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95章 弑月魔窟?

第695章 弑月魔窟?

  顿时,一股浓郁到极点的【逆天邪神】药香味瞬间弥漫而去,这虽然只是【逆天邪神】灵药的【逆天邪神】气息,却猛烈、霸道到犹如一个玄道强者全力释放的【逆天邪神】玄气,庞大的【逆天邪神】黑月商会第七层,都似乎被这股气息在短短的【逆天邪神】一瞬间完全充斥。

  这样的【逆天邪神】气息,已足以让紫极知道这些丹药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但他在长久的【逆天邪神】惊愕之后,依然不敢相信的【逆天邪神】拿起一颗,手掌一颤,再拿起一颗,手掌再颤,第三颗,第四颗……

  一共是【逆天邪神】三十三颗暗红色的【逆天邪神】丹药……全部和云澈拿出的【逆天邪神】第一颗一模一样!

  而且这些丹药的【逆天邪神】成色全部都是【逆天邪神】达到了最极致的【逆天邪神】十成色!

  这种效用,这等级别的【逆天邪神】丹药,还是【逆天邪神】十成色!他刚才笑呵呵说的【逆天邪神】那句“这等丹药一颗便足以惊世”,绝对没有半点的【逆天邪神】夸张。

  紫极彻底的【逆天邪神】惊住了,心中犹如涌起了惊涛骇浪。

  对丹药认知、判定的【逆天邪神】权威性,整个天玄大陆,可以说没有人比得上紫极。然而看着摆在面前的【逆天邪神】三十三枚暗红色丹药,他竟有一种恍然梦中的【逆天邪神】感觉。过了好一会儿,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人,顿时惊声道:“莫非,这些宝丹,都是【逆天邪神】尊师所炼制?”

  云澈侧目,完全没有迟疑的【逆天邪神】点头:“当然。”

  “原来……如此……”紫极总算稍稍释怀,脸上布满了深深的【逆天邪神】敬仰和惊叹:“老朽方才当真震惊不已……怪不得,原来是【逆天邪神】尊师所炼制。这世上,也唯有尊师这等超然尘世的【逆天邪神】至尊高人,才有会有这般惊世之能。”

  传闻只是【逆天邪神】传闻,而亲眼目睹、碰触这三十多颗宝丹,他也以这种方式,亲身领教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师父”已是【逆天邪神】强大到了何种境界。

  “哦对了,”云澈随口道:“刚才委托你们黑月商会收集的【逆天邪神】那些材料,都是【逆天邪神】用来交给师父炼药用的【逆天邪神】。嗯,就是【逆天邪神】这种……我准备让师父帮我炼上三千颗。”

  “三……三……三千颗!!?”这个淡雅了数百年的【逆天邪神】老人,竟是【逆天邪神】狠狠的【逆天邪神】咬到了自己的【逆天邪神】舌头。

  “嗯,”云澈依然很是【逆天邪神】淡然的【逆天邪神】点了点头,好整以暇的【逆天邪神】道:“晚辈现在已是【逆天邪神】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宫主,自然要对冰云仙宫上下负责。冰云仙宫在苍风国虽然无人敢惹,但在天玄大陆范围而言,却依然太弱,不但被人欺凌到门上,太上宫主和先宫主还先后糟了毒手,所以晚辈不得不用一些非常的【逆天邪神】手段来提升所有冰云弟子的【逆天邪神】实力了,以免在被某些卑劣的【逆天邪神】货色欺凌。”

  “不过,也因为她们玄力层次还太低,无法承受太高层次的【逆天邪神】药力,恩师说暂时只能为她们炼制这种低等的【逆天邪神】丹药来提升实力,让我没事的【逆天邪神】时候也同样可以吃着玩,顺便还能拿来换玄币紫晶之类……哦,倒是【逆天邪神】没想到居然能换到多达二斤的【逆天邪神】紫脉神晶,啧啧!”

  紫极:“~!@#¥%……”

  “三千颗”……“低等的【逆天邪神】丹药”……“没事吃着玩”……紫极固守千年的【逆天邪神】认知被一瞬间摧毁的【逆天邪神】稀巴烂,全身的【逆天邪神】每一根神经都开始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抽搐起来。

  霸皇丹的【逆天邪神】药力,他方才仔仔细细的【逆天邪神】探识过了,他无比清楚的【逆天邪神】知道,若是【逆天邪神】三千颗……不,别说三千颗,就是【逆天邪神】三百颗这样的【逆天邪神】丹药流入四大圣地,到下一代,四大圣地的【逆天邪神】格局都将发生巨大的【逆天邪神】变化!而如果只被其中一个圣地得到,那么,四大圣地的【逆天邪神】平衡将被彻彻底底的【逆天邪神】打破,拥有这些宝丹的【逆天邪神】圣地,将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碾压其他三圣地,成为会当凌绝顶的【逆天邪神】超然存在!

  而三千颗……

  这个恐怖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数字,带给紫极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无与伦比的【逆天邪神】冲击。

  而且看云澈的【逆天邪神】描述……只要材料足够,他的【逆天邪神】那个恐怖的【逆天邪神】师父,根本是【逆天邪神】想炼多少就有多少!而且他口中的【逆天邪神】这“一颗便足以惊世”的【逆天邪神】宝丹,在他那师父的【逆天邪神】手中还只是【逆天邪神】“低等丹药”!!

  云澈一直在直视着紫极,对他的【逆天邪神】反应无比之满意,他微笑道:“不过,紫前辈请你放心,这些丹药虽然对我而言再普通不过,但我还没天真到不明白它对其他玄者……尤其是【逆天邪神】四大圣地这类强大宗门意味着什么。所以,它们绝大多数,只会用于冰云仙宫,至于用来交换紫脉神晶的【逆天邪神】……”

  云澈缓缓伸出了三根手指:“只有三十颗!一颗都不会再多!因为再珍贵的【逆天邪神】东西,太多的【逆天邪神】话,也就不好玩了。”

  紫极默默看着云澈伸出的【逆天邪神】三根手指,过了许久,才幽幽吐了一口气,缓缓的【逆天邪神】点头:“关于尊师之传闻,虽是【逆天邪神】来自日月神宫,但老朽依然只有七分相信,尚存三分怀疑……但如今,真是【逆天邪神】半点都怀疑不得了。尊师之境界,怕是【逆天邪神】已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已非我等凡人所能理解……苍风国的【逆天邪神】冰云仙宫本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很小的【逆天邪神】女子宗门,但气运齐天,有尊师相助,怕是【逆天邪神】用不了多久,就要成为第五个圣地了。”

  “紫前辈太过言重了。我冰云仙宫想要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足够的【逆天邪神】自保之力,不被他人窥伺欺凌,从未想到成为什么圣地。而且‘圣地’二字,呵……”云澈嘲讽一笑:“也不见得多么神圣,说不定还肮脏的【逆天邪神】很,我冰云仙宫还是【逆天邪神】永远不要沾染为妙。”

  “唉……”紫极不知为什么短短一叹,然后平缓的【逆天邪神】道:“老朽方才也在担忧若是【逆天邪神】大量的【逆天邪神】这种宝丹流入天玄大陆,怕是【逆天邪神】会引发玄界天翻地覆般的【逆天邪神】震荡和变化,若是【逆天邪神】只有…………三十颗,倒还好。”

  紫极的【逆天邪神】声音之中出现了一段明显的【逆天邪神】停顿,因为这等宝丹,一颗就足以引发圣地震动,三十颗怎么都不该用“只有”二字。

  “好。”云澈当即点头,然后手臂一挥,已将石桌上的【逆天邪神】三十三颗霸皇丹全部收回到天毒珠中:“在合适的【逆天邪神】时机,我自会再来紫前辈商讨拍卖一事。至于这三十颗之外的【逆天邪神】……还请紫前辈代为保密。”

  “呵呵,”紫极微笑:“你绝非是【逆天邪神】一个口无遮拦之人,方才却在老朽面前完全坦言……老朽活了一千多年,自然不是【逆天邪神】不知好歹之人。”

  “黑月商会以‘信’而屹立数千年,而紫前辈又是【逆天邪神】黑月商会的【逆天邪神】核心支柱,所以晚辈在紫前辈面前说话完全可以放心的【逆天邪神】‘口无遮拦’,全然不用担心会泄露给他人。对了,还未询问黑月委托拍卖的【逆天邪神】佣金是【逆天邪神】多少?”

  紫极刚要开口,忽而微微一顿,沉吟一会儿后,淡淡一笑,道:“黑月商会的【逆天邪神】拍卖佣金要远比普通商会的【逆天邪神】高。但若是【逆天邪神】你能答应老朽一个请求,那么拍卖三十枚宝丹的【逆天邪神】佣金,老朽可做主分文不取。”

  “哦?紫前辈所说的【逆天邪神】‘请求’是【逆天邪神】?”

  “很简单。”紫极目光平静中透着微微的【逆天邪神】灼热:“将其中的【逆天邪神】十颗宝丹,卖予我黑月商会。价格,便依照老朽之前所判定。十颗宝丹,老朽会马上给予你二十斤紫脉神晶!”

  紫脉神晶……二十斤!!

  这绝对是【逆天邪神】能让一个强大的【逆天邪神】玄者都惊的【逆天邪神】背过气去的【逆天邪神】天文数字。

  就算是【逆天邪神】皇极圣域、至尊海殿、日月神宫、天威剑域这四大圣地,要积累二十斤紫脉神晶,也要至少一两百年,甚至两三百年的【逆天邪神】时间。

  一颗霸皇丹可换两斤紫脉神晶……这是【逆天邪神】紫极给出的【逆天邪神】猜断,但在正式拍卖时,或许会低于两斤,也有可能高于两斤……而以紫脉神晶的【逆天邪神】珍贵程度,至少云澈觉得低于两斤的【逆天邪神】可能更高。而黑月商会直接以二十斤紫脉神晶换取十颗,不但可免除不菲的【逆天邪神】佣金,价格上也绝对不亏……而且以紫极之言,似乎还是【逆天邪神】当场就给予二十斤紫脉神晶。

  云澈心中微起波澜,但脸色平静,并没有马上回答,他沉吟一番后,微微点头:“可以。但,紫前辈也须答应晚辈一个要求。”

  “哦?”紫极抬眸看着他。

  “很简单……”云澈使用着和紫极方才相同的【逆天邪神】语气:“那就是【逆天邪神】告诉晚辈……一千三百年前出现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地方在哪里?”

  “这……”紫极错愕,随之直接摇头:“非是【逆天邪神】老朽不愿,那么地方非同小可,实在无法告知于你啊。”

  “哦,既然如此,那晚辈也自然不好为难紫前辈。”云澈也没有露出失望的【逆天邪神】神色:“那么免佣金的【逆天邪神】事,紫前辈也就不必提了。贵商会就算要高达两成的【逆天邪神】佣金,晚辈也是【逆天邪神】支付的【逆天邪神】起的【逆天邪神】。”

  “……”紫极默然,他张了张口,似是【逆天邪神】要劝说云澈,但看着他一片平淡的【逆天邪神】脸色和深邃如黑洞的【逆天邪神】眼瞳,那些快速想好的【逆天邪神】劝说之言全部被他咽了回去,最后化成一声悠长的【逆天邪神】叹息:“幽冥婆罗花至阴至邪至恶,是【逆天邪神】记载中最为可怕之花,此花仅仅是【逆天邪神】靠近,便会被阴气侵体,损伤魂魄,轻则久昏,重则变成活死人,若是【逆天邪神】玄力稍低,还会直接失命。除此之外,纵然以老朽之见闻,也从未听说过此物有何用途。你为何如此执着的【逆天邪神】想要寻觅此花。”

  “晚辈自有用途。”短暂停顿,云澈又补充了一句:“而且是【逆天邪神】极为重要的【逆天邪神】用途……我非找到一株不可!哪怕要付出巨大的【逆天邪神】代价!”

  “……”紫极闭上了眼睛,久久不再说话。

  黑月商会第七层,顿时沉默了下去。

  “他在凝玄传音。”茉莉忽然出声。

  “嗯……”云澈轻轻应声:“难道,是【逆天邪神】传给黑月商会那个神秘兮兮的【逆天邪神】会长吗……哦!凝玄传音,而不是【逆天邪神】用传音符,这么说,那个黑月会长……就在附近?”

  沉默持续了近百息,紫极才慢慢的【逆天邪神】睁开眼睛。云澈没有开口打破沉默,就这么定定的【逆天邪神】看着他。

  “那是【逆天邪神】个……远比你想象的【逆天邪神】要可怕的【逆天邪神】地方。”紫极缓缓的【逆天邪神】说道:“要每五百年,方能进去一次。而且,就算是【逆天邪神】一个强大的【逆天邪神】帝君,在里面停留的【逆天邪神】时间也无法超过一刻钟,否则非死即废!”

  紫极的【逆天邪神】话,让云澈面露惊色:“天玄大陆还有这样的【逆天邪神】地方?”

  “……准确的【逆天邪神】说,那个地方,并不处于天玄大陆。”紫极道。

  “……?”云澈更加错愕。

  “而且,你既然在极力寻找幽冥婆罗花,也该知道它二十四年才开一次花,之后三天便会凋谢。你纵然真的【逆天邪神】进入了那个地方,能停留的【逆天邪神】时间,也无比短暂……那里真的【逆天邪神】有一株幽冥婆罗花,且它刚好盛开的【逆天邪神】可能性,却也渺茫到根本等同于无!”

  “之后,要隔整整五百年,才能再次进入。”

  “何况,那里面,还潜藏着一个无比可怕的【逆天邪神】存在……以你目前的【逆天邪神】实力,进入其中,完全和寻死无异。”

  紫极的【逆天邪神】话,一句比一句听来惊悚,但云澈听得出,他绝对没有半句是【逆天邪神】虚假或危言耸听。紫极看着云澈,露出劝阻的【逆天邪神】目光:“如此,你还是【逆天邪神】要执意知道那个地方吗?”。

  云澈却是【逆天邪神】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道:“请紫前辈告知。”

  虽然猜到会是【逆天邪神】这个结果,紫极依然一声无奈的【逆天邪神】苦笑,他稍稍仰头,用一种飘忽的【逆天邪神】语气道:“那个地方,名为‘弑月魔窟’。”

  “弑…月…魔…窟……”云澈轻声低念……翻遍自己的【逆天邪神】记忆,甚至翻遍夜紫义、凤虎威的【逆天邪神】记忆,都从未在哪里听说,或看到过这个名字。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