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86章 玄力传承?

第686章 玄力传承?

  云澈话音一落,身影忽然变得虚幻,全身神经紧绷的【逆天邪神】凤虎威猛然警觉,但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一只手掌已经死死的【逆天邪神】锁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脖颈之上,速度快到了他肉眼根本无法捕捉的【逆天邪神】程度。

  凤虎威惊然之下,迅速催动全身玄力,但他的【逆天邪神】玄气刚要爆发,一股排山倒海般的【逆天邪神】力量已狂暴的【逆天邪神】涌入他的【逆天邪神】体内,将他的【逆天邪神】玄力一瞬间死死的【逆天邪神】压制,让他刚要涌起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消失的【逆天邪神】无影无踪。

  凤虎威骇然失色,云澈无声无息出现在他身后,又能无声无息灭杀田懿,足以让他知道云澈如今的【逆天邪神】实力极有可能远超过他,但他绝没想到自己与云澈实力差距竟是【逆天邪神】如此之大。身为在神凰帝国都有着极高地位的【逆天邪神】虎威将军,他对自己的【逆天邪神】实力一向极为自傲,但在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压制之下,他的【逆天邪神】玄力别说爆发,竟连运转都不能!

  “你……”凤虎威瞳孔放大到几乎要炸裂,他原本还在盘算着自己就算打不过云澈,至少也有六成以上安然遁走的【逆天邪神】能力,但被云澈单手卡住喉咙,他连一点挣扎的【逆天邪神】力量都无法提起,就连发出声音,都艰难无比。

  “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依然想说我没胆量杀你?”云澈轻蔑的【逆天邪神】冷笑:“你好歹也是【逆天邪神】所谓的【逆天邪神】虎威大将军,居然和蠢猪一样天真。”

  轰——

  随着云澈力量无情的【逆天邪神】涌入凤虎威体内,沉闷的【逆天邪神】轰鸣在凤虎威体内响起,他全身剧颤,七窍渗血,意识也快速涣散迷离,而云澈的【逆天邪神】玄罡在这时瞬间涌上,直入凤虎威的【逆天邪神】心魂,快速的【逆天邪神】读取着他的【逆天邪神】记忆。

  神凰军究竟在这里做什么,一个普通的【逆天邪神】神凰兵不知道很正常,但作为总统领的【逆天邪神】凤虎威不可能不知道。

  凤虎威的【逆天邪神】记忆源源不断的【逆天邪神】被读取,但,就在他即将读取到关于“流云城任务”的【逆天邪神】记忆时,凤虎威的【逆天邪神】记忆空间,竟是【逆天邪神】忽然出现了一片异样的【逆天邪神】空白!

  更准确的【逆天邪神】说,是【逆天邪神】一处阴影!!

  这抹阴影分明是【逆天邪神】由极强的【逆天邪神】精神玄力所形成,无论气息,还是【逆天邪神】强度,都绝不属于凤虎威,而是【逆天邪神】由他人施加。阴影的【逆天邪神】所在,刚好完全覆盖有关“流云城任务”的【逆天邪神】核心记忆,让他无法读取。

  “这是【逆天邪神】以强大的【逆天邪神】精神力所设下的【逆天邪神】记忆囚笼!”茉莉缓缓的【逆天邪神】道:“处在囚笼中的【逆天邪神】这部分记忆,依然属于凤虎威自己,他自己知晓的【逆天邪神】清清楚楚,但他无法用言语、玄力传音、笔墨……以及任何方式将其告知他人,若他有这样的【逆天邪神】念想或行动,这道精神力就会瞬间触发,毁灭他的【逆天邪神】这部分记忆。他人若想用搜魂之类的【逆天邪神】方式来读取他的【逆天邪神】这段记忆,也是【逆天邪神】不可能做到!你的【逆天邪神】玄罡也同样不能!”

  茉莉既然说不能,那便一定不能。而且,云澈也清楚的【逆天邪神】感觉到,这抹阴影已是【逆天邪神】和凤虎威的【逆天邪神】这部分记忆相连,若是【逆天邪神】以玄罡强行抹掉阴影,与阴影相连的【逆天邪神】记忆也会被随之抹去,让他依然无法获知。

  短暂犹豫后,云澈没有强行尝试,将凤虎威的【逆天邪神】其他所有记忆读取完毕,收回玄罡。

  “看起来,这二十万神凰军,也只有这个凤虎威知道我想要的【逆天邪神】答案。”云澈沉吟着道:“很显然,凤凰神宗之所以对凤虎威设下这样的【逆天邪神】记忆囚笼,是【逆天邪神】担心四大圣地的【逆天邪神】人会对凤虎威出手,对他强行搜魂。”

  毕竟,天玄大陆能威胁到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也只有四大圣地。

  在潜入这个大帐时,他也的【逆天邪神】确听到凤虎威和他的【逆天邪神】副将田懿提到“四大圣地”,他们很清楚的【逆天邪神】提到,偶尔消失的【逆天邪神】兵士,就是【逆天邪神】四大圣地下的【逆天邪神】手。

  “要设下这样的【逆天邪神】记忆囚笼,不但需要极高的【逆天邪神】精神力,而且会伴随着无法预料和控制的【逆天邪神】风险。”茉莉冷笑一声:“这凤凰神宗,似乎还真藏了一个大秘密。”

  “的【逆天邪神】确,至少要比我预想的【逆天邪神】大的【逆天邪神】多……”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微闪:“我一直都在疑惑为什么神凰帝国会忽然对苍风出手,或许,吞并苍风国只是【逆天邪神】幌子,这里……才是【逆天邪神】真正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

  “我忽然都有些好奇了起来。”茉莉饶有兴趣的【逆天邪神】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去往神凰国?”

  女人身上最旺盛的【逆天邪神】东西,永远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好奇心……茉莉也毫不例外。

  云澈回答的【逆天邪神】毫无犹豫:“就在今天!”

  “讨债这种东西,当然一天都不能耽搁。”

  “哼。”茉莉哧了哧鼻子,大致是【逆天邪神】“果然如此”的【逆天邪神】意思。

  依然被云澈提在手里的【逆天邪神】凤虎威在这时总算恢复了意识,他睁开眼睛,一眼便看到了云澈布满冷笑的【逆天邪神】面孔,霎时全身冰冷,颤声道:“你……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一出口,他发现自己的【逆天邪神】声音竟是【逆天邪神】孱弱不堪到了极点。

  云澈没有回答他,他直接撇开面孔,看着前方,唇间溢出的【逆天邪神】声音,带着冰冷的【逆天邪神】残酷与杀机:“凤横空,看到我还活着,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觉得很失望啊!”

  “凤雪児对我有恩,三年前你因血脉之事找我麻烦,搅我安宁,后又让凤非烟在太古玄舟上伺机暗杀我的【逆天邪神】账,因为雪児,我本都打算遗忘脑后,不再追究……”

  “但你真是【逆天邪神】给了我好大一个惊喜啊!!”

  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阴寒的【逆天邪神】让近在咫尺的【逆天邪神】凤虎威遍体发凉……他一下子明白过来,云澈这不是【逆天邪神】在自言自语,而分明是【逆天邪神】要通过他的【逆天邪神】死亡魂印……向神凰帝王、凤凰宗主凤横空说话!!

  也就意味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说完之后,便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死期!

  他所恃的【逆天邪神】死亡魂印非但没有威慑到云澈,反而被当成工具一般利用!

  “你现在一定很疑惑那几十万大军去哪里了吧……没错,就是【逆天邪神】我做的【逆天邪神】。不过,这仅仅是【逆天邪神】开始……哦不!连开始都算不上!”

  “杀我父皇,践踏我苍风土地,屠我无数同胞,让我的【逆天邪神】故土变成了恐惧、绝望与逃亡的【逆天邪神】地狱!这笔账,我会要你神凰帝国……千百倍的【逆天邪神】奉还!给我洗好脖子等着吧!!”

  砰!!

  一声爆响,凤虎威被云澈狠狠的【逆天邪神】砸落在地,身体瞬间破碎,飞溅起大片细碎的【逆天邪神】肉沫血星……但没有一滴溅落到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

  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在神凰帝国有着赫赫威名,让六国闻风丧胆的【逆天邪神】虎威将军,竟是【逆天邪神】死的【逆天邪神】如此凄惨,别说尸首,也一根完整的【逆天邪神】手指头都没能留下……只因他触犯了云澈的【逆天邪神】逆鳞!

  虽然没得到想要的【逆天邪神】答案,但已经杀了该杀的【逆天邪神】人,而且凤虎威身为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重要人物之一,他的【逆天邪神】记忆里,可是【逆天邪神】有着太多关于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事……包括一些机密。

  收了冰夷幻镜,云澈无声离开,返回向流云城。而他刚才所在的【逆天邪神】大帐之外,层层守卫齐齐整整,面色肃然,全然不知道他们的【逆天邪神】大统领凤虎威已是【逆天邪神】死无全尸。

  “你选择在三个月后约战焚绝尘,是【逆天邪神】为了在这段时间报复神凰国?”茉莉不轻不淡的【逆天邪神】问道。

  “对!”云澈极速飞行,视线中的【逆天邪神】流云城越来越近:“三个月的【逆天邪神】时间,足以让我血洗神凰城!就算不能血洗……至少也要把凤凰神宗搞的【逆天邪神】天翻地覆!否则,难消我心头之恨!”

  “另外,凤凰神宗毕竟强大,我无法与之正面对抗,这场血洗会有或大或小的【逆天邪神】凶险,也定会让我的【逆天邪神】玄力有相当幅度的【逆天邪神】提升。到时,我应该有把握和焚绝尘一战!”云澈笃定的【逆天邪神】道。

  “如果你这么想的【逆天邪神】话,那就大错特错!”茉莉冷冷的【逆天邪神】道:“约战之下,这三个月内,焚绝尘的【逆天邪神】成长速度,绝对要远远的【逆天邪神】胜过你!如今的【逆天邪神】你很难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对手,但勉强尚可一战,但若再等上三个月……你在他面前极有可能连勉强的【逆天邪神】抗衡之力都没有。”

  “什么?”云澈飞行的【逆天邪神】速度顿时一缓:“为什么?”

  “我之前和你说过,他的【逆天邪神】魔玄力并非以自己的【逆天邪神】信念衍生,而是【逆天邪神】来自于他人!他的【逆天邪神】体内……更准确的【逆天邪神】说是【逆天邪神】灵魂与玄脉之中,被注入了一个强大的【逆天邪神】魔源!他之所以变得今天这般强大,便是【逆天邪神】因为吸收了那个魔源的【逆天邪神】力量。但,这绝非是【逆天邪神】他完全吸收魔源之后的【逆天邪神】力量,如果我的【逆天邪神】感知没有出现偏差的【逆天邪神】话,那个魔源的【逆天邪神】力量,他才吸收了三成而已!”

  “三成?”云澈面露惊色,四成,便已有了帝君中期的【逆天邪神】强度,若是【逆天邪神】全部吸收……该是【逆天邪神】何其恐怖!

  “他对你恨之入骨,你主动定下三个月后决战,那么,为了能确保杀了你,这三个月之中,他必定会尽全力吸纳魔源之力!这种方式下的【逆天邪神】实力提升速度,是【逆天邪神】你无论如何修炼都不可能追及的【逆天邪神】。”

  “……”云澈的【逆天邪神】飞行速度更加缓慢了下来,心头蓦然有了一股沉重的【逆天邪神】压力,他皱眉沉默了一会儿后,低低的【逆天邪神】道:“在传说或记载之中,某些玄功或许存在着某种特殊的【逆天邪神】传承之法,可以通过一个人,传承给另外一个人。但是【逆天邪神】,玄力这种东西,都要靠自己的【逆天邪神】刻骨修炼或从天地灵宝中吸纳炼化,日积月累,循序渐进而成,绝无可能从一个人传给另一个人……这可以说是【逆天邪神】玄道最基本的【逆天邪神】常识之一!否则,若玄力可以传承,一个寿元将尽的【逆天邪神】强者可以把毕生玄力传给一个孩童……甚至可以几十个霸皇将玄力全部传给一个人,强行催生帝君……那整个玄界岂不是【逆天邪神】都要大乱!”

  “你所说的【逆天邪神】魔源,分明就是【逆天邪神】别人所修炼而成的【逆天邪神】魔玄力!这种东西为什么能直接进入另一人的【逆天邪神】体内,而且可以被直接吸收为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云澈不解的【逆天邪神】道:“难道这是【逆天邪神】魔玄力的【逆天邪神】特性?”

  “当然不是【逆天邪神】!”茉莉直接否认:“若魔玄力有这样的【逆天邪神】特性,整个鸿蒙,都早已是【逆天邪神】魔的【逆天邪神】世界!!”

  而茉莉的【逆天邪神】下一句话,让云澈心中暗惊:“焚绝尘身上的【逆天邪神】魔源,就连我……也极为不解。”

  “连你也不知道?”云澈直接停在了半空,眉头极大幅度的【逆天邪神】拧紧。能让茉莉不解……焚绝尘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所能看到的【逆天邪神】世界,要远远比你想象的【逆天邪神】小,而玄道的【逆天邪神】极致,更是【逆天邪神】如今的【逆天邪神】你连想象都不能。永远不要天真的【逆天邪神】以为你所知道的【逆天邪神】所谓‘基本常识’就是【逆天邪神】真理!玄力传承的【逆天邪神】确极难,但绝不是【逆天邪神】不可能……你可知,我的【逆天邪神】玄力,是【逆天邪神】如何来的【逆天邪神】吗?”

  茉莉用毫无感**彩的【逆天邪神】语气,说出了一个云澈一直想问,但从未敢问出过的【逆天邪神】问题。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