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84章 魔剑大会?

第684章 魔剑大会?

  “孤影以往从未惧过,是【逆天邪神】因为这世间根本没有什么可以威胁我日月神宫。但那夺天老人之强大,可谓超凡入圣,震古烁今,他亲口说过,要灭我日月神宫,不过是【逆天邪神】覆手之间……身为神宫之长老,守着传承了万年的【逆天邪神】基业,真的【逆天邪神】不能不怕。”

  “而夺天老人之外,那个云澈,同样让我生惧。在等待天君归来之时,我重新查阅了所有关于云澈的【逆天邪神】讯息,发现此子心性极为傲慢刚烈,而且睚眦必报,手段更是【逆天邪神】狠辣无情,所有得罪过他,与他为敌之人,无不是【逆天邪神】下场悲惨。当年可是【逆天邪神】连偌大的【逆天邪神】凤凰神宗,都在自己的【逆天邪神】地盘上被他一个人狠狠的【逆天邪神】打了脸。以他的【逆天邪神】性情,若将来有了足够的【逆天邪神】实力,必定会对少主展开报复,并祸连我整个日月神宫!而且……而且……”

  夜孤影重吸一口气,道:“不瞒天君,那夺天老人之所以放我们回来,不想破杀戒只是【逆天邪神】原因之一。另一原因……也是【逆天邪神】最主要的【逆天邪神】原因,其实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为了训诫弟子,要他自己的【逆天邪神】仇怨,要靠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来报复,不可依赖于他……他还亲口说出,云澈只要再有三年,就可以天xià无敌,再有六年,就足以践踏我日月神宫!”

  夜魅邪:“……”

  “若仅仅是【逆天邪神】个潜在的【逆天邪神】威胁,及早铲除即可。但这个威胁的【逆天邪神】背后,可是【逆天邪神】根本不能招惹的【逆天邪神】夺天老人,就只能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他一天天成长。以他根本不可理解的【逆天邪神】成长速度,再有几年天xià无敌,或许真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天方夜谭!以他的【逆天邪神】性情和往日所作所为,对我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威胁……绝非是【逆天邪神】杞人忧天啊!”

  夜孤影的【逆天邪神】话,让夜魅邪眼睑微微的【逆天邪神】倾斜,眉头绷的【逆天邪神】越来越紧,少顷,他忽然淡淡的【逆天邪神】开口:“寒儿曾言,三年前太古玄舟之上,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玉面妖君姬千柔曾为了保护云澈而对他出手,可有此事?”

  “确有此事。”夜孤影颔首,这件事,日月神宫超过半数的【逆天邪神】人都知道,因为当年神凰帝国归来之后,夜星寒连续数日大发雷霆……其中怒骂的【逆天邪神】一个人,就是【逆天邪神】姬千柔。

  “嗯。”夜魅邪短暂思虑,徐徐的【逆天邪神】道:“今日日落之前,以我之名传音海殿大长老陌尘风,让他多拟一份请柬,邀请云澈参加数月之后的【逆天邪神】魔剑大会!姬千柔既然和云澈有所渊源,由他送达再合适不过。”

  “魔剑大会?”夜孤影抬首,一脸疑惑,随之若有所思:“莫非天君此番去往至尊海殿,就是【逆天邪神】为了这魔剑大会一事?”

  “没错。”夜魅邪微微颔首。

  “那魔剑,莫非就是【逆天邪神】……”

  “自然就是【逆天邪神】那把天罪神剑!”夜魅邪冷哼一声。

  “消失一千年的【逆天邪神】天罪神剑,竟然在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手里?”夜孤影一脸惊容:“我还以为……”

  “不!”夜魅邪冷淡出声:“至尊海殿不过是【逆天邪神】魔剑大会举办之地,而提出举办魔剑大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天威剑域。”

  “果然如此!那天威剑域可是【逆天邪神】承认了当年窃走了天罪神剑之之事?”

  “哼!”夜魅邪冷笑:“轩辕问天那老狐狸岂会承认。以他之言,是【逆天邪神】近日在一处荒芜之地找到此剑,并认出是【逆天邪神】当年永夜王族的【逆天邪神】天罪神剑,并声称这等神剑不该为他天威剑域所独有,而是【逆天邪神】应由天xià群雄共窥其秘,于是【逆天邪神】便有了这魔剑大会。为了显示自己没有野心和阴谋,主dòng提出魔剑大会不在天威剑域举行,还直接将天罪神剑交给至尊海殿。”

  “天威剑域真当所有人都是【逆天邪神】傻子吗!”夜孤影沉眉道:“千年之前,四圣地联手灭了永夜王族,后来才知是【逆天邪神】被天威剑域所利用!天威剑域之所以处心积虑灭掉永夜王族,就是【逆天邪神】为了天罪神剑!永夜王族覆灭,天罪神剑也不知所踪,最dà的【逆天邪神】可能就是【逆天邪神】早已落入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手中!此番召开这所谓的【逆天邪神】‘魔剑大会’,分明是【逆天邪神】天威剑域整整千年都未能窥破天罪神剑之秘,所以才不得不借用我们的【逆天邪神】力量。”

  “事实如此,但这魔剑大会的【逆天邪神】噱头,倒是【逆天邪神】让人无法拒绝。”夜魅邪的【逆天邪神】声音一点点缓了下来:“轩辕问天亲口所言,天罪神剑之中,极有可能隐藏着神道之秘!”

  “这……”夜孤影瞠目,随之摇头:“这不过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信口雌黄,绝无可能!否则,一直守护此剑的【逆天邪神】永夜王族又怎么会被灭族!”

  “神道之秘,纵然明知只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编造的【逆天邪神】诱饵,但对于停步君玄巅峰数百年,再难寸进的【逆天邪神】人而言,是【逆天邪神】根本无法抵挡的【逆天邪神】诱惑。更何况……”夜魅邪的【逆天邪神】音调稍变,眼瞳也变得深邃起来:“这或许并不只是【逆天邪神】虚言。”

  “天君的【逆天邪神】意思是【逆天邪神】……”

  “千年前,永夜之王的【逆天邪神】实力在我们五圣地之主之中位列末位,但他暴走魔化之后,集我们四圣地之主与十七长老之力,恶战整整七个时辰,方才将他击溃!但肉身毁灭,灵魂却未随之消散,反而完整留存,而且倾尽所有人之力都无法将其泯灭,最终只能耗费巨大代价将之封入魂棺,让其自然消散。”

  “永夜之王暴走之后的【逆天邪神】力量,至今想来,依旧心有余悸。身死而魂不灭,更是【逆天邪神】超越君玄境界的【逆天邪神】神道之力。那之后每每想起,都深感这些能力,或许不仅仅是【逆天邪神】因为魔化那么简单……若说摹灸嫣煨吧瘛壳是【逆天邪神】超越君玄境界的【逆天邪神】半步神玄之力,并非没有可能。”

  “……”夜孤影没有言语,当年与永夜之王的【逆天邪神】恶战,他并未在场,也无资格参与,所以无法真正理解夜魅邪之言。

  夜魅邪转过身来:“魔剑大会邀请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有能力参与到破解魔剑之秘,天玄大陆最顶尖的【逆天邪神】势力与强者。以云澈可以灭杀我神宫护法的【逆天邪神】实力,已有足够的【逆天邪神】资格。以他傲慢的【逆天邪神】性格,应该不会拒绝这等至高层面的【逆天邪神】大会。到时……”

  夜魅邪没有继续说下去,在日月图腾之芒的【逆天邪神】映照下,他的【逆天邪神】眼瞳却是【逆天邪神】幽暗的【逆天邪神】没有一丝明光。夜孤影向前欠身,恭谨的【逆天邪神】道:“谨遵天君之命。”

  “你去吧……让寒儿来见我。”

  “是【逆天邪神】。”夜孤影后退两步,脚步无声的【逆天邪神】离开。

  ————————————

  同一时间,苍风国,流云城。

  云澈打死也想不到,自己随口编出的【逆天邪神】一个名zì“夺天”,居然真的【逆天邪神】存在过!而且要追溯到万年之前,还是【逆天邪神】个惊天动地,神话般的【逆天邪神】强者。

  不过这非但没有成为破绽,反而让他营造出的【逆天邪神】威慑力陡增数倍!

  甚至到了夜魅邪都亲口下令不要招惹他的【逆天邪神】程度!

  更成为了他被邀入魔剑大会的【逆天邪神】契机。

  此时,浑然不知道这一切的【逆天邪神】云澈刚刚飞离流云城,来到了流云城的【逆天邪神】东方,在千丈高空之上停滞,冷眼看着下方。

  二十万神凰军零散的【逆天邪神】分布在这片高低起伏的【逆天邪神】土地上,或几十人一队,或百人一队,或千人一队,他们所做的【逆天邪神】动作,就是【逆天邪神】整齐划一的【逆天邪神】轰击地面,带起经久不息,四面八方的【逆天邪神】轰隆声。

  萧泠汐告诉他,神凰大军到来之后,始zhōng没有入驻流云城内,而是【逆天邪神】从第二天开始,就进行了这样的【逆天邪神】举动……密集而沉闷的【逆天邪神】轰鸣声几乎日夜不息,到今天已持续了近半年之久,而流云城对此的【逆天邪神】讨论,都是【逆天邪神】神凰军在练兵。

  但云澈自然不会天真到认为他们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在练兵……因为所向披靡的【逆天邪神】神凰军不可能是【逆天邪神】用这等不知所谓的【逆天邪神】方式训liàn出来的【逆天邪神】。

  但在高空之上看了许久,他却始zhōng看不明白这数量称得上庞大的【逆天邪神】神凰军究jìng在做什么……破乱不堪的【逆天邪神】土地,显然早已被反复轰烂了不知多少次。神凰军们的【逆天邪神】动作、频率、幅度整体划一,“训liàn”了近半年,估计都熟练到骨头里了。

  “茉莉,你能看出他们在做什么吗?”云澈皱着眉头问道。

  “哼,这种事需要问我吗?”茉莉没好气的【逆天邪神】道。

  云澈歪了歪嘴,“流光雷隐”发动,将气息完全隐匿,然hòu无声的【逆天邪神】降下,隐于神凰军所在区域的【逆天邪神】一处边缘。

  没让云澈等待太久,很快,一个神凰兵脱离“训liàn”队伍,脚步散漫的【逆天邪神】向云澈这边走来,一边伸手解着腰间的【逆天邪神】铠甲,嘴里胡乱的【逆天邪神】嘟囔着什么,他脚步刚踏到一块高石后方的【逆天邪神】“方biàn”之地,一只手如同从虚空中伸出,锁在了他的【逆天邪神】喉咙之上。

  脖颈上如同夹着一只重愈万钧的【逆天邪神】铁钳,神凰军双瞳外凸,血丝炸裂,在巨大的【逆天邪神】惊恐之中却是【逆天邪神】无法发出一丝声音。云澈冷漠的【逆天邪神】看着他,手臂之上玄光闪动,玄罡一瞬间冲破这个神凰兵的【逆天邪神】精神防御,直入他的【逆天邪神】心魂之中,记忆如潮水一般源源不断的【逆天邪神】涌入云澈的【逆天邪神】脑海之中。

  须臾,云澈将玄罡收回,手臂甩下,落到脚下的【逆天邪神】神凰兵眼睛依旧圆瞪,却已毫无气息。

  读取了神凰兵记忆的【逆天邪神】云澈却非但没有解惑,眉宇反而更加的【逆天邪神】拧紧,因为在这个神凰兵的【逆天邪神】记忆里,他所得到的【逆天邪神】命令,就是【逆天邪神】在这里进行特别训liàn。

  而特别训liàn的【逆天邪神】内容,就是【逆天邪神】凝聚全身玄力来轰击地面,轰的【逆天邪神】越重越好,越响越好……若有懈怠,将受到极重的【逆天邪神】责罚,甚至就地格杀。

  不过云澈也自然不是【逆天邪神】没有收获,至少,他知道了一个人的【逆天邪神】名zì和相貌,以及他平时坐在的【逆天邪神】位置!

  凤虎威——这二十万神凰军的【逆天邪神】大统领,神凰帝国威名赫赫的【逆天邪神】虎威大将军,是【逆天邪神】拥有凤凰血脉,隶属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人物。

  最关jiàn的【逆天邪神】一点……当初神凰军兵临流云时,就是【逆天邪神】他,要掳走萧泠汐!若不是【逆天邪神】焚绝尘出手,后面不堪设想!

  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射向东南方向……那里便是【逆天邪神】凤虎威的【逆天邪神】大帐所在!下一个瞬间,他已化作肉眼难辨的【逆天邪神】虚影,直冲那个方向而去,平静的【逆天邪神】瞳孔之中,荡动着冰冷的【逆天邪神】杀机。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