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11章 天生狂妄

第711章 天生狂妄

  今天是【逆天邪神】云澈到来神凰城的【逆天邪神】第四天。

  四天的【逆天邪神】时间,不但让神凰城惶然大乱,也足以让这场波澜扩散到天玄大6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云澈活着回来的【逆天邪神】消息本就足以引起全大6的【逆天邪神】动荡,而他在神凰城这些天所做的【逆天邪神】事尤其是【逆天邪神】昨日连杀两个皇子、五个凤凰长老的【逆天邪神】事,如暴风一般用短短一夜的【逆天邪神】时间便席卷了大6七国。

  无论是【逆天邪神】神凰帝国,还是【逆天邪神】其他六国,这对他们所有人而言,都是【逆天邪神】国家存在以来所生的【逆天邪神】最震撼之事,让他们每一个人听到消息的【逆天邪神】第一反应,都是【逆天邪神】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

  这是【逆天邪神】历史上第一次,不可匹敌的【逆天邪神】神凰帝国尊严被践踏还是【逆天邪神】如此程度的【逆天邪神】践踏。而对方,却仅仅是【逆天邪神】一个人。

  包括四大圣地,也都早已在此事之上投入了极大的【逆天邪神】注意力。

  一夜入定,云澈睁开眼睛时天已大明』过他并不是【逆天邪神】算着时间醒来,而是【逆天邪神】被传音玉的【逆天邪神】动静所唤醒。

  拿出传音玉,里面传来一个平和的【逆天邪神】中年人声音:“凤凰神宗之中今晨多了两股帝君气息,一为君玄境二级后期,一为君玄境三级中期,心为上。”

  传音来的【逆天邪神】,赫然是【逆天邪神】黑月商会的【逆天邪神】紫极。

  “不但主动告知,还是【逆天邪神】这老头亲自传音,哼,看来他对你还真是【逆天邪神】关心的【逆天邪神】很啊。”茉莉冷冷淡淡的【逆天邪神】道。

  “关心?”云澈撇了撇嘴:“那是【逆天邪神】因为我身后有一个强到空前绝后,毁天灭地,绝对不能招惹的【逆天邪神】‘师父’,从而让他觉得示好为上。若是【逆天邪神】这层幻象被捅破,估计以他的【逆天邪神】精明,很可能不,是【逆天邪神】一定会比任何人都巴不得我死。对于在一片大6屹立和称霸了万年的【逆天邪神】庞大势力而言,可能会造成威胁的【逆天邪神】东西,是【逆天邪神】绝对不能存在的【逆天邪神】而以我已经暴露在他们眼中的【逆天邪神】异种天赋和成长度,我自然就是【逆天邪神】那种将来可能造成威胁的【逆天邪神】人。”

  “你知道就好。”茉莉傲气的【逆天邪神】道。

  “这凤凰神宗,也是【逆天邪神】如此。”云澈飞身而来,看向神凰城的【逆天邪神】方向:“凤凰神宗凭借着凤凰血脉,五千年时间便已接近了圣地的【逆天邪神】强度,再有五千年,以神灵血脉的【逆天邪神】优势,极有可能会越那四大圣地。凤凰神宗安稳这五千年,只因凤神的【逆天邪神】存在,若是【逆天邪神】凤神还活着的【逆天邪神】幻象被戳破,凤凰神宗会是【逆天邪神】什么后果,用脚趾头都可以预想的【逆天邪神】到。”

  说到这里,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微微一动神凰对苍风疯狗一般的【逆天邪神】举动,难道是【逆天邪神】为了应对将来必定出现的【逆天邪神】沃?毕竟,这世界上再厚重的【逆天邪神】墙,也有透风的【逆天邪神】时候。

  纵然如此无论是【逆天邪神】出于什么原因,以神凰对苍风的【逆天邪神】恶行,都必须承受十倍的【逆天邪神】代价!

  ————————————

  凤横空已经整整四天没合眼,他身上本无重伤,此时就连手臂的【逆天邪神】伤也已无大碍,但他内心受到的【逆天邪神】重创绝无可能如此短时间平息短短三天死了四个儿子,而且全部是【逆天邪神】他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死去,且每一个都是【逆天邪神】被焚烧殆尽,别说尸体,连一丝飞灰都没留下。这样的【逆天邪神】重创,任何一个普通人都无法承受,何况他凤凰宗主,神凰之帝。

  被毁掉小半,一片狼藉的【逆天邪神】凤凰大殿中,各凤凰长老、皇子全部在列,不过,他们的【逆天邪神】脸上却看不到惶然和愤恨,而都是【逆天邪神】欣喜和激动。大殿痉,凤横空两侧还坐着两个人位置赫然与凤横空平齐。

  这是【逆天邪神】两个脸上刻优厚重沧桑的【逆天邪神】老者,他们胡须雪白,头却是【逆天邪神】浓重的【逆天邪神】赤黑色,身体周围不时有火灵舞动,身上释放着一股沉重无比的【逆天邪神】威压,而他们此时微沉的【逆天邪神】眉头和释放寒光的【逆天邪神】双目,更是【逆天邪神】让所有人胸口窒息。

  “我凤凰神宗,竟被人连杀四个皇子岂有此理!”右侧的【逆天邪神】老者声沉如钟,怒气之下,整个大殿的【逆天邪神】温度骤然升高。

  “此事为何不告知太宗主?”左侧的【逆天邪神】老者道。

  “父皇性情暴烈如火,朕一时胆怯,未敢明言。只待拿下云澈那个孽畜,再行告知父皇吧。”凤横空闭上眼睛,不断抽搐的【逆天邪神】面孔和脖颈彰显着他内心无法平息的【逆天邪神】怨恨与沉痛。

  “吾等无用,还要累两位太长老亲自出山,甚为惭愧。”大长老凤非烈愧然道。

  “有两位太长老在,若是【逆天邪神】云澈还敢来,今日就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死期!”凤熙铭咬牙道。

  坐在凤横空身边的【逆天邪神】两个老者,他们的【逆天邪神】年龄都过五百岁,不仅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太长老一辈,还是【逆天邪神】太长老之中九个突破至君玄境的【逆天邪神】人之二。

  左侧,名凤天谕,右侧,名凤天擎,他们与凤凰太宗主同属一脉,皆为“天”字辈。如今已成为凤凰神宗基石般的【逆天邪神】存在。

  “此子之罪,岂是【逆天邪神】‘死’能偿还!”凤天谕怒声道。

  “除了四位皇子,共有多少宗中之人因那云澈而亡?”相比于凤天谕,凤天擎要平静的【逆天邪神】多,但一同已完全变成赤色的【逆天邪神】瞳孔,彰显着他心中的【逆天邪神】震惊和愤怒绝不下于凤天谕。因为纵观凤凰神宗五千年历史,从未有过如此之耻。

  凤熙铭恭敬的【逆天邪神】道:“第一日,只有十四弟一人遭了毒手。第二日,十三弟,还有他殿中九个守护弟子,共十人遇害。昨日,两位皇弟、五位长老惨遭毒手还有九十三人遭遇焚灭,另有三百多人受了不同程度的【逆天邪神】伤,二十一长老为救父皇,重伤之下至今昏迷未醒。”

  “一百一十一人呵,看来,他必须要承受至一百一十一次生不如此,才能偿还了。”凤天谕脸色阴寒。

  这时,一阵骚动声忽然从外面传来,随之响起一个凤凰弟子带着明显惊慌的【逆天邪神】声音:“云澈是【逆天邪神】云澈来了!!”

  呼!!

  整个凤凰大殿,除了两个太长老,所有人在同一个瞬间猛然站了起来。而这样的【逆天邪神】一个瞬间,表明着云澈已在他们心中种下了何其可怕的【逆天邪神】阴影。

  “云澈”凤横空双拳紧攥,口中低念着这个他倾注了今生几乎所有恨意的【逆天邪神】名字:“该是【逆天邪神】你偿还的【逆天邪神】时候了!!”

  轰!!

  火焰爆裂,凤横空直接冲天而起,将本就破败的【逆天邪神】大殿之顶再次冲出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窟窿。众凤凰长老大喊一声“宗主”,也迅飞身而起,紧随其后。

  依然是【逆天邪神】原凤凰城们的【逆天邪神】方向,云澈飘岗和昨天出现时一样的【逆天邪神】位置,双手抱胸,面带冷笑动作、神情和昨日也是【逆天邪神】一模一样。

  而相比于云澈,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人反应和昨日已是【逆天邪神】大不相同,他们的【逆天邪神】表情格外笃定,看向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甚至犹如在看着一个死人,有的【逆天邪神】脸色,甚至还展露着快意的【逆天邪神】冷笑似乎已经看到了云澈落在他们手上,让他们可以肆意泄这些年怨愤的【逆天邪神】画面。

  “凤横空,今天出来迎接的【逆天邪神】倒是【逆天邪神】挺快的【逆天邪神】嘛。”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依然只锁定凤横空一人,音调比之昨日更为轻蔑:“你今天是【逆天邪神】想通了准备乖乖听话呢,还是【逆天邪神】继续看着你的【逆天邪神】儿子弟子在你的【逆天邪神】面前一个个的【逆天邪神】惨死呢!”

  “哦,当然,我依然要无比善意的【逆天邪神】提醒你一句,你还是【逆天邪神】乖乖听话的【逆天邪神】好,否则若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儿子都死光了,你这宗主和皇帝之位可就后继无人了。”

  “云澈,你已经死到临头了,居然还在狂妄。”凤非烈冷笑道:“你以为今天你还能活着离开这里么!”

  “哦?”云澈微微眯了眯眼:“死到临头?才短短几天,这四个字我都已经从你们嘴里听到十遍不止了。可惜我到现在却连一根头都没伤害,可你们凤凰神宗嘿,多么可怜可悲可笑。”

  “呵呵呵呵还真是【逆天邪神】如传闻中的【逆天邪神】那般狂妄。”

  回答云澈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苍老威严的【逆天邪神】声音。随着这个声音,两个赤红色的【逆天邪神】身影从凤凰大殿中缓缓葛,带着一股沉重如山的【逆天邪神】无上威势笼罩了整个凤凰神宗。他们冷目漠视着云澈,庞大的【逆天邪神】气畴威压将周围数十里的【逆天邪神】风都变成了静止。

  仿佛在这个空间,他们便是【逆天邪神】天地间的【逆天邪神】主宰。

  云澈双手从胸口放下,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背到了身后,目光在这两个老者身上一瞥,淡淡冷笑道:“看你们这忽然膨胀了几百倍的【逆天邪神】自信,我还以为是【逆天邪神】请来了哪路神仙,原来只是【逆天邪神】喊出了这么两个老不死。你们好歹也该把凤天威给叫出来,区区凤天谕和凤天擎是【逆天邪神】来告诉我你们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太长老一辈也只剩下一堆废物了吗?”

  凤虎威的【逆天邪神】灵魂中有着太上一辈的【逆天邪神】记忆,云澈在看到凤天谕和凤天擎时,自然一口就喊出了他们的【逆天邪神】名d字。

  d

  凤天谕和凤天擎的【逆天邪神】脸色同时一变他们带着磅礴的【逆天邪神】气场出现,凤凰灵压更是【逆天邪神】第一时间牢牢的【逆天邪神】锁定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本以为单凭灵压,就足以让云澈一瞬间面露恐惧,全身抖,甚至心魂崩溃。

  但,他们所看到的【逆天邪神】画面,却出乎了他们所有的【逆天邪神】预料,他们出现之后,云澈非但没有露出惊惧忌惮,脸上的【逆天邪神】表情压根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变化,身上的【逆天邪神】气息更是【逆天邪神】没有半点的【逆天邪神】紊乱,平淡的【逆天邪神】就像是【逆天邪神】看到了两只蚂蚱从地上跳出来。

  他不但没有被他们的【逆天邪神】气彻制,还一口喊出了他们的【逆天邪神】名字然后非但没有被他们的【逆天邪神】名字吓到,反而每一个字,每一个神情,都是【逆天邪神】轻视和不屑。

  他竟然在蔑视、嘲笑这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太长老两个成就帝君之境,成为玄道之中的【逆天邪神】人中之神,真正俯视天下的【逆天邪神】人物!!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