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22章 残酷
  “雪児,你难道看不到他正在做什么吗!”凤天威的【逆天邪神】脸色铁青。之前面对云澈带来的【逆天邪神】危局,他始终面不改色,而凤雪児到来之后出现的【逆天邪神】一幕幕让他全身从内到外直哆嗦,他伸出手指,怒指云澈:“你若不相信,可以自己问他!”

  “他们没有骗你。”凤天威声音刚落,云澈已经无比平静的【逆天邪神】出声:“这几天的【逆天邪神】时间,我已经杀了你四个皇兄,杀了你很多的【逆天邪神】族人……包括我上空的【逆天邪神】这个火焰领域,也是【逆天邪神】为了毁掉凤凰城。”

  “不,我还是【逆天邪神】不相信。”凤雪児依然摇头,她忽然转向凤横空:“父皇,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做了什么伤害云哥哥的【逆天邪神】事!”

  凤雪児的【逆天邪神】话让凤横空胸口一闷,又慌又痛的【逆天邪神】道:“雪児……你……你到底是【逆天邪神】被他灌了什么**汤……他杀了你的【逆天邪神】兄长,还要毁我们全族,与我族之仇早已不共戴天……连他自己都已经承认!你为什么……竟还要袒护他!!”

  “难道你宁愿相信一个弑你兄长、要毁掉我们全族的【逆天邪神】仇人,也不愿相信你的【逆天邪神】父皇吗!”

  听到云澈的【逆天邪神】亲口承认,凤雪児却没有出现该有的【逆天邪神】惊惧,更没有远离云澈半步,第一反应,却反而是【逆天邪神】去质问她的【逆天邪神】亲生父皇。这对凤横空而言无疑是【逆天邪神】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打击……对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所有人都是【逆天邪神】巨大的【逆天邪神】打击,让他们无法置信,无法理解。

  “父皇是【逆天邪神】雪児最亲的【逆天邪神】人,雪児当然永远都会相信父皇的【逆天邪神】每一句话。”凤雪児凄伤的【逆天邪神】摇头:“只是【逆天邪神】,雪児同样相信云哥哥绝不是【逆天邪神】父皇口中的【逆天邪神】‘疯子’与‘恶魔’。父皇难道忘记了,当年,是【逆天邪神】云哥哥为了救雪児的【逆天邪神】命,把自己的【逆天邪神】命留在了太古玄舟之中。云哥哥这么善良,又如此爱惜雪児性命,又怎么会故意杀雪児的【逆天邪神】兄长和族人。”

  “还有,云哥哥和雪児一样,不但继承着凤神的【逆天邪神】血脉,也继承着凤神的【逆天邪神】灵魂。而有着罪恶灵魂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不可能得到凤魂传承的【逆天邪神】。云哥哥会做出这样的【逆天邪神】事,一定有很大的【逆天邪神】理由……否则,云哥哥不可能……一定不可能这样的【逆天邪神】!”

  “……”凤横空张了张嘴,久久无法出声。云澈如此对待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理由,他当然要比任何人都清楚。

  在场所有凤凰神宗,乃至神凰城的【逆天邪神】人,也都一清二楚。

  或许整个神凰国,如今也唯有凤雪児不知道。

  云澈的【逆天邪神】承认,没有让凤雪児惊慌,而所有人忽然的【逆天邪神】沉默难言,却让她的【逆天邪神】心灵变得慌乱。她双手紧紧抓着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臂,双眸中颤动着惶然失措的【逆天邪神】星光:“云哥哥,雪児就算甘愿相信世上所有的【逆天邪神】谎言,也绝对不会相信云哥哥是【逆天邪神】恶人。我知道这一切一定有原因的【逆天邪神】……云哥哥,到底发生了什么,告诉雪児好吗……”

  云澈看着凤雪児,面对她时,他的【逆天邪神】目光总是【逆天邪神】会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柔和,无法控制,他缓缓一声喘息,轻声道:“我……终究还是【逆天邪神】无法战胜自己的【逆天邪神】私心。”

  一声自言自语,云澈抬起手指,点向凤雪児的【逆天邪神】眉心,他的【逆天邪神】这个动作,也让凤横空猛的【逆天邪神】一惊,失声道:“云澈,你要做什么!!”

  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指落在了凤雪児的【逆天邪神】眉心之上,他回到天玄大陆一直到今天的【逆天邪神】很大一部分记忆,被他传入了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心魂之中。

  云澈收回手掌,而凤雪児整个人已经呆滞在了那里,云澈归来之后所看到的【逆天邪神】画面、所听到的【逆天邪神】声音一幕幕出现在她的【逆天邪神】脑海之中,无际的【逆天邪神】荒芜与凄凉、被焚成灰烬的【逆天邪神】城池、如潮水般涌向苍风皇城的【逆天邪神】神凰军、鲜血积成的【逆天邪神】长流、看不到边际的【逆天邪神】尸体……她还感受着云澈那时所有的【逆天邪神】情绪……震惊、恐惧、暴怒、怨恨、誓仇……

  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娇躯开始颤动起来,她的【逆天邪神】双眸在一瞬间失去了焦距,全身变得无力,眼泪在从她的【逆天邪神】脸颊长长的【逆天邪神】滑下……整个人,如同一下子失去了灵魂。

  云澈把手指点在凤雪児眉心时,凤横空就心中大乱,此时看着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反应,他更是【逆天邪神】心神一怵:“雪児,你怎么了……”

  “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凤横空的【逆天邪神】话音未逝,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声音已如钢针般落在他的【逆天邪神】心上。她的【逆天邪神】声音很痛苦,甚至带着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歇斯底里,以往从来都是【逆天邪神】欢笑的【逆天邪神】脸上,此刻全是【逆天邪神】泪痕……和之前遇到云澈时惊喜激动的【逆天邪神】眼泪不同,她此时的【逆天邪神】每一颗泪珠,都带着锥心的【逆天邪神】痛楚。

  “雪児,你不要生气难过,父皇他是【逆天邪神】有原因的【逆天邪神】,他做的【逆天邪神】所有决定都是【逆天邪神】为了神凰国,还有我们全族啊!”凤熙铭连忙道。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为什么!!”

  连续五个“为什么”,每一个字都痛的【逆天邪神】锥心刺魂。她坚信云澈攻击凤凰神宗必定有原因,但她不会想到原因竟然是【逆天邪神】如此的【逆天邪神】残酷。她更无法相信自己一向最为亲近、敬重、依赖的【逆天邪神】父亲,竟然会做出这样的【逆天邪神】事。

  一边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父亲,一边,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云哥哥……从小一直在童话般的【逆天邪神】世界里长大的【逆天邪神】她,从未承受过如此残酷扭曲的【逆天邪神】现实。

  “雪児,我……”

  “云哥哥他用自己的【逆天邪神】命救了我的【逆天邪神】命……你为什么却要这样做!”凤雪児流泪嘶喊:“你才刚刚答应过我……会善待苍风国,会善待和报答和云哥哥有关的【逆天邪神】所有人……为什么事实却会是【逆天邪神】这样……为什么要杀苍风国那么多的【逆天邪神】人……为什么要杀云哥哥的【逆天邪神】父皇……为什么……为什么啊……”

  凤雪児一声比一声凄厉,她声音中的【逆天邪神】颤抖和痛苦,让所有人心脏都死死揪紧,无法呼吸。

  凤横空全身都在发颤,内心如被千万把钢刀剜割一般剧痛。他好不容易抬起头,却依然不敢面对凤雪児的【逆天邪神】目光,刚要说话,忽然看到……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唇边,一道猩红的【逆天邪神】血流在缓缓划下,在她瓷玉般的【逆天邪神】脸上显得无比触目惊心。

  凤横空大惊失色:“雪児,你怎么了!!”

  凤天威、凤熙铭……还有云澈也在这时看到凤雪児嘴边的【逆天邪神】血痕,全部大吃一惊。云澈连忙扶过凤雪児的【逆天邪神】腰身,急声道:“雪児……”

  一碰触到凤雪児的【逆天邪神】身体,才发现她全身气息混乱到极点,内息更是【逆天邪神】一片大乱……足有数十道玄气在混乱中攻入心脉。

  “雪児!!”凤横空惊急之下,再也顾不得其他,便要腾空而起。这时,空间忽然开始了不正常的【逆天邪神】震动,数十道叠加在一起的【逆天邪神】轰鸣声也从上空和四面八方传来,原本无比压抑的【逆天邪神】空气忽然开始了躁乱的【逆天邪神】卷动,大片玄力稍低的【逆天邪神】凤凰弟子被直接冲翻在地。

  “不要靠近!!”凤天威快速出手,一把将凤横空从空中拉下,他抬头看向上空,全身青筋浮起……

  “糟了!!”凤熙铭的【逆天邪神】脸上布满了惊惧:“爷爷,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空中的【逆天邪神】毁灭领域在动荡,边缘区域甚至在以相当之快的【逆天邪神】速度下陷……显然,整个领域已经到了失控的【逆天邪神】边缘。

  如果落下,对凤凰神宗而言,将是【逆天邪神】灭顶的【逆天邪神】开始。

  “云哥哥……”对此时的【逆天邪神】凤雪児而言,这世上没有比云澈的【逆天邪神】臂膀更温暖的【逆天邪神】慰藉。只是【逆天邪神】,她惶然失措的【逆天邪神】内心,让她已不敢去面对云澈的【逆天邪神】注视。她伏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肩膀,闭上眼睛,轻轻的【逆天邪神】道:“放过父皇他们这一次……好吗……雪児自知无颜和云哥哥说这些……但他们终究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父皇、族人……还有我将来要守护的【逆天邪神】地方……”

  “雪児向云哥哥保证,一定会自己的【逆天邪神】一切去弥补云哥哥和苍风国……好吗……”

  “好!!”云澈几乎没有片刻犹豫的【逆天邪神】回答。

  凤雪児抬起头,泪珠之中凝结起世间最美丽的【逆天邪神】眸光。

  云澈放开凤雪児,双手同时抬起,本已所剩无几的【逆天邪神】玄力将金乌焚实录的【逆天邪神】运转法则释放到极致……上空,黄泉灰烬领域的【逆天邪神】躁动在继续,但已开始缓慢的【逆天邪神】向中间收拢起来。

  同样的【逆天邪神】情形,同样的【逆天邪神】状态,换做他人,纵然和云澈一样的【逆天邪神】金乌血脉与玄功层面,也绝无可能用残余的【逆天邪神】玄力将这个全力撑起的【逆天邪神】庞大毁灭领域万全收起,但云澈有邪神火种在身,对火焰有着强大无匹的【逆天邪神】驾驭之力,在他的【逆天邪神】驾驭之下,毁灭领域的【逆天邪神】躁动在收缓,那股灭世般的【逆天邪神】恐怖气息,也在以很快的【逆天邪神】速度减弱着。

  空气的【逆天邪神】温度,也在快速下降。

  原本心临深渊的【逆天邪神】凤凰众玄者在这一刻长长的【逆天邪神】舒了一口气。毫无疑问,这个领域一旦收起,云澈将不可能释放出第二次,同时也因为释放这个领域,他已是【逆天邪神】强弩之末,毫无威胁……如此一来,凤凰神宗今日的【逆天邪神】危机已是【逆天邪神】彻底解除。

  同时……这也无疑是【逆天邪神】杀云澈最好的【逆天邪神】时机!!

  因为现在的【逆天邪神】他,根本连逃跑之力都没有了!

  火焰领域越来越小,空气的【逆天邪神】温度也下降的【逆天邪神】越来越快。不知不觉间,空气荡动所带起的【逆天邪神】风开始让他们感觉到了些许的【逆天邪神】凉意……他们这才发现,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体早已被汗水完全打湿,从头到脚,身上衣着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都是【逆天邪神】湿漉漉一片。

  凤天威始终一动不动的【逆天邪神】看着上空,但他胸腔之中重重的【逆天邪神】舒了一口气,甚至这一辈子都从未有此刻这般轻松过。因为这一次对凤凰神宗而言,可以说是【逆天邪神】真正意义上的【逆天邪神】劫后余生。

  随着火焰领域收拢到百丈之内,凤天威的【逆天邪神】目光也从领域转移到了云澈身上,森然的【逆天邪神】杀机在瞳孔深处骤然闪动。

  “爷爷!”凤熙铭压低的【逆天邪神】声音在凤天威身后响起。

  “不必你多嘴!”凤天威淡淡冷哼,手臂猛然挥出,一道火焰玄光从他指尖爆射而出,带着撕裂空间的【逆天邪神】尖锐嘶鸣,直射依然在收拢火焰领域的【逆天邪神】云澈。

  他无比确信,如今状态的【逆天邪神】云澈绝无任何可能躲过,更不要说他还在全力控制领域……这道玄光,足以将云澈的【逆天邪神】脑袋从脖颈上完整的【逆天邪神】切下。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