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31章 战乱休止

第731章 战乱休止

  “父皇!!”

  凤神舟启动的【逆天邪神】声音让凤雪児从主殿中匆忙的【逆天邪神】飞出,但她只来得及看到快速消失在西方的【逆天邪神】赤色虚影。

  “你父皇他回去了。”云澈转过身来,看着她道。

  “可是【逆天邪神】,为什么父皇就这样直接走掉了,都没有向我告别?”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小脸上带着少许的【逆天邪神】失措。这是【逆天邪神】她从出生至今,第一次孤身远离父亲,远离凤凰神宗。

  “你父皇怕看到你会不舍得、不忍心离开。而且,他相信现在的【逆天邪神】你,当然,更相信我。”云澈笑眯眯的【逆天邪神】说道:“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你可都要留在苍风国了,不但会看不到父皇和其他的【逆天邪神】族人,周围的【逆天邪神】一切都会是【逆天邪神】陌生的【逆天邪神】……会不会害怕?”

  “唔……当然不会。”凤雪児轻轻摇头,微笑了起来:“因为雪児身边,还有云哥哥啊。”

  云澈上前,直接握住她的【逆天邪神】手,轻柔的【逆天邪神】说道:“雪児,你放心好了。在苍风国的【逆天邪神】这段时间,你一点都不需要让自己去承担什么。你可以任意做以前想做却不能做的【逆天邪神】事,去任何你想去的【逆天邪神】地方……如果你愿意,我都会陪着你的【逆天邪神】。”

  “……嗯!”凤雪児重重的【逆天邪神】点头,双眉如月牙般开心的【逆天邪神】弯翘,云澈短短几句话,让她方才的【逆天邪神】彷徨完全的【逆天邪神】散去,只有盈.满心灵的【逆天邪神】喜悦:“谢谢你,云哥哥。”

  “姐夫!!”

  身后风声呼啸,夏元霸高吼着冲了上来,天下第一、东方休、秦无伤等人也都跟在身后。看到夏元霸,凤雪児莞尔轻笑:“大个子哥哥,我们又见面了。雪児还要谢谢大个子哥哥当初在太古玄舟上保护我们。”

  “嘿嘿,”夏元霸有些不好意思的【逆天邪神】笑笑:“应该的【逆天邪神】应该的【逆天邪神】。不过三年不见,雪児妹妹的【逆天邪神】样子好像一点都没变。”

  “不过大个子哥哥好像变得更……更大了。”凤雪児带着几分好奇打量着夏元霸,因为三年前太古玄舟上夏元霸为让她和云澈逃走,舍身挡下了夜星寒和凤非烟,再加上他是【逆天邪神】云澈最重要的【逆天邪神】亲人,所以凤雪児对他也有着很强的【逆天邪神】亲近感,她忽然笑吟吟的【逆天邪神】道:“而且,大个子哥哥现在变得好厉害,已经君玄境六级了哦!说不定比爷爷还要厉害。”

  “嘿嘿……啊?”夏元霸一瞪眼:“你为什么会知道?是【逆天邪神】姐夫告诉你的【逆天邪神】吗?”

  云澈笑了一笑,道:“雪児现在可是【逆天邪神】八级帝君,要窥破你的【逆天邪神】玄力等级还不简单。”

  “!#¥%……啥!?”夏元霸一声惊咋,嘴巴瞬间张的【逆天邪神】比脑袋还大。

  而他身后刚刚追过来的【逆天邪神】东风休和秦无伤全身一抖,惊的【逆天邪神】差点从空中栽下去。

  “八……八级帝君?”天下第一惊的【逆天邪神】目瞪口呆。二十一岁的【逆天邪神】夏元霸拥有君玄境六级的【逆天邪神】恐怖实力已让他惊掉下巴,而眼前这个有着不逊于小妖后的【逆天邪神】容颜,夏元霸刚刚才说过不到二十岁的【逆天邪神】少女,居然是【逆天邪神】个八级帝君!?

  还要远胜过他的【逆天邪神】父亲天下雄图!

  这天玄大陆……怎么会有这么多不可思议,不循常理的【逆天邪神】怪胎!!

  “不……不愧是【逆天邪神】雪児妹妹,太……太厉害了。”夏元霸用力咽了一口口水,说话都有些结巴起来,至于东方休等人,早已是【逆天邪神】惊的【逆天邪神】完全连话都不出来。八级帝君是【逆天邪神】何等概念,他们简直连想都不敢想。

  夏元霸晃了晃头,总算问到正事:“姐夫,刚才看到凤横空上了凤神舟走了,为什么雪児妹妹留下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件事……”云澈刚要告诉夏元霸和东方休大概,忽然注意到苍月一直没有走出主殿,眉头一动,松开凤雪児的【逆天邪神】手:“雪児,你把刚才的【逆天邪神】结果简单的【逆天邪神】告诉他们吧,我去看看月儿。”

  说完,云澈快速飞下,回到苍风主殿之中。

  不出所料,此刻的【逆天邪神】苍月正坐在……准确的【逆天邪神】说是【逆天邪神】瘫在凤椅之上,脸色泛白,气息虚弱。云澈连忙冲过去,伸手抱住她的【逆天邪神】肩膀,将一股浑厚的【逆天邪神】玄气尽可能温和的【逆天邪神】注入到她的【逆天邪神】身体之中:“月儿,你没事吧?”

  苍月轻轻摇头,把螓首伏在他的【逆天邪神】肩膀上,脸上露出疲惫而满足的【逆天邪神】微笑。她不过灵玄境的【逆天邪神】玄力,却一直在直面着来自凤横空的【逆天邪神】沉重威压,未让寸步。在凤横空离开,压力顿消之时,她也在一瞬间几近虚脱。

  “好好休息,什么都不要想……凤横空已经走了,把雪児留下了。我们苍风国已经完全没事了。”云澈疼惜的【逆天邪神】抱着她,轻轻的【逆天邪神】说道。

  “嗯……”苍月柔柔应声:“这些,都是【逆天邪神】夫君的【逆天邪神】功劳,若不是【逆天邪神】夫君……”

  “不,”云澈摇头:“这些,都是【逆天邪神】月儿的【逆天邪神】功劳,若不是【逆天邪神】月儿用自己的【逆天邪神】肩膀苦苦支撑了这三年,又怎么会有今天的【逆天邪神】结果。相比于月儿的【逆天邪神】这三年,我这几天做的【逆天邪神】事,根本不值一提。”

  “嘻……”苍月轻笑,这一次的【逆天邪神】笑声,再也没有了丝毫的【逆天邪神】压力和灰暗:“我的【逆天邪神】云师弟,我的【逆天邪神】夫君说的【逆天邪神】话,总能让我开心。”

  “……月儿,你这三年受的【逆天邪神】苦,我连去想的【逆天邪神】勇气都没有。我恨神凰帝国,而你,只会比我更恨才对。”云澈问出着心中的【逆天邪神】不解:“为什么在面对愿意接受任何制裁的【逆天邪神】凤横空,你选择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这样一个结果?五百亿的【逆天邪神】赔偿虽大,但对于神凰,或许连轻微的【逆天邪神】伤筋动骨都算不上。”

  “因为,制裁换来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时的【逆天邪神】快意和欢畅,但种下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不甘与仇恨,这些不甘与仇恨会随着历史车轮的【逆天邪神】滚动而延续下去,或许会在某个时代彻底爆发。而相对神凰,我苍风太过势弱,一旦爆发,陷入灾难的【逆天邪神】,必是【逆天邪神】苍风。而宽恕……其实也算不上的【逆天邪神】,毕竟……”苍月莞尔一笑:“夫君和我,可是【逆天邪神】从神凰那里夺到了神凰最最宝贵的【逆天邪神】雪公主!”

  “若能让雪児妹妹嫁给夫君,对苍风国的【逆天邪神】未来而言,要比得到大半个神凰国还要好上无数倍。对于我自己而言,这也是【逆天邪神】最好不过的【逆天邪神】结局了。”

  云澈把手掌轻抚她的【逆天邪神】脸颊,低着声音道:“你现在可是【逆天邪神】一国之帝,居然主动要求把其他女子嫁给我,而且还和你一样是【逆天邪神】正妻……你就不觉得委屈吗?”

  苍月微笑,缓缓摇头:“曾经,我只有在梦里,才能和夫君相聚。如今,连梦中所望都变成现实,我已经比世界人任何一个人都要幸福和满足,又怎么会委屈呢。”

  “雪児妹妹是【逆天邪神】我这辈子见过的【逆天邪神】,最美好的【逆天邪神】女孩子。容颜、性情、出身、地位、玄力,一切都那么的【逆天邪神】完美无瑕。而这世上最美好的【逆天邪神】女孩,当然要属于我的【逆天邪神】夫君。嘻……我真的【逆天邪神】恨不得世上所有最美好的【逆天邪神】东西都属于夫君才好。”

  “月儿……”云澈轻唤一声,一股最温暖的【逆天邪神】气流缓缓逸散在他灵魂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他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都绝不能负了苍月……一丝一毫都不能。

  “夫君……”苍月在他怀中闭上眼眸,轻轻呢喃:“给我一个孩子好不好?等他长大,我就可以把皇位交给他,这样,我就可以常伴夫君身侧,做一个只属于夫君的【逆天邪神】人。”

  云澈轻轻点头,手指缓缓抚摸着她脖颈上的【逆天邪神】雪肌,俯下头来,轻笑着道:“那我们今天就开始努力好不好?”

  苍月虽然闭着眼眸,但雪颜上依然悄悄泛起红霞,螓首更是【逆天邪神】深深埋下,不敢抬起。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发出一声蚊鸣般的【逆天邪神】呻吟:“嗯……”

  ————————————————

  自凤横空离开的【逆天邪神】第二天起,所有留驻在苍风国的【逆天邪神】神凰军便以相当之快的【逆天邪神】速度重整,虽然并没有撤离苍风,但全部撤出了主城范围,并且被下达了绝不可再有任何侵民举动的【逆天邪神】严令。

  神凰国对苍风国的【逆天邪神】入侵,也以这种谁都预料不到的【逆天邪神】方式忽然结束。

  而之后的【逆天邪神】发展,更是【逆天邪神】让整个天玄大陆都陷入了剧烈的【逆天邪神】震荡之中……在凤横空回到神凰之后的【逆天邪神】第五天,便以公开的【逆天邪神】形式,给予了苍风皇室整整五百亿紫玄币的【逆天邪神】赔偿,同时还附送三十吨紫晶,和一万三千套凤凰炎淬炼的【逆天邪神】轻甲与武器。当日下午,数百万神凰军井然有序的【逆天邪神】开始进入苍风国……而这次不是【逆天邪神】入侵,而是【逆天邪神】被遣往苍风国各大城域,协助苍风对战乱中被毁掉的【逆天邪神】城池村镇进行重建重整。

  神凰数个皇子、长老被云澈所杀,凤凰城也被云澈搅的【逆天邪神】天翻地覆的【逆天邪神】消息,也在这段时间内,在七国范围传的【逆天邪神】沸沸扬扬。

  两者结合,再傻的【逆天邪神】人,也能隐约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苍风国虽然依旧一片狼藉,但终于迎来了云开雾散,全国上下一片欢腾。无数的【逆天邪神】苍风国民不再逃亡,而是【逆天邪神】带着痛哭和欢笑奔赴回自己的【逆天邪神】故乡,同时口中高喊着“云澈”的【逆天邪神】名字,因为他们知道,是【逆天邪神】这个人将苍风国从毁灭的【逆天邪神】边缘拯救了回来。

  苍风国之外,其他六国则毫无疑问处在剧烈到极点的【逆天邪神】震惊与震荡之中。

  若神凰仅仅是【逆天邪神】退兵也就罢了,但神凰不仅仅是【逆天邪神】退兵,还天价赔偿,并且出动了近七成神凰军来协助苍风重整……

  神凰会做到这一步的【逆天邪神】原因,让他们纵然往最浅处想都不寒而栗。沧澜、黑煞、葵水、伽罗、天香五国国君这些天都是【逆天邪神】夜不能寐,食不能咽……毕竟,苍风遭遇神凰之难的【逆天邪神】这三年,面对苍风皇室一次次低声下气,近乎哀求的【逆天邪神】求援,他们全部选择了无视,甚至当面将求救书函撕得粉碎。

  能将神凰帝国逼到这种地步,要报复他们,那还不跟玩似的【逆天邪神】。

  尤其是【逆天邪神】云澈那刚硬狠厉到极点的【逆天邪神】个性与手段……三年前的【逆天邪神】七国排位战,这五国国君可都是【逆天邪神】亲眼见识过!

  摆脱了阴影的【逆天邪神】苍风国开始恢复生机,而苍月也自然忙碌不堪。白天要操持国事,晚上还要服侍云澈。倒是【逆天邪神】云澈格外清闲,每天清晨都会固定的【逆天邪神】去苍万壑坟陵前陪伴凤雪児……为了赎还凤横空的【逆天邪神】罪过,凤雪児还是【逆天邪神】坚持要在苍万壑前跪上十天十夜,云澈和苍月也只好顺从于她。其他时间,云澈则主要往返于苍风皇城和流云城之间。

  十天之后。

  清晨时分,天已大亮。苍月已经醒来,她娇软的【逆天邪神】玉体依然紧紧的【逆天邪神】缠绕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不愿起床。锦被边缘露出的【逆天邪神】雪臂宛如玉瓷,白的【逆天邪神】晃眼。

  “女皇陛下,葵水国君炔万里求见……炔万里五更天便已在殿外,一直候到现在。”

  纱帐之外传来苍月贴身宫女恭敬的【逆天邪神】通报声。苍月半眯着眼,**玉体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怀中轻轻摩擦,慵懒的【逆天邪神】道:“知道了,让他再候上半个时辰。”

  “是【逆天邪神】。”

  宫女离去,苍月睁开眼睛,将锦被掀开,顿时,大片的【逆天邪神】雪肌玉肤裸呈在云澈的【逆天邪神】眼前,云澈一伸手,将她重新拉回到自己怀中:“去见他干嘛,让他把国礼放下,然后滚蛋就是【逆天邪神】了。”

  苍月轻笑着摇头:“好了夫君,你也该起床了。雪児妹妹已经在父皇陵前跪满十天十夜了,你今天再不把她带回来,我都要心疼死了。”

  苍月简单的【逆天邪神】披上凤纱,然后跪在床上,以一双纤细如缎的【逆天邪神】玉手为云澈穿戴好衣装,理好头发,这才为自己穿上凤袍凤冠,脚步匆匆的【逆天邪神】去亲自为云澈准备餐点。

  离开皇宫,云澈全速飞行,一直来到城北区域。在苍万壑的【逆天邪神】陵前,云澈一眼看到了那个安静跪在那里的【逆天邪神】少女。她螓首垂下,双手合在胸前,白雪一般的【逆天邪神】脸颊安静而虔诚。朝露打湿着她的【逆天邪神】长发和群裳,纤柔、孤单的【逆天邪神】身影,让人仅仅看一眼,便会久久的【逆天邪神】心疼。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