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13章 重剑碾压

第713章 重剑碾压

  实力全开的【逆天邪神】云澈面对飞射而来的【逆天邪神】凤凰箭,竟伸出手臂,直接抓了上去,随着他的【逆天邪神】一声低喝,凝聚着极强凤凰炎力的【逆天邪神】凤凰箭被云澈以手掌狠狠的【逆天邪神】撕裂,化成了两道扭曲的【逆天邪神】残炎,被云澈甩向了身后。★√★.く√★√.com

  “唔!!”凤天谕瞳孔放大,满脸的【逆天邪神】震惊之下,甚至带上了隐约的【逆天邪神】惊恐。

  “要死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你!”云澈全身凤血燃烧,背后,闪现出清晰的【逆天邪神】凤凰之影,顿时,凤凰威压叠加玄力气场,在气势上竟是【逆天邪神】隐隐压过了凤天谕。

  云澈手臂轰出,只一瞬间,爆的【逆天邪神】凤炎弥漫了整个空间,天地之间,顿时只剩下纯粹到极点的【逆天邪神】赤色。有邪神火种在身,他调动火系力量的【逆天邪神】度,就算是【逆天邪神】对面修炼凤凰炎力六百多年的【逆天邪神】凤天谕也无法相比。

  一瞬间弥漫视野的【逆天邪神】火焰,让凤天谕心中的【逆天邪神】震惊更是【逆天邪神】无以复加,逼近的【逆天邪神】凤凰火焰让他的【逆天邪神】护体玄力剧烈颤荡。他再不敢轻视和托大,玄力以最快度调动到八成,全身爆起一股庞大的【逆天邪神】火焰风暴。

  “凤火燎天!!”

  轰!!

  如同一块千丈巨石投入平静的【逆天邪神】沧海,数十里范围内的【逆天邪神】空气被粗暴的【逆天邪神】排开,荡起一圈触目惊人的【逆天邪神】恐怖涟漪,整个天空完全变了颜色,炽热的【逆天邪神】红光之下,两团足以焚天灭地的【逆天邪神】凤凰火焰以最激烈的【逆天邪神】方式碰撞到了一起,互相焚灭、撕裂、吞噬着。

  而这,仅仅是【逆天邪神】开始。两团爆烈的【逆天邪神】凤凰之火在互相轰击、吞噬下非但没有逐渐熄灭消散,反而在以惊人的【逆天邪神】度膨胀着,赤红的【逆天邪神】颜色也越来越深邃,数十里内,所有的【逆天邪神】植被全部燃烧了起来,火焰包裹之下的【逆天邪神】岩石都开始快的【逆天邪神】融化。

  轰轰轰轰轰……

  论玄力之雄厚,云澈自然不及凤天谕,但同样是【逆天邪神】使用凤凰炎,云澈在玄功境界、法则理解、炎力驾驭之上,全部都要碾压凤天谕——即使他是【逆天邪神】最强大的【逆天邪神】帝君!

  云澈忽然暴增的【逆天邪神】玄力虽让凤天谕震惊,但他潜意识里依然不认为云澈有与他抗争的【逆天邪神】力量。但单纯的【逆天邪神】火焰轰击,他动用了整整八成玄力,竟没有将云澈的【逆天邪神】凤凰炎压过,短暂的【逆天邪神】僵持之后,他甚至开始感觉到了越来越沉重的【逆天邪神】压力。

  “喝!!”

  凤天谕背后映现出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凤凰之影,将玄力提升到了九成,身上的【逆天邪神】凤凰火焰再度爆,卷起一个庞大的【逆天邪神】火焰漩涡,顿时将云澈的【逆天邪神】凤凰炎强行压制。

  “给我破!!”

  凤炎爆开,空间碎裂,无数的【逆天邪神】空间碎片如钢针一般飞射出去,洞穿着苍穹和大地。爆开的【逆天邪神】火焰风暴之下,云澈和凤天谕被远远的【逆天邪神】分开。凤天谕瞳孔收缩,他死死的【逆天邪神】盯着云澈……视线中的【逆天邪神】云澈虽然被轰出了更远,但他的【逆天邪神】面色沉静,毫无泛白,身上只有衣服变得碎裂,却找不到半处受伤的【逆天邪神】痕迹。

  二十二岁……王玄境三级……却在单纯的【逆天邪神】玄力对撞之下逼得他用出九成的【逆天邪神】力量,这是【逆天邪神】他以前纵然做梦都不可能想到的【逆天邪神】事。

  “此子……决不能留!”

  与云澈交手,本不怎么把云澈放在眼里的【逆天邪神】凤天谕才真正意识到云澈的【逆天邪神】可怕。才二十二岁便已如此,他都无法想象他到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年纪会恐怖到何种境界。而这个人,还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死敌……

  无论如何,不惜任何代价,也必须让他死!!

  “你的【逆天邪神】师父……是【逆天邪神】什么人?”凤天谕全身肌肉、血管鼓起,身体周围,开始出现越来越密集的【逆天邪神】火灵。意识到云澈的【逆天邪神】可怕,他已决定不惜对这么一个小辈用出全力,在最短的【逆天邪神】时间内将他置于死地。他若不死……将来,必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噩梦。

  也同其他所有人一样,他想知道究竟是【逆天邪神】谁竟调教出了这样一个让他一个帝君都惊到心悸的【逆天邪神】弟子!

  “你还不配知道。”云澈冷冷的【逆天邪神】道。

  “那你就去死吧。”凤天谕也没指望能从云澈的【逆天邪神】口中得到回答,他双臂张开,头在燃烧中直直竖起,身后的【逆天邪神】凤凰之影出一声嘹亮刺耳的【逆天邪神】凤鸣。

  他的【逆天邪神】身上没有释放凤凰之炎,但空气的【逆天邪神】温度却在以一个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度上升着,空间,也在扭曲中快的【逆天邪神】变成赤色,地面上的【逆天邪神】碎石微沙在颤动,甚至大量的【逆天邪神】飘浮了起来。

  “凤凰领域!!”随着凤天谕眸光的【逆天邪神】骤闪,周围十几里区域,在一瞬间,化作了庞大的【逆天邪神】火焰之海,火海之中,无数的【逆天邪神】凤凰炎影在肆意的【逆天邪神】飞舞、长鸣,释放着足以焚烧一切的【逆天邪神】毁灭之力。

  庞大的【逆天邪神】火焰领域,凤天谕和云澈便处在领域的【逆天邪神】正中心,凤天谕双手抬起,他的【逆天邪神】领域,他自然是【逆天邪神】主宰,他可以随意的【逆天邪神】变化领域和调动每一个角落的【逆天邪神】力量,领域之中的【逆天邪神】一切,都将化作对他有利的【逆天邪神】因素:“黄毛小儿,在你死之前,用你的【逆天邪神】生命好好的【逆天邪神】见识一番何为帝君层面的【逆天邪神】领域!在这凤凰领域之中,你就算把全身所有的【逆天邪神】力量都用来防御,十息之内也将被化成灰烬!”

  帝君层面的【逆天邪神】领域,的【逆天邪神】确强大无匹,可以说是【逆天邪神】天玄大6最高层面的【逆天邪神】力量。

  但,凤天谕做梦也不可能想到,纯粹的【逆天邪神】火焰力量,就算再强上十倍,也不可能对拥有火灵邪体的【逆天邪神】云澈造成分毫的【逆天邪神】损伤。

  站在这毁灭领域的【逆天邪神】中心,云澈淡淡的【逆天邪神】瞟了一眼周围,脸上露出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惶然和惊惧,反而是【逆天邪神】凤天谕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冷笑:“你如果不动用这凤凰领域,或许死的【逆天邪神】还慢一些。”

  “红儿,出来干活了!!”

  “啊……噢!”

  朱红的【逆天邪神】光芒一闪,劫天诛魔剑已被云澈抓于手中,那一刹那,整个凤凰领域中所有爆燃的【逆天邪神】火焰都似乎出现了停顿,而凤天谕的【逆天邪神】一双瞳孔也如被钢针扎刺,骤然痉挛。

  凤天谕活了数百年,第一次见到如此庞大的【逆天邪神】剑。从这把巨大的【逆天邪神】剑上,他几乎感觉不到任何的【逆天邪神】气息,但,仅仅是【逆天邪神】视线的【逆天邪神】碰触,他的【逆天邪神】心脏还有灵魂,竟无法控制的【逆天邪神】出现了惧怕的【逆天邪神】抽搐。

  呼!!

  云澈手臂一甩,劫天剑挥出一道朱红色的【逆天邪神】弧线。而不过是【逆天邪神】一次简简单单的【逆天邪神】挥舞,却带起了一声天雷惊鸣般的【逆天邪神】撕裂声……他最强大的【逆天邪神】力量,这帝君层面的【逆天邪神】凤凰领域,竟在巨剑挥舞的【逆天邪神】轨迹前方,撕开了一道四丈多长,半尺多宽的【逆天邪神】裂痕。

  任凭周围凤炎肆掠,凤影舞动,这道裂痕却是【逆天邪神】久久没有愈合。

  “那是【逆天邪神】……什么剑?”凤天谕的【逆天邪神】声音在战栗。

  云澈没有答话,全身骨骼一阵爆响……和小妖后成婚之后,他收到了大量的【逆天邪神】绝世名剑,在红儿的【逆天邪神】每天狂吃之下,劫天剑内蕴的【逆天邪神】力量越来越恐怖,单单其重量,也已达到了六十多万斤。

  若是【逆天邪神】初到幻妖界的【逆天邪神】云澈,几乎不可能驾驭。但如今的【逆天邪神】云澈,却轻松的【逆天邪神】如同控制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体!

  看到了凤天谕的【逆天邪神】凤凰领域,云澈也就看到了凤天谕的【逆天邪神】实力极限,也让他确认,他不但绝无理由败给凤天谕,就连今日击杀他的【逆天邪神】把握,也在七成以上!

  云澈飞身而起,直穿凤凰领域,劫天诛魔剑向凤天谕横扫而去。

  劫天剑所到之处,凤凰领域层层崩裂,本是【逆天邪神】暴躁的【逆天邪神】凤凰之炎被压制的【逆天邪神】完全熄灭,转眼之间在这十几里的【逆天邪神】领域之中冲出一道百丈之长的【逆天邪神】沟壑,凤天谕的【逆天邪神】面孔在扭曲,他背后的【逆天邪神】凤影在挣扎,身体周围的【逆天邪神】护身玄力如同在被万千钢针扎刺,滋滋作响。他抓起一把火焰长戟,周围百丈空间的【逆天邪神】火焰全部集中在长戟之上,化作一条巨大的【逆天邪神】火焰巨蟒,轰向云澈。

  轰!!

  火光爆裂,天空再次变了颜色,劫天剑的【逆天邪神】力量风暴之下,凤天谕的【逆天邪神】火焰巨蟒仅仅支撑了半息,便已被绞碎。凤天谕眼前一白,感觉胸口如被大山轰中,皮肉瞬间被毁灭的【逆天邪神】稀烂,然后被肋骨和重新涌上的【逆天邪神】护身玄力堪堪的【逆天邪神】阻住。

  耳边风声呼啸,凤天谕直线倒飞了五六里,才终于停滞了下来,他全身气血沸腾,腹部血流如注,他伸出手臂,却现左右臂之上,都被震开了数道长长的【逆天邪神】裂痕。

  周围的【逆天邪神】火焰在消散,温度也快下降,失去了力量支撑,凤凰领域直接崩溃。

  他方才喊着云澈在凤凰领域之下十息之内必被焚灭,然而十息过去……却是【逆天邪神】凤凰领域直接崩溃的【逆天邪神】惨剧。

  “不可能……”凤天谕手捂着腹部,却忘记了去压制并不算太重的【逆天邪神】伤势,他看着正前方的【逆天邪神】云澈,脸上扭曲的【逆天邪神】表情,如同在做着可怕的【逆天邪神】噩梦:“不可能……怎么可能生这种事……”

  他用出了十成玄力,却被对方一击轰伤……凝聚他最高层次力量的【逆天邪神】领域,居然短短十息,便就这么崩溃了。

  刚才轰在他身上的【逆天邪神】力量……怎么可能是【逆天邪神】来自眼前这个只有二十多岁的【逆天邪神】人之手!!

  “我已经说过,不用领域,省点力气的【逆天邪神】话,你可能会死的【逆天邪神】稍慢点!”云澈的【逆天邪神】目中晃过冰冷的【逆天邪神】杀机,他没有给凤天谕喘息之机,劫天剑再度轰出,前方数十丈空间在霸道到极点的【逆天邪神】重剑之力下大幅度凹陷。

  刚才承受的【逆天邪神】力量可怕如噩梦,凤天谕岂敢正面相挡,他瞳孔一缩,身体掠出一道火焰之影,快后撤数十丈……但重剑轰击的【逆天邪神】范围之大,绝非寻常武器可比,凤天谕纵然以极快的【逆天邪神】度退出很远,依然被劫天剑的【逆天邪神】力量余波扫到,虽仅仅是【逆天邪神】余波,却让他全身狠狠一个翻转,险些栽了下去。

  凤天谕又惊又怒,双爪齐出,两道数丈粗的【逆天邪神】凤凰火焰猛烈轰出,汇成一股,直轰云澈。

  轰!!

  一声轰响,凤天谕全力轰出的【逆天邪神】凤炎被劫天剑一剑轰散,消散的【逆天邪神】火焰之后,巨大的【逆天邪神】剑身快逼近,凤天谕大惊失色,再度全力后撤,全身玄力死死的【逆天邪神】护在身前,在惊惧之中,竟再不敢出手反击。

  ————————

  凤凰城中,可以清晰的【逆天邪神】看到东南方向的【逆天邪神】天空不断闪动的【逆天邪神】红光,轰鸣之声虽然隔着极远,依然有些震耳。

  “呵呵,那云澈果然不可能逃得过太长老的【逆天邪神】手掌心。”凤熙铭冷笑道:“太长老亲自出手……简直太便宜他了!!”

  “从太长老出手已经过去好一会儿,居然还没有结束……难道是【逆天邪神】太长老在玩闹抓耗子的【逆天邪神】游戏?”凤非烈淡笑着道,他们任何人都绝不怀疑凤天谕要杀云澈根本易如反掌。

  凤天擎的【逆天邪神】脸色起初很是【逆天邪神】平静,而随着东南方天空的【逆天邪神】光芒越来越浓烈,声音越来越沉重,他的【逆天邪神】眉头也一点点的【逆天邪神】沉了下来。

  注意到他的【逆天邪神】脸色变化,凤横空问道:“太长老,天谕长老那边难道有什么变故?”

  凤天擎低声道:“天谕起初用了一半玄力……然后是【逆天邪神】八分力……现在,居然提升到了十成力!怎么回事?云澈的【逆天邪神】实力就算再夸张,也不可能逼得天谕长老用出全力……难道是【逆天邪神】出现了其他人?或者是【逆天邪神】和云澈一起的【逆天邪神】某个强力帮手?”

  这时,凤天擎的【逆天邪神】耳边忽然传来凤天谕急促中透着惶然的【逆天邪神】凤魂传音:

  “来……我不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对手!!”

  凤天擎脸色剧变,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逆天邪神】声音。他抬头看向东南方的【逆天邪神】天空,重吸一口气,来不及向凤横空等人解释,已飞身而起,以最快的【逆天邪神】度横冲而去。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