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92章 失控
  想着凤雪児的【逆天邪神】事,云澈顿时沉默了下去。原来她并不是【逆天邪神】没有阻止,而是【逆天邪神】一直在昏迷中,没有办法阻止……这让他心中的【逆天邪神】某个地方如释重负,但,在面对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同时,又该怎么去面对刚刚醒来的【逆天邪神】凤雪児?

  紫极也没有说话,微笑看着云澈,眸光平和中带着凝实,似是【逆天邪神】要穿透云澈的【逆天邪神】心魂。这时,云澈微微抬头,脸色、眼眸都变得平静起来:“紫前辈,晚辈再次拜访贵商会,有着数件要事。不知紫前辈可还记得晚辈三年前向你打听过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

  “哦?你还在寻找此物?”紫极缓缓摇头:“这些年,老朽倒是【逆天邪神】也偶然探听过这世间还是【逆天邪神】否存在幽冥婆罗花,但很遗憾,就连知晓此花的【逆天邪神】人都少之又少,更不要说见过。这些年,随着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人类越来越多,让整个大陆阳气远远压过了阴气,幽冥婆罗花这等至阴至邪至恶之物,应该早在千年前,就在天玄大陆彻底绝迹了。而且随着时间推移,除非天降灭世劫难,否则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阳气只会越来越盛,换言之,已经绝迹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今后也永不可能再出现。”

  “至少在天玄大陆是【逆天邪神】如此。”

  上次,紫极的【逆天邪神】回答便是【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已经绝迹,且应该不会再出现。这次的【逆天邪神】答案依旧相同……甚至否决的【逆天邪神】更加彻底。云澈的【逆天邪神】脸上晃过失望,但马上又问道:“我记得,紫前辈上次说过,天玄大陆最后一株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记载,是【逆天邪神】在一千三百年前。那么……紫前辈可否告知,这一千三百年前的【逆天邪神】最后一株幽冥婆罗花,是【逆天邪神】生长在什么地方?”

  云澈问起这个问题,显然是【逆天邪神】想去记载中最后一株幽冥婆罗花生长的【逆天邪神】地方看看。既然能长出幽冥婆罗花,说明那里是【逆天邪神】极阴极恶之地,虽然已过去了一千多年,但那里……或许还有大环境未大变的【逆天邪神】可能。

  当然,这个可能性应该是【逆天邪神】微乎其微,毕竟,一千三百年,在历史长河中是【逆天邪神】并不短的【逆天邪神】一段。苍风皇室也才只有千年的【逆天邪神】历史而已。他之所以会问,只是【逆天邪神】不想放弃任何一丝的【逆天邪神】希望与可能性。但,让他诧异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在说完这句话时,他看到紫极的【逆天邪神】脸色明显的【逆天邪神】僵了一下,就连一直保持的【逆天邪神】随和笑意,都消失在了脸上。

  “……我无法告诉你。”紫极微微摇头,缓缓的【逆天邪神】说道。

  紫极的【逆天邪神】反应让云澈眉头一动,他手往石桌上一按:“好!那我向紫前辈买这个消息!紫前辈只需告诉我那里叫什么名字,在什么位置!价格随便报……只要我付得起!”

  “不!”紫极依然摇头:“这件事,我不能告诉你答案,亦不能当做消息卖给你。”

  “为什么?难道那个地方……还有什么特殊的【逆天邪神】隐情?”云澈咄咄问道。

  紫极微微闭目,道:“因为那里,是【逆天邪神】一处‘秘地’。既是【逆天邪神】‘秘地’,不要说进入,就连知晓的【逆天邪神】人,普天之下,都少如凤毛麟角……至少天玄七国,包括凤凰神宗之内,都无一人知晓。而且,那个‘秘地’之中,如今也并不会有什么幽冥婆罗花。”

  紫极口中的【逆天邪神】“秘地”,连凤凰神宗都不知晓,那自然是【逆天邪神】一个绝对非同寻常的【逆天邪神】存在。云澈倒是【逆天邪神】没想到,自己抱着渺茫的【逆天邪神】希望询问幽冥婆罗花,居然引出一个听上去无比神秘……甚至隐约有些诡异的【逆天邪神】“秘地”。

  看紫极的【逆天邪神】样子,自己就算怎么问,都定然不会说出来,云澈眉头锁紧,但也没再白费力气的【逆天邪神】继续追问,格外平静的【逆天邪神】点头道:“原来如此……既然是【逆天邪神】如此的【逆天邪神】‘秘地’,那晚辈的【逆天邪神】确不该妄自打听。”

  但,紫极之前那一番话,他牢牢的【逆天邪神】记在心里。

  “那么,三年前,晚辈委托找寻楚月婵一事……紫前辈可有消息?”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说的【逆天邪神】很平静,但他在说话间不受控制收拢的【逆天邪神】五指,彰显着他的【逆天邪神】内心绝没有表面上那般平静。三年的【逆天邪神】时间,找寻有着极为明显外貌特征的【逆天邪神】楚月婵……他相信以黑月商会笼罩天玄的【逆天邪神】情报网,再怎么,也会有消息才对。那怕只是【逆天邪神】痕迹也好。

  “唉……”但云澈刚说完,便听到紫极一声淡淡的【逆天邪神】叹息声,让他的【逆天邪神】心顿时一沉。

  “三年前,在你委托我黑月寻找楚月婵后不久,你便葬身太古玄舟,那时,所有人都以为你必死无疑,因而,找寻楚月婵一事,黑月便没有再继续下去。半年之后,皇极圣域古苍真人忽然到来,委托我寻找楚月婵……寻找楚月婵是【逆天邪神】次要,但她的【逆天邪神】身边,极有可能有你的【逆天邪神】后人。因他的【逆天邪神】弟子夏元霸对你之死心盈怒恨,久久不散,始终在这种心境下修炼,极易走火入魔,古苍在了解你的【逆天邪神】所有过往后,希望能找到你的【逆天邪神】后人,以化解夏元霸心中怒怨。因而,我便亲自调动黑月情报网,寻找楚月婵所在,而且搜寻范围直接涵盖天玄七国。”

  “结果呢?找到没有!”云澈屏着气道。

  紫极深深的【逆天邪神】看了他一眼,道:“我与古苍真人数百年好友,受他数次恩惠,他第一次亲口委我一事,我自然不遗余力。但,动用黑月全部情报力量,涵盖包括神凰在内的【逆天邪神】天玄七国,整整十个月之久,却是【逆天邪神】毫无所获。因而,最大的【逆天邪神】可能……是【逆天邪神】她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云澈猛然站起,随着一声爆响,他手掌下方的【逆天邪神】石桌崩裂出一道一尺多长的【逆天邪神】裂痕,他原本平静的【逆天邪神】脸色变得一片狰狞,双目赤红似血:“你说她……死了!?”

  “黑月商会的【逆天邪神】情报之力有多强,我比你清楚的【逆天邪神】太多。楚月婵本该是【逆天邪神】个极易找寻的【逆天邪神】人,却无论如何都寻不到一丝痕迹……唉,这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最坏,却也是【逆天邪神】最可能,甚至唯一可能的【逆天邪神】结果。”紫极叹息一声道。

  “你胡说!!”云澈眼瞳放大,猛然伸手,死死的【逆天邪神】抓住了紫极的【逆天邪神】衣领,一把将他从石椅上拽着站了起来:“你说她死了!?你凭什么说她死了!?你知道楚月婵她是【逆天邪神】谁吗!她是【逆天邪神】我云澈的【逆天邪神】女人,是【逆天邪神】冰云七仙之首,是【逆天邪神】苍风国最漂亮的【逆天邪神】仙女!无论是【逆天邪神】谁看到她,都一辈子不会忘!她虽然自废了玄功,但她玄力还在,在苍风国,还没有谁能杀了她!!你凭什么说她死了!”

  “云……云公子!”云澈的【逆天邪神】举动,让三名彩衣少女花容失色。紫极是【逆天邪神】何等身份,就连凤横空见到他,都要慌不迭的【逆天邪神】行晚辈礼,何曾有人敢如此粗暴的【逆天邪神】揪起他的【逆天邪神】衣领……还是【逆天邪神】在黑月商会的【逆天邪神】地盘上。

  紫极活了近千载,连敢对他大声说话的【逆天邪神】人都找不出几个,从未有人敢对他如此。但脸色却是【逆天邪神】依旧平静,丝毫没有怒色,相反,他在短暂诧异之后,心中竟多了一分感叹和赞赏……一个玄者的【逆天邪神】玄道造诣越高,情感便越会高傲与淡泊,尤其是【逆天邪神】对于女人,不要说傲视天下的【逆天邪神】霸皇与帝君,即使是【逆天邪神】称霸一方的【逆天邪神】王座,都只会视为想要多少有多少的【逆天邪神】玩物,纵然对一个女人格外珍视,却也绝不能和玄道修行相比。

  但眼前这个目光深邃,让他近在咫尺都难以看透,难以捉摸的【逆天邪神】青年人,却因为一个女子的【逆天邪神】死讯,而情绪如此失控。

  “以楚月婵的【逆天邪神】玄力,在苍风国的【逆天邪神】确难以遇到对手。但,黑月开始寻找楚月婵时,神凰已入侵苍风数月之久,苍风国早已大乱一片,灾难四起,亡者不计其数。每一支神凰队伍,都有高阶王座甚至霸皇,楚月婵绝非敌手,若是【逆天邪神】遭遇神凰军,连逃走之力都难有。黑月找寻如此之久都毫无所获,所有分会所能想到的【逆天邪神】唯一可能,就是【逆天邪神】在那几个月间……”

  “你闭嘴!!”

  轰!!

  石桌轰然炸裂,紫极也被推开数步,云澈双拳紧攥,全身发抖,一双眼睛,赤红如喋血的【逆天邪神】恶狼,他手指紫极,咆哮道:“好一个黑月商会!明明是【逆天邪神】自己无能,找不到我的【逆天邪神】小仙女,却信口雌黄,还诅咒她已经死了……我告诉你,就算你们黑月商会的【逆天邪神】人全部死绝了,她也不会少一根头发!!”

  “嗄……”云澈口中发出一声粗重的【逆天邪神】喘息,声音陡然低沉了下来:“什么狗屁黑月商会,一群沽名无能之辈,还妄称数千年底蕴,却连一个人都找不到……简直浪费我的【逆天邪神】时间和感情!!”

  怒骂声中,云澈愤而甩手,转身离去。

  自黑月商会名震天玄至今,已是【逆天邪神】数千年。这数千年间,从未有人敢在黑月商会的【逆天邪神】地盘上撒野,也从未有人敢对黑月商会的【逆天邪神】人不敬。相反,越是【逆天邪神】层面高的【逆天邪神】人,对黑月商会反而越是【逆天邪神】敬畏。

  而像云澈这般在黑月商会……还是【逆天邪神】总会……还是【逆天邪神】总会第七层,对着紫极破口大骂的【逆天邪神】人,他绝对是【逆天邪神】有史以来第一人。

  紫极的【逆天邪神】眉头动了动,微微收紧少许后,又随之舒展开来,依然没有生气,而是【逆天邪神】淡淡的【逆天邪神】苦笑一声,然后向那三个已经被惊的【逆天邪神】不知所谓的【逆天邪神】少女道:“唉,去把他拉回来吧。”

  三名少女同时一怔,随之先后飞身而起,如三只穿花蝴蝶般追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侧,一人挡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前,另外两人一人拉住云澈的【逆天邪神】一只手臂:“云公子,请你息怒。紫先生只是【逆天邪神】如实告知所探知的【逆天邪神】结果,绝对没有诅咒之意……或许,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情报网有所疏漏。我们三姐妹代黑月商会向云公子赔礼了,只求云公子息怒。”

  云澈再往前一步,就能直接撞到青衣少女的【逆天邪神】胸脯上。他停在了那里,抬起头来,闭上眼睛,胸口连续数个剧烈的【逆天邪神】起伏,然后总算一点点的【逆天邪神】平静下来……自己在这黑月总会大骂一番,言语间还不乏侮辱,若换做他人,就凭羞辱黑月商会,估计十条命都死在这里了,自己却得到了如此“优待”,他很清楚,最主要的【逆天邪神】原因,是【逆天邪神】自己那个并不存在的【逆天邪神】“神秘师父”。

  他转过身,面向紫极,神色已经平静如初:“紫前辈,晚辈情绪一时难以自控,言行不逊,还望海涵。”

  “无需介怀。”紫极摇头微笑,手臂一抬,他的【逆天邪神】前方,被云澈轰碎的【逆天邪神】石桌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张一模一样的【逆天邪神】完整石桌:“若不嫌弃,再陪老朽饮上几盏吧。”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