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10章 破绽?
  “凤凰神宗那边炎息动乱,看来云澈这次有了大动作。”

  紫极目光远眺,看向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方向。他的【逆天邪神】身侧,一个全身蓝衣的【逆天邪神】中年男子正跪拜在那里,冷毅的【逆天邪神】脸上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敬畏,他恭敬的【逆天邪神】道:“云澈今日的【逆天邪神】确做了远超预料的【逆天邪神】事。”

  “玄影石带了么?”

  蓝衣男子双手捧起一块周身闪动着水蓝色光芒的【逆天邪神】奇异玉石:“幸不辱命,请主人过目。”

  将水蓝玉石拿起,紫极手掌一拂,一个幻妙的【逆天邪神】玄阵在玄影石上方快速形成,随着紫极手势的【逆天邪神】轻微变动,玄阵之中,一幕幕影响清晰的【逆天邪神】显现了出来。

  而影像中呈现的【逆天邪神】,分明是【逆天邪神】云澈今日到来凤凰神宗,直到他离开的【逆天邪神】画面,而且无比的【逆天邪神】完整,赫然是【逆天邪神】将凤凰神宗今日所发生的【逆天邪神】事,以一个神奇诡异的【逆天邪神】方式,清晰无比,毫无遗漏的【逆天邪神】呈现在紫极的【逆天邪神】眼前。

  紫极最初神色平静,随之眉头开始下沉,在云澈一剑轰杀三大凤凰长老时,蓝衣男子分明看到他的【逆天邪神】双眉出现了一瞬间的【逆天邪神】剧烈跳动。

  紫极安静的【逆天邪神】无声的【逆天邪神】把玄影石中的【逆天邪神】画面看完,目光没有一瞬的【逆天邪神】偏移。在最后的【逆天邪神】一幕影像消失后,他转过身来,长长的【逆天邪神】舒了一口气:“看来,日月神宫说他有着媲美君玄境初期的【逆天邪神】实力……完全不是【逆天邪神】虚言。”

  “王玄境三级,媲美君玄境初期……无法理解,这根本不是【逆天邪神】‘人’所能达到的【逆天邪神】天赋啊。”紫极的【逆天邪神】声音中,透着极深的【逆天邪神】震惊。以他广博无比的【逆天邪神】见闻,跨越千年的【逆天邪神】阅历,不要说王玄境三级,就是【逆天邪神】霸玄境三级能堪比君玄境的【逆天邪神】,他都从未听说过。也无比的【逆天邪神】确定在天玄历史上从未有曾出现过。

  对于紫极的【逆天邪神】这个评价,身侧的【逆天邪神】蓝衣男子丝毫不觉得吃惊。他今日还是【逆天邪神】在场亲眼目睹,心中因云澈所产生的【逆天邪神】震惊还要远远超过紫极,说他是【逆天邪神】怪物,半点都不夸张。整整两个大境界……还是【逆天邪神】两个最顶尖境界的【逆天邪神】实力跨越,在天玄大陆绝对是【逆天邪神】前无古人,后也基本不可能有来者。难以想象,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若是【逆天邪神】到了君玄境,又会强大到何种地步。

  紫极的【逆天邪神】话是【逆天邪神】惊叹,却不自知自己的【逆天邪神】话刚好点中了真相……因为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功、血脉、躯体甚至灵魂,都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超出了“人”的【逆天邪神】范畴。

  “他的【逆天邪神】身法,确是【逆天邪神】幻光雷极无疑。”紫极收起玄影石,眉头微沉,陷入了沉思。

  蓝衣男子又拿出了另外一枚玄影石,道:“主人,属下另有一事。苍风国那边不惜动用了唯一的【逆天邪神】传送玄阵,传来了一枚玄影石,要属下务必亲自交到主人手中……请主人过目。”

  “哦?”

  传送玄阵所传送的【逆天邪神】距离越远,铸造所需要的【逆天邪神】耗费便越是【逆天邪神】巨大。因而这类传送玄阵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轻易动用。苍风国的【逆天邪神】黑月分会一共也只有一块可以释放一次传送玄阵的【逆天邪神】玄石,且数百年从未动用过,此次却忽然动用,显然绝非寻常。

  紫极将蓝衣男子手中的【逆天邪神】第二枚玄影石拿起,玄阵筑起,玄影浮现……这次的【逆天邪神】影像,是【逆天邪神】在苍风国,苍风皇城之前。

  “这是【逆天邪神】……”看着前方的【逆天邪神】影像,紫极的【逆天邪神】眉心猛的【逆天邪神】一跳,两束目光如最锋利的【逆天邪神】剑芒,死死的【逆天邪神】凝在影像中那个有些模糊的【逆天邪神】人影身上……那个人影的【逆天邪神】身上狂风卷动,背后,似乎张开了一双半透明的【逆天邪神】翅膀?而且……他身上所释放的【逆天邪神】玄光,是【逆天邪神】一种很特殊的【逆天邪神】翠绿色……

  砰!!

  影像消失,玄影石也被紫极猛然的【逆天邪神】捏碎。

  蓝衣男子抬头:“主人?”

  “告知苍风那边的【逆天邪神】人,关于这枚玄影石上的【逆天邪神】事,半个字都不许对任何人提起,是【逆天邪神】任何人!”紫极脸色沉重,声音更是【逆天邪神】字字千钧。

  蓝衣男子全身一凛,连忙垂首道:“是【逆天邪神】……属下这就去吩咐。”

  站在窗前,紫极双眉紧锁,长久沉思,不知在想着什么。

  他这一次静立,持续了整整一个时辰。不知不觉,烈日已悬于中天,紫极终于有了动作,他微微抬头,看向了被耀的【逆天邪神】苍白的【逆天邪神】苍穹,低低的【逆天邪神】道:“幻妖界所传来的【逆天邪神】消息中提到的【逆天邪神】那个人……难道竟然是【逆天邪神】……”

  ——————————————

  云澈飞离凤凰神宗后,一路向南,脸上的【逆天邪神】冷笑也逐渐的【逆天邪神】沉寂了下来。

  这些天,他在凤凰神宗造下了一次比一次大的【逆天邪神】动静,但整个过程中,他一直在刻意的【逆天邪神】控制声响不至于传到栖凤谷那边,以免惊扰到凤雪児。

  “杀死了她的【逆天邪神】四个哥哥……”云澈幽幽的【逆天邪神】一叹,自言自语:“无论换做谁,都不可能原谅的【逆天邪神】吧……”

  “你知道什么是【逆天邪神】玄影石吗?”茉莉冷不丁的【逆天邪神】出声道。

  “玄影石?”云澈道:“倒是【逆天邪神】听说过。据说是【逆天邪神】一种刻印了某种奇妙玄阵的【逆天邪神】玄玉,将其中的【逆天邪神】玄阵释放出来时,可以纳入一定时间、一定范围内的【逆天邪神】影像,再以另一种玄阵引导,便可将玄影石所纳入的【逆天邪神】影响回放出来。不过,据说玄影石对玄玉的【逆天邪神】要求极高,能记录影像的【逆天邪神】玄阵也复杂无比,极难成功,能制作玄影石的【逆天邪神】势力整个大陆都屈指可数。所以我虽然听说过,但从未见过。为什么忽然问这个?”

  “你今日在凤凰神宗做的【逆天邪神】一切,都被人用玄影石记录下来了。而且那个人的【逆天邪神】气息并非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人。”茉莉淡淡的【逆天邪神】道。

  “哦?”云澈微微一愣,随之无所谓的【逆天邪神】道:“那必定是【逆天邪神】黑月商会无疑了。居然在我身上浪费一颗玄影石,还真是【逆天邪神】舍得。”

  云澈直到现在都未曾见过玄影石的【逆天邪神】样子,只是【逆天邪神】偶有听说,用脚趾头也能想到那是【逆天邪神】何等珍贵稀少的【逆天邪神】东西……或许整个天玄大陆也就只有黑月商会和四大圣地拿的【逆天邪神】出来。

  “哼,你还是【逆天邪神】小心为好。万一露出什么破绽,不等你报复完凤凰神宗,日月神宫会第一时间来杀你!”茉莉没好气的【逆天邪神】道,随之话音淡淡而转:“至少接下来大概三个月,你不要有什么找死的【逆天邪神】行为……待三个月后我身上魔毒全清,你大可以为所欲为。到时候除非我想让你死……否则你就算想死都不能。”

  云澈嘿嘿笑道:“你才不可能舍得我死。”

  茉莉声音低沉了下来,冷笑道:“你要试试吗?”

  “好啊!”云澈没有半点犹豫的【逆天邪神】答应,笑眯眯的【逆天邪神】道:“那我们打个赌好不好?你在完全恢复后要是【逆天邪神】舍得杀我的【逆天邪神】话呢,就让我下辈子还遇到你,如果你不舍得杀我的【逆天邪神】话……就让我亲你一下,敢不敢?”

  “你……找死!哼!!”

  茉莉重重的【逆天邪神】一哼,不再理他。

  云澈破空而行,幻光雷极之下,很快就脱离了神凰城的【逆天邪神】范围。这时,下方忽然一道尖啸声响起,一个人影以惊人的【逆天邪神】速度向他追来,云澈刚要回首,在感觉到对方的【逆天邪神】气息时,他眉角一动,速度减缓,很快就完全停滞了下来。

  云澈转过身,微笑着看向了迎面而来的【逆天邪神】瘦小身影。他一身平民装扮,油头垢面,但云澈一眼便分辨的【逆天邪神】出他是【逆天邪神】易容状态,而且是【逆天邪神】双重易容,他的【逆天邪神】身份,更是【逆天邪神】清晰无比的【逆天邪神】现于云澈的【逆天邪神】脑中:“花洺海,好久不见。”

  追来的【逆天邪神】人在云澈前方停下,气息因激动而微微有些紊乱:“大哥……我终于又见到你了!我果然没有在这里白等!呼!我就知道大哥这么好的【逆天邪神】人,一定不会就那么白白的【逆天邪神】死了……老天保佑!”

  这些天,不仅仅是【逆天邪神】神凰城,基本全大陆都知道云澈活着回来了,而且短短几天,愣是【逆天邪神】一个人把凤凰神宗搅的【逆天邪神】鸡飞狗跳。花洺海原本不在神凰城中,在听闻云澈没死,而且到来神凰城后,他便连夜赶来,以期再见……他是【逆天邪神】个极重情义之人,三年前的【逆天邪神】大恩,他至死难忘。

  “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很久没见了。”看着花洺海眉宇间的【逆天邪神】色彩,云澈微笑着道:“三年前刚见到你的【逆天邪神】时候,你满脸的【逆天邪神】郁结,现在完全没有了,看来你的【逆天邪神】妻子这些年恢复的【逆天邪神】不错。”

  花洺海用力的【逆天邪神】点头:“我的【逆天邪神】小雅寒毒全清,三年前再未现过一丝一毫。而且有大哥赠予的【逆天邪神】龙血,短短不到一年的【逆天邪神】时间,她就已经痊愈。到了现在,小雅不但痊愈,而且体质、气血也完全恢复,玄力也已经恢复了七八成……这些都是【逆天邪神】拜大哥所赐。大哥的【逆天邪神】恩情,我就算是【逆天邪神】……”

  “好了好了。”云澈连忙打住他的【逆天邪神】话:“不用说这么多道谢的【逆天邪神】话,我当年不过是【逆天邪神】举手之劳而已。而且对我来说,你的【逆天邪神】幻光雷极可是【逆天邪神】无数倍的【逆天邪神】偿还了我的【逆天邪神】举手之劳。若不是【逆天邪神】借助幻光雷极,我绝对没有能力在凤凰神宗来去自如。”

  “啊?我的【逆天邪神】幻光雷极?什么意思?我怎么完全听不懂……啊啊啊,对了,大哥你的【逆天邪神】身法玄技好厉害啊!而且和我们家族的【逆天邪神】幻光雷极好像,真是【逆天邪神】太巧了……对,太巧了,说不定是【逆天邪神】在很久之前同出一门的【逆天邪神】身法玄技呢……哈……哈哈……巧,真是【逆天邪神】太巧了,这一定是【逆天邪神】我和大哥的【逆天邪神】缘分啊,哈哈……哈哈……”

  花洺海抬头望天,一脸神经病般的【逆天邪神】傻笑。

  “哈哈哈哈。”云澈也大笑了起来:“它对我的【逆天邪神】帮助之大,要远远的【逆天邪神】超出了我当初的【逆天邪神】预期。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白的【逆天邪神】违背族规……说起来,我三年前差点死在太古玄舟上,是【逆天邪神】因为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夜星寒,我终于回来之后,他们更是【逆天邪神】不远几十万里的【逆天邪神】来迎接我……我和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梁子算是【逆天邪神】彻底结下了,虽然现在还没有激发,但总会有彻底激发的【逆天邪神】那一天……而且用不了太久。”

  云澈看着花洺海,缓缓的【逆天邪神】道:“日月神宫之中,你最想他死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谁?”

  花洺海的【逆天邪神】眼眸明显的【逆天邪神】颤动起来:“大哥,你真的【逆天邪神】可以……”他的【逆天邪神】面部一阵变幻,然后猛一咬牙:“杀死我的【逆天邪神】父母,让小雅身中寒毒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同一个人……日月神宫排位第十的【逆天邪神】长老夜玄歌!而一切的【逆天邪神】罪魁祸首,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天君——夜魅邪!他从数百年前,就想得到我们一族的【逆天邪神】幻光雷极,不知多少次的【逆天邪神】暗寻我们一族的【逆天邪神】行踪。我先前和你说过我的【逆天邪神】一位先祖曾一进一出日月神宫,偷走他们一把霸皇刀,便是【逆天邪神】为了报复……在日月神宫不断的【逆天邪神】迫害之下,到了今日,我们一族,凋零的【逆天邪神】只剩我一人。所以……所以……”

  “我明白了。”云澈点了点头:“夜魅邪,也刚好是【逆天邪神】我必杀之人。”

  “啊?”花洺海呆住。

  “因为夜星寒必须死。”想着夜星寒所做的【逆天邪神】一切,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骤然转冷:“而夜星寒是【逆天邪神】夜魅邪唯一的【逆天邪神】儿子,杀了夜星寒,自然也必须杀了夜魅邪……否则后患无穷。”

  云澈必杀他们的【逆天邪神】另一个原因,或者说更重要的【逆天邪神】原因,自然是【逆天邪神】当年的【逆天邪神】父母之仇!

  云澈身上玄气升腾,幻光雷极加持在身:“我虽然没有你们一族的【逆天邪神】血脉,但却有了你们一族的【逆天邪神】核心传承。所以,我勉勉强强也算是【逆天邪神】你们一族的【逆天邪神】半个传人了,既然如此,也总要为你们一族做些什么,哪怕是【逆天邪神】顺便也好。”

  “大哥……”花洺海心中的【逆天邪神】感激,无以言表。

  “我走了,停留太久的【逆天邪神】话,我倒无所谓,但对你多少会有些危险。你最好马上离开神凰城。以神凰对我苍风犯下的【逆天邪神】恶行,接下来几天,我无法保证不会做出祸及整个神凰城的【逆天邪神】事来。”

  云澈说完,向花洺海一摆手,已身化雷霆,远远而去。

  “大哥,我的【逆天邪神】传音印记未变,如果有什么我能做到的【逆天邪神】……随时喊我!”花洺海大喊道,目光一直追随着云澈远去的【逆天邪神】身影,直至在视线中完全消失。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