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26章 真正缘由

第726章 真正缘由

  黑月商会,第七层。

  “主人,方才从凤凰城飞走的【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凤神舟,经多次查探,已确认凤神舟上只有三人……云澈,凤横空,还有雪公主凤雪児。所飞行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苍风国方向。若确是【逆天邪神】去往苍风,那么明日黄昏之前,便可到苍风皇城。”

  “……可查明到底发生了何事?”紫极沉眉道。

  “凤天威在侧,我们未敢靠近。但不出明日便可知晓。”

  紫极久久沉吟,缓缓道:“还真是【逆天邪神】一波三折。”

  这件事的【逆天邪神】发展,可以说每一步都完全偏离了他的【逆天邪神】预料。这对向来都是【逆天邪神】洞悉全局的【逆天邪神】他而言,无疑是【逆天邪神】一次颇为沉重的【逆天邪神】打击。

  “主人,属下还有一事禀报。我们百年前混入幻妖界的【逆天邪神】那十一人,继之前的【逆天邪神】八人之后,最后三个魂印,也全部消失……就在一刻钟之前。很可能,是【逆天邪神】身份暴露,然后遭遇搜魂,最终被全部拔除。”

  “……”紫极沉默不语。

  “主人,此事其实并不需太过介怀。百年前,我们混入妖皇界的【逆天邪神】人只带了七颗传音石,一年前传来的【逆天邪神】那次消息刚好是【逆天邪神】第七次,也就是【逆天邪神】说七颗传音石已全部用尽。他们就算全部存活,也已无法传回消息,虽死,但已完整完成使命。”

  他口中的【逆天邪神】“传音石”,自然绝非是【逆天邪神】普通的【逆天邪神】传音石,而是【逆天邪神】能跨越百万里,从幻妖界传音回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特殊传音石。这种特殊传音石纵观整个天玄大陆,也唯有底蕴深厚无比的【逆天邪神】四大圣地才会拥有,而且数量稀少至极。

  “……先前一直安然无恙,却在近期被接连拔除,看来,幻妖界那边发生了大事。”紫极缓缓的【逆天邪神】说道:“不过,我更在意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他们的【逆天邪神】暴露与生死,而是【逆天邪神】他们在一年前最后传回来的【逆天邪神】那个消息。”

  “一年前?”

  “那个消息简单描述了妖皇城十二守护家族的【逆天邪神】现状,在提到云家时,提到过残废的【逆天邪神】云轻鸿收了一个名为‘云澈’的【逆天邪神】义子……”

  紫极的【逆天邪神】话,在这里顿住,他身侧的【逆天邪神】蓝衣人顿时一皱眉,疑惑道:“莫非主人认为他和云澈有什么联系?这应该只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名字相同吧,毕竟……”

  “当时,这件事我完全没往心里去,但是【逆天邪神】……”

  紫极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脑中浮现起玄影石中,那个在黎明暗色下张开的【逆天邪神】双翼……还有双翼之下卷动的【逆天邪神】青色暴风。

  以及……活着回来的【逆天邪神】云澈。

  “主人,难道说……”

  紫极微微摇头,未置可否,而是【逆天邪神】语气一变,意味幽沉的【逆天邪神】道:“百年前,在攻入妖皇城时,趁乱派人混入其中的【逆天邪神】,可不仅仅只有我们……还有天威剑域。不知道他们是【逆天邪神】否也已经用尽了传音石……”

  ——————————————————

  凤神舟,凤凰神宗最高等的【逆天邪神】玄舟,亦是【逆天邪神】整个神凰国标志性的【逆天邪神】存在。它所飞行之处,必是【逆天邪神】帝王亲临。

  随着夜幕沉下,凤神舟已是【逆天邪神】临近神凰边境,它所飞过的【逆天邪神】地方,神凰国民无不是【逆天邪神】遥遥而拜。

  偌大的【逆天邪神】凤神舟上只有三个人。云澈、凤雪児,还有脸色各种变幻的【逆天邪神】凤横空。

  “父皇说,以风神舟的【逆天邪神】速度,明天这个时候,应该就可以到苍风皇城了。”凤雪児坐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边,与他靠的【逆天邪神】很近,说话的【逆天邪神】时候,她的【逆天邪神】脸色泛红,明显在兴奋着。毕竟,这是【逆天邪神】她出生以来,第一次离开神凰国。她在很小的【逆天邪神】时候,就已经在憧憬着这一天。

  看着凤雪児毫不避讳,甚至可以说格外自然的【逆天邪神】把身体靠向云澈,眼眸之中更满是【逆天邪神】亲昵,凤横空脸色抽搐,却只能默默的【逆天邪神】叹一口闷气……在凤神舟的【逆天邪神】这几个时辰,他已是【逆天邪神】不知默默叹息过多少次。

  他自认一直把凤雪児保护到了极致,连她的【逆天邪神】亲生兄长们都难以靠近到三步之内,别说外人,就连宗中弟子能偶尔看到凤雪児一次都是【逆天邪神】天大的【逆天邪神】幸运。

  怎么就……

  凤横空伸手抓着自己的【逆天邪神】头顶,收紧的【逆天邪神】五指恨不能把满头的【逆天邪神】头发给揪下来……他宁愿云澈把凤凰神宗祸害的【逆天邪神】支离破碎,也绝不愿他祸害凤雪児。

  “凤赤火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你杀的【逆天邪神】?”抓着头皮的【逆天邪神】凤横空忽然冷不丁的【逆天邪神】说道。

  “是【逆天邪神】。”云澈也没半点停顿的【逆天邪神】回答。

  “呼!”凤横空没有再说下去,因为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没用了。他现在只盼望凤雪児对云澈的【逆天邪神】感情还不至于到他不敢想的【逆天邪神】那个程度。

  “我也想问你一个问题。”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锁定了凤横空:“你下令入侵我苍风的【逆天邪神】真正目的【逆天邪神】……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

  凤横空全身一僵,没有说话。

  “父皇,雪児也想知道为什么。”凤雪児轻轻的【逆天邪神】道:“因为我知道父皇绝对不是【逆天邪神】残忍无情的【逆天邪神】人,父皇会做出三年前的【逆天邪神】那个决定,一定……一定是【逆天邪神】有什么非常特殊的【逆天邪神】原因或理由。可以……告诉我和云哥哥吗?或许在知道了理由之后,云哥哥对父皇的【逆天邪神】怪罪……会小那么一点点。”

  凤横空的【逆天邪神】手缓缓的【逆天邪神】放下,凤雪児的【逆天邪神】软语相问,他没有力量去拒绝,再想到云澈分明知晓凤神已逝的【逆天邪神】真相……凤横空缓缓的【逆天邪神】叹息一声,道:“四年前,我宗灵坤殿在开始筹备太古玄舟即将现身一事时,偶然探知到,在苍风国境的【逆天邪神】极东,传来微弱的【逆天邪神】紫晶矿藏反应。而隔着如此遥远的【逆天邪神】距离竟会传来紫晶反应,历史上从未有过,于是【逆天邪神】便派一名灵坤殿的【逆天邪神】护法秘密前往查探,发现在一个名为流云城的【逆天邪神】小城东部,发现了一个潜藏在极深地下的【逆天邪神】巨大,而且能量层面惊人的【逆天邪神】紫晶矿……若是【逆天邪神】将这些紫晶矿全部开采提炼,可以得到足足百斤的【逆天邪神】紫脉……”

  “神晶!”

  “啊!”凤雪児惊呼出声。百斤的【逆天邪神】紫脉天晶,都是【逆天邪神】一个足以惊破天的【逆天邪神】概念……何况紫脉神晶!!

  百斤紫脉神晶,纵然对于四大圣地,都是【逆天邪神】一笔无比巨大的【逆天邪神】资源!

  要知道,一个圣地想要积累百斤紫脉神晶,需要至少五百年的【逆天邪神】时间!凤凰神宗若是【逆天邪神】完整得到这些紫脉神晶,等同于一下子拥有了圣地这等存在都要积累五百多年的【逆天邪神】资源!

  这样的【逆天邪神】诱惑,足以让凤凰神宗……足以让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任何势力为之不惜代价,不择手段!

  “原来……如此!!”云澈抬起头,凤横空的【逆天邪神】这番话,让他几乎一下子解了心中先前所有的【逆天邪神】疑惑。

  “云哥哥,你已经知道了吗?”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凤雪児疑惑的【逆天邪神】看向他。

  “差不多吧。”云澈站起身来,拧紧眉头,盯着凤横空道:“让你父皇来说吧。”

  凤横空微微闭目,直接讲述道:“当年,在先祖凤神消逝之后,知晓此事的【逆天邪神】我们便有了很强的【逆天邪神】危机意识。因为这件事一旦传出,凤凰神宗就必定会遭到四大圣地的【逆天邪神】压制……甚至有可能会是【逆天邪神】灭顶之难。所以,在死守凤神已逝这个秘密的【逆天邪神】同时,我们一直在苦寻着万一秘密泄露,也可以保全全宗……至少能保全雪児的【逆天邪神】方法。”

  “而这个巨大紫晶矿的【逆天邪神】发现,让朕和父皇欣喜若狂。若真能得到百斤紫脉神晶,定能在短时间内催生出大量绝顶强者,也从而多一层更深厚的【逆天邪神】保障。”

  “就是【逆天邪神】……这个原因?就是【逆天邪神】为了得到苍风国的【逆天邪神】那个紫晶矿?”凤雪児迷惑、不解的【逆天邪神】摇头:“可是【逆天邪神】,这和父皇下令侵占苍风国有什么关系……还是【逆天邪神】那么残忍的【逆天邪神】方式!?”

  “当然是【逆天邪神】为了暗度陈仓,不被四大圣地的【逆天邪神】人察觉。”云澈开口道,眼眸深处却是【逆天邪神】淡淡的【逆天邪神】嘲弄:“四大圣地随时都有人暗中监测着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动向。而这个紫晶矿的【逆天邪神】存在,只能让宗中少数的【逆天邪神】核心人物知道,若这些核心人物,自然又是【逆天邪神】四大圣地监视的【逆天邪神】重心,就算行动的【逆天邪神】再隐秘,也有被发觉的【逆天邪神】巨大风险,到时候,那个紫晶矿也会随之暴露,一旦暴露,可就不属于凤凰神宗了。”

  “所以,你下令对苍风发起战争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为了掩饰和转移他人的【逆天邪神】视线!而且为了将掩饰的【逆天邪神】效果释放到最大,不惜屠民焚城,表现出急欲在最短时间内拿下苍风,一副因我在七国排位战让你们大失颜面从而泄愤的【逆天邪神】姿态!”

  “是【逆天邪神】。”凤横空面无表情的【逆天邪神】点头。

  “就为了百斤紫脉神晶?呵……”看着凤横空的【逆天邪神】样子,云澈冷笑:“看你的【逆天邪神】样子,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从来都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错?”

  “对苍风国而言,朕确该遭天谴。但朕是【逆天邪神】神凰之帝,是【逆天邪神】凤凰宗主!”凤横空抬头和云澈对视:“这百斤紫脉神晶,对他人而言,只是【逆天邪神】一笔庞大的【逆天邪神】资源,但对已经没有了先祖凤神的【逆天邪神】我们而言,却是【逆天邪神】一根救命稻草!今天之果,的【逆天邪神】确让朕后悔……但朕的【逆天邪神】决定,没有错!”

  “天真!你难道真的【逆天邪神】以为百斤紫脉神晶,就能在凤神已死的【逆天邪神】事泄露后保住你们凤凰神宗吗?”云澈冷冷的【逆天邪神】道。

  “……至少能让我们多一分保护雪児的【逆天邪神】力量!只要能保雪児百年,哪怕我全宗彻底凋零,也有无尽的【逆天邪神】希望!”凤横空低吼道。

  “父皇,你不要再说了!”看到云澈和凤横空再次针锋相对,凤雪児慌忙站在两人中间:“父皇,无论出于什么原因,让那么多无辜的【逆天邪神】人丧生,又让那么多无辜的【逆天邪神】人陷于水火,都是【逆天邪神】天大的【逆天邪神】错。雪児的【逆天邪神】凤魂在云哥哥的【逆天邪神】帮助下觉醒,已经可以守护我们凤凰神宗,父皇不需要再为雪児劳神忧心。雪児现在只求能和父皇一起赎清犯下的【逆天邪神】罪过,可以得到苍风,还有凤神大人在天之灵的【逆天邪神】原谅。”

  “雪児……”凤横空看着自己的【逆天邪神】女儿,眼神逐渐朦胧。

  “说起来,当年你让凤熙辰亲自前往苍风皇城,送七国排位战请柬只是【逆天邪神】幌子,真正目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以神凰皇子身份,借助我血脉的【逆天邪神】事来挑起争端,从而制造发起战争的【逆天邪神】借口吧?”云澈斜目道。

  “是【逆天邪神】。”凤横空没有否认。

  云澈继续道:“在战争持续了两年多,四大圣地的【逆天邪神】关注越来越淡后,你们便开始准备攫取紫晶矿。但在取矿时,即使在极深的【逆天邪神】地下,也必然会造成巨大的【逆天邪神】声响。所以,调往流云城的【逆天邪神】二十万军,每日轰击地面,摆出将那里当成练兵之地的【逆天邪神】样子,便是【逆天邪神】掩饰这一切的【逆天邪神】幌子。”

  “……你说的【逆天邪神】没错。”凤横空深深的【逆天邪神】看了他一眼。他之前只是【逆天邪神】说了紫晶矿藏的【逆天邪神】存在,云澈居然便把一切的【逆天邪神】缘由过程手段洞悉的【逆天邪神】如此透彻……心思何等恐怖。

  “那你们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现在已经达成了几成?”云澈冷淡的【逆天邪神】问道。他全然没有想到,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逆天邪神】流云城区域,居然隐藏了一个让凤凰神宗不惜耗费巨大代价、心里也要得到的【逆天邪神】紫晶矿藏。

  流云城周边区域空旷贫瘠,只生存一些最为低等的【逆天邪神】玄兽。在这之前,即使是【逆天邪神】有人告诉他那里隐藏着一个巨大到可以提炼百斤紫脉神晶的【逆天邪神】矿藏,他都不会相信。

  “十成。”

  “十成!?”凤横空的【逆天邪神】话让云澈猛的【逆天邪神】沉眉。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