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20章 狠绝
  论心境和城府,凤天威自然要远胜凤横空。

  但心理战的【逆天邪神】先决条件,是【逆天邪神】对方不知自己的【逆天邪神】底细,否则还未开始,便已输了。

  凤天威便是【逆天邪神】如此,但却并不自知。因为即便在凤凰神宗,知道凤神已死的【逆天邪神】人,也只有寥寥几个而已。

  “条件?呵呵,倒不愧是【逆天邪神】凤凰太宗主,还真是【逆天邪神】聪明又痛快,比你这个继承宗主之位的【逆天邪神】废物儿子强多了。我先前非但没做的【逆天邪神】这么绝,反而一次次的【逆天邪神】给你们机会,每次到来的【逆天邪神】第一件事,都是【逆天邪神】主动与你们凤凰神宗谈判,谈判条件更是【逆天邪神】罗列的【逆天邪神】清清楚楚。可惜,你们却一次次的【逆天邪神】给脸不要脸!”

  “到了现在,却是【逆天邪神】你们主动要和我谈判。”云澈眯起眼睛,嘲讽的【逆天邪神】目光如刺刀一般直视着凤横空:“凤横空,我真是【逆天邪神】替那些被你的【逆天邪神】愚蠢活生生逼死害死的【逆天邪神】凤凰弟子皇子长老太长老叫屈啊!!”

  “你!”凤横空牙齿紧咬,几乎喷出血来。时至今日,他已经无法不悲哀无比的【逆天邪神】承认……自己这个堂堂的【逆天邪神】凤凰宗主,神凰帝皇,在云澈的【逆天邪神】面前彻底败的【逆天邪神】一败涂地。

  自第一天始,他以弱者之姿出现,提出一个明知对方不可能答应,反而会当成笑话的【逆天邪神】条件……然后一步一步展露自己的【逆天邪神】实力,每展露一分,便会提出更让他们无法接受的【逆天邪神】条件,并让他们错以为那已经是【逆天邪神】他实力的【逆天邪神】极限……

  他每天的【逆天邪神】确都是【逆天邪神】主动谈判,提出条件。但每次提出的【逆天邪神】条件,都分明是【逆天邪神】故意让他们无法接受!而到了他们被逼的【逆天邪神】不得不接受的【逆天邪神】时候,提出的【逆天邪神】又会是【逆天邪神】他们更加无法接受的【逆天邪神】条件……

  他的【逆天邪神】报复,不仅仅是【逆天邪神】要他们死、伤……还要他们战栗、恐惧、屈辱、后悔……

  而这些,也如云澈所愿,全部狠狠的【逆天邪神】压在了凤横空的【逆天邪神】灵魂之上。

  虽然,这些都是【逆天邪神】云澈刻意营造,但尊严丧尽、凤凰城崩裂、四皇子之死、五长老之死、凤天擎与凤天谕之死……都是【逆天邪神】因为他一次次未答应云澈提出的【逆天邪神】要求所致!!

  而现在,面对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灭族之危,他们反而不得不主动求谈判!

  之前所有的【逆天邪神】死亡,全部成了白死!

  这种恨意、悔意、惧意,已让凤横空的【逆天邪神】心脏抽搐痛苦的【逆天邪神】不知多少次几欲碎裂。

  凤横空知道,这是【逆天邪神】云澈对他的【逆天邪神】残忍报复,而且他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成功了。至少现在的【逆天邪神】凤横空,痛苦屈辱的【逆天邪神】比死还要难受千万倍。

  在云澈面前,他一败涂地,甚至就连玄力上,都远远不及。凤天威亲自面对他,背后都尽是【逆天邪神】虚汗,而他凤凰宗主……甚至已没有了直面于他的【逆天邪神】资格。

  “云澈先前都提过什么条件?”凤天威侧过身,向凤横空沉声问道。

  凤横空手掌按着胸口,全力沉着气道:“他要我们限期撤军,赔偿三百亿紫玄币,并向苍风国赔罪,赔罪诏书还要挂在城墙至少十年。并且……”凤横空猛一咬牙:“并且要我们将整个赤琼域割让给苍风,还要熙铭废掉玄功,到苍风皇城做整整五十年质子!!”

  “……”凤天威眉头猛锁,赔偿、赔罪、割地、质子……每一项,都是【逆天邪神】神凰国历史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耻辱,每一个条件都在践踏他神凰五千年尊严!

  “爷爷,熙铭虽无大能,但至少身份上是【逆天邪神】神凰太子!我纵然万死,也绝不受此屈辱!我神凰,更不能受此屈辱啊!”凤熙铭颤声呼喊道。无疑,他恐惧着在这样的【逆天邪神】重压之下,凤天威会真的【逆天邪神】答应云澈的【逆天邪神】条件。他本为神凰太子,但若真的【逆天邪神】被废了玄功,去了苍风皇城,那么接下来的【逆天邪神】五十年,他每一息他都将在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屈辱中度过。

  五十年后纵然他能活着回到神凰,已成废人的【逆天邪神】他也不可能依然是【逆天邪神】神凰太子,人们看到他,想到的【逆天邪神】只会是【逆天邪神】钉在他背上的【逆天邪神】屈辱历史。

  “云澈,如果这些便是【逆天邪神】你提出的【逆天邪神】条件的【逆天邪神】话……”凤天威的【逆天邪神】双眉斜成一个“v”字:“你觉得我凤凰神宗有答应的【逆天邪神】可能吗!!”

  “哦不不,并不是【逆天邪神】。”凤天威暗中凝聚的【逆天邪神】威压和怒意刚要开始释放,耳边传来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云澈笑眯眯的【逆天邪神】否认,让他微微一愕。与凤天威冷硬的【逆天邪神】面孔相反,云澈的【逆天邪神】神情却是【逆天邪神】一片舒畅:“那不过是【逆天邪神】昨日的【逆天邪神】条件而已。你的【逆天邪神】儿子应该很清楚的【逆天邪神】知道,今日的【逆天邪神】条件,又怎么可能和昨日一样呢!”

  “嘶……”凤横空的【逆天邪神】嘴唇在哆嗦,前三天的【逆天邪神】记忆,如噩梦一般沉重的【逆天邪神】盘旋在他心魂之中,那一次比一次可怕,一次与一次累加的【逆天邪神】痛苦、怨恨、咆哮、后悔、屈辱……

  回想起第一天的【逆天邪神】云澈……简直仁慈的【逆天邪神】如同传说中最慈善的【逆天邪神】活佛转世。

  “什么意思?”凤天威的【逆天邪神】眉头更深的【逆天邪神】沉下。

  “父皇……”凤横空张了张口,却是【逆天邪神】久久难以发出声音,最终,他抬起手指,将这些天的【逆天邪神】记忆碎片凝于玄力,传至凤天威的【逆天邪神】心魂之中。

  顿时,这些天凤横空在面对云澈时所经历的【逆天邪神】一切,都清清楚楚,毫无遗漏的【逆天邪神】展现在了凤天威的【逆天邪神】脑海之中。他的【逆天邪神】脸色未变,但眼波却出现了剧烈的【逆天邪神】震荡……

  他震惊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心机。

  而是【逆天邪神】比魔鬼还要弑心,比毒蛇还要恶毒的【逆天邪神】心机与手段。

  他的【逆天邪神】年龄……真的【逆天邪神】只有二十二岁么!

  “呵呵,太宗主不需要紧张,我云澈虽不是【逆天邪神】什么善人,但对待你们凤凰神宗,我自认已经奉上了我今生最大的【逆天邪神】仁慈!”云澈淡笑着道,他这句话在凤凰神宗任何人耳中都会当成是【逆天邪神】笑话,只有他自己清楚他这句话说的【逆天邪神】毫无折扣:“机会是【逆天邪神】被你们自己的【逆天邪神】自大和愚蠢所浪费的【逆天邪神】,怨不得任何人。不过太宗主亲自现身,而且主动退步,我身为一个晚辈,自然要多少给些面子。所以相对昨日而言,我今日只会稍稍的【逆天邪神】改动三处而已。”

  读取了凤横空传来的【逆天邪神】记忆碎片,凤天威已彻底清楚了云澈岂止是【逆天邪神】不好对付……现在的【逆天邪神】自己,简直是【逆天邪神】在跟一个真正的【逆天邪神】恶魔谈判。他微微仰头,用平静无比的【逆天邪神】语气淡淡的【逆天邪神】道:“你说吧,哪三处。”

  “第一,赔偿金改成五百亿紫玄币!三十日之内送予苍风皇室,一个子都不能少!!”

  “五……五百亿!”对云澈最初提出的【逆天邪神】一百亿都完全无法接受的【逆天邪神】众凤凰长老无不是【逆天邪神】面色抽搐,凤熙铭咬牙低吼道:“云澈,你不要做白日梦了!”

  “……你尽管说下去。”凤天威低沉的【逆天邪神】道。

  “第二嘛……”云澈目光扫过凤熙铭,让他全身猛的【逆天邪神】一紧:“我昨日提出要你们这个神凰太子去我苍风皇室做客,没想到居然吓得尊贵的【逆天邪神】太子殿下屁滚尿流,让人着实看着可怜啊,若是【逆天邪神】到了我苍风皇城后吓的【逆天邪神】精神失常成了失心疯,可就太不美了。”

  “云澈,你!!”凤熙铭脸色漆黑,恨不能用口将云澈撕咬成碎片。

  “所以这神凰太子,还是【逆天邪神】不要去我苍风的【逆天邪神】土地为好。但到我苍风皇城做客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一定要有的【逆天邪神】……”在所有人惊悸的【逆天邪神】眼神中,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落到了凤横空的【逆天邪神】身上:“那就由现任的【逆天邪神】凤凰宗主代劳好了。”

  “废掉凤横空全部玄功,随我返回苍风皇城,并在我父皇苍万壑墓前跪上一百年!”

  “一天都不能少!!”

  云澈的【逆天邪神】这句话,无疑在凤凰神宗所有人心中投下一记惊雷,让他们全部脸色大变,愤怒的【逆天邪神】胸腔欲裂,就连凤天威的【逆天邪神】双手十指都传来响亮如金属崩裂的【逆天邪神】骨骼错位声。

  而未等他们愤怒咆哮出口,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继续响起:“第三,从今年开始的【逆天邪神】两百年内,你神凰帝国每年向我苍风皇室进贡至少十亿紫玄币、三万斤紫晶、五十万斤玄铁玄石,五千把以凤火铸炼的【逆天邪神】兵刃和五千套凤火铸炼的【逆天邪神】铠甲!”

  “并且每隔十年,数量增加两成。”

  “只可多,不可少!!”

  ~!#¥%…………

  凤天威哪怕再有几千年的【逆天邪神】心境和涵养,此刻也恨不能指着云澈的【逆天邪神】鼻子破口大骂。

  凤凰神宗所有人的【逆天邪神】脸都已变得青黑,比生吞了十万斤狗屎还要难看。凤天威纵然用尽全力压抑自己的【逆天邪神】怒气,声音却也无法再保持平静,而是【逆天邪神】出现了剧烈的【逆天邪神】哆嗦:“云……澈!我看在你救过雪児一事上对你主动让步,你不要……欺人太甚……”

  他根本找不到任何足以形容此刻自己情绪的【逆天邪神】言语……“欺人太甚”四个字,根本无法宣泄他对云澈愤怒的【逆天邪神】万一!!

  “欺人太甚?”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眉沉下,笑意变得冰冷无比:“我苍风国整整五千万生命因你们而陨灭!数不清的【逆天邪神】人流离失所,如坠地狱……这些,不要说区区五百亿紫玄币,就是【逆天邪神】五千亿,五万亿都别想挽回哪怕一条生命!!”

  “五百亿的【逆天邪神】赔偿,可有半点过分!!”

  “苍风先皇,亦是【逆天邪神】我和妻子苍月的【逆天邪神】父皇苍万壑对你们神凰从来都是【逆天邪神】敬畏有加,未曾有过半点仇怨甚至哪怕不敬。你们却生生将他置于死地……同样为一国之帝,我父皇被你们残忍害死,而更该万死的【逆天邪神】凤横空,我没说过要他的【逆天邪神】命,只是【逆天邪神】让他赎上短短百年的【逆天邪神】罪,可有半点过分!!”

  “自我苍风建国千年,对你神凰帝国世世代代的【逆天邪神】供奉,整整千年,从未有一年的【逆天邪神】落下!如今你神凰将我苍风践踏至此,我不过让你们反供奉我苍风区区两百年而已……又哪里有半点过分!?”

  “凤天威,你倒是【逆天邪神】和我解释一下,究竟是【逆天邪神】我欺你神凰太甚,还是【逆天邪神】你神凰欺我苍风太甚!!”

  最后一句话落下,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已是【逆天邪神】激荡的【逆天邪神】整个凤凰城沙尘四起,震耳颤魂。

  “云澈,你不必和我逞口舌之利。”凤天威目光凛然,额头上青筋爆起:“五百亿紫玄币的【逆天邪神】赔偿,我神凰可以一分不少的【逆天邪神】给予苍风皇室,甚至赤琼域,也可以割让给你们苍风!但这是【逆天邪神】我神凰所能容忍的【逆天邪神】最后底线,至于其他……”

  “你更不必浪费口舌和我说这些无用的【逆天邪神】废话。”云澈毫不留情的【逆天邪神】冷笑:“你只需告诉我是【逆天邪神】答应还是【逆天邪神】不答应,而没有讨价还价的【逆天邪神】资格。”

  “半点都没有!!”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字字如雷,不留丝毫余地。

  “太宗主,无论我神凰帝国,还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都绝不可受此践踏屈辱!”凤凰四长老大喊道。

  “我们有凤神大人守护,事到如今,他若真的【逆天邪神】准备毁掉凤凰城,凤神大人一定会现身。这个孽畜的【逆天邪神】每一句话都是【逆天邪神】白日做梦!!”

  “云澈,你等着接受凤神大人的【逆天邪神】制裁和怒火吧!!”

  “全部闭嘴!”凤天威猛然挥手,带起一股气浪汹涌爆开。在众凤凰长老和弟子的【逆天邪神】认知中,凤凰神灵还存活于世,所以他们虽然极怒,但心底还可以因“先祖凤神”的【逆天邪神】存在而足够笃定。而凤天威、凤横空以及凤熙铭的【逆天邪神】心灵重压无疑要胜过他们千万倍。

  只有他们清楚,此时面对的【逆天邪神】,极有可能是【逆天邪神】真正的【逆天邪神】灭顶之难。

  若真到了那一步,凤凰城被毁只是【逆天邪神】起点而已,凤神已死的【逆天邪神】真相暴露所带来的【逆天邪神】连锁反应才是【逆天邪神】最可怕的【逆天邪神】。

  所以,无论如何,都绝不能让云澈把毁灭领域沉下。

  但他提出的【逆天邪神】条件……又岂能答应!!

  “很好,真是【逆天邪神】好极了。”凤天威怒视着云澈,全身轻微哆嗦,事到如今,他唯一能依仗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以“先祖凤神”来震慑云澈:“若是【逆天邪神】我不答应呢!”

  “那真是【逆天邪神】好极了!!”根本没有半点的【逆天邪神】犹豫和失望,云澈的【逆天邪神】脸上反而露出兴奋的【逆天邪神】表情,仿佛他巴不得凤天威如此回应:“那就让这凤凰城,永远的【逆天邪神】从世上消失吧!!”

  “哈哈哈哈!”凤天威仰头狂笑起来:“你的【逆天邪神】火焰领域,我的【逆天邪神】确没有能力抵消。但你真的【逆天邪神】以为就凭你的【逆天邪神】这点力量能够毁掉这凤凰城吗!我方才说过,我宗先祖凤神虽极少现身尘世,但你若敢将那领域沉下,事关凤凰城的【逆天邪神】安危,凤神大人定然会现身!以凤神大人之力,只需一瞬间,便可将这毁灭领域,还有你彻底消弭于世间!”

  “好啊!那我现在就将这毁灭领域轰下,让我看看你们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所谓先祖凤神长的【逆天邪神】一副什么样子!!”

  凤天威做梦都没有想到,云澈在他喊出的【逆天邪神】“先祖凤神”之下没有哪怕一丝一毫被震慑或犹豫的【逆天邪神】样子,反而全身气息剧荡,全身火焰燃起,作势便要将领域直接轰下。

  “住……住手!!!!”凤横空用尽全力的【逆天邪神】咆哮,声音嘶哑而狰狞。云澈的【逆天邪神】动作,让他们三人几乎魂飞天外。

  轰隆隆……

  玄力暴动的【逆天邪神】声音如滚雷般从上空传下,赤金领域如覆满天空的【逆天邪神】岩浆之海般缓缓的【逆天邪神】翻动起来,本就灼热无比的【逆天邪神】空气温度再次暴增,一股末日来临般的【逆天邪神】气息狠狠的【逆天邪神】遮蔽了整个凤凰城。

  在凤横空惊恐的【逆天邪神】狂吼之下,云澈手臂的【逆天邪神】动作顿时停滞,毁灭领域虽然出现动荡,但总算没被他就此沉下。云澈俯下目光,讽笑道:“凤凰宗主这是【逆天邪神】怎么了?你们可是【逆天邪神】有伟大的【逆天邪神】凤凰神灵守护,我沉下这领域伤不到凤凰城不说,还是【逆天邪神】自找死路,凤凰宗主难不成是【逆天邪神】在为我的【逆天邪神】性命着想么?”

  云澈不仅仅声音,眼神、气息,都分明无比笃定。至此,凤天威终于开始隐隐感觉的【逆天邪神】到云澈似乎已经知道了凤神已死的【逆天邪神】真相……

  否则,面对对四大圣地都有着绝对威慑的【逆天邪神】“先祖凤神”,他怎么会如此的【逆天邪神】果决与平静!

  如果真是【逆天邪神】这样,那么,他面对云澈的【逆天邪神】最后一枚筹码也没有了。

  “云澈,”凤天威闭上眼睛,声音变得悠长而低缓:“你一定要做的【逆天邪神】如此狠绝吗!”

  “狠绝?”回应他的【逆天邪神】,依然是【逆天邪神】云澈冰冷的【逆天邪神】嘲笑:“若我晚回来一天,这天玄大陆,将再无苍风国!这世上任何人都可以在我面前说这两个字,而惟独你们神凰……没有资格!”

  凤天威:“……”

  轰隆隆……

  空中的【逆天邪神】炼狱翻腾的【逆天邪神】越来越剧烈,炙热而混乱的【逆天邪神】气浪从空中不断冲击而下,尤其是【逆天邪神】领域边缘,沸腾的【逆天邪神】赤金火焰已经开始在缓慢下沉。云澈抬头看了一眼,眯起眼睛,沉声道:“这个毁灭领域,我这辈子也不过是【逆天邪神】第二次动用。两次,都是【逆天邪神】赏给了你们凤凰神宗。凤天威,你应该也差不多感觉到了,我目前剩下的【逆天邪神】力量已经不可能维持它这个状态太久,再有最多六十息,它就会完全脱离我的【逆天邪神】操控,到时,我就是【逆天邪神】想把它收回都不可能。”

  “也就是【逆天邪神】说,我最多还可以赐给你们六十息的【逆天邪神】时间……来选择生存还是【逆天邪神】毁灭!”

  空气的【逆天邪神】灼热,已到了常人触之即灭的【逆天邪神】程度,但凤天威、凤横空、凤熙铭三人却都是【逆天邪神】如坠冰窟,众凤凰长老也都开始察觉到了不对,目光全部聚焦在凤天威身上,一个字都不敢再多说。

  “爷爷……”凤熙铭看着凤天威的【逆天邪神】背影,脸色苍白无血。他永远都不可能想到,当年不被他放在眼里的【逆天邪神】云澈,竟会在短短三年之后,掌控着他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生死存亡。

  “父皇……”凤横空全身无力的【逆天邪神】低喊一声,然后缓缓的【逆天邪神】伸出右手,手心,无声按在了玄脉核心的【逆天邪神】位置……

  他的【逆天邪神】玄力刚要开始释放,一个无比熟悉的【逆天邪神】气息重重的【逆天邪神】触及到了他的【逆天邪神】灵魂,让他如触电般抬起头来。

  几乎是【逆天邪神】同一个瞬间,凤天威、凤熙铭……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目光都聚集在了同一个位置。

  云澈的【逆天邪神】神情也在这时蓦然怔住……

  ………………

  “云哥哥……是【逆天邪神】……你……吗……”

  梦一般的【逆天邪神】少女声音从他的【逆天邪神】身后传来,如云一般柔美,又似风的【逆天邪神】轻泣。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