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07章 信念崩塌

第707章 信念崩塌

  下一页

  “既然你这么急切的【逆天邪神】想死,那我就如你所愿。”云澈几乎都要气笑了。若是【逆天邪神】他事先并不知道封凰禁阵的【逆天邪神】存在,说不定还真有可能不经意间进入到封凰禁阵的【逆天邪神】区域。但凤熙麟这么一咋呼,他就算智商再低上一半也会马上生疑,反而绝对不会靠近那里……除非他脑门被驴夹了。

  至于现在,他当然要拉低智商来配合这货的【逆天邪神】表演。

  云澈身影一晃,已是【逆天邪神】直冲凤熙麟所在的【逆天邪神】位置而去。虽然手里还抓着凤熙旻,但速度依然快到了极点,他的【逆天邪神】身影划出流星一般的【逆天邪神】残影从凤凰城穿梭而过。

  “保护九皇子!!”

  众凤凰长老迅速冲上,想要阻拦在云澈身前……当然,只是【逆天邪神】装模作样,在明白了凤熙麟的【逆天邪神】意图后,他们巴不得云澈马上冲过去。此时见云澈中招,他们无不是【逆天邪神】心头暗喜,冲上去的【逆天邪神】速度也自然刻意慢了半拍。

  云澈本就极快的【逆天邪神】速度反而越来越快,闪电般的【逆天邪神】穿过片片人群,将作势冲上来的【逆天邪神】凤凰长老全部甩在身后……

  嘶啦!

  从快到极致的【逆天邪神】速度到骤然减速停止,空气被带起刺耳至极的【逆天邪神】撕裂声。凤熙麟猛然后退,全身连续数个激灵……方才还在数里之外的【逆天邪神】云澈,竟是【逆天邪神】转眼之间就这么出现在了他身前十步之内,手里还提着一个人,这等惊世骇俗的【逆天邪神】速度,凤熙麟就算在梦里都没有见过。

  他心中的【逆天邪神】震惊和惊惧,无异于大白天忽然看到一只鬼魅从天而降。

  但惊惧之中,却是【逆天邪神】无尽的【逆天邪神】狂喜。因为他们的【逆天邪神】脚下所在,便是【逆天邪神】隐藏封凰禁阵的【逆天邪神】地方。云澈所站立的【逆天邪神】方位,更是【逆天邪神】这封凰禁阵的【逆天邪神】核心所在。

  凤横空等人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进入到了封凰禁阵的【逆天邪神】区域,无不是【逆天邪神】大喜过望。凤横空一声爆吼:“起阵!!”

  将封凰禁阵唤醒,只需一个凤凰长老的【逆天邪神】力量便可做到。但在凤横空的【逆天邪神】这声大吼下,在场却是【逆天邪神】三十多个凤凰长老同时出手,霎时,沉寂中的【逆天邪神】封凰禁阵仅仅一瞬间便完全释放,一个覆盖足足百丈区域的【逆天邪神】赤红玄阵以云澈的【逆天邪神】脚下为中心骤现,释放出深邃如血的【逆天邪神】火光,火光之中,强横到极点的【逆天邪神】封印之力如被唤醒的【逆天邪神】饿狼,吞噬向了阵中的【逆天邪神】云澈和凤熙麟。

  云澈感觉到一股被压制的【逆天邪神】感觉忽然从玄脉上传来……但这种压制感仅仅持续了一瞬,便消失的【逆天邪神】无影无踪。对面,凤熙麟的【逆天邪神】脸上露出痛苦的【逆天邪神】神色,脸上也快速褪去血色,身上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如退却的【逆天邪神】潮水般快速消散。但他非但没有惊慌失措,反而一改之前的【逆天邪神】神态,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云澈!任你有通天之能,还不是【逆天邪神】栽到了本王的【逆天邪神】手上!这是【逆天邪神】我凤凰神宗最强的【逆天邪神】封印玄阵,不要说摹灸嫣煨吧瘛裤只有区区王玄境,就算你有帝君之能……也等死吧!”

  狂笑声中,凤熙麟身体一晃,在严重脱力下噗通一声跪到了地上,但脸上的【逆天邪神】狂笑却是【逆天邪神】没有半点收敛。

  “麟儿,做得好!!”凤横空发泄般的【逆天邪神】大吼直震得大地微颤。整整两天,极度的【逆天邪神】愤怒、怨恨、屈辱和憋屈让他几乎五脏碎裂,如今看着这一切的【逆天邪神】罪魁祸首被封凰禁阵的【逆天邪神】封印之力吞没,那是【逆天邪神】一种强烈到无法形容的【逆天邪神】快意。

  “云澈,这次我看你还往哪里跑!”凤熙铭也快速靠近,厉吼道。

  “宗主,待我将他擒到你面前……这个孽畜就由宗主亲自处决,以慰十三、十四皇子在天之灵!!”

  十八长老凤云止离的【逆天邪神】最近,他已玄气释放,如一只大鸟般扑向云澈。他也是【逆天邪神】这个巨大封凰禁阵的【逆天邪神】铸阵者之一,可在很大程度上控制阵势,因而这个封凰禁阵的【逆天邪神】封印之力并不会对他生效。

  此时云澈依然安静的【逆天邪神】站在那里,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变化,但他在凤凰神宗所有人眼里都已是【逆天邪神】待宰羔羊。因为那是【逆天邪神】封凰禁阵!是【逆天邪神】他凤凰神宗传承了数千年,霸道到极点的【逆天邪神】封印玄阵!凤凰弟子一旦中阵,必被封印玄力,绝无幸免之理……即使是【逆天邪神】承载着凤神之力的【逆天邪神】雪公主都不能。

  对凤凰神宗之外的【逆天邪神】玄者效果上虽然会大打折扣,但同样会造成极强的【逆天邪神】封印效果……至少要远比那些普通的【逆天邪神】封印玄阵强的【逆天邪神】多。

  而云澈脚下的【逆天邪神】这一个还不是【逆天邪神】一般的【逆天邪神】封凰禁阵,而是【逆天邪神】由三十多个凤凰长老合力完成,其封印力量之霸道,或许连中期帝君都有可能封印……威力之上,就算比之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天威镇魂阵都差不了太多。

  “云澈……受死吧!”凤云止沉声吼道。

  噗……随着云澈五指的【逆天邪神】松开,一直被他抓在手中的【逆天邪神】凤熙旻掉落到了地上。本就被云澈压死了玄力,又受封凰禁阵的【逆天邪神】影响,他趴在地上一动不能动,只有口中微弱的【逆天邪神】呻吟着。

  “哈哈哈哈,你现在别说玄力,就连**上的【逆天邪神】力气都别想用出来。”看着完全“脱力”的【逆天邪神】云澈,凤云止大声狂笑:“你这孽畜,毁我宗凤神像,杀我两位神凰皇子,就算死上千万次都难赎此罪!现在你落到我们手上……你就算是【逆天邪神】死了,也会在地狱中永远铭记触犯我凤凰神宗,杀我神凰皇子的【逆天邪神】后果!!”

  “十八长老,不要杀了他,不然就太便宜他了。”凤熙麟兴奋的【逆天邪神】叫道。

  “那是【逆天邪神】当然!定要他让生不如死!”怒吼声中,凤云止右手成抓,直直的【逆天邪神】抓向云澈的【逆天邪神】喉咙。

  就在他的【逆天邪神】手掌距离云澈还有不到三丈之距离时,他视线中的【逆天邪神】云澈缓缓的【逆天邪神】转过来,对着他露出了一个淡淡的【逆天邪神】微笑。

  那一刹那,凤云止全身一寒,一股森然的【逆天邪神】感觉瞬间从他的【逆天邪神】脊椎骨蔓延至全身……下一个瞬间,他似乎看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轻微的【逆天邪神】晃动了一下……

  轰!!!!

  没有任何预兆的【逆天邪神】,凤止云感觉到自己的【逆天邪神】胸口仿佛被一口从苍天抡下来的【逆天邪神】万吨巨锤狠狠轰击,耳边,还有身体内部,传来了山岳崩塌、雷霆碰撞般的【逆天邪神】巨大轰鸣声……本能放大的【逆天邪神】瞳孔中,是【逆天邪神】云澈那张依然淡笑,却不知为什么已经近在咫尺的【逆天邪神】面孔。

  云澈缓缓的【逆天邪神】将自己的【逆天邪神】右拳从凤止云的【逆天邪神】心口部位挪回,然后漫不经心的【逆天邪神】甩了甩手腕。他拳头轰在凤云止胸口时的【逆天邪神】轰鸣声震耳到了足以传遍半个神凰城,可想而知这样的【逆天邪神】轰击之下该是【逆天邪神】何其可怕的【逆天邪神】力量,别说一个人,就算是【逆天邪神】一块巨石,也该被轰飞到十里之外。

  但凤云止非但没有被轰飞,就连退都没有退一步,直到云澈把手臂收回,他依然一动不动的【逆天邪神】站在那里……只是【逆天邪神】他身上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完全溃散,已几乎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存在。

  一阵清风吹过,凤止云身体后倾,如一具木头桩子般直直的【逆天邪神】倒了下去……没有动作,没有气息,也没有丝毫血迹,唯有一张脸呈现着吓人的【逆天邪神】灰白色,他一双眼瞳外凸,放大到极致的【逆天邪神】瞳孔几乎占据了整个眼球。

  本是【逆天邪神】灼热的【逆天邪神】空气变得无比阴寒死寂,凤凰神宗所有人轻松、兴奋的【逆天邪神】表情彻底僵化在了脸上,本全速冲来准备制裁云澈的【逆天邪神】凤横空、还有众长老、皇子也全部如遭雷击,停滞在那里,一个个目光呆滞的【逆天邪神】看着眼前根本不应该出现的【逆天邪神】画面,犹若石化。

  直到凤云止直挺挺倒下,他们才如梦方醒。凤非烈一声悲呼:“云止!!”

  “十八长老!!”

  “呵!”云澈一脚踢出,将凤云止远远的【逆天邪神】踢向了凤横空。凤非烈迅速向前,将凤云止接在手中,入手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他便双臂一颤,待他玄力探视,全身都跟着颤抖起来。

  “云止如何?”凤横空迅速靠近,说话间,他的【逆天邪神】手掌也放在了凤云止的【逆天邪神】胸口上……短暂碰触,他便闪电般的【逆天邪神】收回手掌,脸上呈现着还要远远超过凤非烈的【逆天邪神】震惊。

  凤云止五脏稀烂、玄脉粉碎、经脉尽断,全身的【逆天邪神】骨头全部化成了粉末……

  身体外表完好无损,而内部却被毁成了一团浆糊。

  而云澈,仅仅是【逆天邪神】在他胸口轰出了一拳。

  凤云止目前在凤凰众长老中位列第十八,玄力高达霸玄境八级!!竟在云澈仅仅一拳的【逆天邪神】轰击之下,死的【逆天邪神】如此彻底!

  “云澈……你……你……你!!!”凤横空那声发泄般的【逆天邪神】大吼才刚吼出不过数息的【逆天邪神】时间,他已经开始想该如何处置云澈才能发泄心头之恨,但,不过转眼之间,云澈没有被凤云止拿下,却是【逆天邪神】凤云止惨死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上。

  而云澈的【逆天邪神】脚下,依然闪动着封凰禁阵的【逆天邪神】玄光,一层近乎血色的【逆天邪神】封印光芒正笼罩着他的【逆天邪神】身躯。凤横空毫不怀疑,若是【逆天邪神】他在阵中,在这股来自封凰禁阵的【逆天邪神】封印玄光下,他的【逆天邪神】凤凰玄力将被完全封锁,一丝一毫都无法动用。

  但云澈……

  “接着笑,接着喊啊,我很喜欢听。”云澈目光移动,微笑欣赏着视线中所有人那如见鬼神的【逆天邪神】表情。

  “不可能……不可能……”一个参与铸造封凰禁阵的【逆天邪神】凤凰长老瑟缩着瞳孔,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他失魂的【逆天邪神】颤声呢喃:“那可是【逆天邪神】封凰禁阵……是【逆天邪神】封凰禁阵啊……”

  云澈站在三十多个凤凰长老合力铸成的【逆天邪神】封凰禁阵中一拳轰杀了一个凤凰长老……这带给他们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愤怒和屈辱,而是【逆天邪神】近乎信念的【逆天邪神】崩塌。

  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后,凤熙麟之前狂笑的【逆天邪神】姿态完全扭曲在脸上,全身在瘫软中瑟瑟发抖。这时,云澈双臂一伸,一股玄气卷动,恐惧的【逆天邪神】惨叫声中,凤熙旻和凤熙麟被他同时吸附在手上。他懒得看那凤熙麟一眼,在和凤横空的【逆天邪神】对视中,将他的【逆天邪神】两个儿子捏着喉咙缓慢的【逆天邪神】举起:“凤横空,我今天原本只想在你不听话的【逆天邪神】时候杀你的【逆天邪神】一个儿子,毕竟你就十四个儿子,太早杀光的【逆天邪神】话,可是【逆天邪神】会透支我的【逆天邪神】乐趣。奈何你这个九儿子居然如此客气,等不及的【逆天邪神】非要自己来送死,那我只好成全他了。”

  “父皇……”凤熙麟虚弱的【逆天邪神】出声,声音嘶哑而绝望。因为他知道,凤熙洛和凤熙辰,就是【逆天邪神】丧命在现在正抓着他的【逆天邪神】那只手掌上。

  “两位尊贵的【逆天邪神】神凰皇子,你们不需要紧张,我可没说一定要杀了你们。”云澈笑吟吟的【逆天邪神】道:“你们应该清楚的【逆天邪神】很,决定你们生死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我,而是【逆天邪神】你们的【逆天邪神】父皇。凤横空,你今天是【逆天邪神】准备依然像之前那样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他们去死呢,还是【逆天邪神】乖乖的【逆天邪神】听话呢?无论你选择哪一种,我都会马上满足你。”

  凤熙旻、凤熙麟……这次,是【逆天邪神】两个皇子的【逆天邪神】命被云澈捏在手上。

  他们耗费大量的【逆天邪神】心力所设下的【逆天邪神】封凰禁阵非但没有对云澈起到丝毫作用,反而把凤熙麟也送到了他的【逆天邪神】手上……凤云止也因之惨死。

  眼前,是【逆天邪神】他两个随时会葬身云澈手上的【逆天邪神】儿子,脑海之中,是【逆天邪神】已经死在云澈手上的【逆天邪神】凤熙洛和凤熙辰……自从云澈到来,短短不到三天,却如一场比深渊还漆黑的【逆天邪神】噩梦。

  凤横空的【逆天邪神】手伸出……在云澈的【逆天邪神】面前,他的【逆天邪神】皇威、尊严、荣耀、骄傲……全部被彻底的【逆天邪神】粉碎,剩下的【逆天邪神】唯有愤怒、屈辱、怨恨和深深的【逆天邪神】悲哀与无力。

  “放开他们……朕答应……你昨日提出的【逆天邪神】所有条件。”

  说完这句话,凤横空闭上了眼睛,眼角在痛苦的【逆天邪神】抽搐着。他的【逆天邪神】决定,已让两个儿子遭遇惨死,他已是【逆天邪神】无论如何,都不能再看着自己再有儿子葬身在云澈手中。

  凤横空的【逆天邪神】话,让所有凤凰长老都露出了痛苦之极的【逆天邪神】表情,但他们没有人出言阻止……三天,他们所看到的【逆天邪神】云澈,一天比一天的【逆天邪神】可怕。屈辱的【逆天邪神】妥协了也好……保住了两位皇子的【逆天邪神】性命,也让这场噩梦赶紧结束吧。

  “昨日的【逆天邪神】所有条件?”云澈没有因凤横空的【逆天邪神】回答而得意的【逆天邪神】大笑,反而一脸玩味的【逆天邪神】疑惑:“我可是【逆天邪神】记得自己好像还没说不杀你这两个儿子的【逆天邪神】条件。昨天的【逆天邪神】条件……和今天又有什么关系摹灸嫣煨吧瘛控?”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