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33章 茉莉杀心

第733章 茉莉杀心

  次日清晨,太阳尚未升起,流云城还笼罩在薄薄的【逆天邪神】晨雾之中,云澈告别了萧泠汐和萧烈,带着凤雪児进入了太古玄舟,并锁定了冰极雪域的【逆天邪神】方向。他原本打算带着凤雪児御空前往,让她看遍苍风国的【逆天邪神】山川土地,但想到冰云仙宫两千弟子,他要在魔剑大会之前让她们全部蜕变已经很是【逆天邪神】勉强,最终还是【逆天邪神】选择了太古玄舟。

  “我的【逆天邪神】家族几千年来都在探索太古玄舟的【逆天邪神】秘密,每次太古玄舟出现,都会把所有的【逆天邪神】精力都放在探索太古玄舟上。因为每次太古玄舟出现时,不但是【逆天邪神】灵坤殿,就连凤神大人都会感应到层面极高的【逆天邪神】灵气,坚信着上面一定隐藏着天大的【逆天邪神】宝物。没想到,原来这个宝物,就是【逆天邪神】太古玄舟自身。真的【逆天邪神】好不可思议。”

  太古玄舟之中,凤雪児美眸流转,看着周围的【逆天邪神】景象。此时她和云澈正处在太古玄舟内部的【逆天邪神】神秘古堡中,对于这里,她有着清晰的【逆天邪神】记忆。三年前,在夜星寒的【逆天邪神】追杀之下,她就是【逆天邪神】被云澈抱着冲到了这里……虽然那时她玄力被封,全身虚脱,但每一个画面,她都无法忘记。

  “我也一直都觉得不可思议。虽然它现在已经属于我,但对于它的【逆天邪神】来历,我完全不知道。它内部也一定还隐藏着其他的【逆天邪神】什么秘密,我也一无所知……对了雪児,关于这太古玄舟的【逆天邪神】事,一定不要告诉别人,就连你的【逆天邪神】父皇都不可以。”

  “嗯,我知道。”凤雪児展眉而笑:“云哥哥,我们现在要去的【逆天邪神】地方,真的【逆天邪神】全部都是【逆天邪神】雪吗?”

  “你闭上眼睛就知道了?”云澈微笑着说道。太古玄舟穿越空间,只一瞬间就从流云城到了冰极雪域。在凤雪児说话时,他们已经到来了冰极雪域的【逆天邪神】上空。

  “闭上……眼睛?”凤雪児一声轻喃,然后轻轻的【逆天邪神】合下眼睫。

  顿时,原本静谧的【逆天邪神】空气一下子变得冷冽,冰冷的【逆天邪神】气息从四面八方袭来。冰极雪域的【逆天邪神】冰冷数倍的【逆天邪神】超越了普通人所能承受的【逆天邪神】极限,但对于有着君玄境八级玄力的【逆天邪神】凤雪児而言,根本不足以造成丝毫的【逆天邪神】不适,但,之前从未离开过神凰城的【逆天邪神】凤雪児今生却是【逆天邪神】第一次用身体碰触到寒冷的【逆天邪神】气息。

  拂过全身的【逆天邪神】冰凉、被冰雪净化万年,纯净到没有一丝污浊的【逆天邪神】空气、耳边发出着异样呼啸声的【逆天邪神】寒风……凤雪児睁开了眼睛,她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眼前雪白色的【逆天邪神】世界,一双美眸在颤动间,闪烁着星辰般璀璨的【逆天邪神】光芒。

  冰极雪域常年一半以上的【逆天邪神】时间都在飘雪,此时,冰极雪域的【逆天邪神】世界正飞雪如絮,大地是【逆天邪神】白色,山岳是【逆天邪神】白色,冰川是【逆天邪神】白色,天空同样被耀的【逆天邪神】雪白,整个世界纯粹的【逆天邪神】连地平线都无法看到。凤雪児轻轻的【逆天邪神】伸出双手,她的【逆天邪神】一双玉手在这纯白的【逆天邪神】世界里,流动着比冰雪还要莹润纯净的【逆天邪神】肤光。

  一片片幸运的【逆天邪神】雪花落在她的【逆天邪神】掌心,短暂碰触,便在凤凰炎力之下消融。凤雪児连忙屏住玄力,顿时,雪花乖乖的【逆天邪神】在她手掌间停留,很快,便覆满了她的【逆天邪神】手掌,以及长发与凤衣。

  她轻舞双臂,一蓬雪雾顿时在她的【逆天邪神】身前飞舞。每一枚晶莹的【逆天邪神】雪晶上,都映照出了她美眸中的【逆天邪神】喜悦和梦一般的【逆天邪神】迷离。

  “就像在做梦一样……世界上,真的【逆天邪神】有这么美好的【逆天邪神】地方。”凤雪児轻轻呢喃。十三岁那年,神凰城历史上第一次降雪,那也是【逆天邪神】她生命中见过的【逆天邪神】最绮丽的【逆天邪神】风景,无法忘却。在遇到云澈之前,她最大的【逆天邪神】渴望,就是【逆天邪神】再一次看到飞雪。

  而眼前的【逆天邪神】无边飘雪,无边雪域,对她而言,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如梦一般的【逆天邪神】世界。

  “哇!!”

  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喜悦完全释放,发出一声悦耳之极的【逆天邪神】呼声,在雪中飞身而起,用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体去沐浴仿佛无穷无尽的【逆天邪神】飘雪,如寒风之中夹杂起了串串纯净空灵的【逆天邪神】欢笑声。

  雪凰兽被她

  (本章未完,请翻页)唤出,她靠着雪凰兽的【逆天邪神】雪羽,在飞雪之中来回飞舞,开心的【逆天邪神】如同进入了梦中的【逆天邪神】童话世界:“小白白,云哥哥说这里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故乡,回到家里,你一定很开心,对吗?”

  “啾……”雪凰兽发出一声嘹亮的【逆天邪神】长鸣,双翅招展,在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前方织起一大片的【逆天邪神】雪幕,引来凤雪児一声娇柔的【逆天邪神】欢呼声。

  云澈微笑看着前方,不过他看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雪景,而是【逆天邪神】凤雪児。见过凤雪児的【逆天邪神】人或许都会坚信,这天玄大陆之上,再也不可能存在比她还要绝美的【逆天邪神】风景。三年前与她相遇,到今天可以和她并肩,即使是【逆天邪神】云澈,都始终有一种朦胧的【逆天邪神】虚幻感。

  “三年前,我本以为会永远无法完成和她的【逆天邪神】约定了。”云澈轻轻的【逆天邪神】自言自语道。

  “哼,你总有一天会死在女人身上!”茉莉冷冰冰的【逆天邪神】道,类似的【逆天邪神】话,这已经是【逆天邪神】她第三次说。她现在越来越确信,云澈如果哪一天惨死,最大的【逆天邪神】可能……哦不,绝对是【逆天邪神】因为女人!

  云澈歪了歪嘴,这时,他的【逆天邪神】心魂之中,又响起了茉莉忽然低下去的【逆天邪神】声音:“就像……哥哥一样……”

  她的【逆天邪神】这句话很轻很轻,似乎是【逆天邪神】在失神之下,无意识呢喃而出,轻到了即使紧贴耳侧也难以听清。但茉莉与他共用一体,来自她的【逆天邪神】魂音,纵然再轻微,他也可以听的【逆天邪神】一清二楚。云澈顿时愕然:“你哥哥?”

  “……”

  云澈感觉到茉莉的【逆天邪神】气息骤然悸动,整个人的【逆天邪神】情绪都冷了下来,但却不再和他说话,显然丝毫不想提起这件事,刚才也是【逆天邪神】无意间呢喃而出。

  云澈微微想了想,说道:“其实摹灸嫣煨吧瘛控……你又不是【逆天邪神】男人,当然不会明白我们男人的【逆天邪神】世界。对于大部分男人来说,征服自己想要征服的【逆天邪神】女人,比征服整个世界还要重要。一个男人就算天下无敌,傲然全世,却征服不了自己喜欢的【逆天邪神】女人,那么他依然是【逆天邪神】个失败者,连他自己都会觉得自己可悲。而保护自己的【逆天邪神】女人呢,更像是【逆天邪神】一个男人的【逆天邪神】本能一样。就算是【逆天邪神】因此而死,也不会……”

  “闭嘴!”茉莉一声冷斥,将他的【逆天邪神】话切断,然后冷冷的【逆天邪神】道:“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么?我哥哥一生只喜欢一个女人,重情痴心,对其他女人根本都是【逆天邪神】不屑一顾,哪里像你……根本就是【逆天邪神】个只要是【逆天邪神】漂亮女人就可以为了她不顾命的【逆天邪神】白痴大色魔!”

  “噢……”对于茉莉给予他的【逆天邪神】“白痴大色魔”的【逆天邪神】称号,云澈向来都是【逆天邪神】欣然接受,过了好一会儿,他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问道:“你之前说,你哥哥的【逆天邪神】死……是【逆天邪神】为了保护他喜欢的【逆天邪神】那个人吗?”

  “保护?”茉莉一声冷笑,随之一股杀气忽然弥漫,只一瞬间便完全充斥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心海,让他全身一冷,灵魂深处,赫然传来针扎般的【逆天邪神】刺痛感。

  云澈心中骤然一惊……他并不是【逆天邪神】第一次感受来自茉莉的【逆天邪神】杀气,但,他们相处近七年间,她所有的【逆天邪神】杀气累积起来,也不及刚才那一瞬间。对于杀气,云澈太过熟悉,他很清楚,茉莉刚才那一瞬间的【逆天邪神】杀气,蕴含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刺骨铭心到极致的【逆天邪神】怨恨与杀机。

  “哥哥为了她,连命都可以不要。但从那个女人那里得到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恶毒的【逆天邪神】算计和利用,哥哥明明那么厉害,那么聪明的【逆天邪神】人,却因为那个女人……”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出现了隐隐的【逆天邪神】发颤:“我当年不惜冒着极大危险,耗费巨大代价也要取得邪神不灭之血,其中原因之一,就是【逆天邪神】要杀了那个女人!!”

  “结果最后却便宜了你!”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依旧冰冷,但气息和杀气,已被她努力压制了下去:“这件事我不想提起,你也不许再问……更不许拿我哥哥和你这个色魔相提并论!!”

  “哦……你哥哥那么厉害,连你都一直视为世上最最完美的【逆天邪神】人,那么能让他那么痴心的【逆天邪神】女人,

  (本章未完,请翻页)再怎么也不会差吧?”云澈手指点着下巴问道。

  茉莉没有回应。

  不过云澈更加在意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另外一件事……茉莉刚才说,她不惜代价得到邪神不灭之血,一个原因就是【逆天邪神】为了杀那个女人。

  也就是【逆天邪神】说……茉莉,并不是【逆天邪神】她口中“那个女人”的【逆天邪神】对手!?

  “嘶……”云澈不自禁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凉气。比茉莉还要强大,还是【逆天邪神】个女人……

  “还有两个月的【逆天邪神】时间,你就要去和焚绝尘交手。”茉莉强行岔开刚才的【逆天邪神】话题,显然极不想云澈再追问下去:“正常情况下,你要胜他,用些卑鄙无耻的【逆天邪神】阴谋诡计,似乎还可能有那么一点胜算,但正面交锋,你绝无胜他的【逆天邪神】可能。但现在,似乎有了一个可以让你正面胜他的【逆天邪神】方法。”

  “哦?是【逆天邪神】什么方法?”云澈惊讶的【逆天邪神】道。对于和焚绝尘的【逆天邪神】约战,这些天他每天都在思量应对的【逆天邪神】方法,心中也大概有了一些计划……但都不是【逆天邪神】正面交锋。

  “就是【逆天邪神】这个凤雪児!”随着茉莉魂音的【逆天邪神】指引,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落在了正和雪凰兽在飞雪中欢呼的【逆天邪神】凤雪児身上。

  云澈怔住,随之想到了什么,试探着道:“你是【逆天邪神】说……”

  “很简单,得到她的【逆天邪神】凤凰元阴!”茉莉平静的【逆天邪神】道:“虽然现在的【逆天邪神】你完全不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对手,但她对你显然没有排斥,再加上你各种卑微无耻的【逆天邪神】色魔手段,应该并不是【逆天邪神】太困难的【逆天邪神】事。”

  “~!@#¥%……”对他各种“色魔”相称,无数次因为祸害女人而对他嘲讽不屑鄙夷甚至破口大骂的【逆天邪神】茉莉居然主动开口怂恿他取一个女孩的【逆天邪神】处子元阴!这绝对是【逆天邪神】史无前例的【逆天邪神】第一次,让云澈愣是【逆天邪神】怔了半天没回过神来。他的【逆天邪神】样子,让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也明显不自然起来,轻哼一声:“我……我只是【逆天邪神】不想你死在焚绝尘手里而已!”

  “这个……好像不行。”云澈弱弱的【逆天邪神】道:“茉莉的【逆天邪神】凤神之力并没有完全觉醒,而且还是【逆天邪神】处在凤魂觉醒后力量快速觉醒的【逆天邪神】关键阶段,如果在这期间失去元阴的【逆天邪神】话,凤凰之力的【逆天邪神】觉醒就会大幅度减缓,甚至就此停滞,这会严重影响雪児的【逆天邪神】未来。而且我也答应过凤横空……这件事就算是【逆天邪神】雪児愿意,也不能做。”

  “这可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第一美女,你这个超级大色魔居然会这么忍得住?”茉莉很是【逆天邪神】不屑的【逆天邪神】一哼,然后淡淡的【逆天邪神】道:“若是【逆天邪神】换成天玄大陆上的【逆天邪神】任何一人,让她失去处子元阴,的【逆天邪神】确会像你说的【逆天邪神】那样。但惟独你……却非但不会有负面影响,反而会让她的【逆天邪神】凤凰之力更快的【逆天邪神】觉醒!”

  “啊?真的【逆天邪神】!?”云澈满脸的【逆天邪神】惊讶。

  茉莉缓缓的【逆天邪神】道:“你的【逆天邪神】身上现在有三种神兽血脉,并以龙神血脉为主。龙神血脉赋予你强横的【逆天邪神】力量与体质,以及长久的【逆天邪神】寿命,凤凰血脉与金乌血脉赋予你毁灭炎力。由于龙神之髓的【逆天邪神】存在,再加之太古玄舟上的【逆天邪神】无数次的【逆天邪神】躯体毁灭重生,你的【逆天邪神】龙神血脉已是【逆天邪神】极为浓郁,但,你这三种神兽血脉加起来,也及不上凤雪児凤凰血脉的【逆天邪神】浓郁因为她可是【逆天邪神】接受了凤凰的【逆天邪神】一个灵魂分身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传承!”

  “这也是【逆天邪神】为什么,她才十九岁的【逆天邪神】年纪,实力便已如此夸张。另外,由于凤凰魂灵只能以灵魂形式存在的【逆天邪神】限制,无法发挥出完整的【逆天邪神】力量,因而继承了全部血脉与灵魂的【逆天邪神】凤雪児在力量完全觉醒后,实力绝不是【逆天邪神】逼近凤凰魂灵那么简单,而是【逆天邪神】完全的【逆天邪神】超越!”

  “……这么厉害!?”云澈惊讶的【逆天邪神】道。超越凤凰神灵!?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凤神实力层次是【逆天邪神】和小妖后一样的【逆天邪神】半步神玄,若是【逆天邪神】真如茉莉所言……那这世上,岂不是【逆天邪神】再无人是【逆天邪神】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对手!

  而且只需要短短十几年的【逆天邪神】时间,并且丝毫没有小妖后所承受的【逆天邪神】残酷副作用。

  (本章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