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01章 神凰大乱

第701章 神凰大乱

  凤熙洛死了,死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上……而且是【逆天邪神】真正的【逆天邪神】死无全尸。凤凰长老、弟子全部惊呆。虽然刚才凤熙洛的【逆天邪神】命就捏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上,但他们所有人潜意识里,都没有想过凤熙洛会真的【逆天邪神】丧命。因为他可是【逆天邪神】神凰皇子,在这天玄大陆有着最尊崇身份的【逆天邪神】人物。这天下,有谁真的【逆天邪神】敢杀了神凰皇子。

  凤横空也同样没有想到,尤其是【逆天邪神】云澈在亲口说出“要为苍风着想”,还说出三个条件时,他心下愈加笃定云澈绝对不敢做的【逆天邪神】太绝。他开始步步逼近,声色俱厉,本以为云澈会因此而惊慌以至露出破绽,却怎么都没想到……他竟是【逆天邪神】在他迈出第二步时,直接下了死手!!

  让他这个神凰帝王、凤凰宗主,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自己最宠爱的【逆天邪神】儿子在眼前化成灰烬。

  “你……你……”凤横空的【逆天邪神】每一根头发,乃至全身每一根毛发都窜起了赤红的【逆天邪神】火焰,双瞳更是【逆天邪神】变得血红一片,全身煞气之重,所有的【逆天邪神】凤凰长老都见所未见:“你给朕……死!!”

  凤横空在极怒中猛然出手,右手成抓,直取云澈的【逆天邪神】喉咙,全身毫不控制,疯狂释放的【逆天邪神】玄力一瞬间涌成一股庞大的【逆天邪神】火焰洪流,如一头愤怒失控的【逆天邪神】巨兽扑咬向云澈的【逆天邪神】全身。

  在凤横空出手的【逆天邪神】同时,大长老凤非烈、二长老凤非然,以及太子凤熙铭也同时出手,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凤凰领域被凤熙铭铺开,完全笼罩了云澈所在的【逆天邪神】空间,而两大长老的【逆天邪神】玄力凝成两个相似的【逆天邪神】玄阵……玄阵之中释放出一股巨大的【逆天邪神】吸引力,让云澈逃无可逃。

  “孽畜……受死!!”

  轰!!!

  这是【逆天邪神】凤凰宗主极怒之下的【逆天邪神】凤凰之火,爆发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单单是【逆天邪神】外溢的【逆天邪神】气浪,便将数千凤凰弟子狠狠的【逆天邪神】冲飞出去,一时间惨叫一片。

  直散到百丈之外的【逆天邪神】火光之中,一道人影冲天而起,遥遥的【逆天邪神】浮在了高空之上。云澈俯视着下方,全身毫发无伤,脸上带着淡淡的【逆天邪神】快意冷笑:“凤横空,亲生儿子死在自己面前的【逆天邪神】滋味如何?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很痛苦,恨不能把我千刀万剐?呵呵……那你可知你害的【逆天邪神】我苍风多少人承受了远胜你千万倍的【逆天邪神】痛苦!!”

  “云……澈!!”凤横空的【逆天邪神】声音在剧烈的【逆天邪神】哆嗦,他这辈子,都从未如此愤怒,如此怨恨过:“朕……今日必……亲手将你……碎尸万段!!”

  呼!!

  混乱的【逆天邪神】气爆声中,十三个凤凰长老同时冲天而起,霸玄境界的【逆天邪神】凤凰之炎也随之冲天而起,直漫苍穹,一瞬间便将云澈完全淹没……但,遮天的【逆天邪神】火光之中,传来的【逆天邪神】却不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惨叫,而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狂笑声:

  “哈哈哈哈……凤横空,老实说,我刚才还真担心你直接答应了那三个条件,不然我还真不好意思杀了你的【逆天邪神】儿子。不过,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今天,我暂且只杀你凤凰神宗一人。明日,我还是【逆天邪神】会赏赐你们凤凰神宗赎罪的【逆天邪神】机会,但明日的【逆天邪神】机会,可就没今日这般仁慈了。而不听话的【逆天邪神】后果,也可就不是【逆天邪神】只死一个人这么简单了!”

  凤非烈暴怒着咆哮:“死到临头,还敢口出狂言,你这个毁掉凤神像,杀我十四皇子的【逆天邪神】孽畜,还在做梦想着能活着离开这里吗!!”

  玄气爆发,凤炎升腾,不但是【逆天邪神】十几个长老同时出手,而且被杀皇子的【逆天邪神】愤怒与屈辱之下,他们的【逆天邪神】出手,都是【逆天邪神】没有半点留情的【逆天邪神】死手,甚至都没有心思去顾及周围玄力修为较低的【逆天邪神】弟子。

  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变得虚幻,然后瞬间向五个方向分散出五道一模一样的【逆天邪神】影子。这五个身影的【逆天邪神】速度都奇快无比,全部从十三个长老的【逆天邪神】合围中飞射而出,就连虚影都没有被他们碰触到。

  随着残影的【逆天邪神】消散,云澈的【逆天邪神】真身在他们愣神间早已摆脱了漫天滚动的【逆天邪神】凤凰火焰,出现在了数十丈之外,并在狂笑声中极速远去。

  “凤横空!接下来的【逆天邪神】时间,好好的【逆天邪神】享受这场专门赐给你的【逆天邪神】美妙游戏吧……哈哈哈哈!!”

  十三个凤凰长老一起出手,竟然瞬息之间就被对方遁离,他们震惊之余,更是【逆天邪神】恼怒的【逆天邪神】胸腔几乎要炸开,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向云澈遁去的【逆天邪神】方向追去:“还想跑!!今天你就是【逆天邪神】……”

  刚展开追及的【逆天邪神】众凤凰长老口中的【逆天邪神】咆哮声快速的【逆天邪神】变弱,就连速度,都逐渐的【逆天邪神】变慢,到最后全部不约而同的【逆天邪神】停下,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飞离的【逆天邪神】方向,如同忽然掉了魂一般。

  因为云澈的【逆天邪神】速度,实在太快了。

  他飞行之时,身上所释放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只有王玄境界,而且还是【逆天邪神】王玄初期,但他的【逆天邪神】速度,却是【逆天邪神】快到了堪称惊天地、泣鬼神。这些凤凰长老都是【逆天邪神】中期乃至后期的【逆天邪神】霸皇,强横玄力催动之下的【逆天邪神】速度何其迅疾,但,仅仅三息,云澈便从不到五十丈之遥,便遁至了他们视野的【逆天邪神】极处……下一息,便彻彻底底的【逆天邪神】消失在了他们的【逆天邪神】视线之中。

  而且,还是【逆天邪神】在他们全速追及的【逆天邪神】状态之下。

  十三个凤凰长老在呆滞之中,无不狠狠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凉气……这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速度!!

  这样的【逆天邪神】速度,怎么可能是【逆天邪神】出自一个只有王玄气息的【逆天邪神】年轻人身上。

  快到了……让这些强大的【逆天邪神】凤凰长老只追了三息就直接绝望的【逆天邪神】放弃追及,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毁他们凤神像,杀他们皇子的【逆天邪神】人就怎么安然无恙的【逆天邪神】离开。

  不仅仅是【逆天邪神】上空的【逆天邪神】十三个长老,所有目睹到云澈速度的【逆天邪神】人无不是【逆天邪神】惊的【逆天邪神】目瞪口呆。方才凤熙洛落到云澈手中,他们以为是【逆天邪神】自己太过大意,此时才知道,让他们凤凰神宗承此大难的【逆天邪神】,分明是【逆天邪神】鬼神一般的【逆天邪神】速度。

  凤非烈的【逆天邪神】眼眉在狂跳中收紧,然后猛然想到什么,惊声道:“那是【逆天邪神】……幻光雷极!?”

  “什么?”凤非然惊然转头:“幻光雷极……那不是【逆天邪神】盗神族的【逆天邪神】绝技么!而且只传子嗣,绝不外传。目前普天之下,能施展幻光雷极的【逆天邪神】应该只有鬼影圣手花洺海才对,他云澈怎么可能……”

  “你们在磨蹭什么……还不快追!追!将他碎尸万段!!”

  凤横空已明显失控,身为凤凰宗主,却是【逆天邪神】被人当着全宗之面活生生把亲生儿子轰成碎片,打击之大,纵然是【逆天邪神】一宗之主,一国之帝也难以短时间平静下来。

  “父皇,你先冷静下来……云澈他逃不出我们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天罗地网的【逆天邪神】人。”凤熙铭上前安慰道。

  “宗主……你一定要节哀。十四皇子的【逆天邪神】事……我们一定会给他讨回公道的【逆天邪神】。”众长老纷纷向前,每个人都是【逆天邪神】一脸怒色与痛色。

  “……”凤横空深深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缓了好一会儿,他总算是【逆天邪神】稍稍平静下来,他转过目光,看向凤熙洛被云澈轰灭的【逆天邪神】地方,以他霸玄巅峰的【逆天邪神】目力,别说残尸,连他身上的【逆天邪神】一丝衣角都没能找到。

  凤横空双手攥紧,颤抖的【逆天邪神】几乎要把所有的【逆天邪神】手骨都捏断,声音,却是【逆天邪神】一片吓人的【逆天邪神】平静:“派出宗中所有闲置弟子……不惜一切代价追杀云澈……找到了……格杀勿论!!”

  “是【逆天邪神】!儿臣这就去吩咐。”凤熙铭点头,然后快速离开。

  “二哥,”凤横空喊住大长老凤非烈:“你亲自传音给雪児,就说宗中近日有贵客到访,朕不便抽身,也不适合她回来……让她安心在栖凤谷住一段时间。”

  “另外,这段时间,你亲自监视凤凰山脉中的【逆天邪神】凤凰大阵!”

  凤非烈瞬间明白了凤横空的【逆天邪神】意思,缓缓点头:“宗主放心。”

  凤横空闭上眼睛,全身在愤怒的【逆天邪神】颤抖,脸上则满是【逆天邪神】痛苦之色。他对凤雪児的【逆天邪神】珍视超过生命,从不忍心在任何事上欺瞒她半分。她昏迷三年后醒来,他本是【逆天邪神】欣喜若狂,但这短短几日,他却是【逆天邪神】不得不接连欺骗于她。

  不过,他的【逆天邪神】担心是【逆天邪神】完全多余的【逆天邪神】。因为云澈根本不会去找凤雪児。相反,在确认凤雪児并不在宗中,而应该在栖凤谷之后,云澈反而舒了一口气。他宁愿希望凤雪児一直不要出现……若她出现,他真的【逆天邪神】会不知道如何去面对。

  ————————————

  凤神像被毁,十四皇子被杀,凤凰神宗大乱一片,乃至整个神凰城都开始满城风雨。大量的【逆天邪神】凤凰弟子涌入城中各个角落,甚至边郊区域,如一群被逼急了的【逆天邪神】没头苍蝇般寻找着云澈的【逆天邪神】下落。

  凤凰神宗在神凰城区域自然有着极其密集的【逆天邪神】眼线和情报网,再加上大量弟子倾巢出动,本以为云澈绝对无处循形,但,从正午,一直到日落,整个皇城乌烟瘴气,人心惶惶,却别说将云澈拿下,连他的【逆天邪神】一丝影子都没有寻到。

  神凰城的【逆天邪神】中心,黑月商会的【逆天邪神】第七层最边缘,紫极站在布满着特殊玄阵的【逆天邪神】透明窗前,俯视着气息躁动的【逆天邪神】神凰城,眼瞳中不断的【逆天邪神】荡起波澜。

  “唉,真是【逆天邪神】让人无法捉摸的【逆天邪神】人。”紫极自语自语的【逆天邪神】低叹:“我虽然猜到他或许会杀人立慑,没想到……他竟然直接杀了一个皇子。这分明是【逆天邪神】只有完全失去理智的【逆天邪神】疯子才会做出来的【逆天邪神】事。”

  “但之前与他交谈,他又应该是【逆天邪神】不想和神凰帝国成为彻头彻尾的【逆天邪神】死敌……毕竟,以他的【逆天邪神】性情,不会不考虑苍风国的【逆天邪神】处境和未来。”

  “两者如此矛盾,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嘶……

  一声常人无法察觉的【逆天邪神】轻微响动声在紫极的【逆天邪神】耳边响起,他伸出手指,在空气中轻轻一点,顿时,一个半寸大小的【逆天邪神】玄阵瞬间形成,其中传来一个人刻意压低的【逆天邪神】声音:“找到云澈了。”

  “哦?他现在在哪?”紫极问道。

  “在城东南两百里之外的【逆天邪神】一处小山地中,穿着没有改变,也并未易容。”

  “……未掩衣着容貌,竟能在未被凤凰神宗察觉的【逆天邪神】状态下脱离到神凰城之外。”紫极的【逆天邪神】脸上露出些许的【逆天邪神】不解和惊容。他自认换成自己也无法做到,甚至可以说应该没有人可以做到,除了……

  脱离和毫无痕迹的【逆天邪神】脱离,是【逆天邪神】全然不同的【逆天邪神】两个概念。

  “你们能找到他的【逆天邪神】所在,他也有很大可能发现你们了。”紫极道。

  “的【逆天邪神】确如此。但如您所言,看到我们身上的【逆天邪神】黑月标识,他并未攻击我们。似乎仅仅是【逆天邪神】睁了睁眼睛,然后继续……继续……”

  “哦?他在神凰城外做什么?”

  “……好像是【逆天邪神】睡觉。”

  “……”

  “另外,根据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内部消息,他离开时使用的【逆天邪神】身法迅如雷光……似乎盗神一族的【逆天邪神】幻光雷极!”

  “幻光雷极?”紫极的【逆天邪神】眉心猛的【逆天邪神】一挑,以他所在的【逆天邪神】层面,“幻光雷极”四个字也是【逆天邪神】如雷贯耳。因为幻光雷极是【逆天邪神】连四大圣地都承认的【逆天邪神】天下第一身法玄技,其隐匿气息、奔行远逸的【逆天邪神】能力可谓天下无双。一个有幻光雷极在身的【逆天邪神】王座,全力隐匿之下,连一个霸皇靠近十步之内都难以发现,极速逃逸之下,霸皇也只能跟在屁股后面吃灰。

  盗神一族目前只剩一个传人!那个传人的【逆天邪神】玄力修为直到现在也才只有王玄境初期,却是【逆天邪神】威震天玄,连四大圣地都无人不知……便是【逆天邪神】因为幻光雷极!以王玄初期的【逆天邪神】玄力,却能在凤凰神宗之中数进数出而毫发无伤,幻光雷极之强大,可见一斑。

  “此事可确认?”紫极皱眉问道。据他所知,幻光雷极向来是【逆天邪神】直传子嗣,绝对不外传……甚至连亲生女儿都不传。而且四大圣地这个层面一直有所传闻:日月神宫因垂涎幻光雷极,曾暗中搜寻盗神族下落数代,期间有威逼,有利诱,甚至下过毒手,但全都未能如愿。

  面对日月神宫,盗神族都绝不肯将幻光雷极泄露,又怎么会出现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

  “盗神族这一代的【逆天邪神】传人花洺海这几年间曾潜入凤凰神宗数次,有两次因触动玄阵而被察觉,从而遭到数名凤凰长老追捕,但都借助幻光雷极而逃脱。一些凤凰长老也因此对施展幻光雷极时的【逆天邪神】玄力波动有所熟悉。而云澈遁走时的【逆天邪神】身法气息很是【逆天邪神】相似……但这些也只是【逆天邪神】猜测,并未确认。”

  “……”紫极长时间沉默,然后淡淡的【逆天邪神】道:“随时关注云澈的【逆天邪神】动向,但不要打扰到他,更不要透露他的【逆天邪神】任何事给我之外的【逆天邪神】任何人。另外,让驻于苍风国的【逆天邪神】人这几天集中关注苍风皇城的【逆天邪神】动向。”

  “属下明白。”

  “等等……那个叫焚绝尘的【逆天邪神】人,也不要弄丢了行踪。”

  “是【逆天邪神】!”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