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32章 短暂平静

第732章 短暂平静

  “雪児,已经十天十夜了,父皇他在天之灵,早已感受到了你的【逆天邪神】真诚,他现在一定和我们一定都在心疼你,跟我回去吧。”

  无声落在凤雪児的【逆天邪神】身后,云澈轻轻的【逆天邪神】说道,然后跪下身来,在陵前庄重一拜。

  凤雪児美眸缓缓睁开,一枚晶莹的【逆天邪神】晨露从她修长的【逆天邪神】眼睫上悄然滴落,她把身体靠向云澈,幽幽说道:“我知道,这些,对云哥哥的【逆天邪神】父皇,对支离破碎的【逆天邪神】苍风国,连一丁点的【逆天邪神】弥补都算不上……女皇姐姐应该比任何人都恨我父皇,恨我神凰国才对……可是【逆天邪神】,她却选择了如此的【逆天邪神】宽容。”

  “女皇姐姐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好伟大的【逆天邪神】人,怪不得可以成为云哥哥的【逆天邪神】妻子。”

  云澈微笑了起来:“对月儿来说,她想在最短时间内把苍风的【逆天邪神】灾难驱散,然后获得更为长久的【逆天邪神】安定,至于其他,她都可以努力的【逆天邪神】放下。你父皇回去之后,也在弥补苍风上做了很大的【逆天邪神】努力,不但在短短五天内以便将五百亿紫玄币交予苍风皇室,还附送了大量的【逆天邪神】紫晶与铠甲,并且选择的【逆天邪神】还是【逆天邪神】公开的【逆天邪神】形式,目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为了帮助苍风震慑其他五国……他也在用自己的【逆天邪神】方式忏悔与赎罪,这三年的【逆天邪神】灾难历史虽然无法被遗忘,但在两国帝王的【逆天邪神】努力之下,或许会很快翻过去的【逆天邪神】。所以,雪児也不要总是【逆天邪神】压在自己心上。你能安然快乐,才是【逆天邪神】你父皇最大的【逆天邪神】心愿。”

  “嗯……”凤雪児依靠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肩膀,脸上露出一抹绝美的【逆天邪神】浅笑。

  “我们回去吧……我带你去见我的【逆天邪神】爷爷和小姑妈。”

  因为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关系,云澈对于凤横空的【逆天邪神】彻骨恨意中稍微掺杂上了一些复杂的【逆天邪神】东西……他很清楚,凤横空之所以将凤雪児就这么留在苍风国,最主要的【逆天邪神】原因绝不是【逆天邪神】保全神凰尊严,而是【逆天邪神】因为凤雪児的【逆天邪神】意愿。若是【逆天邪神】凤雪児不愿,哪怕要数倍的【逆天邪神】履行那五个残酷条件,他也绝不会答应。

  将自己的【逆天邪神】女儿交给一个杀了自己四个儿子的【逆天邪神】切齿仇人……至少,对凤雪児的【逆天邪神】溺爱,凤横空是【逆天邪神】强烈,而无一丝杂质的【逆天邪神】。胸襟,也要比云澈之前用仇恨眼光所看到的【逆天邪神】要广阔的【逆天邪神】多。

  和凤雪児回到苍风皇城,刚好看到夏元霸和天下第一正并肩走出皇宫。感觉到气息波动,夏元霸抬起头来,眼睛一亮,连忙飞向云澈:“姐夫,雪児妹妹。”

  “天下大哥,元霸,我刚好要去找你们。我现在要带雪児去流云城,你们要不要一起回去?”云澈向他们问道。

  “那个……姐夫,我也在找你,不过,我是【逆天邪神】来向你道别的【逆天邪神】。”从云澈口中听到“流云城”三个字,夏元霸的【逆天邪神】眼神有了短暂的【逆天邪神】暗淡。那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故乡,但那里却已经没有了他的【逆天邪神】亲人。父亲远在神凰,姐姐杳无音讯,而母亲……

  “道别?你要回皇极圣域?”云澈讶然道。

  “嗯,”夏元霸点头:“苍风这边的【逆天邪神】战乱已经结束了,我留在这里也做不了什么了。我先前从皇极圣域赶过来,用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圣帝大人的【逆天邪神】天圣神舟,天圣神舟对于皇极圣域来说是【逆天邪神】极为重要的【逆天邪神】东西,将它带出来这么久已经是【逆天邪神】有些不妥,师父已经向我传音好多次催促我回去,还说这是【逆天邪神】圣帝大人的【逆天邪神】意思。”

  “另外还提到几个月后要去至尊海殿参加……好像是【逆天邪神】魔剑大会,必须回去早做准备。虽然很舍不得姐夫和雪若师姐,但必须先回皇极圣域一趟了。回去的【逆天邪神】途中,我还想去黑月商会看看老爹。”

  “魔剑大会?”云澈神色一动:“你师父说要带你参加?那他有没有提过关于魔剑大会的【逆天邪神】什么细节?”

  “没有,我问起时,师父只提到回去后再说。姐夫,你也知道魔剑大会的【逆天邪神】事?”

  “我也只是【逆天邪神】听黑月商会的【逆天邪神】人提到这个名字,还有时间大概在五个月之后,其他的【逆天邪神】也一无所知。另外,不出意外的【逆天邪神】话,我到时候也会参加魔剑大会。”

  “啊?姐夫也会去?”夏元霸精神一震,也不问缘由,马上点头:“好!那我到时候一定随师父去。”

  云澈稍稍一想,道:“我到时候参加魔剑大会是【逆天邪神】次要,主要是【逆天邪神】有事要去一趟至尊海殿。元霸,你回去后向你师父多打探一些关于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事,我或许会用的【逆天邪神】上。”

  “嗯,我明白了,我到时候会想办法传音给你……那姐夫,我走了,至尊海殿再见。”夏元霸身体浮起,准备飞离。这些天,天圣神舟一直停在苍风皇城的【逆天邪神】南方,醒目无比,但其强大的【逆天邪神】气场让人无法靠近,只能远观。

  “等等……”云澈忽然出声喊住夏元霸,他微微沉眉,慎重的【逆天邪神】道:“元霸,我听闻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圣主并没有子嗣,而是【逆天邪神】有数个义子,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吗?”

  “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这样。”夏元霸点了点头:“听师父说,好像是【逆天邪神】因为某次修炼玄息动乱,伤及自身,让圣主大人无法拥有后代,所以收了七个还是【逆天邪神】八个义子,据说下一代圣主之位,就是【逆天邪神】从圣主大人的【逆天邪神】义子中选择,所以他们之间好像一直有很激烈的【逆天邪神】竞争。”

  云澈继续道:“那艘天圣神舟,据说从来都只有圣帝一人可驾驭,连他的【逆天邪神】义子都没有资格碰触,是【逆天邪神】这样吗?”

  “嗯,”夏元霸再次点头:“所以圣主大人会把天圣神舟借给我,我也很意外。”

  云澈短暂沉吟,脸色慎重:“回皇极圣域后,要小心圣帝的【逆天邪神】那些‘义子’!”

  夏元霸神色一怔,马上明白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话中之意,认真的【逆天邪神】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姐夫放心,我可不再是【逆天邪神】当年离开了姐夫的【逆天邪神】保护,就只能任人欺凌的【逆天邪神】夏元霸了!另外,我在圣域的【逆天邪神】时候都是【逆天邪神】独立修炼,和他们基本没有什么接触,不过我会有所提防的【逆天邪神】。”

  “姐夫,我走了……五个月后,我一定会变得更强的【逆天邪神】!”

  夏元霸脱去了曾经所有的【逆天邪神】稚气与踌躇,他向云澈一挥手,洒脱的【逆天邪神】飞起,飞向了皇城南方。

  “夏兄弟天赋让人叹为观止,心性却又如此纯良,将来,必是【逆天邪神】一方之帝。”看着夏元霸离去的【逆天邪神】方向,天下第一由衷的【逆天邪神】赞叹道。对于天玄大陆四大圣地,天下第一都有着极强的【逆天邪神】敌意甚至怨恨,但对于身属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夏元霸,他却是【逆天邪神】生不出一丝的【逆天邪神】反感。

  “嗯……不过你一定想象不到他当年的【逆天邪神】样子。”云澈微笑着道,转过身来:“天下大哥,和我们一起回流云城如何?对了,有一件事还一直忘了和你说。”

  天下第一奇道:“哦?”

  “是【逆天邪神】喜事。七妹已经有了……嗯,半个月的【逆天邪神】身孕了。”云澈笑着说道,他这些天每天都会回一趟流云城,不用试脉,他单单目测就可以完全确定。笑话,那好歹是【逆天邪神】他亲手配的【逆天邪神】“灵药”,怎么可能会失败。

  “!!”天下第一明显一惊:“这……怎么会这么快!萧云那小子……不行,我必须马上带老七回去,好生安养。”

  看天下第一的【逆天邪神】样子,显然已经是【逆天邪神】有些慌乱。云澈摆手道:“还是【逆天邪神】不要了,如果回到家族,他们都会受到各方面的【逆天邪神】束缚和烦扰,而在流云城,他们两夫妻完全享受着自己的【逆天邪神】世界,每天潇潇洒洒,这对于已有身孕的【逆天邪神】七妹来说,才是【逆天邪神】最好不过的【逆天邪神】环境与状态。现在就算你硬拽着他们回去,他们也肯定不会答应的【逆天邪神】。”

  当然,对云澈来说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逆天邪神】原因,就是【逆天邪神】萧烈。

  天下第一稍稍冷静下来,想了一想,叹了口气:“或许的【逆天邪神】确如此吧。也好,云兄弟,我便和你们一起回流云城吧。虽然那里没什么危险,但老七现在这种状况,不在她身边守着,我实在难安。”

  “好!”云澈点头,伸出手来,召唤出了太古玄舟。

  自神凰开始退军,流云城的【逆天邪神】氛围也每天都发生着不同的【逆天邪神】变化。而到了今天,流云城周围的【逆天邪神】神凰大军已全部退离,全城上下洋溢着欢腾的【逆天邪神】气息。

  一回到萧门,见到萧云和天下第七,天下第一完全顾不得其他,直步冲了过去:“七妹,云兄弟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有身孕了,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吗?”

  说完,还狠狠瞪了身侧的【逆天邪神】萧云一眼。

  萧云有些不好意思的【逆天邪神】挠了一下头皮,天下第七则是【逆天邪神】一脸的【逆天邪神】得意:“当然喽,云大哥说的【逆天邪神】怎么会有假。哼,亏你们六个还是【逆天邪神】当兄长的【逆天邪神】,这么多年都没让老爹抱上孙子,还是【逆天邪神】我老七最了不起。”

  一番话说的【逆天邪神】天下第一面部直抽,郁闷的【逆天邪神】道:“那你……可要好好保护好身体,有什么问题的【逆天邪神】话一定要马上告诉我。”

  “哈哈,天下大哥真是【逆天邪神】关心则乱,七妹有霸皇玄力和自然之力护身,就是【逆天邪神】每天绕着流云城飞上几百圈都不可能出半点事。”云澈走过来,笑吟吟的【逆天邪神】说道。

  “啊……”看着云澈身边穿着赤金长裙的【逆天邪神】少女,本是【逆天邪神】冲向云澈的【逆天邪神】萧泠汐停住脚步,美眸睁大,口中一声惊呼:“小澈,她……难道……就是【逆天邪神】……”

  任何初次见到凤雪児的【逆天邪神】人,都会有一种仿佛坠入梦境的【逆天邪神】感觉,即使是【逆天邪神】女人也是【逆天邪神】如此。因为她的【逆天邪神】容颜、气质完美到了虚幻。她虽为雪公主,但纵然是【逆天邪神】世间最美的【逆天邪神】雪花,也无法诠释她的【逆天邪神】纯美之万一。

  只是【逆天邪神】,这世上能有幸亲眼目睹雪公主真颜的【逆天邪神】人实在太少。

  萧云和天下第七也在这时看向了凤雪児,只一刹那,他们的【逆天邪神】目光便被完全定格,一阵失魂,无法移开。

  “凤雪児见过萧哥哥、第七姐姐,还有……小姑妈。”凤雪児温婉而礼,在面对萧泠汐时更是【逆天邪神】甜美一笑。因为她知道,她就是【逆天邪神】陪着云澈一起长大,对他来说最为重要的【逆天邪神】亲人。

  “唔……啊……”萧云两只眼睛睁到了最大,久久懵然,口中发出意识里的【逆天邪神】低吟:“简直……都可以比得上……小妖后……”

  天下第七猛的【逆天邪神】伸手捂住萧云的【逆天邪神】眼睛,气鼓鼓的【逆天邪神】道:“在我面前居然敢这样看其他的【逆天邪神】女孩子……不许再看!”一转头,她又满脸堆笑:“雪児妹妹好,这些天我们都要求过云大哥好多次把你带过来。真的【逆天邪神】不愧是【逆天邪神】传说中的【逆天邪神】天玄大陆第一美人哦,绝对是【逆天邪神】我这辈子见过的【逆天邪神】最最好看的【逆天邪神】人。”

  同时又默默在心里加了一句:不过是【逆天邪神】之一,还有一个是【逆天邪神】小妖后……喔!如果她们两个人站在一起的【逆天邪神】话,估计连月亮都会不敢出来。

  “天玄大陆第一美女,果然名不虚传呢……”萧泠汐怔然的【逆天邪神】看着凤雪児连夏倾月都足以盖过的【逆天邪神】绝世风华,似是【逆天邪神】自然自语的【逆天邪神】轻声呢喃,一双明眸隐隐荡动着一点点复杂。

  “雪児谢谢小姑妈和第七姐姐的【逆天邪神】夸奖。”凤雪児轻轻欠身,微笑嫣然。她的【逆天邪神】一语一笑,都不像是【逆天邪神】神凰的【逆天邪神】公主……而像是【逆天邪神】童话中走出的【逆天邪神】精灵。

  “澈儿,你回来了?”

  萧烈温和的【逆天邪神】声音响起,相比于之前的【逆天邪神】虚弱,这才过了半个月,萧烈已是【逆天邪神】脚步健硕,面罩红光,脸上的【逆天邪神】笑意发自心底。云澈拉过凤雪児的【逆天邪神】手:“雪児,这就是【逆天邪神】把我抚养长大的【逆天邪神】爷爷。”

  “雪児见过萧爷爷。”凤雪児向前一步,拢起袖摆,行了一个完完整整的【逆天邪神】晚辈礼。

  萧烈打量着凤雪児,深深的【逆天邪神】叹道:“神凰雪公主之名,我虽在苍风僻壤,依旧是【逆天邪神】如雷贯耳,没想到竟能有幸亲身相见,实在是【逆天邪神】三生有幸啊。”

  凤雪児声音柔柔的【逆天邪神】道:“能见到云哥哥的【逆天邪神】爷爷,雪児才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开心。”

  “哈哈哈哈,真是【逆天邪神】好孩子。”萧烈开怀大笑,惊叹之中带上了几分喜爱,他想不到在一手遮天的【逆天邪神】神凰国都有着最尊贵身份的【逆天邪神】雪公主竟然会是【逆天邪神】这么的【逆天邪神】温婉可人,毫无架势,甚至在向他行礼……

  萧泠汐悄悄走到云澈身侧,伸出手来抓住他的【逆天邪神】右手手指,而且抓的【逆天邪神】有些紧,腮帮也分明有轻微的【逆天邪神】鼓起:“小澈,你老老实实交代,你和……哼,这个天玄第一美女的【逆天邪神】雪公主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三年前你就是【逆天邪神】为了她才出的【逆天邪神】事,现在居然被留在了你身边,还……还叫的【逆天邪神】那么亲……哼。”

  最后的【逆天邪神】轻哼声极其轻微,但云澈还是【逆天邪神】听的【逆天邪神】清清楚楚。他小声的【逆天邪神】道:“这个……说起来有一点点复杂,想知道的【逆天邪神】话,可以去问你的【逆天邪神】女皇姐姐……小姑妈,你该不会是【逆天邪神】……吃醋了吧?”

  “就是【逆天邪神】吃醋!”萧泠汐用手指甲狠狠的【逆天邪神】掐了云澈一下,嘟着嘴唇转过身去,一副不想再理会他的【逆天邪神】样子。

  若云澈身边是【逆天邪神】其他女孩,她虽然会有些吃味,但不至于很强烈。但雪公主的【逆天邪神】一切都太过完美无瑕,足以压下世间任何一个女子的【逆天邪神】光华,她对云澈的【逆天邪神】亲昵,她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眸光,都让她心底不可遏制的【逆天邪神】出现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强烈危机感。

  云澈嘴角勾起,握住萧泠汐的【逆天邪神】小手不让她挣开,刚要在她耳边说话,忽然眉角猛然的【逆天邪神】一跳,瞬间转头,变得锋利的【逆天邪神】目光直射北方。

  “小澈,怎么了?”云澈忽然变得僵硬的【逆天邪神】动作和猝然的【逆天邪神】反应让萧泠汐连忙回过身来,看着他担心的【逆天邪神】问道。

  云澈拧紧的【逆天邪神】眉头在这时又缓缓舒展开,目光也跟着收回,忽然小声问道:“小姑妈,焚绝尘这段时间有没有出现过?”

  “焚绝尘?”萧泠汐微怔,然后轻轻摇头:“那天他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想到他们之间的【逆天邪神】约战,她的【逆天邪神】脸上一下子挂满了忧心:“还有两个半月了,到时候,你真的【逆天邪神】要去吗?”

  “嗯,我和他之间是【逆天邪神】一定要有一个结果的【逆天邪神】。不过小姑妈完全不需要担心,别忘了,我可是【逆天邪神】有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逆天邪神】逃生方法。”云澈一脸轻松的【逆天邪神】道。

  萧泠汐轻动嘴唇,欲言又止,最后化成一句轻轻的【逆天邪神】呢喃:“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平安。”

  “这几天,我都会住在家里,雪児也会和我一起留下。五天后,我就该带着雪児回冰云仙宫了。”云澈看向北方,少见的【逆天邪神】露出失魂落魄的【逆天邪神】样子。他必须护好冰云仙宫,一小半是【逆天邪神】宫煜仙的【逆天邪神】临终之托,一大半,是【逆天邪神】对楚月婵的【逆天邪神】亏欠。

  已经整整五年杳无音讯,在黑月商会那里得到的【逆天邪神】又是【逆天邪神】一个极差的【逆天邪神】结果,如今脑中每次晃过楚月婵的【逆天邪神】身影,内心都会一阵刺痛。

  …………………………

  四天之后,神凰城。

  随着空间的【逆天邪神】扭曲,云澈再次回到了这里,他换了一身毫不起眼的【逆天邪神】装扮,收起太古玄舟,进入到黑月商会之中。

  “呵呵,你来了,算起来,也差不多应该是【逆天邪神】这两天了。”

  一进入到黑月商会第七层,云澈的【逆天邪神】耳边便响起紫极的【逆天邪神】声音。

  “云公子,这边请。”

  依然是【逆天邪神】之前的【逆天邪神】三个少女,依然是【逆天邪神】那个古亭石桌。不过这次,云澈没有在紫极面前坐下,而是【逆天邪神】开门见山的【逆天邪神】道:“紫前辈,十五天已过,晚辈此来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相信前辈已然知晓。”

  紫极温和的【逆天邪神】一笑,伸出手来,将三枚紫光闪闪的【逆天邪神】空间戒指推到了云澈身前:“共是【逆天邪神】九万斤炼狱岩、三百斤九十年以上的【逆天邪神】焚魔藤、六千株罗刹摧心棠、一万两千颗骷髅子、六千株枯魂草…………全部都在里面,你且查验一番吧。”

  四十九种材料,无论名称、年份、规格、数量,紫极都说的【逆天邪神】分毫不差。云澈拿过三枚空间戒指,看也不看就直接收起:“不用了,晚辈又岂会信不过紫前辈。”

  说完,云澈拿出玄币卡,支付了剩下的【逆天邪神】四百万紫玄币。

  千万巨款,也在付完之后基本见底了。

  “云澈,你竟已一人之力,将凤凰神宗逼迫到如此地步,当真是【逆天邪神】老夫震惊不已。现在,纵然是【逆天邪神】四大圣地之中,也已无人不知你的【逆天邪神】名字。”紫极看着云澈,一脸赞叹的【逆天邪神】道。

  “紫前辈谬赞了。”云澈平淡的【逆天邪神】回应,不想和他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转而道:“晚辈此来,还有一事需委托紫前辈。这件事,也唯有你们黑月商会能在最短时间内做到。”

  “请说。”紫极一脸淡笑,颇为客气。

  “我需要三枚高等玄兽的【逆天邪神】玄丹。最好为君玄玄丹,若难以找寻,霸玄也可。”云澈郑重的【逆天邪神】说道。

  紫极放在石桌上的【逆天邪神】手指轻点两下桌面,很是【逆天邪神】平静的【逆天邪神】沉吟了一番,然后缓声道:“这世间的【逆天邪神】君玄兽本就寥寥无几,要猎杀更是【逆天邪神】难上加难。一枚君玄兽的【逆天邪神】完整玄丹是【逆天邪神】真正的【逆天邪神】无价之宝,纵然是【逆天邪神】我黑月商会,要找寻起来也是【逆天邪神】千难万年……”

  云澈伸出手掌,指间夹着三枚亮晶晶的【逆天邪神】霸皇丹:“若紫前辈能为晚辈找到三枚君玄兽的【逆天邪神】完整玄丹,晚辈愿以这三枚宝丹作为交换。若只能找到霸玄兽的【逆天邪神】玄丹的【逆天邪神】话,那晚辈便只能玄币或紫晶来交换了。”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紫极的【逆天邪神】眼睛微亮,他无比清楚能多得一枚云澈手中的【逆天邪神】宝丹,便可多培养出一个年轻一代的【逆天邪神】奇才。其意义,要远比一枚君玄玄丹重大的【逆天邪神】多。他当下微笑点头:“既如此,我黑月商会自然会全力以赴。不知这三枚君玄玄丹,你何时需要?”

  云澈想了想,道:“若晚辈没有猜错的【逆天邪神】话,四个半月后的【逆天邪神】魔剑大会,紫前辈应该也会参加,紫前辈到时交予晚辈即可。”

  紫极微笑颔首,而他的【逆天邪神】点头,也无疑是【逆天邪神】在默认自己的【逆天邪神】确会去参加魔剑大会:“说起魔剑大会,你欲委托给我黑月商会的【逆天邪神】十枚宝丹,便在魔剑大会之上拍卖如何?那里将聚集大陆最巅峰的【逆天邪神】强者,圣地之主也会亲临,尊师所炼的【逆天邪神】神丹,以寻常方式拍卖简直可谓亵渎神物,而魔剑大会,倒是【逆天邪神】再合适不过。”

  “……”云澈默默计算了一下时间,道:“既然如此,便依紫前辈之言吧。晚辈已无他事,告辞。”

  云澈转过身去,便要离开,他刚走出三步,背后,忽然传来紫极意味深长的【逆天邪神】声音:“云澈,你可曾听说过‘幻妖界’,以及幻妖界的【逆天邪神】十二守护家族?”

  云澈脚步停顿,侧过头来:“幻妖界当然听说过,十二守护家族稍有耳闻,紫前辈为何问起这些?”

  “呵呵,随意一问,并无他意。”紫极目光幽深,面容含笑的【逆天邪神】抿了一口茶水。

  “……晚辈告辞。”

  出了黑月商会,云澈的【逆天邪神】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站在原地一直默然了许久后,才唤出太古玄舟,回到了流云城。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