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82章 相认 下
  “不!”云澈用力摇头,他看着萧烈浑浊的【逆天邪神】眼睛,急切的【逆天邪神】道:“爷爷,你可记得我把你和小姑妈从焚天门救出来后,和你提过的【逆天邪神】‘幻妖界’吗?”

  “记得。”萧烈轻轻闭目:“那是【逆天邪神】一个很遥远……无比遥远的【逆天邪神】地方。”

  “我当年和爷爷说过,我的【逆天邪神】亲生父母就是【逆天邪神】来自幻妖界,当年他们没有被那些恶人所追及,最终平安回到了幻妖界,爷爷的【逆天邪神】亲生孙儿也一定和他们一起平安的【逆天邪神】去到了那里。而我也向爷爷保证过,有朝一日一定会找寻去往幻妖界的【逆天邪神】方法,让爷爷和自己的【逆天邪神】亲生孙儿骨肉相聚。爷爷,你可知道我失去音讯的【逆天邪神】这三年,是【逆天邪神】被太古玄舟带去了什么地方吗?”

  萧烈:“……”

  “是【逆天邪神】幻妖界!”云澈大声的【逆天邪神】说道:“这一定就是【逆天邪神】上天的【逆天邪神】安排。===『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http://www.bxwx.tv/book/52261/』===。我到了那里不久之后,就找到了我的【逆天邪神】亲生父母!”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萧烈孱弱的【逆天邪神】身躯猛的【逆天邪神】一震,浑浊无光的【逆天邪神】双目之中顿时颤荡起异样的【逆天邪神】光芒:“澈儿……你说的【逆天邪神】……你说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吗!!”

  当年,他的【逆天邪神】孙儿,就是【逆天邪神】随着云澈的【逆天邪神】亲生父母而去!若是【逆天邪神】云澈找到了他的【逆天邪神】亲生父母,那么,当年和他们一起的【逆天邪神】我那个孩子,他的【逆天邪神】亲生孙儿……

  “啊!!”萧泠汐惊呼一声,双手一下子捂住嘴唇。

  “千真万确!我就算万刃加身,也绝不会欺骗爷爷!”云澈目光无比坚定的【逆天邪神】道:“我不但找到了我的【逆天邪神】父母,而且……”

  萧烈的【逆天邪神】身躯在这时猛烈的【逆天邪神】一震,随之,他的【逆天邪神】双手剧烈的【逆天邪神】颤抖起来,本难以直立的【逆天邪神】双腿,在全身的【逆天邪神】战栗中,一点一点,颤颤巍巍的【逆天邪神】站了起来……云澈惊讶的【逆天邪神】抬头,看到萧烈的【逆天邪神】目光,正直直的【逆天邪神】看着他的【逆天邪神】身后。

  庭院的【逆天邪神】门口,是【逆天邪神】和天下第七刚刚到来,正紧张犹豫着要不要走进来的【逆天邪神】萧云。

  “爹!!”萧泠汐连忙上前,搀扶住了忽然站起来的【逆天邪神】萧烈,云澈也连忙起身扶在了他另一侧。他还没有说自己在幻妖界找到了萧云,更没有说把他一起带了回来,但萧烈看向萧云的【逆天邪神】目光,还有一下子失控的【逆天邪神】情绪……难道这世上,真的【逆天邪神】有“血脉感应”这种东西存在吗?

  “孩子……”向着发愣中的【逆天邪神】萧云的【逆天邪神】方向,萧烈一点点的【逆天邪神】抬起手臂,声音颤抖,双目更是【逆天邪神】水雾弥漫:“你……你叫什么名字?”

  “我……”萧云愣神的【逆天邪神】指了指自己:“我……我叫萧云。”

  “萧云……萧……云……”萧烈颤声念叨着这个名字,缓慢,而沉重的【逆天邪神】点头:“好……好……萧家所生,云家所养,好名字……”

  “老爹,你在说什么?”萧泠汐注视着萧云的【逆天邪神】美眸一点点睁大,眸光,也在逐渐清晰的【逆天邪神】猜测中开始了越来越强烈的【逆天邪神】动荡:“难道他……他就是【逆天邪神】……”

  萧烈颤巍着身体,艰难的【逆天邪神】向前迈动了一步,沙哑的【逆天邪神】声音,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悲激动和悲戚:“你和你的【逆天邪神】父亲……年轻的【逆天邪神】时候……长的【逆天邪神】几乎一模一样啊……”

  “啊!”萧泠汐轻吟一声,傻在了那里。云澈顿时了然,难怪爷爷看到还没有介绍的【逆天邪神】萧云,会一下子这么激动,也难怪父亲曾说过爷爷见到萧云,一定可以认出来,原来萧云和他的【逆天邪神】父亲年轻时,竟长的【逆天邪神】一模一样……毕竟,萧鹰和萧云,是【逆天邪神】亲生父子。

  “你就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爷爷?”萧云看着眼前已是【逆天邪神】老泪纵横的【逆天邪神】老人,鼻端、心间的【逆天邪神】酸涩感无法控制的【逆天邪神】凝聚,无法抑制。

  当年的【逆天邪神】画面再次浮现在心海之中,让萧烈的【逆天邪神】声音字字悲戚:“当年,你父亲将你交给你养父之前,你的【逆天邪神】母亲为了有朝一日可以将你寻回,在你的【逆天邪神】左手臂上,刻下了一个‘安’字……在你出生之后,你的【逆天邪神】母亲为你取名萧安,那个印在你左手臂的【逆天邪神】‘安’字,既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名字,更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父母盼望着你可以与你的【逆天邪神】养父母一起平安的【逆天邪神】脱离劫难,能有相聚之期。”

  萧云久久发怔,然后缓缓的【逆天邪神】,他拉起了自己左手臂的【逆天邪神】衣袖。在他小臂偏上的【逆天邪神】位置,清晰的【逆天邪神】印着一个小巧俊秀的【逆天邪神】“安”字。

  和当年萧鹰一模一样的【逆天邪神】长相,手臂上这个“安”字……已不需要云澈的【逆天邪神】说明,便已清晰无比的【逆天邪神】证明了一切。

  “爷爷,”云澈微笑着道:“我当年没有骗你吧,我就知道,你们爷孙一定会有团聚的【逆天邪神】那一天。萧云……他就是【逆天邪神】爷爷。”

  萧云努力压抑着心绪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悸动,快步向前,重重跪倒在萧烈的【逆天邪神】身前:“孙儿萧云,拜见爷爷……孙儿不孝,出生二十多年都未能在爷爷身边尽过半点孝心,还让爷爷一个人承受那么多牵挂之苦。”

  萧云的【逆天邪神】话,让萧烈一直强忍的【逆天邪神】老泪决堤而下……他曾无数次的【逆天邪神】幻想过与孙儿相聚之时的【逆天邪神】情形。但当年,他是【逆天邪神】被他们亲手从安和送入厄难之中,即使他还活着,这些年对他没有尽到半分养育之责。纵然真有相聚之时……若他知晓当年之事,他恨他,怪他,漠视他,都是【逆天邪神】应该。

  但他非但无恨无怨,反而跪倒膝前,喊着自己“不孝”,这一切,美好的【逆天邪神】仿佛上苍最奢侈的【逆天邪神】恩赐,他伸出手,用尽全力去扶着萧云的【逆天邪神】双臂,触碰着本以为已经永远失去,以往只敢在梦中奢望的【逆天邪神】血脉至亲:“好孩子……你又哪里有不孝……你平安的【逆天邪神】活着,这就是【逆天邪神】孝,你愿意回来,这就是【逆天邪神】孝,你这一生,爷爷都对不起你,你却依然愿意喊我一声爷爷,这更是【逆天邪神】天大的【逆天邪神】孝啊!一直以来,都是【逆天邪神】爷爷对不起你啊!”

  “爷爷千万不要这么说。”萧云泪眼朦朦的【逆天邪神】道:“当年的【逆天邪神】事,大哥都已经和我说过。父亲和爷爷都是【逆天邪神】义薄云天,是【逆天邪神】无比伟大的【逆天邪神】人,我能有这样的【逆天邪神】父亲和爷爷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幸运和骄傲,从来都没有半点怪过你们。而且,在幻妖界的【逆天邪神】二十几年,父母对我视若已出,我活的【逆天邪神】一直都很好,比任何人都好,一点委屈都没有受过,反而是【逆天邪神】爷爷,受了很多苦。”

  “能看到你平安长大成人,还这么乖巧懂事,爷爷就算再受百倍千倍的【逆天邪神】苦,也再无怨言。好孩子……起来,快起来。”萧烈颤抖着手臂去搀扶萧云,整张脸,都已被激动的【逆天邪神】泪水所沾湿。

  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眶微微湿润,自己终于为爷爷了却了一桩心愿,他轻轻的【逆天邪神】道:“爷爷,这次萧云可不是【逆天邪神】一个人回来的【逆天邪神】,他在回来之前,都已经成家立业了,不但被封为幻妖界万万人之上的【逆天邪神】王,还娶了一个顶级世家的【逆天邪神】公主。”

  云澈声音还未落,天下第七已经齐肩跪倒在萧云的【逆天邪神】身侧:“孙媳小七,拜见爷爷。”

  “好……好……”一切都太过美好,一个个惊喜来临的【逆天邪神】都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此刻,他的【逆天邪神】脸上,眼中唯有激动、喜悦、无尽的【逆天邪神】满足和横溢的【逆天邪神】眼泪,哪还有半点的【逆天邪神】灰暗与死寂。

  “萧云,七妹,快过来扶着爷爷。”云澈微笑着道:“你们一家相聚,一定有无数的【逆天邪神】话想说,爷爷现在身体孱弱,不能久站,你们扶爷爷去里屋吧。”

  “嗯!”萧云连忙擦了一下泪珠,和天下第七一左一右扶起萧烈的【逆天邪神】手臂,扶着他缓步向里屋走出,萧烈的【逆天邪神】脚步小心而缓慢,脸上泪中带笑……那种深深的【逆天邪神】满足与幸福感,发自灵魂。

  云澈和萧泠汐没有跟着进去,萧泠汐紧紧抓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衣襟,激动的【逆天邪神】泪眼朦朦,她轻轻的【逆天邪神】道:“太好了……我第一次看到老爹这么激动,这么欢喜,太好了……太好了……”

  “他是【逆天邪神】大哥的【逆天邪神】亲生儿子,也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亲侄儿……我们一家,竟然真的【逆天邪神】有了团聚的【逆天邪神】一天。”萧泠汐如梦呓般的【逆天邪神】低吟着:“一切,就好像在做梦一样。”

  “对啊,萧云才是【逆天邪神】应该规规矩矩喊你小姑妈的【逆天邪神】人。”云澈看着萧泠汐泛红的【逆天邪神】脸颊,一脸认真的【逆天邪神】道:“至于我嘛,我和你完全没有血缘关系,你的【逆天邪神】年龄明明还要比我小上一岁,正常来说应该喊你泠汐妹妹才对,我却白白喊了你这么多年小姑妈,真是【逆天邪神】亏死了。”

  “泠汐……妹妹!?”萧泠汐手指一下子掐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臂上,娇嗔道:“泠汐妹妹是【逆天邪神】你叫的【逆天邪神】吗!我可是【逆天邪神】你小姑妈……永远都是【逆天邪神】!居然敢在小姑妈面前这么没大没小。”

  “疼疼疼……”云澈夸张的【逆天邪神】痛呼,满脸委屈的【逆天邪神】道:“你明明都知道我们根本没有血缘关系的【逆天邪神】……一点点都没有。”

  “我的【逆天邪神】老爹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爷爷,所以我还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长辈!你之前还说萧云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结拜兄弟,但我又是【逆天邪神】萧云的【逆天邪神】小姑妈,所以你当然也要一样喊我小姑妈!”陈述着足够充分的【逆天邪神】理由,萧泠汐的【逆天邪神】脸上露出得意的【逆天邪神】嬉笑:“所以,不要以为我的【逆天邪神】亲侄儿回来了,以后就可以在小姑妈面前没大没小了哦。居然还想叫我泠汐妹妹,哼。”

  “这个嘛……”云澈目不转睛的【逆天邪神】欣赏着萧泠汐的【逆天邪神】一颦一笑,脸上的【逆天邪神】笑意带上了点点的【逆天邪神】邪肆:“小姑妈难道忘记了?在小姑妈面前,我最擅长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没大没小!”

  萧泠汐的【逆天邪神】纤柔的【逆天邪神】身体忽然被云澈霸道而轻柔的【逆天邪神】抱过,还未等她反应过来,云澈已重重吻住她水嫩的【逆天邪神】嘴唇,刚要出口的【逆天邪神】娇呼被男儿的【逆天邪神】气息完全的【逆天邪神】覆下。

  “唔……”萧泠汐的【逆天邪神】美眸睁大,一声呜咽,双手撑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口,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挣扎着。以前,云澈偷亲她的【逆天邪神】时候,得手后都会马上逃的【逆天邪神】远远的【逆天邪神】,但这一次,他没有逃开,更是【逆天邪神】强硬的【逆天邪神】不让她也逃离,在她的【逆天邪神】挣扎之中,陶醉而肆意的【逆天邪神】攫取着她唇间的【逆天邪神】芬芳甜美。

  缓缓的【逆天邪神】,萧泠汐的【逆天邪神】挣扎越来越微弱,原本用力撑在他胸前的【逆天邪神】手臂失却了力量,轻轻的【逆天邪神】垂落,然后又悄悄的【逆天邪神】抬起,怯怯的【逆天邪神】抱住了他,细巧的【逆天邪神】脖颈也微微仰起,在朦胧间开始了主动回应,似乎已经忘记了五丈之外的【逆天邪神】房屋里还有着萧烈与萧云,随时可能看到他们。一抹红霞在她的【逆天邪神】雪颜上悄然蔓延,让她的【逆天邪神】身躯逐渐变得温热,融化着少女的【逆天邪神】娇羞柔怯。

  过了很久,两人的【逆天邪神】唇瓣终于分开,萧泠汐轻喘细细的【逆天邪神】伏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怀里,眼睫微微轻颤,俏脸红如樱染,眼瞳中一片醺醺然,迷离似雾,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逆天邪神】意境中醒来。云澈目光垂下,轻唤道:“小姑妈……”

  “不要说话……”萧泠汐螓首更加用力的【逆天邪神】靠向他的【逆天邪神】胸前,双臂也抱着更近:“就这样……抱我一会儿……”

  “嗯……”云澈没有再说话,两人安静相依,感受着彼此的【逆天邪神】气息和存在,奢望着时间能在这一刻永远定格。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