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85章 那真是【逆天邪神】太好了!

第685章 那真是【逆天邪神】太好了!

  神凰军所在区域的【逆天邪神】正中,一个状似火焰的【逆天邪神】赤红大帐格外醒目。

  作为神凰帝国驻流云城军总统领,凤虎威这段时间的【逆天邪神】心情一直很不错。因为他清楚的【逆天邪神】知道自己所执行的【逆天邪神】“任务”有多重大。能被委以如此重任,足以说明宗主以及长老会对他的【逆天邪神】信任与看重。任务完成之后,他在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地位也极有可能会有所提升。

  不过这两日,随着进攻苍风皇城的【逆天邪神】中军忽然音讯全无的【逆天邪神】消息传来,他一直有些心神不宁。

  “主军还是【逆天邪神】没有消息吗?”

  大帐之中只有两个人,凤虎威一身轻衣,斜坐在木椅之上,手里抓着一壶烈酒,皱着眉头听着自己副将的【逆天邪神】汇报。

  “不仅是【逆天邪神】主军,西军统领韩兴朝昨夜与五十二长老亲自带五万军前去苍风皇城一探究竟,但同样再无音讯。他们带去的【逆天邪神】,还有数万火焰战驹和飞行玄兽,本应该进退自如,但……”凤虎威的【逆天邪神】第一副将田懿一边说着,脸上露出了深深的【逆天邪神】惊悸之色。驰骋战场百余年,他们从未遭遇到如此悚然之事。那几十万大军,就如在一息之间从世间蒸发了一般。

  凤虎威沉眉静思,少顷,他缓缓的【逆天邪神】道:“让几十万大军,包括三位凤凰长老在内在短时间内消逝,连传音的【逆天邪神】机会都没有,要做到这一点……除非,苍风皇城那边出现了一个君玄境界的【逆天邪神】守护者!”

  “君玄……帝君!?”副将田懿抬头,惊声道:“这怎么可能!苍风国王玄已是【逆天邪神】极限,千年历史连霸皇都未出现过,又怎么可能出现帝君!而且,有着君玄境之力的【逆天邪神】玄者,都是【逆天邪神】整个大陆绝世帝王般的【逆天邪神】存在,又怎么会为了一个区区苍风国出手。”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可能,相信宗主和众长老也定然如此之想。”凤虎威没有迟疑的【逆天邪神】道:“若说苍风国没有帝君……流云城里那个可怕的【逆天邪神】黑衣人又是【逆天邪神】什么!”

  田懿语塞,想到半年前那惊悚的【逆天邪神】画面和地狱的【逆天邪神】气息,他的【逆天邪神】心脏依然剧烈揪紧了一下。

  “相信宗主和众长老应该也是【逆天邪神】如此之想。”凤虎威将手中已经空了的【逆天邪神】酒壶一扔,平静的【逆天邪神】道:“不过就算是【逆天邪神】有一个帝君在守护苍风皇城,也只能守得一时!我凤凰神宗可是【逆天邪神】有着十二帝君!那个人,真当自己有着帝君之力,就能挑衅我神凰帝国了么!!”

  “将军说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敢挑衅我神凰帝国,就算是【逆天邪神】帝君,也是【逆天邪神】自寻死路!”田懿点头道:“七十万大军的【逆天邪神】损失,还有三位凤凰长老的【逆天邪神】血账,相信吾皇定然会让他十倍奉还!”他顿了一顿,拱手道:“末将还有一要事,需将军定夺。”

  “讲!”

  “是【逆天邪神】!”田懿靠近两步,压低了声音:“就在今日上午,我军又少了十一人,尸首全部在数里之外找到……”

  “呵。”凤虎威别说愤怒,连惊讶都没有,因为这半年之中,相似的【逆天邪神】事已发生过数次,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士兵忽然消失,尸首被找到时,都有着被残酷折磨的【逆天邪神】痕迹,显然是【逆天邪神】遭受了拷问。他一声不屑的【逆天邪神】冷笑:“不用管他,任凭他们什么手段,都别想问出什么来了。”

  “不,这次情况有所不同。”田懿马上道:“这次找到的【逆天邪神】尸首身上并无外伤,但表情都是【逆天邪神】清一色的【逆天邪神】僵硬呆滞,极有可能……遭受了搜魂!”

  “搜魂?”凤虎威眉头大皱,随之一声冷哼:“有能力施展搜魂之法……看来他们这么长时间捉摸不清后,总算派出些高手来了。”

  “末将认为,将军一定要多注意自己的【逆天邪神】安全。”田懿道。

  “无须担心。”凤虎威一挥手,毫不在意的【逆天邪神】道:“四大圣地又如何?我凤凰神宗有伟大的【逆天邪神】凤神守护,他们有胆子杀我们的【逆天邪神】兵士,还没胆子对本将军动手,本将军可是【逆天邪神】身具凤凰血脉,受凤神大人庇护!”

  “是【逆天邪神】末将多虑了。”田懿恭敬的【逆天邪神】道,看着凤虎威笃定的【逆天邪神】神色,他一阵犹豫后,终于鼓起勇气道:“将军,我们屯兵此处,每日‘练兵’,究竟是【逆天邪神】为何?末将不敢妄加揣测,但数月如此,将士们都颇有……”说到这些,他忽然感觉到凤虎威投来的【逆天邪神】目光变得冰冷而森然,他全身一凛,不敢再继续说下去,慌忙道:“是【逆天邪神】末将失言,将军赎罪。”

  “知道是【逆天邪神】失言就好!”凤虎威重哼一声,将目光移开,淡淡的【逆天邪神】道:“这个问题,你永远不要再问,只需要知道这是【逆天邪神】宗主亲自下的【逆天邪神】命令!做好了,你我都可载誉回国,搞砸了,后果,就算是【逆天邪神】本将军都承受不起!不该问的【逆天邪神】问题,老老实实闭嘴,你可以知道的【逆天邪神】时候,自然会知道!”

  “是【逆天邪神】!”田懿连忙应声,再不敢多言。

  “是【逆天邪神】么?可惜,你们似乎没机会载誉回国了。”

  一个带着清晰嘲讽与傲慢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然传来,仿佛是【逆天邪神】从虚空之中响起,田懿猛然从地上弹起,长剑瞬间出鞘:“什么人!!”

  这是【逆天邪神】大军主帐,外面有着重军层层守卫,抛开这些,凤虎威可是【逆天邪神】一个强大的【逆天邪神】初期霸皇,田懿也是【逆天邪神】一个三级王座,而这个声音,却就这么在他们耳边响起,之前竟是【逆天邪神】毫无察觉,两人虽然反应极快,但全身的【逆天邪神】汗毛都在惊骇中瞬间竖起。

  田懿手握长剑,快速的【逆天邪神】旋身四顾,却是【逆天邪神】没看到半个身影,他转回身来,准备靠到凤虎威身边,赫然看到,就在凤虎威的【逆天邪神】身后不到一步的【逆天邪神】距离,一个全身金衣的【逆天邪神】青年人无声的【逆天邪神】站在那里,面带森然冷笑,瞳眸漆黑如幽潭。而强至霸皇的【逆天邪神】凤虎威全身玄气释放,双目怒然……却对身后的【逆天邪神】青年人根本毫无察觉!!

  田懿拿剑的【逆天邪神】手一阵剧烈,惊吼道:“将军,你……你身后!!”

  凤虎威下意识的【逆天邪神】回首,顿时对上了一张近在咫尺的【逆天邪神】面孔,瞬间,他瞳孔骤缩,如弹簧般后退,站定身体时,全身上下已是【逆天邪神】蒙了一层冰冷的【逆天邪神】虚汗,他伸手指向青年人,刚要说话,忽然觉得这张面孔竟是【逆天邪神】有些熟悉,微一发怔后,脸色骤变,失声道:“你……你是【逆天邪神】云澈!!”

  “哦?”云澈双手抱胸,斜眼冷笑:“声名赫赫的【逆天邪神】神凰帝国虎威大将军居然认得我,还真是【逆天邪神】莫大的【逆天邪神】荣幸啊。”

  “云……云澈?”田懿转头看着凤虎威:“哪个云澈?他不是【逆天邪神】已经……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了吗?”

  凤虎威身为凤凰神宗中人,不但有着虎威大将军身份,玄力也强至霸玄境,自然有资格出现在七国排位战的【逆天邪神】赛场。这张把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尊严踩在脚底的【逆天邪神】面孔,他又怎么会忘记。

  “你居然还活着!”凤虎威沉声道。若是【逆天邪神】三年前的【逆天邪神】云澈,凤虎威当然不会惧怕。但,方才云澈就在他身后不到一尺之距,他竟毫无察觉!他就算是【逆天邪神】个傻子,也该知道何等层面的【逆天邪神】实力才能做到这一点。而且,云澈身上毫无玄气波动,但仅仅处在他的【逆天邪神】注视之下,他便感觉到一股深深的【逆天邪神】心悸。这些,无不在证明着眼前这个本该早已死去的【逆天邪神】云澈,有着远比三年前恐怖的【逆天邪神】力量。

  “而你……马上就要死了。”云澈低沉的【逆天邪神】冷笑着,一束冰冷的【逆天邪神】杀气,已将凤虎威牢牢的【逆天邪神】锁定。

  “休想伤我将军!!”田懿一声暴吼,横剑挡在凤虎威身边,然后一咬牙,直刺云澈胸口而去,他心中却是【逆天邪神】越来越惊,这里这么大的【逆天邪神】动静,帐外的【逆天邪神】守卫居然毫无反应……难道已经被他全部解决?但刚才外面分明也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动静!!

  而此时,大帐之外,层层守卫都是【逆天邪神】面色冷峻,目不斜视……而一层无色无形的【逆天邪神】“冰夷幻镜”将整个大帐笼罩其中,在云澈可控范围内,任何声音、气息,都别想逸出。

  田懿剑尖所至,将空间刺出一个触目惊心的【逆天邪神】漩涡,这一剑看似平实无华,却是【逆天邪神】倾尽了他的【逆天邪神】全力。云澈却是【逆天邪神】动也未动,任由剑尖刺向自己的【逆天邪神】胸口。

  见云澈毫无避开之意,田懿眼中微现喜色,全身的【逆天邪神】玄力更是【逆天邪神】蜂拥而上,凝聚剑尖,狠狠的【逆天邪神】刺在云澈的【逆天邪神】心口……

  凝聚一个王座全力的【逆天邪神】一剑,就算是【逆天邪神】精钢,也能轻易刺穿,但这一剑结结实实的【逆天邪神】刺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口,却是【逆天邪神】没有带起半点的【逆天邪神】声响,田懿感觉自己的【逆天邪神】剑像是【逆天邪神】忽然刺在了虚空之中,全力释放的【逆天邪神】玄力也全部爆发在了这“虚空”之中,消失的【逆天邪神】无声无痕……

  田懿长剑抵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口,如石化一般怔在了那里,而下一瞬,他手中的【逆天邪神】长剑一轻,剑身化作了无数细小的【逆天邪神】粉尘,散落而下,只剩剑柄残存于他的【逆天邪神】手中。

  田懿眼神呆滞,目光毫无焦距,全身一动不动,随着剑身粉尘的【逆天邪神】完全落下,他整个人也如一块木头般向后直挺挺的【逆天邪神】倒了下去,眼睛圆瞪,再也没有了动静……全身上下看不到半点伤痕,却是【逆天邪神】再无生命气息。

  “田懿!”凤虎威向前一步,但马上又迅速后退,他直视云澈,脸色阴沉无比……他根本完全没有看清,云澈究竟是【逆天邪神】如何杀了田懿。

  “虎威大将军,”云澈冷笑看着凤虎威,他的【逆天邪神】杀气,让凤虎威全身痉挛,几乎一动不敢动:“听说几个月前,你在带兵进入流云城时,曾下令要掳走我小姑妈?”

  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陡然阴寒:“你真是【逆天邪神】好大的【逆天邪神】胆子啊!!”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凤虎威眼皮猛的【逆天邪神】一跳。他很清楚云澈说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谁,因为当初在流云城碰到萧泠汐时,那两个城主可是【逆天邪神】一脸殷勤的【逆天邪神】向他们介绍那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小姑妈,也让他当时变得更加兴奋。他顿时知道为何这“死而复生”的【逆天邪神】云澈为什么会忽然找上他,还对他产生杀机……他已经不止一次的【逆天邪神】听说,当初苍风国最强宗门之一就是【逆天邪神】因为掳走云澈的【逆天邪神】小姑妈,偌大一个千年宗门被他残忍灭门,寸草未留!

  凤虎威沉住气,压下心中惊惧,脸上却是【逆天邪神】露出了冷笑:“你想杀我?那倒要看你有没有那个胆量?”

  “哦?”云澈眼角一动。

  “你现在或许有能力杀了我,但……”凤虎威伸手,指向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太阳穴部位:“但我的【逆天邪神】心魂之中,可是【逆天邪神】有着宗主亲手打下的【逆天邪神】魂印!你若敢杀我,我死亡前三十息的【逆天邪神】记忆宗主就会瞬间知晓!呵,敢杀我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人,你到时会死的【逆天邪神】更惨,所有与你有关的【逆天邪神】人,也会全部惨死!有胆量,你就来杀啊!”

  “是【逆天邪神】么!”没有凤虎威预想中的【逆天邪神】脸色微变,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神反而变得玩味起来,那抹冷笑更是【逆天邪神】带上了更深的【逆天邪神】嘲讽:“那真是【逆天邪神】……太好了!!”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