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35章 慕容千雪

第735章 慕容千雪

  带凤雪児在冰云仙宫之中转了一圈,然后来到冰夷神殿。慕容千雪等人已经等候在了那里。

  冰夷神殿的【逆天邪神】大门被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夜青盛和夜紫义摧毁,已无法闭合,云澈短时间内也没有找到修复的【逆天邪神】方法,他进入冰夷神殿后,做的【逆天邪神】第一件事,就是【逆天邪神】全力筑起一个玄力屏障,因为他接下来要做的【逆天邪神】事,绝不能受到外界干扰。

  “宫主,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慕容千雪郑重的【逆天邪神】说道。

  “好。”云澈站在六人的【逆天邪神】前方,大致感知了一下她们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点点头道:“我即将用来提升你们玄力的【逆天邪神】方法,完全没有你们所想的【逆天邪神】那么神秘莫测。这个方法说起来,其实;;;;小说.+.很简单……就是【逆天邪神】以足够强的【逆天邪神】丹药将你们的【逆天邪神】玄力强行催升。”

  说完,云澈已将一枚霸皇丹拿在了手中。

  顿时,霸皇丹强横到极点的【逆天邪神】药气释放而出,只一瞬间,便充斥了冰夷神殿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冰夷神殿处在冰云仙宫地下,比之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任何地方都要冰寒,但随着霸皇丹药气的【逆天邪神】弥漫,空气中竟然开始带上了明显的【逆天邪神】燥热感。

  六女都是【逆天邪神】精神一震,身体周围自然飘动的【逆天邪神】冰灵都在药气的【逆天邪神】影响下出现了异动。

  这仅仅只是【逆天邪神】一枚丹药的【逆天邪神】药力气息,竟然可以强横到如此地步,她们全然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慕容千雪伸出手指,指尖在碰触到霸皇丹后,短短一瞬便触电般的【逆天邪神】收回,惊声道:“好霸道的【逆天邪神】药力!”

  冰云众女本就震惊于强到不可思议的【逆天邪神】药力气息,慕容千雪的【逆天邪神】反应更是【逆天邪神】让她们吓了一跳,楚月璃问道:“宫主,这究竟是【逆天邪神】?”

  “它名为霸皇丹,是【逆天邪神】由四十九种至暴至烈的【逆天邪神】材料所炼成,内蕴着密度和层面极高的【逆天邪神】力量。若能将其中的【逆天邪神】力量完全吸收,融入玄脉,就能极大幅度的【逆天邪神】提升玄力,之后再用数月的【逆天邪神】时间来巩固根基即可。”云澈讲述道。

  “原来是【逆天邪神】这样!这么厉害的【逆天邪神】药气,效果也一定很厉害的【逆天邪神】!”风寒月兴奋的【逆天邪神】道。

  “宫主……”慕容千雪月眉轻蹙,向前一步,慎重的【逆天邪神】道:“这枚霸皇丹内蕴的【逆天邪神】力量的【逆天邪神】确惊人无比,虽然我方才只是【逆天邪神】短暂试探,但完全可以确定,若是【逆天邪神】将其中的【逆天邪神】力量全部引出,足以在短短一瞬间内毁灭整个冰云仙宫。”

  “啊!!”风寒月和风寒月一声惊呼,楚月璃等人也是【逆天邪神】面露惊色。

  “非是【逆天邪神】我们妄自菲薄,如此强横的【逆天邪神】药力,虽然已被炼制的【逆天邪神】很是【逆天邪神】温顺,但依然绝不是【逆天邪神】我们目前的【逆天邪神】能力所能炼化,若是【逆天邪神】直接服用,非但不可能用来提升玄力,反而会招致极为严重的【逆天邪神】后果。”

  慕容千雪在六人之中的【逆天邪神】玄力最强,连她都如此断言,就更不要说其他五女。

  云澈并不否认,直接点了点头:“慕容师伯说的【逆天邪神】没有错。炼制霸皇丹的【逆天邪神】四十九中材料无不是【逆天邪神】力量霸道暴烈,它本是【逆天邪神】作为在修炼遭遇境界瓶颈时,用来冲击瓶颈所用。若是【逆天邪神】试图强行吸引其力量,即使是【逆天邪神】玄力最强的【逆天邪神】慕容师伯,也会深受其创。而如果是【逆天邪神】玄力稍弱的【逆天邪神】寒月寒雪,甚至会造成玄脉俱毁。”

  “啊……”风寒月又是【逆天邪神】一声低呼。

  “为什么宫主喊慕容师姐为慕容师伯,喊我们却是【逆天邪神】寒月寒雪呢?”风寒雪小声的【逆天邪神】道。

  “不知道……反正宫主从来没有喊过我们师叔。”风寒月扁了扁嘴唇:“一定是【逆天邪神】觉得我们好欺负。”

  “既然如此……宫主,想必你一定早有万全之策。”君怜妾说道。云澈的【逆天邪神】话没有让她们失望,反而让她们更为期待起来。

  “当然。”云澈将手中的【逆天邪神】霸皇丹攥起,笃定满满的【逆天邪神】道:“虽然霸皇丹的【逆天邪神】药力极为刚猛,但我的【逆天邪神】特殊玄力加上对药理的【逆天邪神】理解,还是【逆天邪神】可以做到完整驾驭的【逆天邪神】!效果如何,你们马上就会知道。”

  “慕容师伯,就由你开始吧。”

  若单纯以使用自身玄力,云澈仅仅是【逆天邪神】引导其药力冲击瓶颈都有些勉强,而让一个人强行吸收霸皇丹的【逆天邪神】所有力量……可以说在整个天玄大陆,都无人可做到,四大圣地之主都不能!

  但云澈却可以,因为他拥有天毒珠!在控制药力方面,普天之下,没有什么可以胜过天毒珠!

  在最为困难的【逆天邪神】药力控制上可以做到万无一失,那么再加上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引导和天地之气的【逆天邪神】滋抚,要做到以王玄之躯完全吸收霸皇丹的【逆天邪神】力量,绝不是【逆天邪神】太过困难的【逆天邪神】事。

  慕容千雪依言向前,坐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前方,拿过云澈手中的【逆天邪神】霸皇丹。她方才亲手试探过其药力的【逆天邪神】可怕,若自己就这么直接吞下,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但,出于对云澈的【逆天邪神】信任,她的【逆天邪神】面色很是【逆天邪神】平和:“宫主,现在就直接吃下去吗?”

  “等等。”云澈再次伸手,又拿出了四颗霸皇丹,一起交到了慕容千雪的【逆天邪神】手中:“五颗一起服下!”

  “啊!?”慕容千雪顿时怔住,其他五女也都是【逆天邪神】满脸的【逆天邪神】不可置信。以霸皇丹的【逆天邪神】药力,一颗就足以摧毁一个王座,五颗同时吞下……岂不是【逆天邪神】连躯体都会被短时间焚尽。

  “慕容师伯放心,我一定不会做出会有伤慕容师伯的【逆天邪神】事来……若无足够的【逆天邪神】把握,就算危机在前,我也不会选择这个方法!”云澈向慕容千雪点头,无比郑重的【逆天邪神】说道。

  慕容千雪的【逆天邪神】惊讶和迟疑只持续了短短三息,然后便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注视下缓缓点头,玉臂抬起,檀口张开,将五颗霸皇丹一下子全部吞服了下去。

  君怜妾、木蓝衣、楚月璃、风寒月、风寒雪,还有云澈身侧的【逆天邪神】凤雪児全部心弦绷起,六张倾城绝色的【逆天邪神】雪颜上都带上了深深的【逆天邪神】紧张神色……因为一个不好,慕容千雪轻则玄脉尽废,重则丧命。在这种强烈的【逆天邪神】担忧和紧张之下,就连可能成就霸皇的【逆天邪神】期盼都被完全的【逆天邪神】压下。

  反倒是【逆天邪神】慕容千雪微微闭眸,白雪一般的【逆天邪神】玉颜上依旧冷若玄冰。

  “好……”云澈深深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双手伸出,掌心之中玄力和天地之气同时涌动:“慕容师伯,整个过程大概在两到三个时辰,这期间,你最好保持心若止水,无论身体发生什么异变,都绝不可运转玄力。”

  “在我将这五颗霸皇丹的【逆天邪神】药力摧开时,你会感觉到无数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流在体内暴走,这些玄力气流有一部分会冲出体外,所以……各位师伯师叔最好站得远一些,以免受到伤害。另外……”

  云澈顿了顿,眉头微沉,脸色和音调变得格外严肃正气:“由于慕容师伯无法运转玄力护身,所以身上的【逆天邪神】雪衣也会被暴乱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流完全湮灭,到时候一定要锁住心神,不可慌乱。”

  “……!!”直接吞服五颗霸皇丹都一脸淡然的【逆天邪神】慕容千雪一下子睁开眼睛,眸光荡动起片片慌乱……云澈刚才说过整个过程会持续两三个时辰,那岂不是【逆天邪神】意味着……自己在这么长的【逆天邪神】时间内都要裸身对着云澈!!

  冰云女子都是【逆天邪神】一生冰洁,连与外界男性最轻微的【逆天邪神】接触都极其之少。三年前云澈为她通玄时需要裸背,都让她在接下来好几个月每次看到云澈都心神难安,偶尔想起的【逆天邪神】时候时也会一阵心慌。

  若是【逆天邪神】要裸身相对两三个时辰……她根本难以想象!

  但五颗霸皇丹已经吞下,她就算是【逆天邪神】想反悔都已不能。而且云澈也并没有给她,还有其他冰云女子回应与反悔的【逆天邪神】时间,他的【逆天邪神】双手一只按在慕容千雪的【逆天邪神】心口,一直按在她的【逆天邪神】下腹,快速说道:“雪児,帮我护法。在我完成之前,不要让任何人靠近和打扰。”

  “嗯,我知道了。”凤雪児守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侧。有她在,云澈便可以完全凝心,毫无后顾之忧。

  云澈声音落下时,玄气和天地之气便如两股温和但磅礴的【逆天邪神】洪流,涌入了慕容千雪的【逆天邪神】体内,天毒珠的【逆天邪神】神秘力量也随着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涌入,以缓慢,且无比温和的【逆天邪神】方式,将五颗霸皇丹的【逆天邪神】药力缓缓摧开。

  霎时,慕容千雪清晰的【逆天邪神】感觉到一股强横无比的【逆天邪神】玄力风暴在自己的【逆天邪神】体内卷起,然后化作无数的【逆天邪神】玄力洪流,冲击向自己全身的【逆天邪神】每一道经脉,每一个角落……

  呼!!!

  冰夷神殿中忽然响起一道并不震耳,但沉闷无比的【逆天邪神】轰鸣。一股无形无色,但分明在扭曲着空间的【逆天邪神】玄气风暴在慕容千雪的【逆天邪神】身体周围卷起,只一瞬间,便将她全身雪衣完全绞碎,外溢的【逆天邪神】玄气余波快速扩散,将猝不及防的【逆天邪神】楚月璃等人全部冲击到十丈之外。

  众女全部花容失色,虽然她们想到五颗霸皇丹所蕴含的【逆天邪神】力量必定极其可怕,但没想到竟然可怕到这种程度,药力才刚刚催动,且不过是【逆天邪神】外溢的【逆天邪神】力量余波,居然都强横到如此惊人的【逆天邪神】地步!慕容千雪的【逆天邪神】身体所承受的【逆天邪神】力量冲击……根本无法想象!!

  而她们的【逆天邪神】担心,很快就化作越来越深的【逆天邪神】惊讶……慕容千雪的【逆天邪神】雪衣被绞的【逆天邪神】粉碎,全身已不着一缕,但她的【逆天邪神】身体表面却没有丝毫损伤,面色只是【逆天邪神】微微泛红,全然没有受到内创的【逆天邪神】痕迹。

  “衣裳……真的【逆天邪神】全部碎掉了。”风寒雪双手拢在胸口,脸上满是【逆天邪神】紧张。

  “嘘……不可以说话。”风寒月连忙伸出手儿掩住她的【逆天邪神】嘴唇。

  雪衣尽碎,慕容千雪的【逆天邪神】月眉翘动,呼吸和心跳都一下子变得急促起来,心念更是【逆天邪神】一片慌乱,精神力甚至无比集中到体内的【逆天邪神】异变上。她微微睁开眼眸,看向和自己只有一臂之隔的【逆天邪神】云澈,却发现他眉头紧锁,面色郑重,呼吸更是【逆天邪神】平稳如静水,非但没有因为她雪衣尽碎而露出丝毫淫邪之态,就连眼睛都紧紧闭合,没有睁开。

  慕容千雪轻吁一口气,闭合双目,迅速凝神。

  随着药力的【逆天邪神】逐步催开,她体内的【逆天邪神】玄力洪流越来越多。而这足足上千道的【逆天邪神】玄力洪流,几乎每一道都比要她以全力轰出的【逆天邪神】玄气还要强大!难以想象那么小的【逆天邪神】一颗药丹,居然可以释放出这种层面的【逆天邪神】力量。而这些都不是【逆天邪神】属于她自身的【逆天邪神】力量,一旦在她体内失控,仅仅一道,便足以让她受重创,而如此之多,若是【逆天邪神】全部暴乱,她毫不怀疑……短短几息,就足以让她爆体而亡。

  同样,这样的【逆天邪神】外来玄气,单单只是【逆天邪神】一道,也是【逆天邪神】极其难控的【逆天邪神】。但,她清楚的【逆天邪神】感觉到,体内所有的【逆天邪神】玄气虽然运转的【逆天邪神】极快,但却没有一道暴乱,似乎全部都在被一股无比神奇的【逆天邪神】力量所牢牢控制着,没有一道可以挣脱。她隐约感觉到这种神秘力量的【逆天邪神】存在,却又丝毫无法感知到这究竟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一种力量。

  而另有一股温和如清风的【逆天邪神】力量在逐渐的【逆天邪神】依附上每一道来自霸皇丹的【逆天邪神】玄气,让这些玄气从快速变得缓慢,然后竟变得越来越温和与亲和,然后一道道玄气的【逆天邪神】力量开始释放、逸散,化成更细小的【逆天邪神】玄力溪流,而这些逸散的【逆天邪神】玄气非但不对她的【逆天邪神】身体造成损伤,反而在流动中淬炼着她的【逆天邪神】经脉……最终,都缓缓的【逆天邪神】集中向她的【逆天邪神】玄脉。

  一个时辰过去,五颗霸皇丹的【逆天邪神】药力被全部摧开,慕容千雪周围的【逆天邪神】玄力风暴再度膨胀,而这时,云澈的【逆天邪神】双手终于有了动作,开始在慕容千雪的【逆天邪神】玉体上缓慢移动,从锁骨、到肩井、到左腹……每次移动,都会停留百息左右,每次掌心的【逆天邪神】停留点,都是【逆天邪神】玄关所在。

  “师姐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在提升!”君怜妾失声的【逆天邪神】低呼道。她们每一个人都清楚无比的【逆天邪神】感知到,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掌在慕容千雪的【逆天邪神】身上每移动一次位置,她的【逆天邪神】玄力都会快速提升一截。

  “而且是【逆天邪神】很大幅度的【逆天邪神】提升。”木蓝依也低声说道,一双美眸一眨不眨的【逆天邪神】看着慕容千雪……此时,她们注意力早已不在慕容千雪的【逆天邪神】裸身上。

  就在这时,慕容千雪的【逆天邪神】玉体周围忽然白雾升腾,数十枚冰灵在空中乍然闪现,然后又快速消散,整个冰夷神殿忽然被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逆天邪神】寒气充斥,瞬间冷凝。

  “突破了,师姐突破了!!”楚月璃虽然一直在努力克制,但这一刻,依然忍不住发出了声响。

  身为同门师姐妹,她们都无比清晰的【逆天邪神】感知到慕容千雪的【逆天邪神】玄力在刚才那一瞬间陡然质变……从王玄境八级直接突破到了王玄境九级!!

  仅仅才过去了一个时辰而已!

  而玄力的【逆天邪神】提升仅仅是【逆天邪神】开始,在众女不敢有片刻移开眸光的【逆天邪神】注视之下,又过了一刻钟,一蓬比先前更加冰寒的【逆天邪神】冰雾在慕容千雪身上浮现……伴随着又一次玄气的【逆天邪神】质变。

  突破至王玄境十级!!

  “天啊,宫主真的【逆天邪神】没有骗我们。慕容师姐一点受创的【逆天邪神】样子都没有,玄力居然……居然做梦一样的【逆天邪神】连续突破……或许真的【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可能达到霸玄境。”风寒雪双手掩唇,不自禁的【逆天邪神】娇呼着,一双美眸更是【逆天邪神】闪动着冰晶般的【逆天邪神】光芒。

  “那当然,宫主什么时候骗过我们!”风寒月和风寒雪完全一样的【逆天邪神】姿势……两只小手都紧紧的【逆天邪神】捂在嫩唇上。

  她们内心惊讶和激动,已是【逆天邪神】强烈到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云澈的【逆天邪神】掌心再次移动,这次,他的【逆天邪神】左手和右手分别按在了左右玉池关上……

  更直白的【逆天邪神】说,云澈的【逆天邪神】两只手……牢牢的【逆天邪神】抓在了慕容千雪的【逆天邪神】双乳之上。

  慕容千雪全身轻颤,如遭雷击,美眸一下子睁开……与此同时,云澈一直闭合的【逆天邪神】双目也在这时稍稍睁开,两人的【逆天邪神】目光顿时碰触,慕容千雪眸光一颤,闪电般的【逆天邪神】躲开,然后重新紧闭双眸,再也不敢睁开,身上传来的【逆天邪神】清晰触感让她心神大乱,无法平息。

  周围的【逆天邪神】冰云众女早已瞪大美眸,险些同时叫出声来。

  “平心静气,不要有杂念!”

  慕容千雪的【逆天邪神】心海之中响起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凝玄传音,她心魂一颤,迅速调整呼吸,摒除杂念,努力把精神集中到内息上。

  而云澈自己……他在睁开一道眼缝后,就一直没有再闭合,两道目光集中在慕容千雪的【逆天邪神】胸前,近乎贪婪的【逆天邪神】亵渎着她的【逆天邪神】玉肤雪肌。

  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雪衣都是【逆天邪神】稍稍束身,而慕容千雪的【逆天邪神】胸前的【逆天邪神】雪衣从来都是【逆天邪神】高高鼓起,可想而知雪衣下的【逆天邪神】丰满……云澈当年虽然曾在冰云寒潭看过她的【逆天邪神】身体,但只是【逆天邪神】匆匆一瞥,还有夜色遮掩,并没有看的【逆天邪神】太真切,今日才惊艳的【逆天邪神】发觉,慕容千雪竟有着如此一对饱满硕大的【逆天邪神】雪乳。他的【逆天邪神】五指已张到最大,竟只堪堪抓握到了一半。

  在云澈所经历的【逆天邪神】女子之中,就连最为丰满的【逆天邪神】楚月婵和苍月都要逊色。

  更不要说只能勉强和茉莉相比的【逆天邪神】小妖后。

  不但硕大,而且乳质极为细绵柔软,玉雪香脂满满的【逆天邪神】溢出他的【逆天邪神】指缝,他连续的【逆天邪神】悄悄用力,都始终无法抓实,触感更是【逆天邪神】丝滑的【逆天邪神】如同抹了珠粉。而乳肌之下,她的【逆天邪神】身胴却是【逆天邪神】格外纤细,曲线毕露……

  “你在乱想什么!马上集中精神!!”

  云澈手掌不经意揉动,心神摇曳间,心海中陡然响起茉莉的【逆天邪神】一声冷喝,让他全身一凛,迅速抛开所有旖念,收敛心绪,将所有精神集中在药力控制和引导上……额头上快速流下一排冷汗。

  ……居然走神了!!

  要不是【逆天邪神】茉莉呵斥惊醒,险些让一部分药气失控。

  “这么重要的【逆天邪神】时候,居然都能生出肮脏龌龊的【逆天邪神】心念,简直……简直无药可救!”茉莉气愤的【逆天邪神】自语道:“而且明明可以从后背处进行控制,却偏偏要从前面!这个卑鄙无耻下作的【逆天邪神】大色魔!”

  “啊呜……”睡了一天觉的【逆天邪神】红儿在茉莉的【逆天邪神】怒骂声中醒来,她半睁睡眼,打了一个懒懒的【逆天邪神】呵欠,迷迷糊糊的【逆天邪神】道:“茉莉姐姐,你好像生气了,是【逆天邪神】主人又做错什么事了吗?”

  “……是【逆天邪神】小孩子不懂的【逆天邪神】事,你不许往外看,乖乖的【逆天邪神】听话睡觉。”茉莉的【逆天邪神】小脸上堆满了严肃。

  “噢……”红儿很是【逆天邪神】乖巧的【逆天邪神】答应一声,身体像猫儿一样蜷缩起来,一歪头,又酣睡了起来。

  【码完字一看……已经五点了,八点前还要起床上班……我需要合计一下睡还是【逆天邪神】不睡(︶︿︶)】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