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76章 摆脱劫难

第676章 摆脱劫难

  更新最快的【逆天邪神】小说网,无弹窗!

  日月神宫十九人快速的【逆天邪神】窜入日月圣舟之中,整个过程再没发出半点声音,唯恐那个恐怖的【逆天邪神】黑衣老者忽然改biàn了主意。随着舟门的【逆天邪神】关闭,日月圣舟随之启动,只一瞬间,便飞射天际,消失在茫茫风雪之中,只留下一股久久不息的【逆天邪神】冰寒气浪。

  他们来的【逆天邪神】时候一共二十人,少主亲临,四大长老相随,身后还跟着十五个强大护法,他们本以为这样的【逆天邪神】阵容是【逆天邪神】牛刀杀鸡。但到来之后不过片刻时间,他们没能伤到云澈一分一毫,却折损一个长老,并且退离的【逆天邪神】无比狼狈……直到日月圣舟飞出数百里,他们依旧心有余悸,全身冷汗不止。

  “走了……终于走了……”

  那股强大到帝君都战栗的【逆天邪神】气场瞬间消失的【逆天邪神】无影无踪,整个世界也从绝对的【逆天邪神】冷凝状态回归于正常。随着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仓皇离开,冰云众女的【逆天邪神】感觉却不是【逆天邪神】应该有的【逆天邪神】如释重负,而是【逆天邪神】全部怔怔的【逆天邪神】看着空中的【逆天邪神】“黑衣老者”,目光犹如仰望神明。

  慕容千雪上前一步,以晚辈之礼,恭敬万分的【逆天邪神】道:“晚辈慕容千雪,代冰云仙宫,谢过前辈大恩!”

  “嘿……”黑衣老者发生一声有些虚弱的【逆天邪神】笑:“慕容师伯……这声‘前辈’,我可承shòu……不起……”

  “黑衣老者”的【逆天邪神】声音,让慕容千雪猛的【逆天邪神】呆住,在诧异间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抬头看向空中的【逆天邪神】黑色身影。她身后的【逆天邪神】冰云众女也全部石化……因为这个声音已丝毫没有了之前的【逆天邪神】低沉、淡漠、沧桑……那分明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

  “呼……”

  随着一声长长的【逆天邪神】呼气声,“黑衣老者”的【逆天邪神】身形剧烈一晃,从空中栽落而下,重重的【逆天邪神】落在下方的【逆天邪神】雪地之上。

  “啊……大哥!”

  “云澈”一声惊呼,连忙冲到了“黑衣老者”身前,将他上身扶了起来。此时,“黑衣老者”身上别说遮天蔽日的【逆天邪神】威压,甚至虚弱的【逆天邪神】如同一个重伤濒死之人。

  慕容千雪等人面面相觑,木蓝依轻声问道:“宫主,这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前辈他……”

  “不……不是【逆天邪神】!”“云澈”连忙挥手,有些结巴的【逆天邪神】道:“我不是【逆天邪神】宫主,大哥才是【逆天邪神】宫主……啊……他……他才是【逆天邪神】大哥……”

  黑衣老者身上的【逆天邪神】黑衣在这时被收起,黑衣之下露出的【逆天邪神】,赫然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面孔……和正扶着他的【逆天邪神】“云澈”一模一样!!褪下黑衣的【逆天邪神】云澈脸色惨白的【逆天邪神】吓人,他的【逆天邪神】胸口起伏的【逆天邪神】格外剧烈,呼吸粗重而急促,全身瘫在那里久久无法站起,他闭上眼睛,脸上露出惬意安然的【逆天邪神】笑意:“太好了……我的【逆天邪神】龙魂……总算支撑下来了……呼……”

  他的【逆天邪神】声音顿时虚弱,但的【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确确就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相反,扶着他的【逆天邪神】那个“云澈”却是【逆天邪神】完全陌生的【逆天邪神】声音。“云澈”也在这时手忙脚乱的【逆天邪神】在脸上一抹,恢复了自己本来的【逆天邪神】面孔,紧张担心的【逆天邪神】道:“大哥,你没事吧……你的【逆天邪神】气息……怎么变得这么虚弱?”

  “我没事,”云澈摇头,微xiào着道:“只是【逆天邪神】精神消耗过度,有些了劳累而已,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惊退日月神宫,有着惊天彻底之能的【逆天邪神】“黑衣老者”变成了云澈,而“云澈”,却变成了一个陌生人,冰云众女全部懵然,她们看着云澈,又看着萧云,眼神一阵恍惚。楚月璃惊疑的【逆天邪神】道:“宫主,这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这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结拜兄弟……萧云。”气息平和了些的【逆天邪神】云澈有些艰难的【逆天邪神】直起上身,扶着萧云的【逆天邪神】肩膀道:“他之前一直都在玄舟之中,并被我易容成我的【逆天邪神】样子。方才我忽然消失,就是【逆天邪神】进入了玄舟之中,之后你们所看到的【逆天邪神】‘我’,就是【逆天邪神】他。”

  “……各位……仙女姐姐……啊,还有仙女前辈好,我……我叫萧云。”萧云一阵结巴,说话时连头没敢抬起。这些犹如雪仙般的【逆天邪神】女子,他面对一个,估计都会心跳加速,语无伦次,何况一下子见到如此之多。

  若不是【逆天邪神】亲眼所见,或许他都不会相信这世间竟会有这样的【逆天邪神】……仙境?

  “至于你们所看到的【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师父’,一直都是【逆天邪神】我。”云澈笑着道,对于萧云的【逆天邪神】反应,他丝毫不意外。

  “可是【逆天邪神】……”

  “那些都是【逆天邪神】假象。”云澈知道她们在惊疑什么,笑吟吟的【逆天邪神】道:“那股气势,是【逆天邪神】我用特殊方法强行撑起来的【逆天邪神】。杀了夜石的【逆天邪神】那点星火,是【逆天邪神】我在冰夷神殿的【逆天邪神】那几个时辰里事先准备好的【逆天邪神】,至于其他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为了震慑他们而编造出来的【逆天邪神】……”

  震慑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那股遮天威压,自然是【逆天邪神】来自云澈的【逆天邪神】龙魂。他以几乎全部的【逆天邪神】精神力来竭力催动龙神之魂,释放出庞大的【逆天邪神】龙神威压。虽然以云澈目前的【逆天邪神】能力还远远不能将神龙之魂完全催动,但那毕竟是【逆天邪神】来自龙神,是【逆天邪神】“神”之阶层的【逆天邪神】威压,即使只是【逆天邪神】浅薄的【逆天邪神】一抹,也足以让强大的【逆天邪神】帝君都在惊悸中战栗。

  这股威压之强虽然远远比不上能将敌人的【逆天邪神】心魂瞬间击溃的【逆天邪神】“龙魂领域”,但对云澈精神的【逆天邪神】消耗依然极为巨大,他事先亦不知道自己能支撑多久,今天的【逆天邪神】一切,都是【逆天邪神】在赌博。好在……他胜了!

  灭杀夜石,让日月神宫惊惧的【逆天邪神】魂飞天外的【逆天邪神】冰蓝之火,便是【逆天邪神】云澈以冰夷之力和凤凰之炎所融合的【逆天邪神】“冰炎”。而要融合冰炎,需要相当长的【逆天邪神】时间,并且整个过程中集中心念,不能受到任何的【逆天邪神】打扰,在交手或面对敌人时根本不可能实现。

  他在面对日月神宫时所展现的【逆天邪神】两簇冰炎,是【逆天邪神】他在日月神宫到来之前,于冰夷神殿中所融合而来。但无论何种力量体,生成之后都会伴随着自然的【逆天邪神】消散,一旦离开载体,碰触到其他事物之后,力量更是【逆天邪神】会一瞬间爆发,随之消散于无形。

  而冰炎唯一可能的【逆天邪神】载体,自然就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但云澈纵然可以提前融合,却也不能从一开始就托着两簇冰炎与日月神宫碰面,那样的【逆天邪神】话,威慑之力必定大打折扣,甚至荡然无存,不但无法营造一个“强大到绝不能招惹的【逆天邪神】师父”,就连自己的【逆天邪神】底牌都完全暴露。

  但云澈却可以有一个极为特殊的【逆天邪神】载体……那就是【逆天邪神】天毒珠!

  因为天毒珠已融合入他的【逆天邪神】身体,是【逆天邪神】属于他身体的【逆天邪神】一部分。由他融合而生的【逆天邪神】冰炎只能以他的【逆天邪神】身体为载体,也自然能以属于他身体一部分的【逆天邪神】天毒珠为载体。所以,云澈在冰夷神殿中先后融合出两簇冰炎,并将之置入天毒珠之中……不过,纵然是【逆天邪神】在天毒珠之中,冰炎的【逆天邪神】力量也依旧会自然消散。云澈灭杀夜石的【逆天邪神】那簇冰炎,便是【逆天邪神】在冰夷神殿中融合的【逆天邪神】第一簇,由于是【逆天邪神】更早融合,所以也自然消散的【逆天邪神】更多……要比后面的【逆天邪神】那一簇小上了近一半。

  单单是【逆天邪神】龙神之魂的【逆天邪神】威压,足以将日月神宫震慑,但还不足以吓到溃逃。云澈今日最dà的【逆天邪神】依仗,就是【逆天邪神】从未现于人前的【逆天邪神】冰炎。当初玄力只有地玄境时,一朵冰炎,都可以瞬间毁灭两个霸皇用了半年才轰开的【逆天邪神】天磐玉。天玄境时,便可以冰炎将太古玄舟这等上古神物都灼出一个大洞,如今已是【逆天邪神】王玄境界,他相信纵然强至帝君,也不可能完全挡下冰炎的【逆天邪神】威力。

  不过,冰炎的【逆天邪神】恐怖,依旧远远的【逆天邪神】超出了他的【逆天邪神】预料。他原本预想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面对毫无气息的【逆天邪神】冰炎,对方定然会轻蔑的【逆天邪神】抵挡,后果会是【逆天邪神】瞬间重伤,要拼尽全力才能将冰炎之威抵消……哪怕只是【逆天邪神】吞噬了一只手,也足以对对方造成巨大的【逆天邪神】威慑……毕竟,那只是【逆天邪神】“师父”随手扔出的【逆天邪神】力量。

  他事先绝没有想到,一个强大的【逆天邪神】四级帝君,竟在冰炎之下转眼间被毁灭成虚无,几乎连挣扎的【逆天邪神】力气都没有!而且,那还是【逆天邪神】已经消散了大半的【逆天邪神】冰炎!

  这以邪神之力强行违逆自然法则,将冰与火融合在一起的【逆天邪神】力量,竟是【逆天邪神】恐怖到了如此地步!

  而造成的【逆天邪神】威慑,也自然是【逆天邪神】大到了极点。让一众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强者惊的【逆天邪神】面如土色,吓的【逆天邪神】平日里傲视天xià的【逆天邪神】日月长老说话都带着哆嗦,最后逃走时,更是【逆天邪神】几乎连滚带爬,连头都不敢回。

  “原来……是【逆天邪神】这样……”楚月璃低声低喃,但雪颜上却没有释怀的【逆天邪神】神情,反而更加的【逆天邪神】诧异。这一切,原来都是【逆天邪神】假象……但她们无法想xiàng,究jìng是【逆天邪神】用什么方法,才能营造出这样的【逆天邪神】假象?

  难怪“云澈”再次出现之后,神情再无狂傲之态,反而大部分时间在低着头,说话的【逆天邪神】声音也低了许多,而且好像还有些沙哑……本以为那是【逆天邪神】在面对师父时的【逆天邪神】恭敬谨慎,原来,那根本是【逆天邪神】假云澈的【逆天邪神】掩饰。

  “不管怎么样,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那些坏人全部都被吓跑了,他们逃走时的【逆天邪神】样子,都还哆哆嗦嗦的【逆天邪神】。”风寒月双手拢在胸前,很是【逆天邪神】激动的【逆天邪神】道。

  “对啊对啊!”风寒雪也跟着用力点头:“虽然是【逆天邪神】假的【逆天邪神】,但宫主真的【逆天邪神】太厉害了,把那么厉害的【逆天邪神】人都全部吓跑了,而且应该……不会再来了吧?”

  “对……至少在这一切暴露之前,他们是【逆天邪神】没有胆子再来了,毕竟,越强的【逆天邪神】人,往wǎng越是【逆天邪神】怕死……以后,这里非但不会再有危险,反而可以说……是【逆天邪神】最安全的【逆天邪神】地方,呼……”声音落下,云澈的【逆天邪神】大脑一阵眩晕,他重重呼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今日的【逆天邪神】收获之大,大大超过了他的【逆天邪神】预期。如此一来,不但日月神宫再也不敢来冰极雪域,就连自己的【逆天邪神】安全系数也极大增强。因为他确信自己有一个名为“夺天”的【逆天邪神】“强大师父”的【逆天邪神】事很快就会被日月神宫宣扬出去,到时,无论是【逆天邪神】哪个人或者哪个势力想要取自己的【逆天邪神】命,还要掂量掂量自己惹不惹得起把日月神宫都吓的【逆天邪神】屁股尿流的【逆天邪神】“师父”!

  虽然“师父”是【逆天邪神】他设计的【逆天邪神】假象,但那股威压,惊世骇俗的【逆天邪神】火焰,还有化成虚无的【逆天邪神】夜石……这些可都不是【逆天邪神】假的【逆天邪神】!

  如此一来,冰云仙宫彻底摆脱了险境。而自己也可以放心安然的【逆天邪神】……去处理神凰帝国的【逆天邪神】事!!

  “宫主……”云澈的【逆天邪神】样子让慕容千雪一阵低呼,她连忙向前,亲自把云澈的【逆天邪神】上身扶住:“宫主现在很虚弱,快扶宫主去冰雪宫休息……萧公子,也请一起来吧。”

  “啊?”萧云一愣,然hòu连忙摆手,一脸局促的【逆天邪神】道:“不不……我就不进qù了,我听大哥说,冰云仙宫并没有……没有男性……”

  君怜妾缓声道:“我宫虽极少接待男客,但萧公子是【逆天邪神】宫主的【逆天邪神】结拜兄弟,也便是【逆天邪神】我宫的【逆天邪神】贵客。而且萧公子协助宫主退走强敌,也算是【逆天邪神】我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恩人,至少让我们尽一番地主之谊,请。”

  萧云带着求助的【逆天邪神】目光看向慕容千雪怀中的【逆天邪神】云澈,却发现他双目轻闭,呼吸平稳,似乎已进入了凝心状态,只好抓抓额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逆天邪神】道:“好……那就打扰了。”

  毕竟在这个他完全陌生的【逆天邪神】地方,没有云澈的【逆天邪神】太古玄舟,他也没办法回苍风皇城。

  更新最快的【逆天邪神】小说网,无弹窗!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