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05章 封凰禁阵?

第705章 封凰禁阵?

  神凰城南,云澈盘坐在一处荒芜山地的【逆天邪神】凹陷处,双目闭合,全身玄气微荡,头顶之上,一个朦胧的【逆天邪神】小塔在缓慢的【逆天邪神】旋转,释放着时有时无的【逆天邪神】淡金色光芒。

  睁开眼睛时,天空已经大亮。云澈站起身来,只觉得神清气爽,玄脉中的【逆天邪神】玄力更是【逆天邪神】充盈到极点。大道浮屠诀到了如今境界,他已无需睡眠,潜心修炼大道浮屠之时,天地气息的【逆天邪神】滋养之下,短短几十息便相当于普通玄者数个时辰的【逆天邪神】睡眠。

  或者反过来讲,他已经不需要去刻意的【逆天邪神】修炼大道浮屠诀,平时的【逆天邪神】睡眠即为修炼。

  “这一夜居然这么安静,看起来凤凰神宗已经放弃搜寻我了?”云澈看着神凰城的【逆天邪神】方向自言自语道:“这么说来……那十几个君玄境界的【逆天邪神】老怪物该出来了吧。”

  “不要连续得手就小看了凤凰神宗。”茉莉冷冷的【逆天邪神】警告道:“我可是【逆天邪神】在那里察觉到了君玄境后期的【逆天邪神】气息……而且不止一个!”

  “你放心,我如果是【逆天邪神】那种大意轻敌的【逆天邪神】人,早就不知死了几百次了。”

  “哼,你‘死’的【逆天邪神】次数还不够多么!”

  “……”

  “今天还是【逆天邪神】准备潜进去吗?”茉莉问道。

  “不用。”云澈浮空而起,飞向了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方向:“惊喜这种东西,一次就够了,再来的【逆天邪神】一次反而无趣。”

  云澈的【逆天邪神】脸上,在这时露出危险之极的【逆天邪神】冷笑:“机会,我已经给过凤凰神宗了。前两天的【逆天邪神】仁慈,算是【逆天邪神】我对雪児的【逆天邪神】报答……从今天开始,我会让他们知道……什么是【逆天邪神】真正的【逆天邪神】噩梦!”

  云澈极速飞行,一股狂风被他狠狠的【逆天邪神】甩在后方,视线中的【逆天邪神】神凰城也从一个轮廓快速变得清晰。今天的【逆天邪神】他和昨日一样,都是【逆天邪神】一大早,便直接去“拜访”凤凰神宗。

  云澈一路毫无遮掩,掠过神凰城上空,直冲凤凰城而去。幻光雷极之下,所有人都只能听到一道尖锐无比的【逆天邪神】气鸣声,而他们抬起头看向声音来源时,却只能勉强看到一个快速消失在视线极处的【逆天邪神】黑点。

  随着云澈速度缓下,凤凰城已在眼前。

  “今天的【逆天邪神】神凰城真是【逆天邪神】安稳,搜寻我的【逆天邪神】凤凰弟子全部都收回去了。看来,今天要面对几个君玄境的【逆天邪神】老怪物了。”虽然如此说,但云澈的【逆天邪神】表情却看不到多少慎重。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帝君,他或许打不过,但,他极限之下的【逆天邪神】速度,能轻易追及他的【逆天邪神】普天之下也只有小妖后而已,估计就算是【逆天邪神】四大圣地之主,要追上他都不是【逆天邪神】那么容易。

  而凤凰神宗暂时还出不了圣地之主那个级别的【逆天邪神】强者。

  “看来要让你失望了。那十几个帝君的【逆天邪神】气息还在原来的【逆天邪神】地方。”茉莉淡淡的【逆天邪神】道。

  “嗯?”云澈面露讶异:“不应该啊。被我杀了两个皇子,却连我一根头发都没伤到,今天更是【逆天邪神】直接放弃了搜寻,就算那凤横空是【逆天邪神】忍者神龟(what鬼?),也不该不舍得去喊那些老怪物出来吧。难道说……他准备了什么其他的【逆天邪神】手段?”

  “凤凰城中心区域三百丈的【逆天邪神】范围,多了一个隐藏的【逆天邪神】很好的【逆天邪神】玄阵。”这个集数十个凤凰长老之力,耗费整整八个时辰的【逆天邪神】时间所铸造、隐藏的【逆天邪神】玄阵不但被茉莉一眼识破,声音中还明显带着不屑:“这个玄阵应该就是【逆天邪神】给你准备的【逆天邪神】,玄阵的【逆天邪神】气息,倒是【逆天邪神】和三年前太古玄舟上,那个雪公主所中的【逆天邪神】封印玄阵相似。”

  “封凰禁阵?”云澈眉头一沉。三年前,凤雪児中了无论玄力、血脉都不及自己的【逆天邪神】凤非烟的【逆天邪神】封凰禁阵,都被封住全身玄力,而且持续十二个时辰之久,可见其霸道程度。

  “难怪不请那几个老怪物出山,原来居然给我准备了这么一份大礼。”云澈一声冷笑:“这么大一个封凰禁阵……他们还真舍得下力气。不过看来我多少要小心一点了……”

  “小心?哼,可笑!”茉莉不屑的【逆天邪神】哧声:“你的【逆天邪神】玄脉,可是【逆天邪神】由邪神不灭之血所铸,是【逆天邪神】邪神之玄脉!这世上,除非神之阶层的【逆天邪神】力量,否则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对你的【逆天邪神】玄脉造成封印或压制,区区封凰禁阵,在邪神玄脉面前只是【逆天邪神】个笑话。”

  “……哦,这样啊。”云澈一瞪眼,随之又微微点了点头,小声道:“好像是【逆天邪神】这么回事……”

  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天威镇魂阵”,连他君玄后期的【逆天邪神】爷爷云沧海的【逆天邪神】玄力都能强行压制,却对当初只有地玄境玄力的【逆天邪神】他毫无影响。而封凰禁阵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强过天威镇魂阵吧?

  云澈完全放下心来,一个瞬身,便已冲进了凤凰城的【逆天邪神】范围。

  ————————

  “什么?全军覆没?”

  从苍风那边传来的【逆天邪神】消息,让凤横空瞬间震怒。因为云澈,他的【逆天邪神】心情本就差到极点。今日天才大亮没多久,他便再次接到一个始料未及的【逆天邪神】噩耗。

  “不可能!”凤横空重声道:“云澈他现在分明就在我神凰!没有了云澈,区区苍风,怎么抵挡的【逆天邪神】住我神凰军!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难道是【逆天邪神】云澈在这一夜之间赶回去了不成!!”

  “西军和东军都是【逆天邪神】各遣二十万军,连夜赶向苍风皇城,大致在今晨相同时间到达。西军在发回已临近苍风皇城的【逆天邪神】消息后,包括督军长老之内,都再无动静,和之前消失的【逆天邪神】中军一模一样!东军则称督军长老凤雷鸣和一个人交手,但遭遇惨败,凤雷鸣应该是【逆天邪神】绝望之下,引动全身玄力想要焚掉苍风皇城,却被对方以极强的【逆天邪神】风玄力反卷向了我军,让东军死伤惨重,最终只幸存四万残兵。”凤非然沉重的【逆天邪神】道。

  “风玄力?难道苍风那边除了云澈,还有能超越我凤凰长老的【逆天邪神】强者?”凤横空脸色越来越暗。云澈从未用过风玄力,那个人也自然不会是【逆天邪神】云澈……但他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长老级人物,任何一个都是【逆天邪神】可以在天玄七国横着走的【逆天邪神】无敌存在,苍风国出一个云澈已是【逆天邪神】让人难以相信,甚至震动整个天玄大陆,又怎么会还有他人!

  “那个人的【逆天邪神】确不会是【逆天邪神】云澈,至于他的【逆天邪神】身份,我会派人迅速着手调查。只是【逆天邪神】,中军覆没,西军和东军又受到重创,苍风驻军的【逆天邪神】军心现在一片大乱……唉。”凤非然长叹一口气。

  “那倒没有太大的【逆天邪神】所谓。”太子凤熙铭说了一句外人听来一定会深感疑惑的【逆天邪神】话:“反正我们想要的【逆天邪神】东西已经基本拿到了,就算是【逆天邪神】就此撤兵也……”

  “但云澈必须死!”凤横空恨声道。

  这时,那个噩梦一般的【逆天邪神】声音,紧随着凤横空的【逆天邪神】低吼从外面传了下来:“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老狗们,你们的【逆天邪神】云爷爷来了,还不赶紧出来迎接!!”

  “云……澈!”凤横空满腔的【逆天邪神】怒恨顿时找到了可以宣泄的【逆天邪神】地方,满头的【逆天邪神】黑发几乎在一瞬间全部竖起,额间的【逆天邪神】火焰印记直接显现,并窜起暴躁的【逆天邪神】火焰。这次,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传来的【逆天邪神】位置并不是【逆天邪神】凤凰城的【逆天邪神】中心,而是【逆天邪神】城门位置。这分明意味着他都懒得向昨天那样悄然潜入,直接大摇大摆的【逆天邪神】到来,来了后还大声宣告,唯恐凤凰神宗没有察觉。

  这无疑,是【逆天邪神】对凤凰神宗**裸的【逆天邪神】蔑视!!

  “朕……今天一定要亲手将他碎尸万段!!”同样的【逆天邪神】话,凤横空已说过太多遍,而每一次所蕴含的【逆天邪神】恨意都要远胜上一次。他刚要冲出,凤非烈已快速抬手拦住他:“宗主,暂且冷静。我们估计放松戒备,连搜寻弟子都收回,就是【逆天邪神】为了诱他像昨日那样潜入,然后直接落入封凰禁阵,但好像失算了,听他的【逆天邪神】声音,显然是【逆天邪神】在城门位置……不管他的【逆天邪神】身法玄技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幻光雷击,那样的【逆天邪神】速度,绝非我们能追及,要拿下他,目前最稳妥的【逆天邪神】方法就是【逆天邪神】引他到封凰禁阵之中。”

  凤横空停住脚步,他目光扫过在场的【逆天邪神】每一个人,最终,落在了九皇子凤熙麟的【逆天邪神】身上:“麟儿,在朕的【逆天邪神】所有儿子之中,除了熙铭,你的【逆天邪神】心思最为沉稳,为人最有大将之风,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你可有此胆量?”

  凤熙麟向前,毫无犹豫的【逆天邪神】道:“儿臣定不会让父皇失望。”

  “好!”凤横空重重点头:“有你这句话,你已经没有让朕失望。你放心,熙辰和熙洛已先后遭了云澈毒手,朕绝不会再让你们任何一个人遭遇不测。那封凰禁阵集合了整整三十六个长老的【逆天邪神】力量,就算是【逆天邪神】你爷爷入了其中,也将难有反抗之力。若能将云澈引入那里,他就算有通天之力……也别想再逃!!”

  轰!!!

  凤横空带着怒火冲天而起,将数尺厚的【逆天邪神】大殿之顶直接冲塌。凤凰城门位置的【逆天邪神】上空,云澈双手抱胸漂浮在那里,依然是【逆天邪神】满脸的【逆天邪神】从容和让所有凤凰弟子恨不能将他撕碎的【逆天邪神】蔑视。所有凤凰长老也都已第一时间出动,但并没有像昨日那般将他合围,而是【逆天邪神】散落的【逆天邪神】分布在凤凰城上空,以目光和气息将他牢牢锁定。

  但每一波长老的【逆天邪神】后方,都牢牢的【逆天邪神】护着一个皇子。显然,随着接连两个皇子死在云澈手上,凤凰神宗已成惊弓之鸟,每个皇子都由数个长老替身守护,唯恐云澈再对某个皇子下手。他们甚至想过将众皇子藏匿于他处,但,整个神凰国,有着最强守护力量,也可谓最安全的【逆天邪神】地方,却又偏偏是【逆天邪神】这凤凰城……

  相比于前两日,今日再见到云澈,上至凤凰长老,下至凤凰弟子,都感受了一股深深的【逆天邪神】惧怕和心悸。他第一天到来时,所有人唯一想到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他来自寻死路。但,两天时间,他在几乎全部长老级人物都在场的【逆天邪神】情形之下,连续杀了凤凰神宗两个皇子,而他自己不但没死,根本连一丝能看出痕迹的【逆天邪神】伤都没有。

  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尊严,第一次被一个人如此彻底的【逆天邪神】踩到脚下。

  看到凤横空出现,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顿时转向了他:“凤横空,又是【逆天邪神】美好的【逆天邪神】一天,我们再次见面了。你猜你今天会不会再死一个儿子呢?”

  这句打招呼的【逆天邪神】话,一个再普通的【逆天邪神】人听来都会瞬间火冒三丈,何况凤凰宗主。凤横空直把牙齿咬到渗血,才生生的【逆天邪神】压下不顾一切冲上去将他撕碎的【逆天邪神】冲动,用低沉到极点的【逆天邪神】声音道:“云澈……你杀了朕两个儿子……这不共戴天之仇,朕一定会让你万倍、十万倍的【逆天邪神】偿还!!!”

  “呵呵,”云澈淡淡的【逆天邪神】冷笑:“我杀你儿子的【逆天邪神】仇,你能不能报我不知道。但你凤凰神宗杀我父皇,践踏我国土国民之仇,我会让你们凤凰神宗一个子都不会少的【逆天邪神】血债血偿!”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