在数息之间焚灭成虚无……别说尸体,连一根毛发都没有留下!若非他早已不问尘世,不愿妄动杀戒,再加上同去的【逆天邪神】九长老拼命立誓决不敢再招惹云澈,日月神宫前去的【逆天邪神】所有人都别想能活着回日月神宫。”

  凤熙铭一脸怔然,如闻天书。

  “云澈的【逆天邪神】师父之强大,或许还要远胜先祖凤神,到了一种我们根本不可理解的【逆天邪神】境界。如今,即便是【逆天邪神】四大圣地,也断然不敢再招惹云澈。我们凤凰神宗虽因云澈而遭遇了一场劫难,但如今想来,反而要庆幸。若是【逆天邪神】被逼入绝境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云澈,逼出了他的【逆天邪神】师父,后果……将是【逆天邪神】不堪设想!”

  “云澈的【逆天邪神】潜力无法估量,又身负凤凰血脉,对雪児也是【逆天邪神】真心相待,甘愿以命相护……还有一个如此强大的【逆天邪神】靠山。”凤横空闭上眼睛:“虽然朕对他恨之入骨,但雪児的【逆天邪神】终身大事上,的【逆天邪神】确再没有比他更合适之人。若能嫁于他,不但可以缓和与苍风国之怨,我凤凰神宗也可得一巨大靠山,纵然先祖凤神逝去的【逆天邪神】真相在雪児力量完全觉醒前被世人所知,四大圣地也断然不敢轻易动我们分毫。”

  凤熙铭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嘴唇一直在不断的【逆天邪神】哆嗦着,凤横空耐着性子说出的【逆天邪神】缘由非但没有让他平静一些,身上的【逆天邪神】气息反而变得更加的【逆天邪神】混乱,他大吼道:“那又怎样!那可是【逆天邪神】雪児!对父皇,对儿臣来说,都是【逆天邪神】世上最重要的【逆天邪神】人。怎么可以利用她来……”

  “什么利用!?”凤熙铭的【逆天邪神】这两个字让凤横空一直努力压抑的【逆天邪神】怒火开始濒临爆发:“那更是【逆天邪神】雪児自己的【逆天邪神】意愿!如果雪児不愿,朕就是【逆天邪神】豁出命也不会答应!她是【逆天邪神】被迫无奈还是【逆天邪神】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难道你自己心里真的【逆天邪神】不清楚吗!!”

  凤熙铭脸色再次一白,他跪瘫在地,似乎在经历着残忍的【逆天邪神】绝望,声音也变成了痛苦的【逆天邪神】哀求:“父皇……无论如何,你一定不要把雪児嫁给云澈……你那么疼爱雪児,一定也很舍不得她对不对?雪児她……她可是【逆天邪神】未来的【逆天邪神】凤神,她属于我们凤凰神宗,她不应该外嫁的【逆天邪神】……”

  “住口!”凤横空怒声道:“雪児是【逆天邪神】先祖凤神的【逆天邪神】传承者,背负着未来守护全宗的【逆天邪神】使命,但不代表她必须永远属于凤凰神宗,也不属于任何人!她只属于她自己!再有半年,她就满二十岁,她可以决定自己的【逆天邪神】任何事,就算是【逆天邪神】我们,也只有规劝和引导的【逆天邪神】权利,而没有强行干涉和替她做决定的【逆天邪神】资格!这才是【逆天邪神】真正的【逆天邪神】为她好!而你……”凤横空的【逆天邪神】脸色变得无比阴沉:“你对雪児抱着什么肮脏的【逆天邪神】心思,朕一直不愿点破,但你当真以为朕不清楚吗!!”

  “父皇……”凤横空伸手抓住凤横空脚踝,颤声哀求道:“儿臣真的【逆天邪神】不能失去雪児,想到雪児要嫁给他人……儿臣比死还要难受……求父皇收回成命。儿臣一定用尽一切去保护雪児,儿臣可以给雪児她想要的【逆天邪神】一切……儿臣可以不做太子,不要皇位……可以什么都不要,只求……”

  “逆子!!”凤横空勃然大怒,一脚飞出,在凤熙铭的【逆天邪神】惨叫声中,将他一脚踢出到大殿之外。

  他大怒之下,这一脚踢的【逆天邪神】极重,一道长长的【逆天邪神】血痕从大殿门口向外倾洒而去。

  “不要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皇兄,就算你们非兄妹,你也永远不可能配不上雪児,雪児也不会正眼看你一次!给朕滚到凤心殿闭门思过百日!再敢妄言,朕亲手废了你!”

  凤横空气的【逆天邪神】全身哆嗦,凤熙铭的【逆天邪神】心思,他作为其父,又岂会看不清楚,再加上凤雪児魅力又确非常人所能抗拒,他纵然心知肚明,却也从不觉得过于不可接受。

  但他没想到,凤熙铭对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心思竟是【逆天邪神】重到如此程度,还说出这等胆大妄为,大逆不道的【逆天邪神】话来。

  大殿之外,凤熙铭单手支地,连咳好几大口鲜血,他剧烈的【逆天邪神】喘息,不发一言的【逆天邪神】起身,然后跌跌撞撞的【逆天邪神】走离,但眼眸深处,却荡动着可怕的【逆天邪神】怨毒……

  “我可以什么都没有……但不能没有雪児……”

  “我可以永远得不到她……但也永远不许别人得到!”

  “凤横空……这是【逆天邪神】你逼我的【逆天邪神】……”

  “是【逆天邪神】你们逼我的【逆天邪神】!!!”

  ————————————————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逆天邪神】阅读体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