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19章 灭顶威胁

第719章 灭顶威胁

  readx();  随着金乌领域的【逆天邪神】持续膨胀,被映成赤金色的【逆天邪神】已不仅仅是【逆天邪神】凤凰城,而是【逆天邪神】整个神凰城。

  高耸入云的【逆天邪神】黑月总会更是【逆天邪神】被映照的【逆天邪神】赤红一片。紫极站在窗前,目视着凤凰城的【逆天邪神】方向,脸色不断的【逆天邪神】变动,而且每一次,都是【逆天邪神】无比剧烈的【逆天邪神】变动。

  “速去地下,全面开启守护结界!”

  紫极忽然的【逆天邪神】命令,让他身侧的【逆天邪神】蓝衣人一怔一惊,失声道:“开……开启结界?”

  黑月总会的【逆天邪神】守护结界已整整四千多年未曾开启过!

  “凤凰城上空的【逆天邪神】那个火焰领域……”紫极重重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绝对足以毁掉整个凤凰城!甚至可能波及到这里!”

  “可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有着十数帝君,难道还抵御不了云澈一个人的【逆天邪神】火焰领域?”蓝衣人万分不解的【逆天邪神】道。

  紫极眼神冷凝,缓缓的【逆天邪神】道:“云澈所张开的【逆天邪神】这个火焰领域,其强度并不夸张,但其炎力法则层面,却是【逆天邪神】高的【逆天邪神】匪夷所思,以我的【逆天邪神】玄道造诣,竟是【逆天邪神】丝毫无法参透理解半分!灵觉尚未碰触到火焰,单单只是【逆天邪神】接触到余波,灵魂便会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战栗。”

  蓝衣人:“……”

  “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帝君都有足够的【逆天邪神】能力在这个可怕的【逆天邪神】火焰领域中保住自己的【逆天邪神】性命,但,纵然所有人全力联手,想要在其堕向凤凰城时将其完全抵消,在我看来,最多,也只有两成的【逆天邪神】可能性!”

  “另外整整八成,就是【逆天邪神】凤凰城的【逆天邪神】覆灭!!里面的【逆天邪神】人若是【逆天邪神】没有逃走,帝君以下,也会全部被焚成灰烬!”

  “即使所有人可以在领域堕下之前活着逃离……凤凰城焚灭,药园、晶石、财富、玄阵……数千年的【逆天邪神】根基与积累毁于一旦,凤凰神宗纵然所有人都存活且人心不乱,要恢复今时之势,也要至少千年的【逆天邪神】时间。”

  紫极的【逆天邪神】话,让蓝衣人一阵心惊。云澈王玄境界的【逆天邪神】玄力可以击杀两帝君,已彻底打破他的【逆天邪神】认知,现在,若不是【逆天邪神】紫极亲口所言,他更是【逆天邪神】无法相信和想象他竟真的【逆天邪神】能毁掉整个凤凰城……凤凰神宗所有帝君合力都无法阻止!!

  “那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火?难不成,比凤凰炎还要强?”凤凰炎是【逆天邪神】神灵之炎,是【逆天邪神】公认的【逆天邪神】世间最强玄炎,而紫极所言,分明竟是【逆天邪神】云澈此时所释放的【逆天邪神】火焰,比之凤凰炎还要可怕。

  “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比凤凰炎还要强大的【逆天邪神】火焰,而且可怕的【逆天邪神】太多……”紫极低叹道,随之眼神微变,一声低喃:“莫非,这便是【逆天邪神】日月神宫所描述的【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师父夺天老人一瞬间焚灭帝君的【逆天邪神】那种神秘玄火?”

  一阵玄力波动,从蓝衣人的【逆天邪神】传音玉上传来,蓝衣人迅速拿出传音玉,然后向紫极道:“主人,凤天威现在已全速到了神凰城边界,再有百息便可回到凤凰城。”

  “他回去了也于事无补,见到云澈的【逆天邪神】火焰领域,他会马上清楚自己绝无可能完全抵消那个法则层面高的【逆天邪神】异常的【逆天邪神】火焰领域。看来这次,即使是【逆天邪神】凤天威亲自出马,也必须要认栽了。”

  “皇子死活,凤凰神宗还算赌的【逆天邪神】起,但凤凰城的【逆天邪神】存亡,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决计赌不起的【逆天邪神】。”紫极闭目道。

  “还不速去开启守护结界!万一波及商会,即便是【逆天邪神】我亲自出手也不一定能保万无一失!”

  “是【逆天邪神】!”

  蓝衣人迅疾而去,紫极的【逆天邪神】双目睁开,重新锁定凤凰城的【逆天邪神】所在,他的【逆天邪神】灵觉,已感知到了凤天威全速移动的【逆天邪神】气息。dudu1();

  “奇怪,都到了如此地步,他们的【逆天邪神】凤神为何还不出现?”紫极微微眯起眼缝,低低的【逆天邪神】自言自语,神情若有所思。

  ————————————

  “毁掉凤凰城?就凭你?”凤熙铭怒吼道:“我爷爷马上就会回来,你的【逆天邪神】这点力量,我爷爷挥手之间就可以消弭!”

  “太子殿下说的【逆天邪神】没错!”凤凰三长老道,他的【逆天邪神】脸色通红,全身冒汗,但强自保持着镇定:“云澈,看你现在的【逆天邪神】样子,也分明已经是【逆天邪神】强弩之末,待太宗主回来,就是【逆天邪神】你毙命之时!太宗主拥有无上的【逆天邪神】帝君之力,又岂容你狂妄!”

  “嘿,”云澈讥讽的【逆天邪神】冷笑:“一个被我随随便便就骗到几百里之外,简直蠢不可及的【逆天邪神】货色,居然是【逆天邪神】你们凤凰神宗堂堂的【逆天邪神】太宗主。你们不以为耻也就算了,居然还拿来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简直让人笑掉大牙,哈哈哈哈哈。”

  “你……你竟然侮辱太宗主!!”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所有凤凰长老都脸色通红,暴怒欲裂。

  这时,一股狂躁的【逆天邪神】气息从东方骤然逼近,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所有人顿时全部欣喜若狂:“是【逆天邪神】太宗主……太宗主回来了!!”

  感受到凤天威的【逆天邪神】气息,凤凰神宗所有人的【逆天邪神】惊慌全部化作欣喜,他们之前一直狠狠的【逆天邪神】担心着云澈会在凤天威归来之前将天空巨大的【逆天邪神】赤金火海沉下。而此刻,凤天威回来,他们心中巨石重重落下。

  欢呼声刚刚响起,一道火光便横空而过,随之,一个火红色的【逆天邪神】身影出现在了凤横空和凤熙铭身前。

  “太宗主!!”

  众凤凰长老全部激动的【逆天邪神】迎上,跪拜在地。

  “爷爷,你回来的【逆天邪神】刚好!”凤熙铭向前,恭敬的【逆天邪神】道:“这云澈小儿用诡计摆脱爷爷的【逆天邪神】追杀回到这里,并狂妄声称要毁掉我凤凰城,还对爷爷出言不敬……此孽畜之罪,死上千万次都难以偿还!爷爷万勿手下留情。”

  “……”凤天威仰头看着天空,没有半点的【逆天邪神】反应。众人悄然抬头看向他时,才惊然发现,凤天威的【逆天邪神】脸色阴沉的【逆天邪神】吓人,双拳不但紧攥,而且在隐隐发颤……指节之上,串串汗珠快速流落,还未滴下,便已化作道道雾气。

  凤天威身上释放着一股极为压抑沉重的【逆天邪神】气息,让站的【逆天邪神】最近的【逆天邪神】凤横空几乎无法喘息。凤横空才刚刚松弛几分的【逆天邪神】心魂顿时再度紧绷,低声道:“父皇……”

  凤天威没有理会任何人,他直视着云澈,胸口微微起伏,然后缓缓道:“我凤天威自诩一生英明神武,没想到今日竟被你摆了一道,看来这几百年,我真是【逆天邪神】活到狗身上去了。”

  凤天威很平静,无论言语还是【逆天邪神】神情。因为身为凤凰太宗主,任何人都可以慌,唯有他决不能。

  至于他心魂是【逆天邪神】否也如表面那般平静,便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看来凤凰太宗主是【逆天邪神】个很有自知之明的【逆天邪神】人。”面对凤天威的【逆天邪神】自嘲,云澈却是【逆天邪神】毫不留情的【逆天邪神】补了一刀:“你好歹也是【逆天邪神】个威震天下的【逆天邪神】凤凰帝君,速度却实在让人大失所望。我本以为我的【逆天邪神】毁灭领域最多完成到一半的【逆天邪神】时候你就会赶回来,没想到,你竟然慢到了让我足足完成了八成。”

  “你用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某种空间遁吧!”凤天威冷冷的【逆天邪神】道:“将我引到四百里之外,再以空间遁回到这里,然后在我回来之前完成这个毁灭领域……真是【逆天邪神】好算计。”dudu2();

  “呵,算计倒谈不上,我也不过是【逆天邪神】临时起意而已。”云澈淡淡冷笑:“这原本应该是【逆天邪神】我送给你们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最终大礼,可惜你竟敢出手伤我!那我也只好把这份大礼提前送上!”

  “我现在要杀你,易如反掌!!”凤天威抬起手臂,掌心火焰骤燃。

  “哈哈哈哈,那你倒是【逆天邪神】出手啊!”云澈狂笑一声:“不过,我可是【逆天邪神】有十万分的【逆天邪神】把握能在你碰到我之前把这个毁灭领域沉下去。到时,我一条命,可以换你凤凰神宗所有弟子以及凤凰城都化成飞灰,无论怎么想都无比的【逆天邪神】划算啊。”

  “你……”凤天威手臂颤抖,脸色虽然依旧平静,但牙齿已几乎全部咬碎。

  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其他人无法完全认清云澈上空那个火焰领域的【逆天邪神】恐怖,但他凤横空在百里之外时,就万分心惊。如今就在领域之下,更是【逆天邪神】在无尽的【逆天邪神】震惊中,清清楚楚的【逆天邪神】感觉到了它的【逆天邪神】恐怖。

  若是【逆天邪神】云澈真的【逆天邪神】把那个火焰领域沉下,他虽然可以保住自己的【逆天邪神】命,但纵然倾尽全力,也绝无可能将其力量抵消……也就根本无法保住凤凰城。

  不仅是【逆天邪神】他,就算是【逆天邪神】全宗潜修中的【逆天邪神】帝君全部现身合力,也几乎不可能做到。

  虽然他不敢相信,更不愿承认,但那个火焰领域的【逆天邪神】气息、威慑、法则……都分明要远远超过他们凤凰神宗第四重境,也是【逆天邪神】最高层境界的【逆天邪神】凤凰炎!!

  “你……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人!你现在所用的【逆天邪神】……到底是【逆天邪神】什么玄火!”凤天威用尽全力沉着气,他很清楚自己问出的【逆天邪神】话不可能得到真正的【逆天邪神】回应,但他活了数百年,平生第一次如此想要知道答案。

  二十来岁的【逆天邪神】年龄,王玄境三级的【逆天邪神】玄力,却可以击杀他凤凰神宗两个帝君,速度上不下于他……这究竟是【逆天邪神】怎样一个怪胎!又是【逆天邪神】谁培养出了这样一个怪胎!

  他所用的【逆天邪神】,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火!竟然让他有着帝君六级凤凰炎力的【逆天邪神】身躯与灵魂如此战栗。

  “还需要问吗?当然是【逆天邪神】制裁你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人,制裁你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火!”云澈冷冷的【逆天邪神】道。

  “你……若将那个毁灭领域沉下,覆盖我凤凰城的【逆天邪神】同时,也必将波及大片的【逆天邪神】神凰城区域,让至少数十万,甚至百万无辜之人殒命!你就不怕遭天谴吗!”凤天威暗中咬牙道,心中更是【逆天邪神】极速盘旋,想要找出云澈的【逆天邪神】破绽。

  “天谴?现在的【逆天邪神】我,就是【逆天邪神】制裁你们的【逆天邪神】天谴!”云澈冷喝道:“自我到了这神凰城,对你们凤凰神宗所做的【逆天邪神】一切,都是【逆天邪神】你们咎由自取,都是【逆天邪神】你们该得到的【逆天邪神】报应!今日,即使整个神凰城都被这个领域毁灭,罪魁祸首也是【逆天邪神】你们凤凰神宗!”

  整个凤凰城的【逆天邪神】气息炽热又压抑到了极点,凤天威和云澈之间的【逆天邪神】言语,让所有人都越来越清楚的【逆天邪神】意识到了什么——天空中火焰领域,连凤天威都无法对付!

  凤熙铭大喘一口气,向前对凤天威低声道:“爷爷,你不需要和他这么多废话,我……我现在就去凤火琅嬛境,把其他几位……”

  凤天威猛一伸手,做出了一个阻止的【逆天邪神】手势。而这个动作,也让凤熙铭和凤横空同时眼瞳一缩,脸上的【逆天邪神】震惊瞬间放大了数十倍。

  “父皇,那个领域……真的【逆天邪神】如此可怕?”凤横空声音很低,但依然重重发颤。

  凤天威缓缓的【逆天邪神】点头,沉重无比的【逆天邪神】道:“如果沉下,你们全部要死,凤凰城也将不复存在。即使我宗所有帝君联手,也于事无补!”

  凤横空:“!!!”dudu3();

  “这……这怎么可能。云澈怎么可能……”空气燥热的【逆天邪神】仿佛随时都会燃烧起来,凤横空却是【逆天邪神】全身发冷。他忽然一个激灵,急声道:“这个云澈的【逆天邪神】性格极端之极,简直如疯子一样,什么事都做的【逆天邪神】出来……必须马上传音所有人马上撤离凤凰城,至少……”

  “不!”凤天威却是【逆天邪神】厉声喝止:“凤凰城若是【逆天邪神】被毁,毁掉的【逆天邪神】不仅仅是【逆天邪神】根基,凤神已死的【逆天邪神】事,也会彻底暴露。到时,根基和守护神灵全都没有了的【逆天邪神】凤凰神宗会是【逆天邪神】什么下场……你预想不到吗!”

  凤横空全身剧震,脸色瞬间惨白。

  凤凰神灵作为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先祖凤神,平时虽极少现身,但在事关凤凰神宗存亡大事上,必然应该出现!虽然凤凰神灵直到现在都未曾出现已足以让人疑惑,但也只是【逆天邪神】或轻或重的【逆天邪神】怀疑而已,且这种怀疑很容易会被三年前才出现的【逆天邪神】凤神之影所否定。

  但,若是【逆天邪神】凤凰城真的【逆天邪神】被毁了,而凤凰神灵却依然没有出现……那么,凤神已死的【逆天邪神】真相,将彻彻底底的【逆天邪神】暴露于世。

  凤凰神宗也将迎来真正的【逆天邪神】灭顶之难!

  凤天威在背后横起手指,示意凤横空不要再说话,仰头直视云澈,沉着的【逆天邪神】道:“云澈,出兵苍风,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我神凰理亏在先。本以为要拿下苍风,不过是【逆天邪神】举手之劳,没想到苍风竟出现了你这等人物!”

  “我宗有先祖凤神守护,你的【逆天邪神】火焰领域纵然再强十倍,也不可能毁伤我凤凰城半分,但我宗代代立誓,不到生死存亡,断不借助先祖凤神之力。所以事已至此,我宗认栽。”

  “呵……”云澈眼眉沉下,满脸讽笑,却没有戳破凤天威自我掩饰的【逆天邪神】谎言。

  唯一的【逆天邪神】原因,自然是【逆天邪神】凤雪児。

  若不是【逆天邪神】因为凤雪児,他巴不得四大圣地将一直视为威胁的【逆天邪神】凤凰神宗打压到彻底凋零!

  “云澈,你若真想毁我凤凰城,早就把毁灭领域给沉下来了。你将我调离,完成这个毁灭领域,又刻意等我回来,显然也并非想要做的【逆天邪神】太绝。你虽杀我宗数个皇子长老,但三年前毕竟救过雪児性命,对我宗而言,雪児性命,要远比你所杀的【逆天邪神】所有人都要重要,所以,我宗其实也并无必要对你做的【逆天邪神】太绝。”

  凤天威的【逆天邪神】话,换做在任何其他势力、家族,都会让人不舒服,但在凤凰神宗,却没有人觉得不妥。

  因为对全宗而言,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命,的【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确确要比死去的【逆天邪神】那些弟子、皇子、长老甚至两个太长老的【逆天邪神】命加起来还要重要。

  而且重要的【逆天邪神】多!

  毫不夸张!!

  “说出你的【逆天邪神】条件吧。”凤天威目如饿鹰,声音刚冷果决,毫无慌乱,似乎一切都未曾脱离过他的【逆天邪神】掌控:“只要不是【逆天邪神】太过分,为保凤凰城,我宗可以全盘接受,并且让你活着离开。”

  “我宗建宗数千年,从未退步至此!但,你若是【逆天邪神】不识抬举,狮子大开口,越我神宗底线,哼,纵然要承受先祖凤神之怒罚,也唯有借助先祖凤神之神力。到时,我凤凰城安然无恙,而你不但要惨死,苍风国也将从天玄大陆永远消失,寸草不留!”

  “我凤天威之言,一言九鼎!”

  凤天威的【逆天邪神】话传遍神凰全城,字字震耳慑心。

  若是【逆天邪神】换做别人,还真会被凤天威的【逆天邪神】话给震慑到。

  但对于知道凤神根本早就消逝的【逆天邪神】云澈来说,凤天威后半段话根本一毛钱的【逆天邪神】威慑都没有,还差点没让他笑出声来。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