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09章 战栗的【逆天邪神】凤凰神宗

第709章 战栗的【逆天邪神】凤凰神宗

  云澈这些天大闹凤凰神宗,依仗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迅疾绝伦的【逆天邪神】速度,也自然让凤凰神宗下意识的【逆天邪神】认为云澈的【逆天邪神】强大也只在于速度,没有胆量,甚至没有资格和他们正面对抗。而今天,先是【逆天邪神】凤云止被他一拳轰杀,现在,又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三大长老的【逆天邪神】合力攻击,竟被云澈一剑直接砸成六段!

  残破的【逆天邪神】尸首如被暴风席卷,远远的【逆天邪神】横飞出去,在空中拉起六道数十丈长的【逆天邪神】猩红血线。

  几乎所有凤凰弟子的【逆天邪神】眼珠都在那一瞬间惊颤的【逆天邪神】几欲碎裂,全速围攻来的【逆天邪神】凤凰长老更是【逆天邪神】直接惊的【逆天邪神】魂飞天外他们不是【逆天邪神】什么阿猫阿狗,甚至不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普通弟子,而是【逆天邪神】执掌着全宗的【逆天邪神】大权,立于天玄七国之巅,任何一个都威震于世的【逆天邪神】凤凰长老!

  竟一个照面,在云澈一剑挥舞之下,就如三尊腐朽的【逆天邪神】枯木般四分五裂

  这是【逆天邪神】他们做再荒诞的【逆天邪神】梦,都不可能出现的【逆天邪神】画面此时,却是【逆天邪神】无比清晰的【逆天邪神】呈现在他们的【逆天邪神】眼前。

  所有人在震惊中瑟缩时,唯有已几乎失去理智的【逆天邪神】风横空速度丝毫不减,直冲云澈而来,赤红色的【逆天邪神】瞳孔中清晰映出云澈的【逆天邪神】影子时,他发出一声无比怨恨的【逆天邪神】爆吼,全身火焰凝于右臂,带起扭曲空间的【逆天邪神】无匹威势,砸向云澈的【逆天邪神】脑袋:“云澈!!朕要你死!!”

  “宗主心!!”

  众凤凰长老齐齐大骇,三大凤凰长老被云澈一剑轰杀的【逆天邪神】画面犹在眼前,他们纵然再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也该明白要做到这一点要何等恐怖的【逆天邪神】实力。风横空的【逆天邪神】玄力虽是【逆天邪神】霸玄境十级,强过被云澈击杀的【逆天邪神】三凤凰长老的【逆天邪神】任何一个,但断然比不过三个凤凰长老的【逆天邪神】合力。以云澈方才爆发的【逆天邪神】恐怖实力,若是【逆天邪神】他骤下狠手,后果不堪设想。

  面对风横空的【逆天邪神】凤凰火焰,云澈面露冷笑三年前,风横空的【逆天邪神】实力是【逆天邪神】让他连仰望都不能的【逆天邪神】存在。而今,两人的【逆天邪神】实力层面,可以说完全的【逆天邪神】颠覆了过来。

  云澈左手将重剑横在身后,右臂凤炎燃起,直轰风横空和风横空一样的【逆天邪神】动作,一样的【逆天邪神】凤凰火焰,但他的【逆天邪神】神情,却要比风横空轻松的【逆天邪神】太多,嘴角更是【逆天邪神】一抹无情的【逆天邪神】轻蔑:“凭你还不够资格。”

  一声轰鸣,如同一座火山在空中爆发,空间在滚滚炎浪间剧烈塌陷,火海爆发的【逆天邪神】正中心,响起一道清脆无比的【逆天邪神】咔嚓声,风横空轰出的【逆天邪神】手臂在巨大的【逆天邪神】冲击力瞬间弯折到了背后,下一瞬骨骼从正中直接劈裂,一股更加强横的【逆天邪神】后力随之而至,直轰他的【逆天邪神】心口,风横空的【逆天邪神】凤凰宝甲顿时破碎成粉末,整个人如一枚炮弹般横飞了出去。

  “宗主!!”

  数个凤凰长老迅速冲上,去接向风横空,从正中方向接向风横空的【逆天邪神】人双臂在碰触到他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便脸色骤变因为一股传向他双臂的【逆天邪神】巨量横的【逆天邪神】完全超出他的【逆天邪神】想想,将他的【逆天邪神】手臂瞬间撞开,被风横空的【逆天邪神】身体狠狠的【逆天邪神】砸在胸口一声裂响,他的【逆天邪神】大片胸骨碎裂凹陷,一大蓬血雾全部喷到了风横空身上,粘在一起的【逆天邪神】两人狠狠砸落在地,在震天般的【逆天邪神】轰鸣声中将地面砸出一个十丈之深的【逆天邪神】大坑。

  这一幕,让冲过来的【逆天邪神】凤凰长老全部狠狠吸了一口凉气。

  云澈已抓起劫天剑,俯空而下,直如横空,一声大吼也在这时从右侧传来:“休伤我宗主!!”

  二长老凤非然手持凤凰剑,以突破极限的【逆天邪神】速度冲向云澈,全身燃烧的【逆天邪神】凤炎在震惊和慌惧之中沸腾到了极点他所冲向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云澈,而是【逆天邪神】凤横空的【逆天邪神】身前,拼了命的【逆天邪神】想要在云澈之前冲到凤横空前方。但这时,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形轨迹忽然一折,本是【逆天邪神】冲向凤横空的【逆天邪神】他以先于之前两倍的【逆天邪神】速度骤然冲向了凤非然。

  凤非然一心只想挡在凤横空身前,根本没想到云澈会在可以重伤或者劫持凤横空的【逆天邪神】机会下忽然转移攻击目标,再加之他如雷霆般迅疾的【逆天邪神】速度凤非然在瞳孔瑟缩的【逆天邪神】刹那,唯一来得及做出的【逆天邪神】动作,只有将手中的【逆天邪神】凤凰剑向胸口位置移动了半寸

  噗!!

  **被狠狠撕裂的【逆天邪神】声音响起在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上空,凤非然有着霸玄境九级玄力护身的【逆天邪神】身体在劫天剑之下,就如破败脆弱的【逆天邪神】皮革一般,被一瞬贯穿。从他身体中飚飞出的【逆天邪神】血液,在劫天剑的【逆天邪神】恐怖冲击力下,直飞洒到数里之外。

  “唔”

  最后的【逆天邪神】声音,从凤非然的【逆天邪神】口中溢出,他涣散的【逆天邪神】目光看着云澈冷漠的【逆天邪神】面孔和那把将他身体贯穿的【逆天邪神】朱红巨剑,瞳孔中没有怨恨,唯有太过深重的【逆天邪神】震惊,和身处梦境般的【逆天邪神】无法置信他无法相信,身为凤凰神宗二号长老的【逆天邪神】自己,竟然就这么死了杀死他的【逆天邪神】人,居然只是【逆天邪神】一个二十二岁的【逆天邪神】年轻人

  他更无法相信,那股来自云澈,将自己身体瞬间贯穿的【逆天邪神】力量竟会强大到完全突破霸玄境界的【逆天邪神】强度!!

  “二二长老”目睹着一切的【逆天邪神】瞳孔都在剧烈的【逆天邪神】收缩,就连呼喊声,都战栗的【逆天邪神】如在寒风之中。

  “呵”看着那一张张如见鬼神的【逆天邪神】面孔,云澈淡淡冷笑,身上金乌炎燃起,劫天剑猛然甩向下方

  “炎阳爆裂!!”

  一团不到一丈长的【逆天邪神】火焰在劫天剑上燃起,连同凤非然的【逆天邪神】尸体被云澈轻描淡写的【逆天邪神】甩向了下方。

  轰!!

  即使在最普通的【逆天邪神】凤凰弟子眼中都并不起眼的【逆天邪神】火焰,却在落下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爆开灾难的【逆天邪神】火海,将数十个凤凰弟子卷入其中,一瞬仅仅是【逆天邪神】一瞬,这些凤凰弟子便被焚灭成虚无,就连一丝死亡前的【逆天邪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

  噩梦般的【逆天邪神】画面一幕接着一幕这是【逆天邪神】一虫正的【逆天邪神】噩梦。先前,他们对云澈以极快的【逆天邪神】速度遁走而气急败坏,而现在他们才知道,他的【逆天邪神】遁走简直就是【逆天邪神】天大的【逆天邪神】恩赐与怜悯。继云澈的【逆天邪神】速度之后,他们终于见识到了云澈如今的【逆天邪神】实力那是【逆天邪神】完全不亚于速度的【逆天邪神】恐怖。

  在场的【逆天邪神】凤凰长老已全部冲到了凤横空的【逆天邪神】周围,数十个长老聚力一处,却没有让他们有丝毫的【逆天邪神】安全感,每个人的【逆天邪神】瞳孔都在剧烈的【逆天邪神】收缩和放大,没有一个人敢冲向云澈。

  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在这时转过,也让众凤凰长老的【逆天邪神】身躯在同一个刹那剧烈震荡』过,云澈并没有再次冲下来,他轻微的【逆天邪神】沉下眉头,冷冷的【逆天邪神】看着处在大坑中心,面孔已无比扭曲的【逆天邪神】凤横空:“凤横空,你真要好好感谢上天赐予了你一个好女儿虽然你根本不配当她的【逆天邪神】父亲。若不是【逆天邪神】因为雪児,我今天纵然不杀了你,也会废掉你的【逆天邪神】四肢。”

  “虽然你已经愚蠢的【逆天邪神】浪费了三次我赏赐给你的【逆天邪神】机会,但依然是【逆天邪神】看在雪児的【逆天邪神】面子上,我会继续赏给你机会,当然,你也可以继续浪费。只不过,浪费机会的【逆天邪神】后果,可是【逆天邪神】要一次比一次严重让我好好期待一下明天吧,哈哈哈哈哈!!”

  、、

  大笑声中,云澈腾空而起,身影转眼之间已没入云霄。

  随着云澈的【逆天邪神】离开,噩梦,也似乎总算暂时休止。但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战栗却是【逆天邪神】久久无法停止。

  “父皇,你没事吧。”

  “宗主”

  凤横空手臂断裂,嘴角渗血,但整体伤的【逆天邪神】并不重,反倒是【逆天邪神】接的【逆天邪神】那个凤凰长老重伤昏迷,所有在侧的【逆天邪神】人都看得出,这分明是【逆天邪神】云澈手下留情,否则都有可能直接要了凤横空的【逆天邪神】命。

  凤横空目视天空,双目无神,嘴唇剧烈的【逆天邪神】颤动着:“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实力不可能不可能啊”

  凤横空的【逆天邪神】声音,也是【逆天邪神】所有人的【逆天邪神】悲吟。三年前,云澈所表现的【逆天邪神】实力虽震惊了七国,但最最极限,也只在王玄境后期。在年轻一辈中虽是【逆天邪神】绝世般的【逆天邪神】存在,但在强大的【逆天邪神】凤凰长老面前,不过是【逆天邪神】随手一指便可戳死的【逆天邪神】蝼蚁。

  从那时到今天,一共过去了三年仅仅才过去了三年!!

  一拳轰杀凤云止,一剑砸断三个凤凰长老,一击重伤凤横空和一个凤凰长老,又一剑灭杀排位第二的【逆天邪神】凤凰长老凤非然。这至少是【逆天邪神】半步帝君甚至有可能已初涉君玄境的【逆天邪神】实力!

  三年时间,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完完全全违背稠,逆天一样的【逆天邪神】成长!!

  “不可能不可能!!!”

  凤横空一声悲鸣,然后猛吐一大口鲜血,脸色苍白,昏死了过去。

  “宗主!!”

  “父皇!!!”

  回应凤横空的【逆天邪神】,只有悲切的【逆天邪神】呼喊声。

  ————————————————

  凤凰城数百丈的【逆天邪神】地下,一个就连皇子和凤凰长老都不能随意靠近的【逆天邪神】绝对禁地。

  这里火焰环绕,连成一片仿佛没有边际的【逆天邪神】火焰之海,而所有的【逆天邪神】火焰,都不是【逆天邪神】平凡的【逆天邪神】玄火,而是【逆天邪神】炽热无比的【逆天邪神】凤凰炎。

  这时,一个有些沉重的【逆天邪神】脚步声在这个充斥着凤凰火焰的【逆天邪神】禁忌之地中响起,随之,曳动的【逆天邪神】火光映照出凤横空的【逆天邪神】面孔。身为神凰帝王,平日里总是【逆天邪神】高昂着头颅的【逆天邪神】他在这时却是【逆天邪神】不敢释放出半点的【逆天邪神】傲气和帝王之息,迈步之中就连头颅都努力的【逆天邪神】垂下。

  逐渐的【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脚步越来越缓。最终,在火焰最为深邃的【逆天邪神】地方,他停住了脚步,然后重重的【逆天邪神】跪下,头更是【逆天邪神】深深的【逆天邪神】垂下。

  炽热的【逆天邪神】凤凰火焰在轻微的【逆天邪神】摇摆之中隐约映出一个模糊的【逆天邪神】身影,平和而沉重的【逆天邪神】声音,从这个身影上发出:“横空,这几日凤息剧乱,因为何事?”

  在这个身影面前,凤横空深深的【逆天邪神】叩下身去:“儿臣无能,请父皇责罚。”

  “你气息气血混乱,就连心魂都衰败不堪,究竟是【逆天邪神】何人,将你逼到如此地步?”火焰中传出的【逆天邪神】声音加重了几分:“可是【逆天邪神】某个圣地?”

  “不,”凤横空伏下的【逆天邪神】身躯不敢直起:“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云澈。”

  “三年前败我宗年轻一代,又救了雪児的【逆天邪神】那个年轻人吗?”声音带上了轻微的【逆天邪神】诧异。

  “是【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他三年前并没有死在太古玄舟,如今又活着回来因苍风国之事,而前来报复。”

  “原来如此协助他的【逆天邪神】,又是【逆天邪神】哪路高人?”火焰中的【逆天邪神】声音依旧低沉而平静。

  凤横空深深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只有他一个人。”

  凤凰火焰在安静的【逆天邪神】燃烧、曳、沸腾,但整个火焰空间,却久久没有了声音。凤横空上半身完全趴伏在地,一动不敢动。

  整整过了十息,火焰中的【逆天邪神】声音才再度响起:“天谕,天擎,你们去助横空一臂吧,了结后速归。”

  “是【逆天邪神】。”

  数十里之外的【逆天邪神】火海之中,传来两个苍老低沉的【逆天邪神】回应声。

  9月24日捡到闺女x1,接着就忙成狗,连通知都没能发抱歉抱歉。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