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700章 然后呢?
  四大神凰长老同时出手,汹涌的【逆天邪神】凤凰炎力下,空气瞬间被染成深邃的【逆天邪神】赤红色,翻滚的【逆天邪神】如同刚从火山深处喷发而出的【逆天邪神】岩浆。

  云澈脸上的【逆天邪神】冷笑依旧,在四个凤凰长老冲上来的【逆天邪神】同时,他也动了,同样带着赤红色的【逆天邪神】火焰玄气,迎面冲向了凤凰长老……却不是【逆天邪神】冲向某一个,而是【逆天邪神】每一个!

  四个凤凰长老,全都看到一个云澈带着狂暴到惊人的【逆天邪神】气息迎面而来!

  这一幕,看的【逆天邪神】周围凤凰众人一阵低呼,但凤凰长老们的【逆天邪神】脸上却都是【逆天邪神】一脸平静,有的【逆天邪神】甚至不屑冷哼:“哼,居然玩残影……”

  残影分身的【逆天邪神】确可以在近身激战时让对方出现短时间的【逆天邪神】恍神,从而将其逼入被动甚至奇袭制胜。但,玄力境界越高,战斗经验越丰富,灵觉也会愈加的【逆天邪神】敏锐,完全可以在一瞬间根据气息判别出真身所在。因而,到了霸皇这个境界,除非有着相对特殊的【逆天邪神】残影玄技或者运用到出神入化的【逆天邪神】地步,否则根本难有什么作用……甚至有可能会产生发作用。

  但马上,他们的【逆天邪神】脸色几乎在同一时间大变……

  因为他们的【逆天邪神】灵觉所探知的【逆天邪神】四个云澈……气息居然一模一样!而且全部强烈无比……

  全是【逆天邪神】真身!!

  轰!!

  四股凤凰炎力爆发的【逆天邪神】轰鸣声交叠在一起,冲天的【逆天邪神】火光将天空都染上了短时间的【逆天邪神】赤色,一些玄力较弱的【逆天邪神】凤凰弟子慌忙后退。强横的【逆天邪神】凤凰火焰中,四个云澈全部快速虚化……他们四人所攻击的【逆天邪神】四个“云澈”,赫然全是【逆天邪神】虚影!

  而另一道火光,在四大凤凰长老力量爆发的【逆天邪神】同一个瞬间,从一个谁都毫无防备的【逆天邪神】诡异位置骤然冲出,速度快到了犹如暗夜星芒。当凤横空与凤凰众长老察觉到这第五个“残影”的【逆天邪神】存在时,他却已越过了他们的【逆天邪神】头顶……快到了他们连做出反应都来不及。

  一声惨叫紧随着凤凰炎的【逆天邪神】爆发而响起,云澈的【逆天邪神】右手,已紧紧的【逆天邪神】锁在了一个人的【逆天邪神】喉咙上,随着他手臂的【逆天邪神】抬起,将其直接脚不沾地的【逆天邪神】拎了起来。

  “十……十四皇子!!”

  被云澈锁住喉咙的【逆天邪神】那个人……赫然便是【逆天邪神】神凰十四皇子凤熙洛!

  从四个凤凰长老出手到凤熙洛落到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中,不过是【逆天邪神】电光火石之间,在云澈将凤熙洛拎起时,四长老的【逆天邪神】凤凰火焰仅仅爆开了不到十分之一息的【逆天邪神】时间。

  凤横空和凤凰众长老闪电般的【逆天邪神】转过身去,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将十四皇子凤熙洛抓着喉咙提起来的【逆天邪神】画面,脸色全部震惊、难看到了极点,在空中刚刚将云澈“轰灭”的【逆天邪神】四个长老更是【逆天邪神】眼瞳放大,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

  这里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地盘,宗主凤横空亲临,整整五十个凤凰长老皆在,无数高低等的【逆天邪神】凤凰弟子在侧,对面,仅仅是【逆天邪神】一个孤身而至,二十岁出头的【逆天邪神】年轻人,却是【逆天邪神】四个长老级人物同时出手连对方头发都没伤到,反而被对方劫持住了他们的【逆天邪神】人。

  而且那个人,还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皇子!!

  而且这个十四皇子还是【逆天邪神】躲在众长老之后,可以说整个凤凰神宗……乃至天玄七国最安全的【逆天邪神】地方!!

  这何止是【逆天邪神】打脸,简直是【逆天邪神】将一盆屎拍在了凤凰神宗所有在场之人的【逆天邪神】脸上。

  至少要比之三年前全宗年轻一辈十大天才弟子被云澈一人横扫还要屈辱千百倍,传出去,必成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千古笑柄。

  “父皇……救……我……呃……”

  凤熙洛的【逆天邪神】喉咙中溢出沙哑痛苦的【逆天邪神】嘶吼,但马上,云澈手上一紧,让他再也无法发出半丝声音,唯有一张原本颇为英俊的【逆天邪神】面孔在极度的【逆天邪神】痛苦下苍白的【逆天邪神】扭曲着。

  三年前,他还能让云澈陷入苦战,而如今,虽然在玄力等级上,他依然高于云澈,但就实力而言,在云澈眼中已是【逆天邪神】不堪一提。被云澈提在手里的【逆天邪神】他不是【逆天邪神】不想挣扎,而是【逆天邪神】根本无法挣扎,云澈的【逆天邪神】力量压制下,他半点玄力都无法动用,就连动一下小手指头都不能。

  “十四皇子!!”

  “马上放开十四皇子!!”

  “你敢伤十四皇子一根头发……我凤凰神宗必要你死无葬身之地!!”太子凤熙铭暴吼道。

  “放开他!”凤横空闪身到最前方,却没敢再向前,一张脸阴沉到了极点,心中也持续颤荡着对云澈方才速度的【逆天邪神】震惊:“云澈,你该清楚他的【逆天邪神】身份!你若敢伤了他,朕不但会让你死无全尸……还会屠你九族!!”

  “哦?是【逆天邪神】吗?”云澈一声冷笑,抓着凤熙洛的【逆天邪神】手掌分担没有松开半点,反而猛然收紧。

  咔嚓!一段喉骨被捏碎的【逆天邪神】声音清晰无比的【逆天邪神】传来。

  “十四皇子!!”

  “住手!!”

  “你!!”凤横空瞬间目眦尽裂,脚下猛的【逆天邪神】向前半步,脸上再也无法保持刚才的【逆天邪神】平静。神凰皆知,在凤横空所有的【逆天邪神】十四个儿子中,凤熙洛最为受宠,他当初的【逆天邪神】天资在所有皇子中首屈一指是【逆天邪神】原因之一,同时,他还是【逆天邪神】凤横空最宠爱的【逆天邪神】妃子所生。如今,却是【逆天邪神】当着凤横空之面,像条死狗一样被人捏在手中。

  凤横空身为神凰之帝,这绝对是【逆天邪神】他这辈子做梦都不曾想过的【逆天邪神】事。

  “呵呵呵……”面对凤横空一下子阴戾十倍的【逆天邪神】目光,云澈毫无畏惧的【逆天邪神】和他对视,脸上唯有冰冷的【逆天邪神】嘲笑:“凤横空,你的【逆天邪神】亲生儿子就在我的【逆天邪神】手上,只要我愿意,下一息就能让他死……你居然还有胆子威胁我,我是【逆天邪神】该夸你愚蠢呢,还是【逆天邪神】可怜这所谓的【逆天邪神】皇子在你凤横空眼里也不过是【逆天邪神】个可有可无可死可活的【逆天邪神】废物呢?”

  凤横空胸口猛然起伏,胸腔几乎随时都要炸开,他阴沉无比的【逆天邪神】道:“云澈!你若敢……”

  咔嚓!!

  又是【逆天邪神】一截喉骨被捏断的【逆天邪神】声音传来,让凤横空的【逆天邪神】声音嘎然停止,全身骨骼在极怒中啪啪作响,所有的【逆天邪神】长老、皇子、弟子更是【逆天邪神】惊怒交加。

  “我若敢,你会怎么样?”云澈的【逆天邪神】双眸眯成一条纤长的【逆天邪神】缝隙,他手中的【逆天邪神】凤熙洛在极致的【逆天邪神】痛苦和恐惧之下,面孔已苍白扭曲的【逆天邪神】犹如恶鬼。

  大长老凤非烈连忙向凤横空传音道:“宗主,云澈是【逆天邪神】孤身前来,分明就没想过活着回去,一个不要命的【逆天邪神】疯子什么事都做的【逆天邪神】出来……现在十四皇子在他手下,千万不要激怒他!他只是【逆天邪神】挟持十四皇子,而没有下死手,显然是【逆天邪神】有所图谋……先稳住他,救下十四皇子再说。”

  凤横空深吸一口气,竭力的【逆天邪神】平静下来:“也罢!放下他,朕答应放你离开,任何人都不会阻拦。”

  “哦?”云澈笑眯眯的【逆天邪神】道:“凤凰宗主一个命令便让我苍风国血流成河,现在居然又变得这么仁慈,连我毁你们凤神像的【逆天邪神】‘大罪’都直接饶恕了?”

  “哼!”凤横空沉声道:“朕的【逆天邪神】儿子的【逆天邪神】命,比你的【逆天邪神】命贵的【逆天邪神】多!在朕改变主意之前,放下他,然后滚!”

  云澈依然在冷笑,却完全没有放下凤熙洛的【逆天邪神】意思,他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道:“凤横空,看来你不但品行要远比我预想的【逆天邪神】要令人作呕,连脑子都愚蠢之极,你这样的【逆天邪神】人居然能成为凤凰宗主……看来真是【逆天邪神】天下人太高看这凤凰神宗了。用你那蠢猪一样的【逆天邪神】脑子好好想想,我万里迢迢的【逆天邪神】来到这里,会就这么空着手离开么!”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无疑让所有凤凰弟子都差点气炸肺,那一道道凶狠的【逆天邪神】目光几乎要将云澈撕成最细碎的【逆天邪神】碎屑。凤横空身为帝王的【逆天邪神】心境和涵养更是【逆天邪神】被云澈当着所有凤凰弟子的【逆天邪神】话一句句极具嘲讽和侮辱的【逆天邪神】言语给撕的【逆天邪神】粉碎。凤非烈慌忙向随时可能彻底爆发的【逆天邪神】凤横空使着眼色,亲自向前沉声道:“那好……云澈,你能当着我们众人之面挟持十四皇子,我凤凰神宗认栽!你有什么条件,可尽管说出来!”

  “很好。”云澈颇为满意的【逆天邪神】点头,他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道:“以你们凤凰神宗犯下的【逆天邪神】恶行,我本是【逆天邪神】恨不能将你们全宗除雪児之外的【逆天邪神】人全部杀尽。但可惜,我偏偏还有一个苍风皇室驸马的【逆天邪神】身份,有些事,我必须为我的【逆天邪神】女皇老婆着想,再加上雪児救过我的【逆天邪神】命,所以,我今天可以不杀人,而是【逆天邪神】给你们凤凰神宗一个机会。”

  一个人,站在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地盘,说着要将他们全宗屠尽,还要给他们“一个机会”,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人都不知该大怒还是【逆天邪神】大笑。但偏偏,十四皇子的【逆天邪神】命却被他捏在手上,让他们谁敢不但乱出声……

  这世上还有比这更憋屈的【逆天邪神】事吗?

  马上,他们就知道……还真特么有!!

  “想让我放过你们凤凰神宗,可以,只需答应我三个条件。”被凤凰神宗围在正中心的【逆天邪神】云澈玄力入音,毫不震耳的【逆天邪神】平淡声音清晰无比的【逆天邪神】传至了神凰城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第一,三十日之内,所有神凰军从我苍风国境撤离,一个人,一个头发都不能留下!!且百年内不得再进犯半步!”

  “第二,”没等凤凰神宗做任何回应,云澈已紧接着道:“你凤横空亲拟诏书,向我苍风国赔罪!并昭告天下!!”

  “第三,赔偿我苍风国一百亿紫玄币!!”

  勒令神凰退兵,这个条件不让人意外,他们几乎每个人都隐约猜到这大概就是【逆天邪神】云澈到来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但没想到,这居然只是【逆天邪神】条件之一。在云澈说完第二个条件时,众凤凰长老就差点被气的【逆天邪神】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他神凰国向小小苍风国赔罪?这简直就是【逆天邪神】天大的【逆天邪神】笑话。

  而在云澈说完第三个条件时,在场所有凤凰弟子都几乎全体背过气去。

  赔偿……一百亿紫玄币。

  换算成黄玄币……就是【逆天邪神】整整一百万亿!!

  第一个条件保苍风,第二个条件要神凰国丧尽尊严,第三个条件还要神凰国大放血……这在凤凰神宗看来,根本就是【逆天邪神】滑天下之大稽!凤熙洛的【逆天邪神】确贵为神凰皇子,但就算云澈挟持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太子凤熙铭,凤凰神宗也绝无可能屈尊为之向小小的【逆天邪神】苍风赔罪,更不要说第三个条件。

  这云澈难道还以为自己劫持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凤神吗!!

  凤横空怒极反笑:“云澈,你不过是【逆天邪神】劫持了朕的【逆天邪神】儿子,就以为朕真的【逆天邪神】不敢把你怎么样了么!朕刚才已经给过你机会,放你生路,你却偏偏要自己找死……”

  “不不不!”云澈冷笑着打断他的【逆天邪神】话:“是【逆天邪神】我给了你们机会!不过看起来,你们好像不太愿意接受我用了这辈子最大的【逆天邪神】仁慈赏赐给你们的【逆天邪神】机会啊。啧……看在雪児的【逆天邪神】面子上,我最后还是【逆天邪神】好心的【逆天邪神】奉劝你们一句,可千万要抓住这次机会。因为你们不识抬举,执迷不悟的【逆天邪神】话,后面,可就没有这么‘优惠’的【逆天邪神】条件了哦。”

  云澈在说最后一句话时,脸上露出了如毒蛇般恐怖,恶魔般阴沉的【逆天邪神】笑。

  “哈哈哈哈!”凤横空一声大笑,笑声却是【逆天邪神】阴沉而愤怒,他手臂一甩,双目似鹰,脚步抬起,竟一步一步直逼云澈而去:“我凤凰神宗傲立天玄五千年,从未惧过谁,更是【逆天邪神】从未被人要挟过!敢犯我神凰,其人,其族,其国,都可弹指间斩草除根!朕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胆量杀朕的【逆天邪神】儿子!!”

  轰!!

  在凤横空铿锵的【逆天邪神】声音落下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一团炽热的【逆天邪神】火光,也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爆开。

  凤横空的【逆天邪神】脚步停止在那里,瞳孔收缩,全身先是【逆天邪神】僵硬,然后剧烈的【逆天邪神】颤抖起来……耳边,响起了几乎冲破苍穹的【逆天邪神】嘶喊声。

  火光之中,凤熙洛的【逆天邪神】身体化作了万千碎片,飞散而去,死前没能发出一丝声音,就连尸体碎片,也很快在火光中化成灰烬。云澈收回手臂,将右手在身前狠狠的【逆天邪神】甩了甩,一脸的【逆天邪神】嫌恶,然后微笑看着凤横空,淡淡的【逆天邪神】道:“然后呢?”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