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03章 恨满乾坤

第703章 恨满乾坤

  凤非烈在秉着极大的【逆天邪神】耐力和云澈交涉,几乎每一息都在告诫自己必须要冷静,千万不可急躁。{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逆天邪神】网络文字搬运工。-纵然如此,在云澈的【逆天邪神】第四个条件喊出时,他双目冒火,喉咙中险些喷出血来。

  割让土地,这对一个国家来说,无疑是【逆天邪神】最丧权辱国的【逆天邪神】事。他神凰帝国,如何能承受这样的【逆天邪神】屈辱。

  “云澈,你不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云澈低沉的【逆天邪神】道:“和你们神凰在苍风犯下的【逆天邪神】滔天大罪相比,我简直如比传说中的【逆天邪神】圣人还要仁慈!”

  他目光转向凤横空,冷笑看着他那张呈恰灸嫣煨吧瘛苦黑色,扭曲的【逆天邪神】格外狰狞的【逆天邪神】面孔:“凤凰宗主,这四个条件,你应该已经听的【逆天邪神】很清楚了。我给你五息的【逆天邪神】时间考虑,若乖乖听话,你这个儿子就能活下来,明天我也就懒得再来一趟了。若还是【逆天邪神】和昨天一样不识抬举那我只能让他马上去死了!”

  云澈的【逆天邪神】面孔上,始终是【逆天邪神】一副很平淡,甚至有些温和的【逆天邪神】笑,仿佛在说着一件再轻松不过的【逆天邪神】事。

  即使已愤怒的【逆天邪神】全身血管都要爆开,但凤非烈依旧以平生最大的【逆天邪神】定力沉住气,因为眼下,保住凤熙辰的【逆天邪神】命是【逆天邪神】最重要的【逆天邪神】事,无论他提什么条件,都必须先答应下来。他唯恐凤横空爆发,马上说道:“我神凰皇子之命,比这世界上任何的【逆天邪神】一切都要重要好!你说的【逆天邪神】这四个条件,我凤凰神宗可以答应,不过”

  “那真是【逆天邪神】好极了!”云澈瞬间转过身来,笑眯眯的【逆天邪神】看向凤非烈,傲慢的【逆天邪神】声音直接将他后面的【逆天邪神】话给断了回去:“你这个凤凰大长老,可是【逆天邪神】要比那个让人作呕的【逆天邪神】凤凰宗主识抬举多了。既然你们已经答应下来,那我也没理由杀你们这宝贵的【逆天邪神】十三皇子了,后面的【逆天邪神】事,更是【逆天邪神】简单多了。”

  他提着凤熙辰的【逆天邪神】左手微松,抬起的【逆天邪神】右手缓缓伸出一根手指:“给你们十息的【逆天邪神】时间,传音你们所有留驻我苍风土地的【逆天邪神】军队,让他们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给我连滚带爬的【逆天邪神】全部撤回来。你们凤凰神宗有着最上好的【逆天邪神】传音玉,似乎都用不了十息的【逆天邪神】时间。”

  “你”

  “然后”云澈又伸出第二根手指:“让你们的【逆天邪神】凤凰宗主马上书写赔罪诏书哦,就在这里写便可,写完之后记得盖上凤凰印,然后让你们的【逆天邪神】凤凰宗主大声宣读,以凤凰宗主的【逆天邪神】盖世玄功,传到二百里之外应该是【逆天邪神】轻而易举。”

  “再给你们三十息的【逆天邪神】时间,写好割让赤琼城的【逆天邪神】文书,盖好凤凰大印,直接交到我手里就好,方便的【逆天邪神】很。”

  “最后,再赏你们一刻钟的【逆天邪神】时间,备好两百亿紫玄币,同样直接交到我手中,少一个子都不行。”

  “之后,你们的【逆天邪神】十三皇子就可以安安稳稳的【逆天邪神】活下去了。”

  “另外,你们没有讨价还价的【逆天邪神】权利。千万不要试图超出我刚才所给的【逆天邪神】时限一息都不能!”

  这帮人打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什么算盘,云澈又怎么会不心知肚明。若他会这么容易的【逆天邪神】被别人算计,也根本不可能活到今天。

  凤非烈本就难看的【逆天邪神】脸色顿时更是【逆天邪神】难看到了极点:“云澈,你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哦?大长老这又是【逆天邪神】什么意思?”云澈冷笑道:“方才可是【逆天邪神】你亲口答应下了我提出的【逆天邪神】四个条件。而我刚刚所言,和我提出的【逆天邪神】四个条件完全相符,没有半点逾越,大长老现在这幅嘴脸又是【逆天邪神】怎么了?难不成大长老刚才的【逆天邪神】满口答应,只是【逆天邪神】随口放出的【逆天邪神】一个屁?”

  “云澈!!你”凤非烈一声暴吼,全身发抖,却已是【逆天邪神】恼恨的【逆天邪神】说不出话来。

  “非烈,不要再和他废话!!”

  凤横空出声,而无论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表情,还是【逆天邪神】声音,都忽然变得有些冷静下来。他的【逆天邪神】目光凝聚,却不是【逆天邪神】看向云澈,而是【逆天邪神】看向满脸恐惧与哀求的【逆天邪神】凤熙辰:“辰儿,你听着。你是【逆天邪神】我神凰帝国的【逆天邪神】皇子,身上流动着最高贵的【逆天邪神】凤凰血脉。我们可以死,但绝不能卑躬屈膝!更不能让我五千年凤凰威名受污!!”

  “你放心,朕不会让你白死!朕马上就会亲手为你报仇!!”

  “全部出手杀了云澈!!”

  凤横空话音落下之时,来自他的【逆天邪神】传音也如一道惊雷响起在所有凤凰长老的【逆天邪神】耳边。但他们却没有一个人马上行动,眼神里是【逆天邪神】深深的【逆天邪神】挣扎和犹疑因为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中不是【逆天邪神】普通的【逆天邪神】凤凰弟子,而是【逆天邪神】一个皇子。

  但马上,一道凤炎冲天而起,却是【逆天邪神】凤横空当先冲向云澈,那惊人的【逆天邪神】气浪,分明是【逆天邪神】将全身的【逆天邪神】玄力都完全涌起。众凤凰长老也再也无法犹豫,全部低吼一声,凤炎燃身,同时出手,一时间,数十道火光以极快的【逆天邪神】速度冲向云澈的【逆天邪神】所在,一股恐怖的【逆天邪神】威压沉重的【逆天邪神】笼罩了整个神凰城。

  “啊啊啊啊啊啊!!”

  发出惨叫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云澈,而是【逆天邪神】他手中的【逆天邪神】凤熙辰:“父皇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哈哈哈哈!”被合围在正中,似乎已是【逆天邪神】死路一条的【逆天邪神】云澈反而在大笑:“凤横空,就凭你,也配威名?就凭你,也有资格谈凤凰血脉?”

  “有一件事,你可要好好的【逆天邪神】提醒自己,杀死你两个儿子的【逆天邪神】,可不是【逆天邪神】我,而是【逆天邪神】你凤横空!!这是【逆天邪神】你对我苍风恶行所遭到的【逆天邪神】报应!”

  “而且只是【逆天邪神】刚刚开始!!”

  “动手!!”凤横空一声暴吼。

  轰!!!!!!

  无论是【逆天邪神】凤横空,还有各大凤凰长老都并没有靠近云澈,但身上的【逆天邪神】凤凰炎,同时猛烈爆开,一瞬间,整个凤凰城的【逆天邪神】上空化作了一片巨大的【逆天邪神】火焰之海,来自数十个霸皇的【逆天邪神】凤凰炎浓烈炽热到极点,将太阳的【逆天邪神】光芒都完全盖过,空间,更是【逆天邪神】扭曲的【逆天邪神】不成样子。

  他们没有忘记云澈昨日所展现的【逆天邪神】速度,所以,不等临身,他们的【逆天邪神】凤凰炎便全力爆发,将十几里的【逆天邪神】上空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淹没,云澈的【逆天邪神】速度纵然再快上十倍,也绝无可能逃脱。

  凤凰宗主、在场的【逆天邪神】所有凤凰长老同时出手,这样的【逆天邪神】阵仗,神凰历史上从未有过。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等级虽然只有王玄境,但却带起了凤凰神宗有史以来最大的【逆天邪神】惊恐和愤恨。

  而这片凤凰火海淹没云澈之时,也自然同时淹没了凤熙辰。他们确信这片火海之下,云澈绝无生还可能而凤熙辰,则更是【逆天邪神】必死无疑。

  为杀云澈,不得不再搭上一个皇子的【逆天邪神】性命即使云澈真的【逆天邪神】死了,凤凰历史上,也会永远留下这屈辱的【逆天邪神】一笔。

  但,凤凰神宗始终没有,也没有机会认识到一点单纯的【逆天邪神】凤凰炎,根本无法对云澈造成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伤害。反而,浓烈到极致的【逆天邪神】火光与气息成为了他安然遁走的【逆天邪神】最好掩护!

  凤熙辰被云澈随手扔开,全力状态下的【逆天邪神】凤熙辰在这样的【逆天邪神】火焰之下也活不过三息,被云澈封锁所有力量的【逆天邪神】他仅仅发出了最后一声绝望惨叫,便被火焰完全吞噬、焚灭,和昨日的【逆天邪神】凤熙洛一样,被焚烧的【逆天邪神】渣都不剩。

  不同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凤熙洛是【逆天邪神】死在云澈的【逆天邪神】凤凰炎下,而凤熙辰,是【逆天邪神】死在他们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凤凰炎下。

  星神碎影结合幻光雷极,云澈在翻腾的【逆天邪神】火海之中腾空而起,转眼之间便从火海的【逆天邪神】边缘脱离,脱离火海的【逆天邪神】同时,也直接脱离了由数十个凤凰长老围成的【逆天邪神】包围圈,然后直线向东飞射而去。

  “不愧是【逆天邪神】人面兽心,心肠恶毒的【逆天邪神】凤凰宗主,居然连自己的【逆天邪神】亲生儿子都杀!可怜的【逆天邪神】十三皇子,在他亲生父亲的【逆天邪神】火焰之下,现在估计连一丝骨灰都没能剩下哈哈哈哈!!”

  幻光雷极之下的【逆天邪神】云澈,是【逆天邪神】让所有人直接绝望的【逆天邪神】速度,转眼之间,他便已在视线中完全消失,唯有带着深深嘲讽的【逆天邪神】狂笑声遥遥传来。

  “不不可能他是【逆天邪神】怎么逃出来的【逆天邪神】不可能!!”所有的【逆天邪神】凤凰长老全部傻眼,这一幕所带给他们的【逆天邪神】震惊,丝毫不下于云澈忽然在凤凰城的【逆天邪神】中心出现。刚才,那是【逆天邪神】数十个凤凰长老加上宗主凤横空同时发动的【逆天邪神】凤炎大阵,这样的【逆天邪神】力量之下,纵然是【逆天邪神】一个达到霸玄境巅峰的【逆天邪神】人,也会被短时间内焚烧成灰烬,绝无幸存之理。

  云澈就算再强,可以在其中不死,但至少也该是【逆天邪神】重伤但他遁走的【逆天邪神】速度之快,丝毫不下于昨日,声音更是【逆天邪神】震耳颤魂,别说重伤,竟似是【逆天邪神】连轻伤的【逆天邪神】痕迹都没有。

  而凤熙辰的【逆天邪神】气息,却是【逆天邪神】在火海之中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消失。

  凤非烈从空中降下,来到凤横空身侧,脸上的【逆天邪神】每一块肌肉都在剧烈的【逆天邪神】哆嗦着:“宗主,我们要不要追?”

  云澈那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速度,他们根本就不可能追的【逆天邪神】上。甚至,凤非烈都无法确信已久不见世的【逆天邪神】太上皇亦是【逆天邪神】太上宗主能不能追及云澈的【逆天邪神】速度。

  “噗”凤横空的【逆天邪神】身体微微摇晃,随之一大蓬血雾从他口中狂喷而出。

  “宗主!!”凤非烈慌忙扶住凤横空,众长老皇子更是【逆天邪神】大惊失色,手忙脚乱的【逆天邪神】冲了过来。

  两个儿子在两天之内,就在他的【逆天邪神】眼前先后被杀,凤横空这辈子终于知道了何为极怒焚心。他脸色苍白,眼前的【逆天邪神】画面一阵恍惚,看着在空中快速消散的【逆天邪神】火焰,却没有了一丝一毫凤熙辰的【逆天邪神】存在,他悲从中来,恨不能狠狠的【逆天邪神】大哭一场。

  “父皇,请你一定息怒,保住身体十三皇弟和十四皇弟的【逆天邪神】仇,我们一定能千万倍的【逆天邪神】讨回来的【逆天邪神】。”凤熙铭急声道。

  “朕朕没事没事”凤横空伸手推开扶向他的【逆天邪神】手臂,缓缓的【逆天邪神】站直了起来,只是【逆天邪神】他站在那里目无焦距,半晌无神,犹若失魂。

  “父皇,我们要不要”二皇子凤熙邟小声翼翼的【逆天邪神】道:“要不要去请爷爷出山”

  凤熙邟的【逆天邪神】话,触动了在场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神经,因为这是【逆天邪神】他们方才心中同时冒出来的【逆天邪神】想法。凤非然重叹一声,道:“就玄力而言,我们任何一个人都不惧云澈。但他的【逆天邪神】速度实在是【逆天邪神】那极有可能,就是【逆天邪神】盗神一族的【逆天邪神】幻光雷极。花洺海当年只有天玄后期,我们尚且难以追及,云澈无论实力,还是【逆天邪神】速度都还要远胜花洺海,手段之毒辣,更是【逆天邪神】不可同日而语,即使会惹的【逆天邪神】太上宗主失望动怒,也万一,再有其他皇子不慎落到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中”

  “宗主,此事只怨我们无能。”凤非烈愧然道。

  “云澈不敢与我们正面对抗,只会拿朕的【逆天邪神】儿子来要挟朕”凤横空缓缓开口,声音平静到了让人心颤:“难道朕,就不能用相同的【逆天邪神】办法对付他么!!”

  众长老皇子一愣:“宗主,你的【逆天邪神】意思是【逆天邪神】”

  “中军是【逆天邪神】覆没在云澈之手,而如今云澈在这里,就根本无法顾及苍风皇城。”凤横空重重咬牙,瞳孔中释放着怨毒的【逆天邪神】恨光:“传令留驻苍风的【逆天邪神】东军与西军,从距离苍风皇城最近的【逆天邪神】驻地各遣至少二十万军,全速进军苍风皇城!明日天亮之前必须到达,然后不惜一切手段,拿下苍风皇城!!”

  “城中所有活人,屠杀勿论!!只有那个女皇帝务必活捉!!”

  凤横空的【逆天邪神】话,让所有人精神为之一振,胸腔中的【逆天邪神】阴霾也瞬间消散了大半。云澈这次显然是【逆天邪神】为了苍风国而来,而无法抓到他,却可以轻易抓到他的【逆天邪神】死穴!没有了云澈守护,他们神凰军要拿下苍风皇城可谓轻而易举而苍月女皇,可是【逆天邪神】云澈明媒正娶的【逆天邪神】妻子!

  “父皇英明,儿臣马上吩咐下去!!”凤熙铭迅速离开。

  “还是【逆天邪神】宗主英明!待拿下苍风皇城,擒住苍月女皇,看那云澈还如何嚣张!”凤非烈恨声道。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