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14章 速战速决

第714章 速战速决

  劫天剑的【逆天邪神】狂暴攻击配合星神碎影的【逆天邪神】如影随形,对手一旦被压制,便可谓是【逆天邪神】永无翻身之时。凤天谕此时便是【逆天邪神】这种状态,他活了数百年,和无数的【逆天邪神】强者交过手,但即便是【逆天邪神】面对强过自己数倍的【逆天邪神】对手,也从未被压制的【逆天邪神】如此彻底。

  在云澈飓风般的【逆天邪神】轰击之下,他拼命的【逆天邪神】后退防御,转眼之间被持续轰出十几里,整个过程别说反击或逃离,就连喘一口气都是【逆天邪神】奢望。整个人如同被死死的【逆天邪神】压在数十座大山之下,无法翻身。

  之前凤炎对轰,他尚能稍微占一点上风,而云澈劫天剑一出,一剑之后,他便被压制的【逆天邪神】完全窒息。虽然凭着浑厚无比的【逆天邪神】玄力暂时没有落败重伤,但在云澈数十次轰击之下,他全身的【逆天邪神】气血早已动荡的【逆天邪神】如同沸腾一般。

  这时,一股汹涌的【逆天邪神】气浪以极快的【逆天邪神】速度从西北方而来,凤天谕痛苦不堪的【逆天邪神】脸上在这时终于露出了一丝舒缓,而那道气浪还未靠近,一道巨大的【逆天邪神】凤凰火焰已铺天盖地的【逆天邪神】轰向云澈。

  云澈一剑逼开凤天谕,然后猛然一挥,在巨大的【逆天邪神】玄力风暴之下,轰来的【逆天邪神】凤凰火焰顿时被扭曲了方向,冲向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后方,碰触到地面的【逆天邪神】那一刻,轰然爆起一道数百丈高的【逆天邪神】冲天火柱。

  火光的【逆天邪神】映照之下,终于摆脱云澈的【逆天邪神】重剑轰击,得以喘息的【逆天邪神】凤天谕身旁已多了一个人。他和凤天谕相近的【逆天邪神】年纪,一样的【逆天邪神】装束,赫然是【逆天邪神】全速赶来的【逆天邪神】凤天擎。不过他的【逆天邪神】脸色极不好看,因为和凤天谕一样,从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他分明感觉到了一股让他心悸的【逆天邪神】气息,心中,更是【逆天邪神】被极致的【逆天邪神】震惊和难以置信充斥。

  凤天谕的【逆天邪神】双臂血流如注,他迅速一提气,压制住全身伤势,低沉的【逆天邪神】道:“天擎,此子根本就是【逆天邪神】个怪物,他比我们预想的【逆天邪神】要强百十倍……嘶,我们必须全力联手……此子不死……我神宗永无安宁!!”

  不用凤天谕解释,他的【逆天邪神】状态,还有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气息,已足以让凤天擎明白他们完完全全错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实力。凤天谕的【逆天邪神】最后一句话,他更是【逆天邪神】无比认同。凤天擎深吸一口气,道:“已没必要活捉……直接下死手,不要给他喘息的【逆天邪神】机会。”

  “出手!!”

  凤天擎向前半步……而这半步之间,他身上的【逆天邪神】凤凰火焰已膨胀至数十丈,手中,也多了一把五尺多长的【逆天邪神】火焰重刀,凤天谕紧随其后,两人的【逆天邪神】凤凰火焰交融在一起,远远看去,天空中有如多了一轮赤红的【逆天邪神】骄阳。

  而“骄阳”之下,广阔的【逆天邪神】地面快速的【逆天邪神】化作翻滚的【逆天邪神】岩浆。

  “这两人联手,拖的【逆天邪神】越久对你越不利,若有其他变故更是【逆天邪神】难以应对……速战速决!”茉莉沉声道。

  “我知道!”云澈双手握紧劫天剑,剑身未动,一股山崩海啸般的【逆天邪神】气势便已笼罩了大地。面对两大凤凰帝君的【逆天邪神】联手,他没有准备谨慎退却,反而主动向前,一剑轰出,身体与剑身之上都燃起了最灼热的【逆天邪神】凤凰火焰,一道几近实质的【逆天邪神】凤凰之影在他的【逆天邪神】背后展翅咆哮。

  “滅天绝地!!”

  凤天谕和凤天擎的【逆天邪神】凤凰火焰,也在这时铺天盖地的【逆天邪神】轰向云澈。

  “凤火焚天!!”

  双重的【逆天邪神】凤火焚天,蕴含着常人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焚灭之力,遮天蔽日的【逆天邪神】火光盖了了其他所有的【逆天邪神】光芒,如同一头来自炼狱深渊的【逆天邪神】恶魔,吞噬向迎面而来的【逆天邪神】云澈。

  三股帝君层面的【逆天邪神】力量毫无花俏的【逆天邪神】撞击到了一起,顿时,所有的【逆天邪神】声音都被吞噬,冲天而起的【逆天邪神】火焰直冲至苍穹之上,然后将周围数十里区域完全吞没,其中的【逆天邪神】所有生物死物都在短短的【逆天邪神】一瞬间化成了飞灰。空间疯狂崩塌,无数道巨大的【逆天邪神】空间裂缝狰狞的【逆天邪神】吞噬着暴走的【逆天邪神】力量与火焰。

  璀璨至极的【逆天邪神】光芒让人根本无法睁开眼睛,遮天的【逆天邪神】火光之下,凤天谕和凤天擎被狂暴的【逆天邪神】力量狠狠的【逆天邪神】掀飞出去,他们在半空中相互借力,才总算卸掉身上的【逆天邪神】力量停滞下来。两人的【逆天邪神】脸色都通红似血,全身的【逆天邪神】玄气在经脉中肆意冲撞,混乱的【逆天邪神】无法压制。凤天谕的【逆天邪神】状态稍好一些,只有双臂的【逆天邪神】伤加重,嘴角挂着血丝,而凤天擎的【逆天邪神】胸口却已是【逆天邪神】血肉模糊,握刀的【逆天邪神】双手更是【逆天邪神】露出了森森白骨,两臂的【逆天邪神】筋脉都被摧毁了至少一半。巨大的【逆天邪神】痛苦和严重的【逆天邪神】创伤已让他几乎无法握紧刀柄。

  叮……

  一声轻响,凤天擎手中的【逆天邪神】火焰重刀在这时忽然粉碎,从刀柄到刀身,散成细碎的【逆天邪神】碎片散落了下去。

  凤天谕和凤天擎同时怔住,凤天擎长长的【逆天邪神】叹息一声,没有去惋惜被轰碎的【逆天邪神】爱刀,而是【逆天邪神】沉重的【逆天邪神】道:“罢了,双手重伤至此,怕是【逆天邪神】十年之内都难以痊愈,十年,足够再寻到一把合适的【逆天邪神】兵刃了……天谕,你的【逆天邪神】伤势如何?”

  “我没事。”凤天谕虽之前已和云澈战过一场,但他玄力毕竟胜过凤天擎一个小境界,伤势也比凤天擎轻上不少。他定目看向前方经久不息,吞没一切的【逆天邪神】遮天之火,声音嘶哑的【逆天邪神】道:“刚才的【逆天邪神】那一击,你我都是【逆天邪神】全力,虽都受创,但那孽畜……也该灰飞烟灭了吧。”

  凤天擎缓缓点头:“他力量虽然强的【逆天邪神】异常,但毕竟只有王玄之躯,绝无存活之理。唉,真是【逆天邪神】做梦都没有想到,小小苍风国,竟出现了这样一个匪夷所思的【逆天邪神】怪胎,竟需你我联手……”

  轰隆隆……

  沉闷至极的【逆天邪神】轰鸣声忽然传来,前方无际的【逆天邪神】凤凰火焰忽然出现了不正常的【逆天邪神】摇曳,然后猛然被粗暴的【逆天邪神】分开,云澈,还有那把比他身躯都庞大的【逆天邪神】朱红巨剑携着一股完全不亚于之前的【逆天邪神】恐怖气浪轰然袭来。

  “什……什么!!”

  凤天谕和凤天擎的【逆天邪神】双目同时瞪大,这一刹那,他们人生第一次体会了何为真正的【逆天邪神】恐惧。

  即使云澈没死,而是【逆天邪神】血淋淋的【逆天邪神】出现,他们也多少好接受一些。但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神依然如刀锋般寒澈,气势也丝毫没有衰弱,视线所及,他身上甚至几乎看不到伤痕的【逆天邪神】存在,这是【逆天邪神】让他们死一百次都无法相信,无法接受的【逆天邪神】结果。

  极度的【逆天邪神】震骇之下,他们的【逆天邪神】躯体也本能的【逆天邪神】做出了默契的【逆天邪神】反应,他们一人向左,一人向右,以极快的【逆天邪神】速度飞遁而去。云澈刚才直接轰出了消耗巨大的【逆天邪神】“滅天绝地”,显然是【逆天邪神】要遵从茉莉所言的【逆天邪神】速战速决,因为虽然他始终占据着绝对上风,但对方终究是【逆天邪神】两个强大的【逆天邪神】帝君,绝不是【逆天邪神】轻易就能击溃。

  既然要速战速决,他岂会容许他们遁走。

  云澈没有追向任何一人,在冲至两人之前所在位置后微微一顿,瞳孔中闪动起一瞬间起身的【逆天邪神】光芒,头顶之上,一道巨大的【逆天邪神】苍龙之影瞬间闪现。

  “龙魂领域!!”

  来自太古龙神的【逆天邪神】灵魂威压从天而降,笼罩在了凤天谕和凤天擎的【逆天邪神】心魂之上。以两人帝君层面的【逆天邪神】心魂,本不至于在龙魂领域之下过于不堪,但他们本就被云澈惊的【逆天邪神】差点魂飞天外,此时在龙魂威压之下,更是【逆天邪神】一瞬间便堕入了恐惧的【逆天邪神】深渊,全身在极度的【逆天邪神】恐惧中直接瘫软,栽向了下方,护身玄力更是【逆天邪神】如潮水般快速消散。

  噗!!

  破革声中,劫天剑从凤天谕的【逆天邪神】后背轻而易举的【逆天邪神】贯穿而过,汹涌的【逆天邪神】力量如洪流般冲进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内部,将他全身的【逆天邪神】经脉、玄脉和五脏瞬间绞碎。

  有帝君之力护身,云澈方才轰出滅天绝地,也才让他们受到了一些稍重的【逆天邪神】伤。但龙魂领域之下,云澈随手一剑,便将之轻易毙命,如屠一个凡人。

  这便是【逆天邪神】龙魂领域的【逆天邪神】可怕。

  凤天谕五官定格,他还未完全消散的【逆天邪神】灵觉已清晰看到了自己的【逆天邪神】死亡。最后的【逆天邪神】意念之下,他的【逆天邪神】头颅一点点的【逆天邪神】向后挪动,似乎想要在死亡前重新看清云澈的【逆天邪神】面孔……

  “你…………怪……物…………”

  他的【逆天邪神】头颅只转过了一半,便已重重垂下,再也没有了声息。最后用尽全部意志喊出的【逆天邪神】三个字带有的【逆天邪神】却不是【逆天邪神】怨恨与不甘,而是【逆天邪神】至死都无法释怀的【逆天邪神】震惊和难以置信。

  “哼,感谢你的【逆天邪神】夸奖。”云澈冷笑一声,剑身一甩,凤天谕的【逆天邪神】尸体被远远甩去,落入凤凰火海之中,转眼便化作灰烬。

  凤天谕存活的【逆天邪神】这数百年,绝无可能想到自己竟会陨落在一个只有二十来岁的【逆天邪神】人手上。

  云澈冷漠的【逆天邪神】转过身,看向了凤天擎。方才的【逆天邪神】龙魂领域只持续了两息便被云澈收起,但不知是【逆天邪神】龙魂震慑的【逆天邪神】余威未散,还是【逆天邪神】已然心魂崩溃,凤天擎依旧瘫坐在地,没有趁机遁走,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双目一片空洞。

  “你……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人?”凤天擎哆嗦着嘴唇,每一个字,都在颤抖。两人合力,在云澈面前尚且溃败至此,只剩他一人,还身负重伤,再加上龙魂威压冲击下的【逆天邪神】心灵崩溃,他已彻底绝了反抗的【逆天邪神】念头。

  “我是【逆天邪神】云澈,苍风皇室的【逆天邪神】驸马,苍风在位女皇的【逆天邪神】夫君,苍风被你们害死的【逆天邪神】先皇的【逆天邪神】女婿!无辜被你们侵犯、践踏成地狱的【逆天邪神】苍风国的【逆天邪神】国民,你可懂了么!”云澈冷冷的【逆天邪神】说道。

  “……”凤天擎的【逆天邪神】手掌陷入下方的【逆天邪神】土地,喃喃的【逆天邪神】道:“是【逆天邪神】天意么……”

  “天意?”云澈低沉的【逆天邪神】冷哼一声:“呵,这是【逆天邪神】你们凤凰神宗应该承受的【逆天邪神】报应!!而且这个报应……才刚刚开始而已!!”

  “呵呵……”凤天擎失魂的【逆天邪神】笑:“我虽无用,杀不了你,但我神凰五千年根基,岂是【逆天邪神】你能撼动……我们二人死,你……也定然活不过今日。”

  轰!!

  沉闷的【逆天邪神】爆裂声从凤天擎的【逆天邪神】身上传来,他全身一晃,眼睛闭合,七窍渗血,然后缓缓的【逆天邪神】瘫倒下去。

  身为凤凰太长老,他不甘被云澈所杀,又自知逃不过云澈之手,于是【逆天邪神】自毁玄脉五脏而亡……随着身体的【逆天邪神】倒下,身上的【逆天邪神】稀薄凤血也随之燃起,将他的【逆天邪神】尸体焚化在凤凰火焰之中。

  云澈转过头去,将劫天剑收回,低低的【逆天邪神】冷笑:“我能否撼的【逆天邪神】动,可不是【逆天邪神】你能说了算的【逆天邪神】!”

  声音落下,他也已飞身而来,直冲凤凰城的【逆天邪神】方向而去。

  ————————————

  乒!!

  凤横空的【逆天邪神】身体猛然一颤,整个人如同被天雷劈中,四肢、五官,都剧烈的【逆天邪神】颤抖起来,身体一个摇晃,踉跄着向后倒去。

  “宗主!!”

  “父皇!!”

  周围的【逆天邪神】长老和皇子顿时大惊,慌忙将他扶住,急切的【逆天邪神】道:“宗主,你怎么了?”

  凤横空嘴唇依然在哆嗦,一双瞳孔始终处在放大状态,无法收回。那是【逆天邪神】一种强烈到极点的【逆天邪神】震惊和惊恐。

  “天谕长老……死了。”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