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27章 神女之跪

第727章 神女之跪

  “就在一个月前,所有的【逆天邪神】紫晶矿都已采集完毕,并用数百个空间戒指隐秘带回了凤凰城,藏匿于禁地之中,待一切尘埃落定,就可以开始提炼。中文『网Ω.ん那二十万军依然留在那里,并且持续和以往相同的【逆天邪神】举动,是【逆天邪神】为了继续迷惑四大圣地,并牵制住他们的【逆天邪神】注意力。”凤横空没有避讳的【逆天邪神】说道。他很早就有一个感觉,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神,似乎能看破任何谎言。

  “是【逆天邪神】么?那真是【逆天邪神】恭贺你们这出劳心劳力的【逆天邪神】‘大计’顺风顺水的【逆天邪神】圆满完成了!”云澈冷笑一声道。

  “哼,朕既然敢说出来,自然早有觉悟。待我宗将紫脉神晶提炼完毕,自会奉送苍风皇室十斤!”凤横空冷冷的【逆天邪神】道。对于苍风小国而言,别说十斤紫脉神晶,只怕历届帝皇估计连见都没有见过真正的【逆天邪神】紫脉神晶。紫脉天晶便已是【逆天邪神】至高圣物。

  “十斤?哈哈哈哈!”云澈大笑了起来:“这些本就是【逆天邪神】属于我们苍风国的【逆天邪神】东西,凤凰宗主居然返还十斤之巨,还真是【逆天邪神】大方啊。”

  “你……”凤横空满脸怒色,刚要回击,但碰触到凤雪児的【逆天邪神】目光,即将出口的【逆天邪神】话被他硬生生吞下,他憋着气,低沉的【逆天邪神】道:“十五斤……这已是【逆天邪神】朕的【逆天邪神】极限。”

  “不用了,我不稀罕,你们还是【逆天邪神】留着自己享用吧!”

  云澈的【逆天邪神】不屑清晰的【逆天邪神】写在脸上,对于凤横空口中的【逆天邪神】“紫脉神晶”,分明没有一丝垂涎的【逆天邪神】色彩,所说出的【逆天邪神】话,也半点没有开玩笑的【逆天邪神】样子。这让凤横空顿时怔住……紫脉神晶是【逆天邪神】天玄大6最高等、最神圣的【逆天邪神】存在,是【逆天邪神】所有玄者梦寐以求的【逆天邪神】圣物。他在说出真相时,就已经做好了被云澈“敲诈”的【逆天邪神】觉悟,绝没想到,竟有人可以如此淡视紫脉神晶的【逆天邪神】诱惑。

  “不过我要奉劝凤凰宗主一句……可要小心在知道这些紫晶矿的【逆天邪神】人中,出现第二个‘凤非烟’!”云澈不无嘲讽的【逆天邪神】道。

  “朕不会愚蠢到允许这种事生第二次,不牢你费心。”凤横空冷声道,显然,他对此事极有信心,宗中知道这些紫晶矿存在的【逆天邪神】人,都是【逆天邪神】真正的【逆天邪神】“心腹”之人。而且除了他自己、凤熙铭、凤天威这类宗主血脉,其他知道紫晶矿存在的【逆天邪神】人,相关记忆都和凤虎威一样被设下囚笼。无法用任何方式说出写出传出,若遭遇搜魂。这部分记忆会直接溃散。

  也正是【逆天邪神】因为凤非烟的【逆天邪神】教训,凤凰神宗选择采取了这种极端的【逆天邪神】手段。

  “朕也有一件事要提醒你。”凤横空继续道:“流云城之事之所以如此顺利,要多亏一个叫焚绝尘的【逆天邪神】怪人。他可是【逆天邪神】为我们吸引了九成以上的【逆天邪神】注意力!而据说,他之所以出现在流云城,就是【逆天邪神】为了杀你!如今你还活着的【逆天邪神】消息,他一定已经知道了,到时候,你可别栽了!”

  云澈:“……”

  “啊?要杀云哥哥?”凤雪児被吓了一跳,但马上又安慰着笑道:“没关系,云哥哥那么厉害,一定不会有危险的【逆天邪神】。雪児也会很认真的【逆天邪神】保护云哥哥的【逆天邪神】。”

  “雪児,你……唉。”凤横空抽了抽眉角,郁闷不已。

  在之前凤雪児刚刚出现时,茉莉就第一时间告诉云澈如今凤雪児的【逆天邪神】玄力竟已是【逆天邪神】高达君玄境八级,连凤天威都远远过。若真有凤雪児在身侧保护,焚绝尘想要杀他,那基本就是【逆天邪神】天方夜谭了。

  ——————————————

  云澈这些天在神凰国掀起的【逆天邪神】风雨,早已传至苍风皇城。昨日云澈传音将在今日傍晚与凤横空、雪公主一起回来时,苍月激动的【逆天邪神】一夜未眠,今日晌午刚过,她便已等候在帝王大殿。

  虽然她对云澈有着无比的【逆天邪神】信心信任,但云澈在神凰帝国的【逆天邪神】这些天,她无时无刻不在担忧着。

  云澈能平安归来,便是【逆天邪神】她最大的【逆天邪神】渴望。相比之下,结果,反而不是【逆天邪神】那么的【逆天邪神】重要。

  天下暗下,黄昏已至。如赤色火焰般的【逆天邪神】巨大玄舟出现在了苍风皇城的【逆天邪神】上空,引来满城哗然。凤神舟在皇宫正上停止,缓缓落下,由于太过庞大,并未落地,而是【逆天邪神】浮于半空,周身荡动的【逆天邪神】玄气带起一股股如暴风般的【逆天邪神】热浪。

  “那就是【逆天邪神】……凤神舟?”陪同苍月赶来的【逆天邪神】秦无伤看着空中释放着遮天威压和灼热气息的【逆天邪神】庞然大物,满脸惊然。苍风国的【逆天邪神】玄舟本就极少,而如此气势的【逆天邪神】玄舟,他更是【逆天邪神】平生仅见。

  “没错。”东方休缓缓点头:“我当年随同先帝参加七国排位战时,曾有幸见过一次。”

  “陛下说云澈与凤横空,以及传说中的【逆天邪神】雪公主一起乘坐凤神舟到来,而且没有第四个人……究竟是【逆天邪神】真是【逆天邪神】假?”秦无伤低声道,满脸不敢相信的【逆天邪神】神情。这些天从神凰那边传来的【逆天邪神】消息:云澈大闹凤凰城,毁凤神像,杀了好几个皇子,与凤凰神宗无疑结下不共戴天的【逆天邪神】血仇,已是【逆天邪神】不死不休……昨日却突然传音苍月这样的【逆天邪神】消息。

  虽是【逆天邪神】云澈亲口所传,苍月亲口所述,但几乎任何人都不敢相信凤横空会只带雪公主随云澈到来。他可是【逆天邪神】神凰之帝,凤凰宗主,天玄七国最尊贵无双的【逆天邪神】存在,就算是【逆天邪神】前往最弱,且被灾难笼罩的【逆天邪神】苍风,也不应该是【逆天邪神】如此孤身。

  “师父和我说过凤神舟的【逆天邪神】样子,一定不会错的【逆天邪神】!姐夫!”夏元霸满脸的【逆天邪神】激动,看着已经停止的【逆天邪神】凤神舟,便要冲过去。

  天下第一一把拉住他:“先不要过去,以免生意外。”

  “不错……元霸,传闻凤横空的【逆天邪神】玄力高至霸玄境巅峰,如果生什么意外,也只有你能保护好女皇陛下。”秦无伤低声提醒道。

  “我知道了。”夏元霸点头,跟在夏倾月身后不到十步的【逆天邪神】距离,没有再贸然行动。

  凤神舟的【逆天邪神】舟门打开,云澈第一个从里面走出,然后缓缓落下。看到云澈安然无恙,苍月的【逆天邪神】明眸中闪耀起无限的【逆天邪神】欣喜,顾不得场合,更顾不得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份,凤衣飘飘的【逆天邪神】迎了上来:“夫君,你回来了。”

  “嗯。”云澈牵住苍月的【逆天邪神】手,然后侧过身来:“我在传音中说的【逆天邪神】‘贵客’,也已经到了。”

  没有关闭的【逆天邪神】舟门之下,现出了一个全身赤衣的【逆天邪神】男子身影。凤横空出了舟门,没有马上落下,平淡的【逆天邪神】目光扫了一眼四方,嗅到了空气中萧索与硝烟的【逆天邪神】味道。

  他的【逆天邪神】帝王威仪与磅礴气势对云澈无效,但绝不代表影响不到他人。在他身影现出的【逆天邪神】那一刻,所有人目光都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落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身上,却又绝不敢碰触他的【逆天邪神】眼睛,呼吸、心跳都在刹那间停止,胸口、灵魂之上都如同被压上了一块铁板,在压抑中战栗。

  “神凰……之帝!”不需要云澈来说明,这股沉重、威凌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气势,已让所有人都瞬间确定了他的【逆天邪神】身份。然的【逆天邪神】玄力,然的【逆天邪神】地位,然的【逆天邪神】身份……在这赤衣男子的【逆天邪神】目光与威压之下,就连东方休这等处在苍风国最顶尖层面的【逆天邪神】人物,都有了一种强烈的【逆天邪神】卑微感。

  “元霸,随时保持警惕。”东方休低声道。身为苍风玄府的【逆天邪神】府主,却清晰的【逆天邪神】感觉到自己在这神凰之帝、凤凰宗主的【逆天邪神】面前,根本就如蝼蚁般渺小。

  他们都不清楚神凰那边到底生了何事,更不清楚凤横空到来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又是【逆天邪神】什么,所以每一个人都是【逆天邪神】全身神经绷紧,后背冷汗淋淋。

  “他就神凰之帝凤横空。”云澈向苍月道:“不用担心,他这次是【逆天邪神】以罪人之身而来,不会做任何不利于我们的【逆天邪神】事。”

  凤横空的【逆天邪神】身体从空中沉下,落在了云澈和苍月面前。从他现身的【逆天邪神】那一刻,苍月脸上的【逆天邪神】笑便已完全凝固,被云澈握在掌心的【逆天邪神】手也猝然收紧。她在极力的【逆天邪神】克制……再克制……但身体依然忍不住隐隐抖,美眸之中,是【逆天邪神】深到刻骨锥魂的【逆天邪神】恨意。

  是【逆天邪神】他,害死了她的【逆天邪神】父亲!践踏了她的【逆天邪神】国土和国民……让整个苍风,陷入了地狱般的【逆天邪神】三年!也让她,苦苦支撑了噩梦般的【逆天邪神】三年!

  她虽然恨盈乾坤,但对面是【逆天邪神】太过强大的【逆天邪神】神凰,她从未奢望过可以报仇,甚至没想过自己会见到凤横空,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竟能直接面对这一切的【逆天邪神】罪魁祸……

  苍月的【逆天邪神】小手快的【逆天邪神】变冷,身体的【逆天邪神】战栗和气息的【逆天邪神】颤荡更是【逆天邪神】清晰的【逆天邪神】传到云澈身上。云澈将她的【逆天邪神】手握的【逆天邪神】更紧,告诉着她自己就在她的【逆天邪神】身边。

  面对在情绪失控下久久失声的【逆天邪神】苍月,凤横空亦没有开口,气势上更没有自弱半分。云澈淡淡的【逆天邪神】道:“凤横空,这里便是【逆天邪神】苍风国的【逆天邪神】皇宫!你面前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苍风国的【逆天邪神】现任国君!你不会忘了自己是【逆天邪神】来这里做什么的【逆天邪神】吧?”

  “哼!”凤横空轻哼一声:“朕人已至此,身边连一个护卫长老都没有,难道你还会大方的【逆天邪神】给朕退路不成?苍月女皇,朕自知这三年让你苍风国蒙受大难,举国大乱,全苍风上下定然对朕恨之入骨。你父皇也是【逆天邪神】朕亲口下令所刺!你现在要朕如何赎罪,尽可开口,朕绝不皱半点眉头!!”

  凤横空虽已清楚的【逆天邪神】自喊赎罪而来,但言语、姿态间的【逆天邪神】气势却是【逆天邪神】强势无比。他毕竟是【逆天邪神】神凰之帝,而苍风国对他,甚至对神凰国一个最普通的【逆天邪神】贫民而言,都是【逆天邪神】卑微之地,自千年前苍风建国至今都是【逆天邪神】如此。他可以认栽,可以赎罪,但不会气弱!因为事情到如今这一步,只因云澈,而不是【逆天邪神】苍风皇室!

  “神凰皇帝……凤凰宗主……凤横空……”苍月的【逆天邪神】脸色除了有些稍微泛白,但表情与声音总算保持着足够的【逆天邪神】平静和帝王威仪,只是【逆天邪神】美眸中闪动的【逆天邪神】恨意却是【逆天邪神】无论如何都无法压下:“我苍风皇室千年之中,对你神凰素来敬重有加,你却竟如此残害我苍风……我要你先给我,给我苍风一个理由!!”

  凤横空侧过目光,全然一副不予回应的【逆天邪神】姿态。

  “他就是【逆天邪神】……神凰的【逆天邪神】……狗皇帝!”人群之后,苍风军总统领封云烈手抓刀柄,面色通红而狰狞,冲顶的【逆天邪神】怒气和怨恨让他脸上的【逆天邪神】十几道伤口都几乎要爆开……因为这个人,多少的【逆天邪神】兄弟血洒战场!!

  “不要冲动。他不但是【逆天邪神】神凰的【逆天邪神】皇帝,还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宗主,一万个你上去,都别想伤到他半根头。”秦无伤侧目道。

  “锵”的【逆天邪神】一声轻响,钢刀被封云烈拔出三寸,他盯着凤横空,咬着牙,恶狠狠的【逆天邪神】道:“我以前做梦最常梦到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见到了这个狗皇帝,然后亲手将他砍成一千八百块!现在这狗皇帝就在眼前,就算他再厉害一万倍,我……我……我……我了个……乖乖……”

  封云烈如同被一口大锤忽然轰在了脑门上,原本斥满仇恨的【逆天邪神】表情,还有看向前方的【逆天邪神】目光都一点点变得呆滞,就连口中的【逆天邪神】声音,也逐渐飘忽的【逆天邪神】如梦呓一般。

  不仅仅是【逆天邪神】封云烈,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神情、目光,都在这一刻忽然变得一片呆滞朦胧。

  因为他们的【逆天邪神】视线之中,忽然出现了一副美若梦幻的【逆天邪神】风景。

  一身赤衣的【逆天邪神】少女从凤神舟上缓缓而落,她凤衣上的【逆天邪神】赤色比凤横空的【逆天邪神】还要浓郁,金色比凤横空的【逆天邪神】还要尊贵灼目。众人的【逆天邪神】视线在看向她时,心魂刹那间翻腾起惊涛骇浪般的【逆天邪神】激荡。因为,那是【逆天邪神】一副美到无法形容与修饰的【逆天邪神】容颜与神韵,目光的【逆天邪神】刹那碰触,整个人就仿佛一下子坠入了虚幻的【逆天邪神】梦境之中,在目睹着一个从虚幻中走出的【逆天邪神】少女……

  凤雪児轻轻落下,缓缓走来。以往,她偶尔在宗中出现,也都是【逆天邪神】头戴凤玉琉璃,不露容颜。而今天,她是【逆天邪神】带着一颗纯净、歉疚、真诚的【逆天邪神】心为了赎罪而来,也卸掉了自己一直以来的【逆天邪神】遮掩。

  与凤雪児正面相对的【逆天邪神】苍月同样彻底怔然。眼前的【逆天邪神】女孩,美的【逆天邪神】就如从天阙中走出的【逆天邪神】神女,让人根本不敢相信她竟会出现在凡间。同为女子,在看着凤雪児时,整个灵魂、意志、信念,却同样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迷失其中,就连方才对凤横空时爆的【逆天邪神】彻骨恨意都彻底遗忘。

  “这世上,竟有能在容颜上……过夏倾月的【逆天邪神】人……”苍月失神的【逆天邪神】低喃,几乎忘记了凤横空的【逆天邪神】存在。

  苍月在看着凤雪児时,凤雪児同样在打量着她,更从她的【逆天邪神】动作上,看到了她对云澈的【逆天邪神】依恋。她走到凤横空身侧停住脚步,轻轻的【逆天邪神】道:“神凰皇女凤雪児,见过苍月女皇……”

  仙音轻柔如风,拂过心间,让所有人几乎感觉到心灵都在被净化。凤雪児螓微垂,双膝缓缓的【逆天邪神】曲下……

  “雪児……你做什么!!”凤雪児的【逆天邪神】举动,让凤横空大惊失色,口中一声大吼,手掌更是【逆天邪神】闪电般的【逆天邪神】伸出,抓在了凤雪児的【逆天邪神】肩膀上。

  但,凤魂觉醒后的【逆天邪神】凤雪児拥有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连凤天威都可以碾压的【逆天邪神】玄力,又岂是【逆天邪神】凤横空的【逆天邪神】力量所能阻止。在凤横空释放到最大的【逆天邪神】瞳孔中,凤雪児面对着苍月,双膝触地,正正的【逆天邪神】跪在了那里。

  “雪児!你在做什么!你快起来……起来!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有资格让你跪下!!雪児!!”凤横空拽着凤雪児的【逆天邪神】手臂想要将她拉起,但任凭他用尽全力,喉咙中的【逆天邪神】声音已几尽嘶哑,却连让凤雪児的【逆天邪神】身躯稍稍晃动都做不到。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有资格让你跪下”,凤横空的【逆天邪神】这句话没有半点的【逆天邪神】夸大。因为她不但是【逆天邪神】神凰帝国、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唯一公主,更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未来的【逆天邪神】“神”!亦是【逆天邪神】在整个天玄大6唯一一个得到完整神灵传承,拥有最尊贵血脉,最接近于“神”的【逆天邪神】人!

  待她完全成长,力量之上将越圣帝、海皇、天君、剑主这等冠绝天下的【逆天邪神】圣地之主。她所拥有的【逆天邪神】神灵血脉,更是【逆天邪神】其他人用再久的【逆天邪神】努力、再雄厚的【逆天邪神】资源都无法得到。

  所以,凤神消逝之后,天玄大6之上,真的【逆天邪神】没有了比她还要尊贵的【逆天邪神】存在。

  凤横空身为神凰之帝,他的【逆天邪神】十四个儿子每日都需向他跪安。但这么多年,他从未让凤雪児在他面前跪过,就算是【逆天邪神】凤雪児自己想,他也不会允许,甚至可以说不敢接受。

  但现在,她却跪下了……在苍风国这一个卑微小国的【逆天邪神】皇帝面前。

  苍风皇帝……一直以来,纵然是【逆天邪神】一个最低等的【逆天邪神】凤凰弟子都只会斜眼轻视,甚至不屑一顾。

  她的【逆天邪神】跪地已成事实,凤横空无法阻止,连让她站起都无法做到。长久的【逆天邪神】惶然失措之后,他一声悲叹……凤雪児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第二凤神,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血脉与身份的【逆天邪神】尊贵,但她依然在一个小小苍风国的【逆天邪神】皇帝面前下跪……为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给他这个父亲赎罪!

  之前的【逆天邪神】威凌气势完全溃散,凤横空的【逆天邪神】面容在抽动……自己所造下的【逆天邪神】血债与罪孽,最终却要凤雪児与他一起承担与赎还,深深的【逆天邪神】痛悔,让这个不可一世了百年的【逆天邪神】帝王恨不能抱头大哭一场。

  砰!!

  凤横空的【逆天邪神】双膝狠狠的【逆天邪神】撞在了地上……一生只跪过凤神,只跪过亲生父母的【逆天邪神】他,在这一刻,重重的【逆天邪神】跪在了苍月的【逆天邪神】面前。面对凤雪児代他赎罪的【逆天邪神】屈膝,他又怎配再去支撑他的【逆天邪神】帝王尊严。

  “神凰皇帝凤横空,为一己私欲,一意孤行,不择手段,让苍风生灵涂炭,血流成河,罪恶滔天,人神共愤,不可饶恕……今只求苍风皇帝降罪,苍风纵要取我之命,亦无悔无怨!”

  凤横空低着头,一字一字说着这辈子他从曾想过自己会说出的【逆天邪神】话。

  整个苍风皇宫一片死寂,落针可闻。夏元霸、东方休、秦无伤、封云烈等人全部惊呆在了那里,大脑彻底当机,久久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逆天邪神】画面和听到的【逆天邪神】声音。

  苍月也呆在那里,一时间不知所措。云澈向凤雪児伸出手,但脚步迈出一步,又缓缓的【逆天邪神】退了回去……他知道,这样做,太委屈了凤雪児,就像凤横空所喊出的【逆天邪神】那样,这世上,没有人有资格让她跪拜,连身为凤雪児父亲的【逆天邪神】凤横空都没有。

  但或许这样,可以让凤雪児心里好受一些。

  她的【逆天邪神】心灵太过纯净和善良,在她知道一切的【逆天邪神】真相后,凤横空身上所背负的【逆天邪神】累累罪恶和血债,沉甸甸的【逆天邪神】压在了她的【逆天邪神】心灵之上。在凤神舟上的【逆天邪神】两天一夜,他在凤雪児身上,一直隐隐的【逆天邪神】感觉到一种被罪恶和歉疚压抑的【逆天邪神】气息。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