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80章 约战
  “魔源?那是【逆天邪神】什么?”

  “你还是【逆天邪神】先想想怎么应对现在的【逆天邪神】局面吧!这个人对你的【逆天邪神】杀气,可是【逆天邪神】重到了极致!哼,斩草不除根,必留后患!倒是【逆天邪神】没想到竟是【逆天邪神】这么大的【逆天邪神】后患!”茉莉冷声道。,

  “大哥,这个人是【逆天邪神】”

  “不要过来!”云澈向后猛一伸手,一股气浪冲出,将快步走过来的【逆天邪神】萧云和天下第七强行推离,另一只手把萧泠汐反手抱住,牢牢护在自己身后。

  “你以为我还是【逆天邪神】当年的【逆天邪神】那个废物么!”焚绝尘的【逆天邪神】眸光与音调无比阴森低沉,他抬起缠绕着黑气的【逆天邪神】双手,一股让人心悸的【逆天邪神】幽冷气息在空间中荡动开来,就连光线,都在以可以辨识的【逆天邪神】速度逐渐暗了下来:“你放心,我不会马上就杀了你我会让你偿尽我这些年所承受的【逆天邪神】所有痛苦!!”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瞳眸之中陡然放射出比黑夜还要深邃的【逆天邪神】黑光,他手臂抓出,一团黑气直冲云澈的【逆天邪神】喉咙而来。

  云澈眼前的【逆天邪神】光亮急剧暗淡,阴寒的【逆天邪神】气息还未靠近,便已直渗骨髓。这种玄力,这样的【逆天邪神】气息,云澈两世都未曾见过。在幻妖界和辉夜交手时,他的【逆天邪神】堕落魔炎也带有阴森气息,但就其纯粹与浓郁程度上,和眼前的【逆天邪神】力量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这个焚绝尘他这些年到底遭遇了什么!!

  云澈手臂横起,凤凰炎瞬间燃烧,便要直轰迎面而来的【逆天邪神】阴寒黑气而这时,随着一声急促的【逆天邪神】呼唤,萧泠汐蓦然从他身后冲上,张开双臂挡在了他的【逆天邪神】面前。

  “不要!!”

  “!!”萧泠汐忽然的【逆天邪神】举动让云澈大吃一惊,一把抱过萧泠汐,凤凰炎熄灭,凝聚起的【逆天邪神】玄力在仓促间全部转为防御。

  “封云锁日!!”

  而脸色变幻的【逆天邪神】不仅仅只有云澈,焚绝尘也是【逆天邪神】脸色骤变,伸出的【逆天邪神】手臂急促扭转,冲向云澈的【逆天邪神】黑色玄力被他瞬息之间强行收回了大半,剩余的【逆天邪神】小半轰击在了云澈身前的【逆天邪神】邪神壁障上。

  哧!!

  无色的【逆天邪神】邪神之壁瞬间被染上了黑色,一息之后,黑暗的【逆天邪神】气息被完全抵消,而邪神之壁上,也赫然出现了数个拳头大小的【逆天邪神】孔洞。

  这一幕,让云澈暗暗心惊。刚才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显然只是【逆天邪神】焚绝尘随手轰出,竟如此轻易的【逆天邪神】破了他的【逆天邪神】封云锁日!封云锁日作为邪神之力所形成的【逆天邪神】防御壁障,在无法支撑时都是【逆天邪神】直接崩裂,而此刻,封印锁日并没有崩溃,但竟被侵蚀出了大量的【逆天邪神】孔洞!!

  那股黑暗的【逆天邪神】玄力竟有着如此可怕的【逆天邪神】侵蚀之力!难道这就是【逆天邪神】茉莉所说的【逆天邪神】,魔玄力的【逆天邪神】可怕特性之一!?

  而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心惊,绝不比云澈的【逆天邪神】少。他最为清楚自己如今拥有着多么可怕的【逆天邪神】力量。云澈身上荡动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王玄境的【逆天邪神】气息,虽然短短几年,他有如此的【逆天邪神】进境极为惊人,但区区王座,在他眼中已和卑微的【逆天邪神】蝼蚁无异,他要将之毁灭,不过是【逆天邪神】挥手之间!

  但刚才他在情绪失控之下释放的【逆天邪神】力量,就算是【逆天邪神】一个霸皇都极难挡下,却竟然被云澈完全挡了下来而且云澈使用的【逆天邪神】,还分明是【逆天邪神】仓促间强行化攻为防的【逆天邪神】力量!

  这抹惊异只在心间一闪而过,他的【逆天邪神】目光所直视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云澈,而是【逆天邪神】萧泠汐,在确认她毫发无伤之时,他的【逆天邪神】气息微微平息,随之,又变得更加冷厉。

  “小姑妈,你没事吧?”云澈连忙把萧泠汐揽到身后。萧泠汐摇头,反手抓住他,焦急万分的【逆天邪神】道:“我没事小澈,你快走!快走!他已经不是【逆天邪神】当年的【逆天邪神】焚绝尘了,他现在变得好厉害,你不可能打得过他的【逆天邪神】你快走!不然,他会他会杀了你的【逆天邪神】,你快走!!”

  “云澈!你终于落到我手里我必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看着萧泠汐不顾命的【逆天邪神】相护,焚绝尘瞳眸中释放出更加狂躁的【逆天邪神】恨火,身上黑气骤然膨胀,霎时间天昏地暗,空气完全停止了流动,阴森的【逆天邪神】如同忽然堕入了九幽炼狱。

  “这是【逆天邪神】这是【逆天邪神】什么?”萧云紧紧护着天下第七,惊声道。眼前的【逆天邪神】世界在快速变得灰暗,光线像是【逆天邪神】在被什么快速的【逆天邪神】吞噬着。这样的【逆天邪神】奇景,纵然他是【逆天邪神】生长在幻妖界层面最高的【逆天邪神】妖皇城,也从未见过。

  “不要!!”萧泠汐一声疾呼,转过身来,张开手臂挡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前,他看着全身黑气升腾的【逆天邪神】焚绝尘,颤动的【逆天邪神】眸光中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哀求:“焚大哥,求你求你不要杀他!”

  “我必须杀他!”焚绝尘一声低吼:“他一次次把我的【逆天邪神】头颅,还有尊严踩到脚底他杀了我的【逆天邪神】父亲,杀了我的【逆天邪神】爷爷,杀了我的【逆天邪神】师父杀光了我所有族人是【逆天邪神】所有!弥天之恨,覆海之仇,我怎能不报我可以不枉杀一人,但他必须死在我的【逆天邪神】手上!!”

  “焚大哥”萧泠汐缓缓的【逆天邪神】摇头,声音中带着更深的【逆天邪神】哀求:“虽然,所有的【逆天邪神】人都害怕你,但我一直都知道,你根本不是【逆天邪神】一个喜欢滥杀无辜的【逆天邪神】恶人,反而是【逆天邪神】一个有着善良之心的【逆天邪神】很好的【逆天邪神】人。你不但救了我,还救了流云城所有的【逆天邪神】人。可是【逆天邪神】,你为什么就不能放下所有的【逆天邪神】仇恨,也放过你自己!你总是【逆天邪神】背负着仇恨,难道不累,不痛苦吗!”

  “累?痛苦?这些又算得了什么”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声音变得幽冷而沙哑:“就是【逆天邪神】因为他,我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为了能得到杀他报仇的【逆天邪神】力量,我承受了你们永远也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痛苦!!包括我现在,也在无时无刻不再承受着巨大的【逆天邪神】痛苦!这些痛苦,每一息都在提醒着我永远不要忘记仇恨!”

  云澈:“”

  焚绝尘缓缓的【逆天邪神】伸出手掌,掌心之中,是【逆天邪神】一团深邃如黑洞的【逆天邪神】漆黑漩涡:“我说过,你的【逆天邪神】任何话,我都不会拒绝!只要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要求,就算是【逆天邪神】死,我也绝不会犹豫!但惟独我的【逆天邪神】仇恨谁都不能阻止!”

  漆黑的【逆天邪神】漩涡,几乎要把人的【逆天邪神】灵魂都吸入其中,就算是【逆天邪神】一个强大的【逆天邪神】玄者仅仅以目光碰触,都会产生发自灵魂的【逆天邪神】战栗。萧泠汐却依旧牢牢挡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前,眸光中的【逆天邪神】哀求缓缓消失,取而代之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沉重的【逆天邪神】决绝:“小澈杀了你们全族,究其原因,还是【逆天邪神】因为我!你如果要杀小澈就先杀了我吧。”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胸口猛烈起伏,伸出的【逆天邪神】手臂有了轻微的【逆天邪神】颤抖:“不所有的【逆天邪神】事都和你没有关系,我不会杀你的【逆天邪神】我就算杀了我自己,也绝不会伤害你。我只求你不要再阻拦我杀云澈!你该知道你的【逆天邪神】力量,根本不可能阻拦的【逆天邪神】了我。”

  “我的【逆天邪神】确无法阻拦,”萧泠汐的【逆天邪神】眼神依旧坚定而决绝:“但如果你真的【逆天邪神】杀了小澈我会恨你一生一世!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焚绝尘僵住,黑暗气息也在这一刹那忽然停滞,随之,他的【逆天邪神】瞳眸、手臂,还有全身忽然开始微微的【逆天邪神】颤抖起来,黑暗气息也恢复了荡动,只是【逆天邪神】荡动的【逆天邪神】无比混乱眼瞳中的【逆天邪神】恨意,被一抹深重的【逆天邪神】痛苦代替。

  没有人可以理解萧泠汐这简短的【逆天邪神】几句话,对他的【逆天邪神】心魂造成了多么强烈的【逆天邪神】冲击。

  也没有人知道,为了复仇而来到流云城的【逆天邪神】他,为什么会选择一直留在这里,未有一天离开

  更没有人知道,原本不惜一切,宁肯承受数倍痛苦也要以最快速度吸收魔源来复仇的【逆天邪神】他,却在到了流云城之后,不断的【逆天邪神】减缓着吸收魔源的【逆天邪神】速度。

  因为她是【逆天邪神】他被灰暗充斥的【逆天邪神】世界里唯一的【逆天邪神】温暖,唯一的【逆天邪神】明光,早已在不知不觉间或许要比冰冷刺骨的【逆天邪神】仇恨变得更为重要至少要远比自己的【逆天邪神】命更重要。

  “嗯?”一直冷眼看着焚绝尘的【逆天邪神】云澈目光一动,面露诧异。因为焚绝尘原本阴寒到极致的【逆天邪神】气息忽然变得混乱起来,眼神和表情也变得格外扭曲和痛苦,就连那股一直锁定着自己的【逆天邪神】冰冷杀意都在混乱中快速逸散。

  “噗”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脸色忽然一片苍白,一口暗红色的【逆天邪神】血液从他口中疾喷而出,洒下一大片暗色的【逆天邪神】血雾。

  “啊!”萧泠汐一声惊呼,不知所措。

  “怎么回事?”云澈眉头紧锁,向茉莉问道:“你刚才说过他的【逆天邪神】魔玄力并非是【逆天邪神】以自己的【逆天邪神】意志所衍生难道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力量忽然失控?”

  “不!”茉莉低低的【逆天邪神】道:“他是【逆天邪神】玄气攻心。哼,看来他是【逆天邪神】心魂受到了刺激而且是【逆天邪神】对他而言极大的【逆天邪神】刺激。”

  “云澈!!”焚绝尘猛的【逆天邪神】抬头,目光死死的【逆天邪神】射向云澈,挂着暗红血痕的【逆天邪神】面孔惨白而狰狞,他口中喊出了两个字,带着远胜之前的【逆天邪神】汹涌怨恨和杀意。

  “”云澈把萧泠汐轻轻推到身后,然后缓步向焚绝尘走去。

  “小澈!!”萧泠汐连忙拉住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臂:“不要过去!他”

  “不用担心。”云澈微笑着握住她抓在他肩膀上的【逆天邪神】手,侧眸深深的【逆天邪神】看了她一眼:“我和他的【逆天邪神】恩怨,无法化解,更无法劝阻,只要我还活着,就注定不可能避的【逆天邪神】开,唯有正面解决。”

  “可是【逆天邪神】”

  “小姑妈放心,他的【逆天邪神】确已经不是【逆天邪神】当年的【逆天邪神】焚绝尘了,不过我也不是【逆天邪神】当年的【逆天邪神】云澈,他想要杀我,可没他想的【逆天邪神】那么容易。”

  云澈声音落下,却也没再继续向前迈步,而是【逆天邪神】昂首看向焚绝尘,平淡而平静的【逆天邪神】道:“焚绝尘,你做梦都想杀了我,而我,也希望能马上解决你这个忽然冒出来的【逆天邪神】麻烦,省的【逆天邪神】以后夜长梦多。不过,今天这时机似乎并不对。于我而言,我眼下有不少大事要处理,暂时没有时间浪费在你身上。与你而言”云澈意味深长的【逆天邪神】淡淡一笑:“有我小姑妈保护我,你想杀我,似乎有些难啊。”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双眸一下子瞪大,全身黑气剧烈激荡起来。但没等他开口,云澈的【逆天邪神】脸色,还有声音瞬间变得低沉下来,他伸出右手,指向东方:“但你我的【逆天邪神】恩怨,却又非解决不可!而且只能由我们二人来解决!三个月后的【逆天邪神】午时,东方三百里外的【逆天邪神】东海之上,你我决一生死!!”

  “到时,我会孤身前往,不会带任何他人!至于你”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眸微微一眯:“若是【逆天邪神】怕永远葬身东海的【逆天邪神】话,要带多少帮手随你的【逆天邪神】意!”

  两人的【逆天邪神】目光在冷凝的【逆天邪神】空气中激撞,一边恨满乾坤,一边却是【逆天邪神】淡若死水忽然间,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身上爆开一团深邃无比的【逆天邪神】黑芒,让所有人眼前出现了刹那的【逆天邪神】绝对黑暗,在黑暗散去之后,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身影已完全消失在了视线之中,他的【逆天邪神】气息,也彻底消散无踪。

  云澈手臂缓缓放下,暗暗舒了一口气,但眉头依旧紧锁。

  从幻妖界归来之后这两天,各种麻烦接踵而至而且一个比一个大。他当真没有想到,当初被自己放走,很快就抛之脑后的【逆天邪神】焚绝尘,竟会以如此惊人的【逆天邪神】姿态重新出现在他的【逆天邪神】面前。

  “果然斩草不除根,必有后患啊!”云澈抓了抓额头,在心间呻吟道。..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