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02章 破空而起

第702章 破空而起

  夜幕沉下,神凰城却依然没有安静下来,搜寻云澈踪迹的【逆天邪神】凤凰弟子依然锲而不舍的【逆天邪神】当着没头苍蝇。一整天毫无所获的【逆天邪神】他们无不是【逆天邪神】又怒又憋屈,更没脸回去复命,情绪也变得焦躁起来,开始强行闯门搜索各大商会、宗门、医馆甚至民居,几乎只要是【逆天邪神】个能盛人的【逆天邪神】空间都会被翻个底朝天。

  当然,除了黑月商会。

  即使如此,他们依然连云澈的【逆天邪神】半个影子都没摸到,倒是【逆天邪神】惹得神凰城群愤迭起,敢怒不敢言。

  一直到了午夜,搜索才总算停歇下来,但凤凰神宗之内依旧是【逆天邪神】灯火通明。出动几乎全宗之力都未能寻到云澈踪迹,这让全宗上下震惊之余,气氛也变得格外压抑。凤横空和各大长老无一安眠,聚在凤凰大殿彻夜商讨对付云澈之事……以云澈遁走前撂下的【逆天邪神】狂言,明日,他定然还会来!

  这次,无论如何都必须将云澈轰杀。第一次被他毫发无伤的【逆天邪神】遁走,还可以理解为对他异常的【逆天邪神】速度措手不及。若是【逆天邪神】第二次他自己送上门来依然没能杀了他,那么,整个天玄大陆都要看他们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笑话,就连足足五千年的【逆天邪神】凤凰威慑,都会一落千丈。

  ——————————

  经过了一天半夜的【逆天邪神】混乱之后,第二天的【逆天邪神】神凰城却是【逆天邪神】异样的【逆天邪神】安静,尤其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气氛压抑的【逆天邪神】如同被罩在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锅盖中,宗中每个人的【逆天邪神】呼吸都似乎在刻意的【逆天邪神】屏住。

  神凰城中,不断有人看向凤凰城的【逆天邪神】方向,只不过却看不到了那个释放着巨大威压的【逆天邪神】凤神像。

  凤凰神宗,凤横空一夜未眠,也一夜未出宗门。他站立在凤凰大殿的【逆天邪神】正前方,抬头看着上空,全身释放着让人胆颤心惊的【逆天邪神】煞气……凤神像被毁,他的【逆天邪神】儿子被杀,不但被云澈逃走,一天一夜过去,却是【逆天邪神】连对方的【逆天邪神】踪迹都没有找到,此时只能被动的【逆天邪神】等对方自己出现,他心中的【逆天邪神】愤怒和怨恨早就无以复加。

  “宗主。”三十八长老凤云止走过来。

  “找到云澈藏身之处了吗?”凤横空毫无表情的【逆天邪神】问道,他的【逆天邪神】音调,表明着他对问出口的【逆天邪神】话丝毫不抱希望。

  凤云止摇头,然后低声道:“已经一天一夜了……十四皇子的【逆天邪神】送葬仪式也该……也该……”

  凤横空的【逆天邪神】眉心如同被扎入一根钢针,猛然痉挛,凤熙洛不但死了,而且连哪怕一丁点的【逆天邪神】残尸都没有剩下,每每念及于此,便会感觉到撕心般的【逆天邪神】剧痛。他无比低沉的【逆天邪神】道:“云澈还没有抓到……必须以他的【逆天邪神】命和血,来安慰洛儿的【逆天邪神】亡魂!”

  凤云止俯首,一声轻叹:“我明白了。昨日毫无防备,才被他逃走,今日若是【逆天邪神】再来,绝无生离可能。在城内搜寻一天一夜毫无云澈踪迹,他显然已经逃离了神凰城。现在城内的【逆天邪神】每个角落都分布了眼线,他一旦入城,我们必将第一时间察觉,然后迅速通知至宗内,静待他来自投罗网。”

  “现在可有什么动静?”凤横空问道。

  “并无。”凤云止再次摇头:“今日不同昨日,他来时也定然会万般谨慎,极有可能在天黑之后行动。哼……这次,他要么不来,而一旦踏入我皇城之内,我们定会马上知晓。等他临近凤凰城时,只需一瞬,便可将他……”

  “啊啊啊啊啊……救我……父皇救我!!”

  就在这时,一声惊恐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惨叫声响起,如同在压抑安静的【逆天邪神】凤凰城投下了一枚惊雷,凤横空和凤云止脸色同时大变,而所有留在凤凰城中的【逆天邪神】凤凰长老、弟子也都蜂拥而出,看向惨叫声的【逆天邪神】来源。

  轰!!

  一声爆响,距离凤凰大殿仅一里之遥的【逆天邪神】一个宫殿轰然炸开……而且,那还是【逆天邪神】一个皇子的【逆天邪神】宫殿!冲天而起的【逆天邪神】火光烟尘中,一个人影提着另一个人影高高飞起,直达百丈高空,惊恐到极点的【逆天邪神】嘶哑惨叫声也从这百丈高空声嘶力竭的【逆天邪神】传来。

  看着空中的【逆天邪神】两个人影,所有凤凰城的【逆天邪神】人无不露出惊恐无比的【逆天邪神】神情。

  “云……云澈!!”

  “十三皇子……那是【逆天邪神】十三皇子!!”

  那个正在发出惊恐惨叫的【逆天邪神】,竟是【逆天邪神】神凰十三皇子凤熙辰。而将抓着后颈提在空中的【逆天邪神】,赫然便是【逆天邪神】云澈!!他瞳眸半眯,脸上带着和昨日一样的【逆天邪神】冰冷嘲笑,傲然的【逆天邪神】藐视着下方所有的【逆天邪神】生灵。

  “不……不可能!他是【逆天邪神】什么时候……不可能!!”凤云止眼瞳放大到几乎爆裂,他方才还在向凤横空保证云澈别说靠近凤凰城,只要踏进神凰城半步,便会立刻知道。

  但他这句话才刚刚说完,云澈竟然从他凤凰城的【逆天邪神】正中区域出现,手中,还抓着十三皇子凤熙辰!!

  从神凰城,到凤凰城,到十三皇子的【逆天邪神】宫殿……直到十三皇子落入云澈手中,竟没有一个人察觉!!

  天玄七国的【逆天邪神】霸主,神凰帝国核心的【逆天邪神】核心,临近圣地级别的【逆天邪神】五千年宗门,竟被云澈如入无人之境!!

  凤云止在颤声呼喊着不可能……所有的【逆天邪神】凤凰长老和弟子,也都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

  “凤横空,相隔一日,我们又见面了。我说过今天会来,可是【逆天邪神】半点都没有失约啊。”云澈目光下视,任由手中的【逆天邪神】凤熙辰在那嘶声惨叫,他今日选择凤熙辰当然不是【逆天邪神】没有原因,作为一个睚眦必报的【逆天邪神】人,当初这个十三皇子强行搅乱他与苍月的【逆天邪神】大婚,并狂言将他就地“清理门户”的【逆天邪神】事,他可完全没有忘记。那时因自己实力太弱以及其他的【逆天邪神】诸多顾忌,他无法对凤熙辰下死手,但今天可就不同了:“可惜你们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人还真是【逆天邪神】没有礼貌,我从神凰城一路大摇大摆的【逆天邪神】到了这凤凰城,居然一个打招呼的【逆天邪神】都没有。你们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待客之道还真是【逆天邪神】让人失望啊。”

  云澈在不被察觉之下进入到凤凰城内其实并不难。以流光雷隐隐蔽气息进入神凰城,随便弄死个落单的【逆天邪神】凤凰弟子,以玄罡读取他的【逆天邪神】记忆,再易容成他的【逆天邪神】样子,然后大摇大摆的【逆天邪神】进入凤凰城就可以……他的【逆天邪神】身上,本来就可以释放凤凰气息,易容、记忆、玄力气息……一切完美无暇。就是【逆天邪神】从凤横空身前走过,他都不一定能察觉出异样,更不要说他人。

  “放下十三皇子!!”离云澈最近的【逆天邪神】一个凤凰长老哆嗦着嘴唇大吼道。

  凤横空的【逆天邪神】脸色已是【逆天邪神】青紫一片,昨日凤熙洛被云澈当着他的【逆天邪神】面轰杀的【逆天邪神】画面还犹在眼前,直到现在他都未能缓过来,现在,他又是【逆天邪神】一个儿子被云澈挟持在了手中,他手指云澈,在极度的【逆天邪神】愤恨之下,全身几乎每一个细胞都在剧烈的【逆天邪神】哆嗦:“云澈……你若是【逆天邪神】敢对他下毒手,朕……朕必要你付出千万倍的【逆天邪神】代价!!”

  “呵呵,这样的【逆天邪神】话,你昨天好像都不止说过一遍了,但好像并没有什么卵用,你的【逆天邪神】儿子该死的【逆天邪神】时候,还是【逆天邪神】要死。”凤横空的【逆天邪神】话就算再恶毒一百倍,也别想对云澈造成半点威慑,他笑眯眯的【逆天邪神】道:“不过你也不用这么激动,再怎么说摹灸嫣煨吧瘛裤也是【逆天邪神】神凰国的【逆天邪神】皇帝,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忘记了帝王威仪不是【逆天邪神】?再说了,你这儿子不是【逆天邪神】还没死么,当然,你要是【逆天邪神】依然和昨天那样不识抬举的【逆天邪神】话,可就说不定了。”

  “父皇……救我……救我……”

  凤熙辰全身的【逆天邪神】力气被封锁,毫无挣扎的【逆天邪神】动作,只有口中还有发出足够的【逆天邪神】惨叫和哀求声。当年,在苍风国时,他就领教过云澈的【逆天邪神】狠辣手段,昨天,凤熙洛更是【逆天邪神】惨死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上,他很清楚的【逆天邪神】知道身后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一个真正的【逆天邪神】魔鬼,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会要了他的【逆天邪神】命,而不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吓唬他。足以让七国所有宗门恐惧战栗的【逆天邪神】凤凰威慑,对他根本毫无作用。

  “闭嘴!你是【逆天邪神】神凰皇子……朕什么时候教过你如此卑微的【逆天邪神】贪生怕死!简直丢尽我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脸面!!”凤横空怒斥,但他的【逆天邪神】声音早已颤抖。他憋了一天一夜的【逆天邪神】怨恨,本想在云澈“送上门来”后,不惜亲自出手将他虐杀来为自己的【逆天邪神】儿子复仇,但现在,云澈就在眼前,他涌起的【逆天邪神】力量让身体周围的【逆天邪神】空间都不断的【逆天邪神】扭曲,但却根本无法对云澈出手。

  因为云澈手中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另一个儿子!

  大长老凤非烈迅速向凤横空传音道:“宗主,这云澈分明就是【逆天邪神】个疯子,什么事都做的【逆天邪神】出来,现在十三皇子又落到了他的【逆天邪神】手上,千万不要再触怒他……他现在只挟持十三皇子而未下毒手,显然是【逆天邪神】想再一次威胁我们答应昨日的【逆天邪神】条件。我们暂且虚与委蛇,答应他的【逆天邪神】条件……总之先保下十三皇子再说!十四皇子已逝,我们绝不可再失去一个皇子了。”

  纵然隔着十几里,都能清晰的【逆天邪神】感觉到凤横空的【逆天邪神】杀意和愤怒。数十凤凰长老从各个方位飞起,与云澈处在同一高度,呈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合围之势将他围在中间。凤非烈深吸一口气,道:“云澈,你竟然能无声无息的【逆天邪神】潜入我凤凰神宗,还挟持十三皇子,的【逆天邪神】确算你神通广大。今日,我们不得不再次认栽。也罢,你只要放了十三皇子,那么,你昨日提出的【逆天邪神】三个条件,我们凤凰神宗可以全部答应。”

  众凤凰弟子全部一惊,随之顿时反应过来,以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立场和尊严,绝无可能执行昨日的【逆天邪神】那三个条件,这显然是【逆天邪神】大长老的【逆天邪神】缓兵之计。以云澈的【逆天邪神】狠辣手段,这也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唯一的【逆天邪神】方法。

  待救下十三皇子,后续的【逆天邪神】一切,当然完全由不得云澈做主。

  “哦?昨天的【逆天邪神】三个条件?”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神透着危险的【逆天邪神】戏虐:“昨天的【逆天邪神】三个条件和今天又有什么关系摹灸嫣煨吧瘛控?大长老的【逆天邪神】记性好像不太好,我昨天可是【逆天邪神】清清楚楚的【逆天邪神】说过,那三个条件,是【逆天邪神】我云澈以这辈子最大的【逆天邪神】仁慈,赏赐给你们的【逆天邪神】最优厚的【逆天邪神】机会。可你们却偏偏不识抬举,难道你们还梦想着今天是【逆天邪神】和昨天一样的【逆天邪神】条件吗?”

  “你!!”凤横空身上的【逆天邪神】玄气骤然爆开,将身后凤凰大殿的【逆天邪神】两根粗壮立柱瞬间冲断。

  凤非烈迅速以眼神向凤横空示意,极力压下心中的【逆天邪神】怒火,道:“好……你大可以说出今日是【逆天邪神】什么条件!”

  “不愧是【逆天邪神】取代凤非烟的【逆天邪神】新晋大长老,真的【逆天邪神】爽快。”云澈一脸的【逆天邪神】赞赏,然后手掌一翻,将凤熙辰提起到半空,带起他一声更加惊恐的【逆天邪神】惨叫:“那你们可要好好的【逆天邪神】听清楚了。”

  “第一,二十五日之内,所有神凰军从我苍风国境撤离,一个人,一个头发都不能留下,且两百年内不得再进犯半步!”

  “第二,凤横空亲拟诏书,向我苍风国赔罪,昭告天下!再由你凤凰大长老亲自将赔罪书送至苍风皇室,并当面谢罪!”

  “第三,赔偿我苍风国两百亿紫玄币!!”

  云澈说出的【逆天邪神】三个条件,依然是【逆天邪神】退军、赔罪、赔偿,但每一个,都比昨日严苛的【逆天邪神】多,尤其是【逆天邪神】赔偿,直接比昨日多出了整整一倍。

  这次,别说凤横空,就算最低级的【逆天邪神】凤凰弟子都气的【逆天邪神】直哆嗦,但,云澈的【逆天邪神】话却依然没有说完……

  “第四,将位于你们神凰国东北边界的【逆天邪神】赤琼城割让给我苍风国!”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