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79章 焚绝尘!?

第679章 焚绝尘!?

  “大哥,怎么了?”看到云澈忽然停下来,脸色一阵变幻,萧云和天下第七顿时紧张了起来。雅﹍文﹎8_﹎>  `

  “唉,看来可能会有些小麻烦。”云澈颇有些无奈的【逆天邪神】道:“我们下去吧。”

  作为流云城最大的【逆天邪神】修玄家族,上空俯视,萧门在整个城中显得格外醒目。云澈所落向的【逆天邪神】方位并不是【逆天邪神】大门所在,而是【逆天邪神】几乎下意识的【逆天邪神】,落在了萧门东侧,临近后山的【逆天邪神】一个庭院。

  这里很安静,整个萧门都很安静。眼前的【逆天邪神】庭院很小,只有简单的【逆天邪神】布置,简单的【逆天邪神】房屋,庭院的【逆天邪神】角落,是【逆天邪神】一片翠绿的【逆天邪神】葡萄架,挂满了串串青中带紫的【逆天邪神】葡萄,葡萄架旁,放置着一张简单的【逆天邪神】石桌和两个显得稍小的【逆天邪神】石凳,右侧那个石凳上,还布满着好几道长长的【逆天邪神】裂纹。

  站在庭院的【逆天邪神】中心,看着眼前的【逆天邪神】一切,云澈的【逆天邪神】眸光微微荡动,一时失神。

  “大哥,这里是【逆天邪神】?”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样子,萧云好奇的【逆天邪神】问道。

  “这里,是【逆天邪神】承载了我十六岁前几乎所有记忆的【逆天邪神】地方。”云澈开口,轻声的【逆天邪神】说道。

  “啊?这里……就是【逆天邪神】云大哥的【逆天邪神】家?”天下第七看着周围,惊讶的【逆天邪神】道。在流云城,能拥有这样一个庭院,对普通人来说也算得上奢华了。但对于出身守护家族,还是【逆天邪神】天下一族唯一公主的【逆天邪神】天下第七而言,这样的【逆天邪神】家,实在是【逆天邪神】太过简陋寒酸……他是【逆天邪神】云家少主,是【逆天邪神】幻妖界的【逆天邪神】妖君,甚至是【逆天邪神】可以说拯救了整个幻妖界命运的【逆天邪神】人……她无法想象,云澈成长的【逆天邪神】地方,竟然会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简陋。

  “对,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家。”云澈微微而笑:“从我记事开始,我就住在这里。不过那时候,这里还不是【逆天邪神】只属于我的【逆天邪神】地方,而是【逆天邪神】属于我和小姑妈。那时候,我们日日夜夜都在一起,我去哪里,她就去哪里,她去哪里,我也会去哪里,就像是【逆天邪神】彼此的【逆天邪神】影子一样……直到十岁的【逆天邪神】时候,爷爷说我们不可以再住同一个院子里,并为小姑妈找到了新的【逆天邪神】庭院。因为这件事,小姑妈大哭了好多天,我也用尽全力的【逆天邪神】向爷爷抗议。但平时里对我们百般宠溺的【逆天邪神】爷爷却在这件事上怎么都不肯松口。”

  “那之后,住进新院子的【逆天邪神】小姑妈经常会偷偷的【逆天邪神】跑回来和我一起睡,但被爷爷发现后,都会狠狠的【逆天邪神】骂一顿……直到后来,彼此逐渐知道了男女授受不亲,小姑妈就再也没偷偷来过了。雅文﹏吧_  >

  云澈轻轻的【逆天邪神】诉说,淡淡的【逆天邪神】微笑,他此时的【逆天邪神】笑发自灵魂,毫无杂质。那些年,他虽然经常被人嘲讽,偶尔被人欺凌,承受的【逆天邪神】永远都是【逆天邪神】蔑视和怜悯的【逆天邪神】目光,但那时,因为有小姑妈,他快乐的【逆天邪神】时间远远的【逆天邪神】大过于悲伤,就连自卑感都很淡。

  这些年,他不再是【逆天邪神】那个玄脉尽废,没有未来的【逆天邪神】废物,他的【逆天邪神】实力越来越强大,被越来越多的【逆天邪神】人所仰望甚至恐惧,所在的【逆天邪神】高度,比萧门奉若神明的【逆天邪神】萧宗都高出了太多太多,却也让他的【逆天邪神】世界永远充斥着风雨,再也无法回到那个只有小姑妈的【逆天邪神】幸福世界。

  距离上次来到这里,已经过去了六年多。但这里的【逆天邪神】一切,却又和记忆里的【逆天邪神】几乎完全重叠,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变动……无论是【逆天邪神】门、窗、石桌、葡萄架……甚至六年前和夏倾月成婚时所挂在那里的【逆天邪神】灯笼,都依然存在着,只是【逆天邪神】已被风化的【逆天邪神】不成样子。

  整个院子无比的【逆天邪神】整洁,没有丝毫云澈预想中闲置六年,破败脏乱的【逆天邪神】样子,就像是【逆天邪神】每天都会有人扫到这里。云澈抬步向前,站到了石桌前,手轻轻的【逆天邪神】按在石面上划动。抬起手指……上面没有沾染一丝灰尘。

  这里……刚刚被人清扫过……

  云澈的【逆天邪神】心一阵颤动,难道……难道是【逆天邪神】……

  “小澈……是【逆天邪神】你吗?”

  这个世界上,已经极少有什么声音能直接触动到云澈坚若磐石的【逆天邪神】灵魂,但萧泠汐的【逆天邪神】声音绝对是【逆天邪神】其中之一。云澈的【逆天邪神】心魂剧烈一动,几乎是【逆天邪神】瞬间转过身来……庭院的【逆天邪神】门口,萧泠汐一身淡绿色衣裙,星辰的【逆天邪神】美眸中溢着一层厚厚的【逆天邪神】水雾。

  “小姑妈……”云澈轻轻的【逆天邪神】出声,他的【逆天邪神】手臂完全是【逆天邪神】不由自主的【逆天邪神】向前抬起,想要穿过空间,去触摸这个生命中最亲近、最熟悉、最重要的【逆天邪神】女孩:“我回来了……”

  “啊……”萧云不自禁的【逆天邪神】出声,他看着萧泠汐,怔怔的【逆天邪神】道:“她就是【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

  云澈喊的【逆天邪神】那声“小姑妈”,向他证明着这个少女的【逆天邪神】身份……这个有着绝美的【逆天邪神】外表,楚楚的【逆天邪神】气质,年纪看上去比自己还要小的【逆天邪神】女孩,就是【逆天邪神】……小姑妈……是【逆天邪神】自己血脉相连的【逆天邪神】……亲人……

  萧泠汐的【逆天邪神】小手重重的【逆天邪神】按在唇瓣上,晶莹的【逆天邪神】眼泪如断线的【逆天邪神】玉珠簌簌而落,时间在定格了短短的【逆天邪神】刹那之后,她一声低吟,洒泪扑向云澈,重重的【逆天邪神】扑到他的【逆天邪神】胸前,双臂紧紧的【逆天邪神】抱住他,奔泻的【逆天邪神】眼泪很快将他的【逆天邪神】胸口打湿大片。>  ﹏雅文8  

  “小澈……小澈……小澈……”她一遍一遍的【逆天邪神】呼喊,很快便已泣不成声。

  “对不起,小姑妈……我答应过你一个月就会回来,却是【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让你苦等了三年。”云澈双臂环起,轻轻抱着怀中的【逆天邪神】女孩。她的【逆天邪神】腰肢,比之三年前更加纤柔,身体,也更加的【逆天邪神】娇弱……就连玄力,也是【逆天邪神】不进反退。三年时间,云澈的【逆天邪神】身高长了半尺左右,让怀中的【逆天邪神】女孩在他面前显得更加娇弱玲珑。而最让云澈心痛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哭泣……他熟悉的【逆天邪神】小姑妈,笑会大笑,哭会大哭,尤其是【逆天邪神】在他的【逆天邪神】面前,会把自己的【逆天邪神】情绪毫无保留的【逆天邪神】全部释放。

  但眼前的【逆天邪神】小姑妈,她虽然在哭泣,但却努力压抑着不发出泣音,唯有肩膀在无比剧烈的【逆天邪神】抽动着,她的【逆天邪神】身上少了几分灵气,取而代之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浓重到让云澈几乎心碎窒息的【逆天邪神】忧郁。

  这三年,自己的【逆天邪神】“死讯”,苍风国的【逆天邪神】大难,在她心间刻印下了多少残忍的【逆天邪神】伤痕……

  云澈的【逆天邪神】双手默然的【逆天邪神】握紧,他抬起头,眸中荡动着丝丝痛苦……当我一无是【逆天邪神】处,玄脉还是【逆天邪神】残废的【逆天邪神】时候,每天看到最多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小姑妈的【逆天邪神】笑颜……现在我一天比一天强大,为什么带给小姑妈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一次次的【逆天邪神】心碎心伤……

  我追求力量……到底是【逆天邪神】为了什么!!

  萧泠汐用力的【逆天邪神】摇头,双臂把他抱的【逆天邪神】更紧,她所依靠的【逆天邪神】胸膛比以前更加的【逆天邪神】宽厚,而他的【逆天邪神】胸腔,也是【逆天邪神】这世上唯一让她内心真正安定和满足的【逆天邪神】地方,她带着泣声,轻轻的【逆天邪神】道:“我知道……小澈不是【逆天邪神】故意的【逆天邪神】……小澈回来就好……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小澈了……我的【逆天邪神】小澈……终于回来了……”

  一声声低喃,带着思念的【逆天邪神】痛苦和失而复得的【逆天邪神】喜悦。云澈长长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他低下声音,无比坚定的【逆天邪神】道:“小姑妈,我向你保证,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

  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嘎然而止,全身猛的【逆天邪神】一僵,一瞬间变得冰冷的【逆天邪神】目光骤然扫向后方,身体带着萧泠汐快速转过。

  因为那一瞬间,他忽然被一股阴寒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气息锁定……他身具水灵邪体,根本不惧冰寒。但这股气息笼罩他时,却是【逆天邪神】让他有了一瞬间锥心刺魂的【逆天邪神】冰冷感,全身汗毛都在一瞬间倒竖而起。脑海之中,甚至隐约映出了一对漆黑如深渊的【逆天邪神】恶魔之眼,整个人,都在恍然间仿佛忽然置身于了恐怖森然的【逆天邪神】暗黑地狱之中。

  这种从未有过,冰寒阴森,让人极其不舒服的【逆天邪神】气息,难道就是【逆天邪神】茉莉所说的【逆天邪神】……魔气?

  究竟是【逆天邪神】谁!?

  转过身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已牢牢锁定一个飘在空中的【逆天邪神】黑色身影……他身材比云澈略矮瘦,一身黑衣,长发更是【逆天邪神】黑如昼夜,垂至半腰,脸色僵硬而苍白,双眸死气沉沉,看不到一丝明光。从他身上散发得气息带着一股直渗骨髓的【逆天邪神】阴寒,但云澈却从中感觉不到丝毫的【逆天邪神】生命气息……仿佛飘浮在那里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一个活人,而是【逆天邪神】一具死尸。

  在看清这个黑影的【逆天邪神】面孔时,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猛的【逆天邪神】一动,脸上露出深深的【逆天邪神】诧异。

  “焚绝……尘!?”在喊出最后一个字时,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带上了明显的【逆天邪神】迟疑。

  他的【逆天邪神】外貌,还有眼神,都和他记忆中的【逆天邪神】焚绝尘一模一样。但他所认识的【逆天邪神】焚绝尘绝没有这样的【逆天邪神】气息。而且……从这个黑衣人身上,他分明感觉到了清晰而冰冷的【逆天邪神】危险感!以云澈如今的【逆天邪神】境界,能让他产生危险感的【逆天邪神】,至少也要初期帝君的【逆天邪神】实力,而三年半以前他放走焚绝尘时,他的【逆天邪神】玄力才是【逆天邪神】灵玄境,短短不到四年,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达到足以威胁到他的【逆天邪神】境界。

  “嗯?居然是【逆天邪神】这个人。”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里,也同样带着诧异。

  “云……澈!!”他的【逆天邪神】面孔依然僵硬,说话时无论表情,还是【逆天邪神】昏暗的【逆天邪神】瞳孔,都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荡动,而声音之中,却是【逆天邪神】带着冰寒刺骨的【逆天邪神】怨恨:“你还活着……你居然还活着!!”

  “……”笼罩云澈的【逆天邪神】气息在一瞬间阴寒了数十倍,而这个黑衣人一开口,云澈便确定……这个人,真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焚绝尘无疑!因为这样的【逆天邪神】声音,这样的【逆天邪神】语气和这样的【逆天邪神】怨恨,都和当年他放走他时,一模一样!!

  “你可知,当年我听到你的【逆天邪神】死讯时,是【逆天邪神】多么的【逆天邪神】恨,多么的【逆天邪神】痛苦!这些年,我做梦都在渴望你能活过来,让我可以亲手撕碎你!!”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双手在颤抖,两团黑气在他手掌周围浮动,并变得越来越浓郁。云澈的【逆天邪神】眸光瞥了一眼那两团黑气……仅仅是【逆天邪神】瞥了一眼,全身便泛起一股极其不舒服的【逆天邪神】感觉,他目光转回,毫不退让的【逆天邪神】直视焚绝尘:“看来你的【逆天邪神】美梦已经成真了,不过……你难道真的【逆天邪神】以为现在的【逆天邪神】你就能杀了我吗?”

  焚绝尘还没答话,云澈心海之中便传来茉莉一声冷笑:“他现在的【逆天邪神】玄力等级是【逆天邪神】君玄境五级,再加上魔玄力的【逆天邪神】特殊性,正面交手的【逆天邪神】话,他绝对能杀了你!”

  “~!#¥%……”云澈的【逆天邪神】眼角一阵极大幅度的【逆天邪神】抽搐:“你不是【逆天邪神】在……开玩笑吧!!”

  当年,他灭了焚天门,却唯独放过焚绝尘,主要原因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确救过萧泠汐,再加之萧泠汐的【逆天邪神】求情,次要原因,是【逆天邪神】他潜意识里,完全不认为焚绝尘苟活下来能对他造成什么威胁。那时,一千个焚绝尘都不可能伤害得了他,再加之他无人可及的【逆天邪神】成长速度,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天赋就算再高十倍,也只会与他越来越远,直至沦为他眼中与蝼蚁无异的【逆天邪神】存在。

  他所拥有的【逆天邪神】血脉、神力,是【逆天邪神】常人百世都不能奢望的【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师父,更是【逆天邪神】超脱这个位面存在的【逆天邪神】茉莉。在天玄大陆,论成长速度,绝无人能比得上他才对。

  夏元霸能有那般惊人的【逆天邪神】成长速度,是【逆天邪神】因为他身具霸皇神脉!而也是【逆天邪神】这等逆天的【逆天邪神】天赋,让位列圣地之首的【逆天邪神】皇极圣域都将他奉为至宝。

  当年只有灵玄境的【逆天邪神】焚绝尘……他怎么可能在短短不到四年的【逆天邪神】时间里,成就中期帝君!!

  “你觉得我像是【逆天邪神】在开玩笑么?”茉莉冷冰冰的【逆天邪神】道:“不过,你也不用太诧异。他的【逆天邪神】力量并不是【逆天邪神】修炼来的【逆天邪神】,就连他的【逆天邪神】魔气,都不是【逆天邪神】由自己的【逆天邪神】意志衍生。而是【逆天邪神】灵魂之中,被注入了一个魔源!”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