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77章 战栗的【逆天邪神】神宫

第677章 战栗的【逆天邪神】神宫

  readx();  日月圣舟速度极快,茫茫雪域很快便被甩在了数百里之外。

  直到脱离了苍风国境,日月神宫诸人的【逆天邪神】心绪才总算平静了一些,他们抹了一下自己的【逆天邪神】额头,上面依然遍布着细密的【逆天邪神】冷汗。

  “想不到……这世间,竟有如此恐怖之人!”夜卷云深吸一口气,心有余悸道。

  “唉,天玄大陆地域何其辽阔,大千世界更是【逆天邪神】无奇不有……或许,我们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坐井观天了。”夜孤影叹声道。自从入了日月神宫后,整整数百年,他还是【逆天邪神】第一次受到如此惊吓……回想那个黑衣老者的【逆天邪神】恐怖绝伦,着实像是【逆天邪神】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岂有此理!”夜星寒狠狠一拳轰出,带起一股震耳欲聋的【逆天邪神】气爆声,他恨恨的【逆天邪神】道:“当世最强者,除了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凤神,根本不可能有人超越我父亲的【逆天邪神】那个层面……怎么会忽然冒出一个这样的【逆天邪神】人!!这样的【逆天邪神】人为什么之前完全是【逆天邪神】默默无闻!!”

  “少主息怒。”夜孤影轻声抚慰道:“到了那样的【逆天邪神】层面,他若是【逆天邪神】想默默无闻,这世间将根本没有人有能力知晓他的【逆天邪神】存在。少主可还记得他是【逆天邪神】如何出现?他的【逆天邪神】气息本是【逆天邪神】没有丝毫,却在一瞬间遮天蔽日,他整个人也是【逆天邪神】在半空之中忽然出现,就连云澈去将他喊出时,也是【逆天邪神】人与气息忽然完全消失,又忽然出现,少主可知这是【逆天邪神】为何?”

  夜星寒牙齿紧咬,低沉的【逆天邪神】道:“自成世界!”

  “没错!”夜孤影满脸的【逆天邪神】震惊……还有敬仰:“到我们帝君层面,可开辟自我空间进行储物。而到了某个至高无上的【逆天邪神】境界,就可以任意操控空间,开辟属于自己的【逆天邪神】小世界!这绝不是【逆天邪神】虚妄的【逆天邪神】传说,像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神海秘境’,以及少主三年前去过的【逆天邪神】太古玄舟,它们其中的【逆天邪神】世界,都是【逆天邪神】远古时代的【逆天邪神】强大人物用无上神力所开辟的【逆天邪神】独立小世界。嘶……本以为拥有这等境界的【逆天邪神】玄者早已灭绝于世,再也不可能出现。没想到,今日……竟亲眼目睹了这样的【逆天邪神】人物!”

  “他的【逆天邪神】境界之高,是【逆天邪神】我们连理解都不能的【逆天邪神】。”想到同为中期帝君的【逆天邪神】夜石被那个黑衣老者随便甩了下手指,丢出点火焰就焚成虚无,夜翛然狠狠打了个哆嗦,声音有些发抖的【逆天邪神】道:“他要杀我们,简直易如反掌。就连他藐视我日月神宫……我都感觉他并非是【逆天邪神】在虚张声势。若不是【逆天邪神】他想借我们来训教,我们根本不可能还活到现在。”

  他看了一眼夜星寒,后怕的【逆天邪神】道:“我们死就死了,但若是【逆天邪神】少主……我们当真万死难赎!”

  “我感觉他根本是【逆天邪神】不屑于对我们出手,连杀死夜石,都只是【逆天邪神】一个意外。”夜孤影重叹一声道:“云澈当年敢一个人面对凤凰神宗,如今又杀我日月神宫之人,还故意让死亡魂印传给少主,我早就想到他必定有所依仗……但绝没想到,他的【逆天邪神】依仗,竟是【逆天邪神】此等惊天骇地的【逆天邪神】人物。”

  “夜石身死,天君大人那边必定第一时间知晓,我们这次回去……该如何交代?”夜卷云皱着眉头,忧心的【逆天邪神】道。

  “还能如何?当然是【逆天邪神】全部如实汇报。”夜孤影道:“‘夺天’这个名字,我们闻所未闻。不过他曾提到过‘万年’二字,说明他是【逆天邪神】个活了至少万年的【逆天邪神】老怪物,说不定在万年以前曾经名震天下,我们没听闻过再正常不过。但天君大人有着日月先祖代代传承下来的【逆天邪神】记忆,他或许会知道这个名字。”

  夜孤影回首看向苍风国的【逆天邪神】方向,无比郑重的【逆天邪神】道:“少主,我知道你绝不甘心,但……作为我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未来之主,你必须要学会忍一时……甚至一世之气,以云澈的【逆天邪神】靠山之强,与他为敌,绝不是【逆天邪神】明智之举!而有这样的【逆天邪神】靠山庇护,再加之他惊人无比的【逆天邪神】成长速度……呼,六年之后足以践踏整个日月神宫,或许真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虚言……何况还是【逆天邪神】那个叫‘夺天’的【逆天邪神】人亲口所言。所以……”

  “所以,在有把握撼动他的【逆天邪神】靠山之前,非但不能与他为敌。”夜卷云面色沉重,接口说道:“还必须尽可能的【逆天邪神】与他化解之前的【逆天邪神】恩怨……此事,当真非同小可啊。”

  “云澈一事该如何处置,还是【逆天邪神】速回神宫,由天君大人定夺吧。”

  ————————————

  云澈面对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时间虽然并不长,但催动龙魂之下,每一息都伴随着极大的【逆天邪神】精神消耗。如此的【逆天邪神】消耗,若是【逆天邪神】换做普通玄者,要修养至少数天才能缓和,半个多月才能恢复,还有可能会产生不可逆的【逆天邪神】后遗症,而云澈有着龙神魂源,精神力恢复的【逆天邪神】速度也绝非常人可比,纵然如此,他直到正午时间,才从凝心归神中醒来。

  “啊!宫主,你终于醒了……各位师姐,宫主他醒了!”

  云澈刚睁开眼睛,耳边便传来少女惊喜的【逆天邪神】呼喊声。他从寒床上起身,看到一个雪裳少女正俏生生的【逆天邪神】站在那里,比雪莲还要莹白绝美的【逆天邪神】脸颊上带着喜悦和轻微的【逆天邪神】红霞,一双美眸一眨不眨的【逆天邪神】看着他……因他惊退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壮举,她看向他的【逆天邪神】眸光,比之之前有了显然的【逆天邪神】不同。

  云澈坐起身来,查视了一番自己现在的【逆天邪神】精神状态,向着少女道:“寒雪师姐,现在是【逆天邪神】什么时间了。”

  “已经是【逆天邪神】正午啦。”风寒雪脆声答道,随之美眸一讶:“哎?宫主,你为什么会知道我是【逆天邪神】寒雪呢?我和姐姐无论哪里都是【逆天邪神】一模一样的【逆天邪神】,就连最熟悉我们的【逆天邪神】弟子、师姐……还有先宫主都从来无法分清我们,宫主居然一下子就喊出我的【逆天邪神】名字,还很确定的【逆天邪神】样子。”

  “其实很好区分啊。”云澈笑着道:“你们虽然外表、声音……就连神态都几乎一模一样,但体香上,还是【逆天邪神】有一点点差别的【逆天邪神】。”

  “体……香?”风寒雪一脸茫然的【逆天邪神】张了张嘴唇。

  云澈缓缓的【逆天邪神】道:“要成为一个合格的【逆天邪神】医者,辨识百草是【逆天邪神】必须学会的【逆天邪神】。很多药草的【逆天邪神】外表是【逆天邪神】几乎一模一样的【逆天邪神】,要辨识它们,就要靠它们的【逆天邪神】味道。所以医者的【逆天邪神】嗅觉要比平常人灵敏的【逆天邪神】多。寒雪师姐和寒月师姐的【逆天邪神】体香很像,但寒雪师姐的【逆天邪神】体香中带着些许近似雪薇花的【逆天邪神】味道,而寒月师姐呢,则有一点点寒凌花的【逆天邪神】味道。不过这些寻常人是【逆天邪神】分辨不出来的【逆天邪神】,但对我而言,却是【逆天邪神】一下子就可以分辨出来。”

  “雪薇花……是【逆天邪神】什么花呢?还是【逆天邪神】第一次听说。”风寒雪眨了眨眼睛,没等云澈说话,她自顾自的【逆天邪神】道:“不过名字很好听,味道应该很香才对!宫主,你真的【逆天邪神】好厉害,感觉这世上好像就没有你做不到的【逆天邪神】事的【逆天邪神】。怪不得就算你是【逆天邪神】男人,先宫主也一定要把宫主之位传给你。”

  “那是【逆天邪神】当然!我会的【逆天邪神】东西呢,还有很多很多,如果寒雪师姐想的【逆天邪神】话,我以后可以单独展示给寒雪师姐看。”云澈毫无谦虚,笑眯眯的【逆天邪神】道,不过他的【逆天邪神】笑意里面……似乎有那么一点点……不怀好意?

  “啊?好!这可是【逆天邪神】宫主自己说的【逆天邪神】,不许反悔!”风寒雪开心的【逆天邪神】道:“不过,说过好多次了,是【逆天邪神】师叔,不是【逆天邪神】师姐!!”

  “知道了。对了,寒雪师姐,萧云现在在哪?”

  “他在雪昙厅。宫主,他和你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结拜兄弟吗?可是【逆天邪神】你们的【逆天邪神】性格根本完全的【逆天邪神】不同,萧云他一直都低着头,都不敢和我们说话,把他安置在雪昙厅后,他整整一个上午都没有出来过。”风寒雪嬉笑着道,然后忽然注意到了什么,努力板起脸道:“是【逆天邪神】师叔师叔师叔!不是【逆天邪神】师姐!就算……就算你现在成了宫主,辈分也不可以乱!”

  “知道了师姐。”

  “……你就从来没有听过师叔的【逆天邪神】话!!”风寒雪跺了跺脚,别过脸颊,一副生气了的【逆天邪神】样子。

  这时,门口的【逆天邪神】封印雪幕被抹开,慕容千雪、君怜妾、木蓝依、楚月璃、风寒月五人快步走了进来,看到云澈,她们同时美眸一亮:“宫主,你醒了。”

  无论她们的【逆天邪神】言语,还是【逆天邪神】眸光,都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担心和关切。而三年前,在冰云仙宫之中,他所听到的【逆天邪神】几乎所有声音都是【逆天邪神】冰冷寒心,没有感情的【逆天邪神】。当初,他帮她们打通全部玄关,成就以往不敢奢望的【逆天邪神】天灵神脉,让她们对他认可,还有些许感激,至少不再追究他的【逆天邪神】亵渎和反对他加入冰云仙宫,但也仅此而已。

  而到了今天,却已全然不同。他先解冰云之难,再吓退日月神宫……那是【逆天邪神】日月神宫,整个天玄大陆,堪与日月神宫抗衡的【逆天邪神】势力都屈指可数!而这些,他本可撒手不理,却是【逆天邪神】以生命为赌注,直面日月神宫,化解了这场灭顶之难。她们纵然一片冰心,也无法不深深的【逆天邪神】感激温暖。

  对于他的【逆天邪神】宫主之位,更是【逆天邪神】没有了丝毫的【逆天邪神】排斥。

  “嗯,让你们担心了。”云澈从冰床上一跃而起,目光转向窗外:“冰云仙宫承受了这半年劫难,重整起来也需要不短的【逆天邪神】时间,这段时间就要辛苦你们了。我还有其他重要之事,暂时不能在这里长时间停留。”

  “宫主,你现在就要走?”慕容千雪下意识的【逆天邪神】向前:“可是【逆天邪神】,你刚刚昏迷了那么久,还是【逆天邪神】再修养一段时间为好。”

  “不用,之前只是【逆天邪神】精神有所损耗而已,现在已经完全无恙。”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微微沉下,低声道:“苍风国被神凰帝国践踏成如今的【逆天邪神】样子……不要说我有着苍风驸马的【逆天邪神】身份,就算仅仅只是【逆天邪神】个最普通的【逆天邪神】苍风子民……也绝不能原谅!”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