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81章 相认 上
  “小澈,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焚绝尘离开,萧泠汐总算舒了一口气,她连忙抓起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臂,确认他有没有被刚才的【逆天邪神】攻击伤到。毕竟,她亲眼见识过焚绝尘如今的【逆天邪神】可怕。

  “我没事,放心好了,一根头发都没有伤到。”云澈笑着安慰道。

  “那就好。”萧泠汐稍稍安心,娇颜之上依然覆着一层过度惊吓下的【逆天邪神】苍白,马上,她又焦急的【逆天邪神】道:“小澈,三个月后你千万不要去找他,他现在变得好厉害,要远比你想象的【逆天邪神】还要厉害。无论如何都不要,否则,你真的【逆天邪神】会被他杀死的【逆天邪神】。就连神凰国那么庞大的【逆天邪神】军队,都没有一个人敢去惹他。”

  “……小姑妈,你刚刚提到他救了你和整个流云城,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云澈问道。

  萧泠汐努力平静下思绪,轻声道:“一年半前,焚大哥他……他为了找你复仇,来到了这里,杀了萧门好多人,我阻止他以后,他就停手,之后,就一直留在这里,但也没有再杀过任何人……半年前,神凰国二十万大军忽然到来,他们的【逆天邪神】首领入城之后,我刚好被遇到,他忽然下令将我掳走……”

  “下令将你掳走?”云澈的【逆天邪神】脸色陡然低沉下来。

  “嗯……还好焚大哥及时出现救了我,还杀了那个首领身边的【逆天邪神】一个人。他之后没有再杀人,但警告神凰军不能杀流云城任何一个人。也正是【逆天邪神】因为他的【逆天邪神】威慑,神凰二十万大军在这里驻守半年,从来没有杀过流云城一个人,就连大军都极少进入城内。否则,以神凰军的【逆天邪神】残暴,流云城就算不会被屠城,半年的【逆天邪神】时间,也一定已经会被践踏的【逆天邪神】不成样子。”

  “……他那时没有继续杀神凰军的【逆天邪神】人,一定是【逆天邪神】小姑妈阻止了他的【逆天邪神】吧?”云澈说道,他的【逆天邪神】眉头倾斜,瞳眸中荡动起一股难以察觉的【逆天邪神】戾气。此刻,他对当年没有杀了焚绝尘的【逆天邪神】懊悔开始掺杂上了庆幸……若不是【逆天邪神】因为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出手,小姑妈极有可能……

  二十万神凰军的【逆天邪神】首领……不管你是【逆天邪神】谁……就算你是【逆天邪神】天王老子,你也必须死!!

  “嗯,如果他对神凰军出手,原本还算平和的【逆天邪神】状况就会完全失控,流云城极有可能会被卷入巨大的【逆天邪神】灾难之中,所以我必须阻止他……他也没有再杀任何一个人。焚大哥他虽然看上去很冷血,所有人都怕他,但他真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坏人,我对他……一直都很感激。但是【逆天邪神】……但是【逆天邪神】你们之间,为什么却又会是【逆天邪神】这样……”萧泠汐黯然无措的【逆天邪神】低喃。当年在焚天门,他拼命为她阻挡了焚绝城,在流云城,他又救了她一次,还同时为了她,保护了整个流云城。

  可是【逆天邪神】,他和云澈之间,却又有着灭族之恨。

  “小姑妈,”云澈轻声安慰道:“你放心好了,我会好好处理和他之间的【逆天邪神】事。”

  “大哥。”萧云带着天下第七脚步缓慢的【逆天邪神】走了过来,他偷偷看了萧泠汐一眼,又一脸紧张的【逆天邪神】转过目光,担心的【逆天邪神】问道:“刚刚那个人是【逆天邪神】谁?是【逆天邪神】大哥的【逆天邪神】仇家吗?”

  “嗯,可以说是【逆天邪神】血海深仇。”云澈很直接的【逆天邪神】道。

  “那个人的【逆天邪神】气息好可怕。”天下第七心有余悸的【逆天邪神】道:“云大哥,你不是【逆天邪神】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成长的【逆天邪神】地方玄力层面很低很低吗,怎么会有那么厉害的【逆天邪神】人……我这辈子都没感受过那么吓人的【逆天邪神】气息。”

  萧云也用力点头,表示赞同。

  “一言难尽。”云澈半郁闷半无奈的【逆天邪神】道:“好了,先不用管他了,他自尊极强,既然应了三个月后再战,那么这之前应该不会再出现找我了。”

  “小澈,你还没有给我介绍,他们是【逆天邪神】……”萧泠汐看着萧云和天下第七,露出一个礼貌和熙的【逆天邪神】微笑。

  “我……我……我……我叫萧云。”面对萧泠汐的【逆天邪神】疑问和直视,萧云紧张的【逆天邪神】舌头打结,因为他听着云澈一直在喊她小姑妈,在幻妖界时,他也从云澈的【逆天邪神】口中听到了太多次这个称呼,对于云澈,她是【逆天邪神】他生命里最重要的【逆天邪神】人。而对于他萧云……她是【逆天邪神】他在这个世界唯二的【逆天邪神】亲人之一!

  一个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爷爷,一个,虽同样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长辈,但年龄却比他还要小一岁的【逆天邪神】小姑妈。

  天下第七重重捏了紧张的【逆天邪神】不成样子的【逆天邪神】萧云一下,落落大方的【逆天邪神】道:“我是【逆天邪神】萧云哥哥的【逆天邪神】妻子,大家都喊我七妹。云大哥经常在我们面前提到‘小姑妈’,今天终于见到啦……小姑妈真的【逆天邪神】要比想象的【逆天邪神】更好看,更有魅力呢。”

  “欢迎你们来到流云城。抱歉……刚一到来,就让你们受到了惊吓。”萧泠汐微笑着道。若是【逆天邪神】三年前,她被云澈带来的【逆天邪神】人这样夸赞,一定会毫无顾忌的【逆天邪神】欢喜雀跃,但沧桑巨变的【逆天邪神】三年,她已不再是【逆天邪神】那个天真灵动和孩子气的【逆天邪神】少女,一言一笑,都带着曾经极少出现在她身上的【逆天邪神】平和与婉约。

  “他叫萧云,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结拜兄弟,和我同岁,这是【逆天邪神】萧云的【逆天邪神】新婚妻子,他们两人才刚成婚不到一个月。除此之外呢,他们还有另外一个……更重要的【逆天邪神】身份。”云澈一脸神秘的【逆天邪神】道。

  “另外的【逆天邪神】身份?”萧泠汐疑惑。

  “马上你就会知道了。”不等萧泠汐询问,他轻声道:“小姑妈,爷爷在家里吗?”

  “嗯,他就在自己的【逆天邪神】庭院里。”提到萧烈,萧泠汐的【逆天邪神】神情变得急切起来,她抓起云澈的【逆天邪神】手:“公主姐姐告诉我们你回来了之后,你爷爷就一直在等着你,他看到你之后,都不知会高兴成什么样子。”

  “我也一直很想象爷爷……我们这就过去!”云澈用力点头,和萧泠汐向庭院外走去。

  “还不跟上!!”天下第七用力拽了一下发愣的【逆天邪神】萧云,后者如梦方醒,连忙跟在了云澈身后。

  萧门之内没有太大的【逆天邪神】变化,爷爷的【逆天邪神】庭院所在,他更是【逆天邪神】没有半点的【逆天邪神】模糊遗忘。不断在视线中出现的【逆天邪神】一张张面孔也都依然能让他第一时间想到名字……而对方看到他,都会或呆滞,或惊喊,如见鬼神。

  脚下一步步的【逆天邪神】靠近着萧烈的【逆天邪神】所在,萧门中人夸张无比的【逆天邪神】反应全部被他无视,云澈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担心问道:“这三年,爷爷过的【逆天邪神】还好吗?”

  萧泠汐轻轻咬了咬嘴唇,这个下意识的【逆天邪神】动作,让云澈的【逆天邪神】心头顿时一紧,她幽幽的【逆天邪神】道:“三年前,在接到你的【逆天邪神】死讯后,老爹他很平静,一直都在努力的【逆天邪神】安慰我,还有安慰先皇,始终没掉一滴眼泪。但是【逆天邪神】我知道,他心里很难受……比任何人都难受。老爹在苍风玄府的【逆天邪神】时候胃口一直很好,但那之后,他每天最多都只吃一餐饭……直到今天都是【逆天邪神】这样。”

  “后来先皇遇害,老爹帮着公主姐姐料理完先皇后事,便提出要带着我回来流云城。回来之后的【逆天邪神】当天,老爹就忽然昏迷,昏迷了一天一夜,之后又大病了很久,后来虽然总算病愈,但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却是【逆天邪神】一天不如一天,而且苍老的【逆天邪神】好快好快。从一年前开始,甚至……甚至都已经不能独立行走……”

  “……”云澈双手紧握,重重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在幻妖界的【逆天邪神】时候,他最担心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萧烈的【逆天邪神】身体。在三年前,萧烈就曾因心无可恋而产生死志,云澈用坚定的【逆天邪神】语气给了他“亲生孙儿一定还存活于世,并平安长大成人”的【逆天邪神】希望,才消除了他的【逆天邪神】死志。

  而得到他的【逆天邪神】死讯,萧烈可想而知会遭受多大沉重的【逆天邪神】打击……他这一生受到的【逆天邪神】残酷打击实在太多,这一次,会是【逆天邪神】熄灭了他所有的【逆天邪神】希望之火,足以让他万念俱灰。而事实,要比他预想的【逆天邪神】还要严重,因为伴随而至的【逆天邪神】,还有苍风的【逆天邪神】灭国之难……让他身体每况愈下的【逆天邪神】,分明是【逆天邪神】他灰暗而沉重的【逆天邪神】死志。

  “爷爷他会好起来的【逆天邪神】……一定会好起来的【逆天邪神】!”云澈用力的【逆天邪神】说道,急切的【逆天邪神】脚步更快了几分。

  萧烈所居的【逆天邪神】,依然是【逆天邪神】原来的【逆天邪神】那个庭院,院门已经卸下,这应该是【逆天邪神】萧烈之意。站在曾经几乎每日都会到来,如今却已整整六年多没有踏足的【逆天邪神】院门口,云澈一眼看到了坐在庭院中间,那张陈旧竹椅上的【逆天邪神】老人……他闭着眼睛,沐浴着还算温暖的【逆天邪神】阳光,平和的【逆天邪神】面孔带着淡然……那是【逆天邪神】一种近乎死人般的【逆天邪神】淡然,他的【逆天邪神】头发一片花白,几乎找不到一抹黑色的【逆天邪神】残留。

  酸涩的【逆天邪神】感觉从云澈的【逆天邪神】鼻端蔓延至全身,心中盈起着深深的【逆天邪神】心痛、愧疚和自责,萧烈如今的【逆天邪神】年龄,才六十多岁,再加上临近地玄境的【逆天邪神】玄力修为,本该丝毫不显老态。而三年不见,他却仿佛老了三十多岁。六十来岁之龄,却呈现着八九十岁般的【逆天邪神】龙钟老态。

  他们缓缓走进,萧泠汐刚要出声呼喊,萧烈在这时缓缓的【逆天邪神】睁开了眼眸,他看着云澈,脸上微微露出欣然的【逆天邪神】微笑:“澈儿,回来了。”

  萧烈很平静,苍老的【逆天邪神】双目透着喜悦欣慰的【逆天邪神】色彩,但更多的【逆天邪神】,依然是【逆天邪神】浓重到极点的【逆天邪神】灰暗。云澈快步向前,重重的【逆天邪神】跪在萧烈的【逆天邪神】面前,手掌扶在他的【逆天邪神】双膝上:“爷爷,澈儿不孝,让你受苦了。”

  萧烈摇头,微微而笑:“看到你平安的【逆天邪神】活着,爷爷又怎么会苦。澈儿吉人天相,每次总能化险为夷,将来必定万福。呵呵,只要你和泠汐能一直平安,我这一生,都不会有什么遗憾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