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97章 凤凰城前

第697章 凤凰城前

  玄光一闪,云澈已被传送至黑月商会的【逆天邪神】第一层。

  作为黑月商会“档次”最低的【逆天邪神】一层,这里的【逆天邪神】气息全然没有第七层那般的【逆天邪神】浓郁和灵气逼人。云澈看向前方,这里是【逆天邪神】一个简单而雅致的【逆天邪神】**房间,布置上,应该是【逆天邪神】一个普通的【逆天邪神】待客室。他并没有来得及看清这里的【逆天邪神】全貌,目光,便一下子定格在了那里。

  暗红色的【逆天邪神】木桌旁,一个面相温雅的【逆天邪神】中年人缓缓站起,向着他微微而笑:“澈儿,你来了。”

  云澈张了张口,鼻间一阵剧烈的【逆天邪神】酸涩,他快步向前,重重拜下:“夏叔……”他声音一顿,立即改口:“岳父大人,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呵呵,起来吧。”夏弘义伸手,将云澈搀扶而起,目光温和的【逆天邪神】打量着他,欣然的【逆天邪神】点着头:“一晃,已经是【逆天邪神】六年多了,你也长大了,虽然模样没怎么变,但当年你和倾月成婚那会儿,才到我的【逆天邪神】额头,现在,都已经高出我半个头了。”

  的【逆天邪神】确,从当年他被迫离开萧门,便再也没有见到过夏弘义。当初他重回流云城,想要先去拜访夏弘义,却得知他早已离家,不知所踪,三年前他来到神凰城,偶然得知他竟在黑月商会,却自感愧对于他,没有相见……如今再见,已是【逆天邪神】六年多已过。

  从夏弘义的【逆天邪神】身上,云澈没有感觉到昏暗和沉寂这类负面情绪,反而是【逆天邪神】一种平和的【逆天邪神】悠然与淡雅,这也让他心情大好了起来,笑着道:“要说长大的【逆天邪神】话,元霸才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长大’了。岳父大人如果现在见到元霸,说不定都会认不出来。”

  “哦?这么说,你见过元霸了?”夏弘义笑的【逆天邪神】更加温和,眸光之中却透出深深的【逆天邪神】关切。

  “嗯。”云澈重重点头,黑月商会这边的【逆天邪神】消息最为灵通,他相信很多事夏弘义都已经多少知晓:“元霸他如今真的【逆天邪神】很了不起,他现在正守在我们苍风国最后的【逆天邪神】防线上,肩膀上扛着我们苍风国最沉重和伟大的【逆天邪神】使命……有他在,神凰国纵然千军万马,也别想侵入皇城半步!”

  “好……真好。”夏弘义轻轻点头,依然平和的【逆天邪神】笑意中,透着深深的【逆天邪神】骄傲和满足。

  “待我们苍风摆脱劫难,光复之日,你们父子就可以团聚……而且这一天绝对不会远。”

  “元霸……”夏弘义轻念一声,随之一声吁气,带着太多无人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复杂情感。没有人会想到……包括他这个父亲在内,当年天资在流云城都只能称为中庸,在苍风玄府只能沦为笑柄的【逆天邪神】夏元霸,竟在短短几年之内,以神话般的【逆天邪神】速度崛起,如今,竟已站立在了天玄之巅,让四大圣地都为之骇然失色。

  而相比他人的【逆天邪神】震惊和难以置信,对于夏元霸的【逆天邪神】变化,夏弘义的【逆天邪神】感触要复杂的【逆天邪神】多。

  两人相对而坐,畅然而谈。对于夏弘义,云澈一直都极为敬重。因为在流云城的【逆天邪神】那些年,他对于长辈的【逆天邪神】概念,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逆天邪神】爷爷萧烈,另一个就是【逆天邪神】夏弘义。因为亲人之外,夏弘义是【逆天邪神】唯一一个对他这个“废人”真正关心,永远温和而对的【逆天邪神】长辈,并且从未有提过半句要拒绝自己的【逆天邪神】天才女儿嫁给他这样一个“废人”,甚至大婚事宜,大部分都是【逆天邪神】由他亲手操办。

  经历了两世的【逆天邪神】恩怨生死,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在最落魄时,周围尽是【逆天邪神】他人冷眼嘲讽之时,那股真正的【逆天邪神】温暖是【逆天邪神】何其的【逆天邪神】珍贵。

  夏倾月入冰云仙宫,夏元霸下落不明……当年对夏弘义的【逆天邪神】打击太过沉重。为了能找寻夏元霸的【逆天邪神】下落,他抛下祖业,离开流云城,以祖上留下的【逆天邪神】契机进入黑月商会,更在因缘巧合之下进入了总会之中。

  在黑月总会的【逆天邪神】这些年,他每日做着相同的【逆天邪神】事,见着不同的【逆天邪神】人,每隔几天会去打探一番儿女,还有云澈的【逆天邪神】消息,也让他的【逆天邪神】心境逐渐变得越来越平和。

  “岳父大人,有一个问题,我想知道答案。但作为晚辈,我或许又不应该问起……”面对夏弘义,云澈想要问出那个盘踞心中已久的【逆天邪神】疑惑,但即使已决定问出口,但依然在纠结犹豫……毕竟,那或许极有可能碰触到夏弘义最敏感的【逆天邪神】那根神经。

  “你是【逆天邪神】想问……元霸和倾月的【逆天邪神】母亲吗?”夏弘义看着他,缓缓的【逆天邪神】道。

  “……”云澈面露惊讶。

  “呵呵,任谁,都会奇怪吧。”夏弘义淡淡的【逆天邪神】一笑,随之脸上却浮上了一层怅然:“元霸和倾月明明是【逆天邪神】出生在商贾之家,我们夏家世代为商,我,我的【逆天邪神】亡父,我的【逆天邪神】祖父都是【逆天邪神】如此,对于玄道,只是【逆天邪神】偶尔修之,并无兴趣。然而,倾月却从小就拥有着极高的【逆天邪神】玄道天赋,元霸……这些年间更是【逆天邪神】表现出了远远异于常人的【逆天邪神】天资。”

  云澈短暂沉默,轻轻点头:“我由于更多的【逆天邪神】知道一些内情,所以比之其他人,我疑惑的【逆天邪神】东西也要更多一些。”

  “我已经知道,元霸的【逆天邪神】身上,有着一种叫‘霸皇神脉’的【逆天邪神】特殊力量,我并不太清楚‘霸皇神脉’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概念,但我知道天玄大陆玄道第一人——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圣帝因此而对元霸青睐有加,三年前暴露之后,其他三圣地也为之震动,甚至这三年间,有很多人来明里暗里探视过我,在查清我的【逆天邪神】来历还有我的【逆天邪神】玄力之后,全部失望而归,呵呵……”

  夏弘义微微摇头,淡淡而笑,神情之间却不是【逆天邪神】无奈,而是【逆天邪神】一种别人看不懂的【逆天邪神】自嘲。

  夏弘义的【逆天邪神】诸多反应,都在彰显着他对儿子夏元霸和女儿夏倾月分别展现的【逆天邪神】逆天天赋并没有太多的【逆天邪神】惊讶和无法接受,反而更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惆怅。云澈开口道:“这件事,我只是【逆天邪神】因为好奇随口一问,岳父大人不想说的【逆天邪神】完全没有关系……”

  “那是【逆天邪神】二十五年前的【逆天邪神】一个寒冬。”云澈话音未落,夏弘义的【逆天邪神】声音已紧接着响起,他抬头看着青色的【逆天邪神】天花板,目光变得飘忽朦胧:“我在外完成了一笔很大的【逆天邪神】生意,回返途中天色近晚,再加上忽降大雪,酷寒难耐,为了能在天黑之前回到流云城,我抄了进路,横穿了一片时常有危险玄兽出没的【逆天邪神】山地,在行至一半时忽然停了下来,家仆向我报告……前面发现了一个昏迷在雪中的【逆天邪神】人。”

  “那是【逆天邪神】一个和我年纪相近的【逆天邪神】年轻女子,全身白衣,却大半

  (本章未完,请翻页)染血。那时的【逆天邪神】我虽只有二十来岁,但生在商贾之家,从小受家人教诲,深知身为商人,绝不可卷入玄者的【逆天邪神】恩怨之中。救这种不明来历,还显然是【逆天邪神】遭遇仇家追杀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身为商人极大的【逆天邪神】忌讳。但是【逆天邪神】,那名女子不但容颜极美,而且有着一种无法形容的【逆天邪神】特殊气质,她在雪中昏迷,气若游丝,却又虚弱的【逆天邪神】让人根本无法控制的【逆天邪神】想要呵护她……最终,我将她救起,一起带回了流云城……虽然我那时很清楚这个行为很有可能给自己带来很大的【逆天邪神】祸患。”

  “……”云澈静静的【逆天邪神】听着,他知道夏弘义所救起的【逆天邪神】这个女子,一定就是【逆天邪神】夏元霸与夏倾月的【逆天邪神】母亲。

  他们,竟是【逆天邪神】以这种方式相遇。

  那么,她的【逆天邪神】身份,究竟会是【逆天邪神】什么?

  “我把她带回家中后,她久久不醒,生机也越来越弱,我于是【逆天邪神】遍寻名医,甚至多次遣人去新月城请医,但他们都说她‘生机已竭,回天乏术’。整整七日之后,我本已死心,她却幽幽醒了过来……醒来之后,她不但极为虚弱,而且记忆全失。”

  “记忆全失?”云澈猛一皱眉。

  “没错。她不知道自己因何受伤,不知自己来自何处,甚至连自己是【逆天邪神】谁都不知道。或许是【逆天邪神】因为头部受创而导致失忆。那之后,她便留在了夏家,由于身体一直虚弱不堪,几乎从不离开家门,而我也都是【逆天邪神】亲自照料于她,为了能让她好起来,一旦发现哪里有上好的【逆天邪神】灵芝雪参,我都不会不计代价的【逆天邪神】买下来……但蹊跷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她无论如何补养,都始终虚弱不堪,连走上十几步都会气喘吁吁,但好在也从未出现过其他什么病症。”

  各种滋补……甚至大补,却始终虚弱?同时也没有虚不受补的【逆天邪神】病象?

  云澈眉宇一拧,脸上闪过一丝不解。

  “因与她寒冬相见,雪中相遇,我为她起名冬雪,刚好‘夏冬’相应。我与她朝夕相处,两情相悦,虽然我始终不知道她是【逆天邪神】谁,又来自哪里,但依然无法控制自己的【逆天邪神】情感,在两年后与她结为夫妻。不久之后,她便有了身孕,由于她体质过虚,那些医师都劝她放弃胎儿,否则生育时极其危险,我也同样如此劝她,她却要坚持生下……仅仅七个月后,她便忽然早产,生下了倾月。”

  “或许是【逆天邪神】因为早产,再加上母亲体质过弱,倾月出生时不哭不动,全身冰冷,那些接生婆和医师皆说是【逆天邪神】死婴,后万幸你的【逆天邪神】父亲萧鹰赶来,察觉到倾月尚有一丝生息,于是【逆天邪神】将自己全身玄力都输给倾月,护住她的【逆天邪神】心脉,保住她最后的【逆天邪神】生机。也是【逆天邪神】在萧鹰的【逆天邪神】全力施救下,倾月在一个时辰后,奇迹般的【逆天邪神】好转,发出了啼哭声……”

  “……”云澈的【逆天邪神】内心一阵深深的【逆天邪神】触动,这些,他在很小的【逆天邪神】时候就听萧烈说起过,流云城的【逆天邪神】人也几乎都知道。也正是【逆天邪神】因为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命是【逆天邪神】萧鹰所救,夏弘义在无尽感激之下,当场提出要将夏倾月嫁给萧鹰之子,以报救命大恩。

  夏弘义微微闭目,继续诉说:“本以为倾月一出生便遭此劫难,身体定然会虚弱多病,但惊奇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倾月从小就无病无恙,安然长大,而且聪慧无比,心智更是【逆天邪神】远远的【逆天邪神】成熟于同龄人。她的【逆天邪神】母亲也在生下她后身体快速的【逆天邪神】好转,一个月的【逆天邪神】时间,便已和常人无异,再无虚弱之相。一年以后,她又为我,生下了元霸……”

  说到了这里,夏弘义的【逆天邪神】声音停顿了下来,他依然抬头看着上空,眼神已完全迷蒙,双手,也在隐隐的【逆天邪神】颤抖着。与相爱之人携手相伴,儿女双全,且妻子病愈,儿女安康,还守着一份丰厚的【逆天邪神】家业……在任何人眼中,尤其是【逆天邪神】夏弘义自己的【逆天邪神】眼里,他已经拥有了最完美无暇的【逆天邪神】人生。

  夏弘义久久无声,似乎沉浸在当年那段无限美好的【逆天邪神】欣喜与满足之中。过了好久,云澈才终于打破沉默:“那……后来呢?爷爷说,元霸和倾月的【逆天邪神】母亲是【逆天邪神】因病而逝……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吗?”

  曾经,他从未怀疑过这件事,也没理由去怀疑。

  但到了此刻,他已经没有理由不去怀疑。

  “在倾月四岁,元霸三年那年,她……走了。”夏弘义梦呓般的【逆天邪神】道。

  “走……了?”这两个字,可以有很多种意思。

  “她飞走了……像仙女一样飞走了。”

  云澈:“!?”

  “她在那一天,忽然恢复了沉睡很多年的【逆天邪神】记忆,也恢复了沉睡很多年的【逆天邪神】力量……她没有再多停留一天,甚至没有多停留一个时辰……就那么走了……虽然她在流泪,但走的【逆天邪神】无比坚决……她说她力量恢复的【逆天邪神】时候,气息就已经被发现……如果她不走,就会给我,给我和她的【逆天邪神】孩子带来巨大的【逆天邪神】灾难……她走的【逆天邪神】时候还说……今生今世,永不会再相见……也永远不要去寻找她……就当她已经…………”

  夏弘义的【逆天邪神】声音很痛苦,即使已经过去了近二十年,但夏弘义的【逆天邪神】反应,证明着他依然没有淡忘与释怀。他有着庞大的【逆天邪神】家业,是【逆天邪神】流云城的【逆天邪神】首富,却在这些年间再未娶过,连纳妾都未有过。可以想象,那个他起名“冬雪”的【逆天邪神】女子,在他心中有着多重的【逆天邪神】分量和多么不可取代的【逆天邪神】地位。

  “那她……有没有说起……或者模糊的【逆天邪神】提过到……她去了哪里?”云澈用很小的【逆天邪神】声音试探着问,脑中思索着自己该如何劝慰此时的【逆天邪神】夏弘义。

  夏弘义没有摇头,他微微的【逆天邪神】吁了一口气,用飘忽若雾的【逆天邪神】声音,说出了他一直刻印在他心底,却十几年间从未找到了任何讯息和痕迹的【逆天邪神】四个字……

  “众神之界。”

  “!!”云澈猛然怔住,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

  云澈走出黑月商会时,时间已临近正午。

  他看着明光耀目的【逆天邪神】天空,重重的【逆天邪神】感慨道:“真是【逆天邪神】没有想到,倾月和元霸的【逆天邪神】亲生母亲……竟然这么离奇和复杂。也怪不得他们会有那么吓人的【逆天邪神】天赋,一个霸皇神脉,一个冰雪琉璃心与九玄玲珑体……他们的【逆天邪神】母亲,居然是【逆天邪神】来自那样的【逆天邪神】地方。”

  “第一次听到‘众神之界’这个名字,

  (本章未完,请翻页)是【逆天邪神】从龙神那里。这一次,居然是【逆天邪神】从夏叔叔口中听到。”云澈长长的【逆天邪神】呼出一口气,内心的【逆天邪神】波澜难以平静。

  “能生育出拥有霸皇神脉和冰雪琉璃心的【逆天邪神】女儿,那个女人即使是【逆天邪神】在众神之界,也绝对有着很高的【逆天邪神】地位。”茉莉淡淡的【逆天邪神】道。

  “没有哪个女人,会真的【逆天邪神】愿意与自己的【逆天邪神】丈夫儿女就此永别……她一定是【逆天邪神】有着莫大的【逆天邪神】苦衷吧。”云澈自言自语道:“如果有哪一天,能去到那个叫‘众神之界’的【逆天邪神】地方的【逆天邪神】话,或许,可以尝试着寻找她的【逆天邪神】踪迹……就算是【逆天邪神】为了元霸和倾月。”

  感受着云澈自言自语时的【逆天邪神】灵魂波动,天毒珠中的【逆天邪神】茉莉微微动了动纤眉,忽然道:“你真有去众神之界的【逆天邪神】打算?”

  “当然。”云澈直接点头:“毕竟,我当年亲口答应过龙神尽足够的【逆天邪神】努力去寻找和到达那个叫众神之界的【逆天邪神】地方。我能拥有如今这般强大的【逆天邪神】躯体、血脉、灵魂,都是【逆天邪神】它以毁灭自己为代价的【逆天邪神】赋予。答应它的【逆天邪神】事,也自然要全力做到。不过,也仅仅是【逆天邪神】全力……若是【逆天邪神】终生都无法达到那样一个境界的【逆天邪神】话,我自然也就无能为力了。”

  “我建议,你还是【逆天邪神】劝自己打消这个有些愚蠢的【逆天邪神】想法吧。”茉莉有些冷淡的【逆天邪神】道。

  “嗯?为什么?你不希望我去那里?”云澈微微愕然。

  “哼,现在不是【逆天邪神】你想这些事的【逆天邪神】时候。”茉莉强硬的【逆天邪神】岔开话题:“你现在应该多想想这黑月商会和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关系。”

  “这个不用想了。”云澈回过身来,看了一眼上空高耸入云的【逆天邪神】漆黑残月:“黑月商会的【逆天邪神】背后,就是【逆天邪神】至尊海殿……或者,黑月商会,本来就是【逆天邪神】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另一半。”

  “其他三圣地都有自己庞大的【逆天邪神】资源链和资源领域,而至尊海殿却是【逆天邪神】在四面皆水的【逆天邪神】海域之上,但其在四大圣地的【逆天邪神】地位却从未衰落,甚至超过日月神宫与天威剑域,仅次于皇极圣域。若没有居于大陆的【逆天邪神】庞大资源供给,岂能做到。而这个庞大的【逆天邪神】资源链,自然就是【逆天邪神】黑月商会。”

  “紫极应该也已经猜到我会根据他说的【逆天邪神】那些话想到黑月商会与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关系。不过,这在圣地那个层面,应该不算秘密吧。倒是【逆天邪神】紫极强行从我手中买走十颗霸皇丹,狠狠的【逆天邪神】阴了其他三圣地一把啊。”云澈伸手点了点头下巴:“如此一来,他至尊海殿独占十颗,其他三圣地分抢二十颗……不对!这二十颗至尊海殿也一定还会来抢,否则必让其他三圣地生疑。这样一来,一家五颗,至尊海殿独占十五颗……”

  “嗯,然后我冰云仙宫三千颗!”

  “圣地也就这么回事,哈哈哈哈!”想到这里,云澈顿时心情大好,大步走向西方……直指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方向。

  “哼,你用天毒珠这等玄天至宝炼制出的【逆天邪神】东西,去鄙夷一群低等位面的【逆天邪神】势力,简直就是【逆天邪神】亵渎圣物!你居然还因此而得意!”茉莉一声冷哼,不屑之极。

  “接下来,我该怎么讨债好呢……”云澈看向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方向,声音顿时变得阴森起来。

  ————————————

  凤凰城位于神凰城西南,属于神凰城,又独自存在,是【逆天邪神】一个特殊的【逆天邪神】城中之城。凤凰城与神凰皇宫一样,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核心驻地,不同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是【逆天邪神】势力核心,一个是【逆天邪神】权力核心,而两者,在神凰帝国,乃至天玄七国,都有着无与伦比的【逆天邪神】威望与威慑力。

  临近凤凰城,一股让人心悸的【逆天邪神】压迫感,与明显灼热的【逆天邪神】空气便迎面而至。

  这是【逆天邪神】云澈第二次来到这里,但比之三年前,无论是【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还是【逆天邪神】心情,都有了翻天覆地的【逆天邪神】变化。看着城门之上昂首展翅,释放着灼热光辉的【逆天邪神】凤凰雕塑,他没有了三年前的【逆天邪神】惊叹和淡淡的【逆天邪神】敬畏,脑中闪现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苍风国遍地疮痍的【逆天邪神】土地、破败不堪的【逆天邪神】城池、流离失所的【逆天邪神】国民、尸骨累累的【逆天邪神】战场……苍万壑的【逆天邪神】牌位……苍月的【逆天邪神】眼泪……苍风战士的【逆天邪神】呐喊……司空渡愤怒而绝望的【逆天邪神】嘶吼……

  怒火与恨火在胸腔中点燃,并剧烈的【逆天邪神】燃烧起来……他不能忘记自己来这里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和使命,更不能忘记那血淋淋的【逆天邪神】五千万……与险些降临的【逆天邪神】亡国之恨。

  “什么人!这里是【逆天邪神】凤凰城,不是【逆天邪神】你们这些凡人该来的【逆天邪神】地方,赶紧走开!”

  凤凰城门前,守卫的【逆天邪神】凤凰弟子向前几步,用傲然的【逆天邪神】语气向云澈呵斥道。从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他没有感觉到凤凰气息,而没有凤凰气息的【逆天邪神】神凰城民,纵然在他们这些最低等的【逆天邪神】凤凰弟子眼中也只是【逆天邪神】下等人,也自然没有进入凤凰城的【逆天邪神】资格。

  “嗯?这个人怎么看上去有那么一点眼熟。”右侧的【逆天邪神】那个守卫弟子撇了撇嘴说道。

  云澈微微眯眸,用平淡无比的【逆天邪神】运气,轻缓的【逆天邪神】说道:“去禀告你们的【逆天邪神】宗主凤横空,就说云澈前来拜访。”

  他的【逆天邪神】话说的【逆天邪神】很缓慢,但每一个字,都带着开始沸腾的【逆天邪神】杀机。

  (本章完)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