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18章 黄泉灰烬

第718章 黄泉灰烬

  readx();  炽热的【逆天邪神】光芒从天空洒下,将凤凰城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都映照成了赤金色。光芒的【逆天邪神】来源在缓慢的【逆天邪神】下沉,如同一汪正吞噬着苍穹的【逆天邪神】火焰炼狱,其庞大足以遮蔽三分之一个凤凰城……而且还在持续的【逆天邪神】扩大着。

  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所有玄者们全部停下了手中之事,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天空,惊得根本说不出话来。

  “那是【逆天邪神】……什么??”

  不仅仅是【逆天邪神】凤凰城,神凰城……甚至神凰城的【逆天邪神】边郊,几乎所有人都走出了居所或修炼地,目瞪口呆的【逆天邪神】看着一轮正在从空中沉向凤凰城的【逆天邪神】血色曜日。

  凤横空的【逆天邪神】面孔和一双瞳眸都被耀成了赤金色,伴随着赤金火光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以恐怖速度升高的【逆天邪神】温度,而比高温更可怕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强到他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的【逆天邪神】威压……

  如末日来临般的【逆天邪神】威压!!比之云澈之前玄力全开时都要可怕出不知多少倍,甚至从他的【逆天邪神】父亲凤天威身上,他都从未感觉到如此恐怖的【逆天邪神】威压……在这股威压之下,他的【逆天邪神】心脏以一个奇高无比的【逆天邪神】频率疯狂跳动,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每一根神经,都在剧烈的【逆天邪神】战栗着。

  “这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一个凤凰长老惊颤着道。

  “爷爷不是【逆天邪神】追赶云澈去了吗……云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爷爷呢?”凤熙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逆天邪神】画面。不到一刻钟前,云澈才被凤天威两招轰退……凤天威的【逆天邪神】攻击全部结结实实打中云澈,他能不死,还有逃走之力已经可以算作是【逆天邪神】奇迹,至少也该是【逆天邪神】重伤,没有任何理由能逃出凤天威的【逆天邪神】手心。

  但云澈现在却出现在这里,而凤天威却不见踪影。

  “马上传音给你爷爷!”凤横空抬头望天,咬牙切齿的【逆天邪神】道:“云澈诡计极多,一定是【逆天邪神】用什么特殊方法摆脱了你爷爷的【逆天邪神】追赶……说不定,还是【逆天邪神】故意将你爷爷引开!”

  “让你爷爷速度赶回来!”慑心颤魂的【逆天邪神】气息,已让凤横空感觉到了莫大的【逆天邪神】危机。

  “是【逆天邪神】,父皇!”凤熙铭迅速拿出了有着凤火印记的【逆天邪神】传音玉。

  “云澈……你要做什么!”凤横空沉声低吼道。

  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人每一个身上都有凤凰血脉和凤凰玄力在身,对高温有着远超常人的【逆天邪神】抵御能力,但此时,空气的【逆天邪神】温度已经灼热的【逆天邪神】如火焰一般,强如凤横空,都已经开始感觉到一股燥热,而那些玄力稍弱的【逆天邪神】低级弟子都已经开始运转玄力抵御。

  越来越浓重的【逆天邪神】水汽开始从四面八方升腾,空气与视线在明显的【逆天邪神】扭曲着。

  而随着空中火狱的【逆天邪神】继续放大,空气的【逆天邪神】温度,依然在持续的【逆天邪神】上升着。dudu1();

  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停止在三百丈的【逆天邪神】空中,没有再继续下落,他的【逆天邪神】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因为这个“黄泉灰烬领域”,倾注了他所有的【逆天邪神】玄力,几乎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保留。

  要强过当初焚灭七十万神凰大军的【逆天邪神】“黄泉灰烬领域”数倍!!

  “凤横空,好好的【逆天邪神】看着吧。马上,这个承载着神灵意志,却变得无比肮脏罪恶的【逆天邪神】地方,就会永远灰飞烟灭!!”云澈在冷笑,声音阴森如魔鬼的【逆天邪神】低吟。

  在幻妖界,幻妖皇族凭借四重《金乌焚世录》让幻妖全部生灵万年臣服;在天玄大陆,凤凰神宗凭借四重《凤凰颂世典》称霸七国,并以短短五千年的【逆天邪神】发展直逼万年圣地。

  在幻妖界,最强的【逆天邪神】玄功毫无疑问是【逆天邪神】金乌焚世录。在天玄大陆,最强的【逆天邪神】玄功,也公认是【逆天邪神】凤凰颂世典。

  而云澈,不但有着精纯度还要超过小妖后和历代所有妖皇的【逆天邪神】金乌血脉,此时所施展的【逆天邪神】“黄泉灰烬领域”,是【逆天邪神】《金乌焚世录》第七重境的【逆天邪神】力量!

  论玄力,云澈绝对算不上当世顶尖。

  但他此刻所释放的【逆天邪神】“黄泉灰烬”,却绝对是【逆天邪神】当世最高层面,亦是【逆天邪神】最强的【逆天邪神】玄技。

  没有之一!

  不要说凤横空,纵然是【逆天邪神】他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历届所有先祖在此,心魂也会在境界层面的【逆天邪神】绝对压制下无法控制的【逆天邪神】战栗。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并不是【逆天邪神】危言耸听。

  当这个领域完全成型,并笼罩而下时……

  足以将整个凤凰城,将这个庞大宗门五千年的【逆天邪神】底蕴化成彻底的【逆天邪神】灰烬!

  凤横空的【逆天邪神】身体猛的【逆天邪神】一抖,心中那过于可怕的【逆天邪神】感觉,让他隐约的【逆天邪神】感觉到云澈并不是【逆天邪神】在虚张声势……

  “你这孽畜,死到临头还口出狂言!”凤凰长老凤止水暴吼一声,然后低声向凤横空道:“宗主,他现在居于空中,不敢下来,身上的【逆天邪神】玄气波动也分明是【逆天邪神】在全力积蓄力量,再加上他先前在太宗主的【逆天邪神】手下必定已经重伤,现在虽气势惊人,但极有可能根本毫无抵御之力……正是【逆天邪神】攻击他的【逆天邪神】好时机!”dudu2();

  “看我让他原形毕露!”

  凤止水很自信于自己的【逆天邪神】判断,声音落下,他已是【逆天邪神】腾空而起,一爪轰向云澈。

  而事实,也的【逆天邪神】确与他所料想的【逆天邪神】相差无几……云澈虽然并不是【逆天邪神】重伤,但此刻正将全部力量都倾注于金乌领域之中,没有留有半点抵御之力。

  但纵然如此,全力释放的【逆天邪神】金乌之炎,又岂是【逆天邪神】一个凤凰长老所能靠近!!

  凤止水瞬间拔起百丈,直冲云澈,但在刚把距离拉近到百丈之距时,凤止水的【逆天邪神】脸色骤然变化,本是【逆天邪神】疾冲的【逆天邪神】身躯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停止,然后如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坠下,落地之后直接滚倒在地,接连数个翻滚,口中发出阵阵痛苦的【逆天邪神】哀嚎。

  “止水长老!”

  众凤凰玄者全部大惊,凤横空和众凤凰长老迅速冲上,刚一靠近,便问道一股刺鼻的【逆天邪神】焦糊味。凤止水在翻滚间,全身凤衣、头发、胡须都已化成焦炭脱落,裸露出的【逆天邪神】躯体一半通红,一半,已是【逆天邪神】焦黑!

  最触目惊心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双手……竟是【逆天邪神】全部消失在了手臂上,只剩两截黑枯的【逆天邪神】手骨。

  “宗主……不要……靠近……”凤止水伸出没有了手掌的【逆天邪神】右臂,一张脸在极度的【逆天邪神】痛苦下抽搐扭曲,然后咽下声音,昏死过去。

  凤横空与众凤凰长老全部面色苍白,背后升起一股刺骨的【逆天邪神】寒气。

  凤横空身体微晃,无力的【逆天邪神】后退了两步,然后忽然眼神一凝,猛一咬牙,整个人腾空而起,向云澈冲去。

  “宗主!”

  凤止水的【逆天邪神】惨状就在眼前,众凤凰长老全部大惊失色,连忙跟着飞起,想要拉住凤横空。

  不过,凤横空并没有像凤止水那般鲁莽,在腾空之后,他的【逆天邪神】速度便已大幅度放缓下来,紧拧眉头,缓慢的【逆天邪神】向云澈靠近……每靠近一分,温度便会爆升一分,到了百丈高度时,他有着霸玄境十级凤凰玄力护身的【逆天邪神】躯体便已感觉到了强烈的【逆天邪神】不适感,而临近到一百五十丈时,他的【逆天邪神】胸口已开始窒息,身体犹如站在炼狱火山的【逆天邪神】山口。

  凤横空一咬牙,身体猛然再拔高十丈,瞬间,犹如被一层滚烫的【逆天邪神】烙铁包裹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身上,让他痛苦的【逆天邪神】面容扭曲。dudu3();

  而此时,距离云澈还有着至少一百三十丈!

  纵然在亲身试探,凤横空依然无法相信,仅仅是【逆天邪神】云澈上空赤金火焰所释放的【逆天邪神】温度,竟让他连靠近到一百丈都不能!

  纵然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父亲凤天威,都绝无可能做到这一点!!

  百丈之外尚且如此,那团火焰……究竟要可怕到何等程度!

  “宗主,不要再靠近了!”

  后方紧随而至的【逆天邪神】众凤凰长老也无不是【逆天邪神】脸色惊恐苍白,亲身临近,他们总算明白凤止水为何会忽然落得如此下场。他们望着上空的【逆天邪神】云澈,心魂的【逆天邪神】颤动,已完全不能用惊骇来形容。

  “凤火焚天!!”

  一个凤凰长老小心的【逆天邪神】后退几分,然后凝聚全身玄力,释放出自己所轰出的【逆天邪神】最强凤炎。一道庞大的【逆天邪神】凤凰火光顿时带着嘹亮的【逆天邪神】凤凰之鸣冲天而起,攻向云澈……然而,这道凤凰火光不过才冲过三十丈距离,便忽然碎裂,化成无数片散碎的【逆天邪神】火焰,然后消弭在了空中,

  “什……什么!?”那个凤凰长老彻底呆滞。

  “宗主,快下去!!”

  不过才停留了数息的【逆天邪神】时间,他们已感觉自己的【逆天邪神】全身犹如被架在炼狱之火上煎烤。以他们的【逆天邪神】实力尚且如此,若是【逆天邪神】换做护法或者凤凰弟子,必然早已被焚成灰烬。

  不等凤横空回应,两个凤凰长老拉起他的【逆天邪神】手臂,将他强行从空中带下,一直到落在地面,他们的【逆天邪神】呼吸才总算畅快了那么一些。

  亲身承受了云澈火焰领域的【逆天邪神】可怕,凤横空的【逆天邪神】脸色已是【逆天邪神】苍白如纸,云澈方才所说的【逆天邪神】话,在他脑海中也数倍的【逆天邪神】清晰,就如魔鬼镶嵌在他心魂中的【逆天邪神】印记一般让他遍体发寒:“云澈……你到底想做什么!!”

  “想做什么?我刚才不是【逆天邪神】已经说的【逆天邪神】很清楚了吗?”云澈脸色低沉的【逆天邪神】冷笑,空中的【逆天邪神】金乌领域依然在逐渐的【逆天邪神】扩大,到了现在,已几乎足以笼罩半个凤凰城:“当这个火焰领域落下……就是【逆天邪神】这凤凰城从这世上永远消失之时!”

  “你敢!!”凤横空的【逆天邪神】双目赤红如血,音调更是【逆天邪神】完全变了样子:“你若敢伤凤凰城半分,朕……朕誓要你苍风国寸草不留!!”

  “哈哈哈哈哈!”云澈大声狂笑起来:“凤横空,你还真是【逆天邪神】见了棺材都不掉泪。我杀你的【逆天邪神】儿子都和杀鸡一样,眉头都懒得皱一下……你说我敢不敢呢!!”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