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74章 绝对威慑

第674章 绝对威慑

  “不过交手,就不必了。”黑衣老者淡淡出声,他左臂抬起,漆黑宽大的【逆天邪神】袖子之下,伸出了一只苍白纤长的【逆天邪神】手掌,手掌缓缓翻动,一枚只有拳头大小的【逆天邪神】火焰无声的【逆天邪神】出现,在他的【逆天邪神】掌心之中静寂的【逆天邪神】燃烧着。

  这是【逆天邪神】一簇蓝色的【逆天邪神】火焰,而在玄火之中,蓝色玄火,只是【逆天邪神】相对低等的【逆天邪神】火焰,是【逆天邪神】属于以下境界的【逆天邪神】玄火。地玄境之上,燃烧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紫色的【逆天邪神】玄火。也就是【逆天邪神】说,蓝色玄火,别说这些强大无匹的【逆天邪神】帝君,就是【逆天邪神】对一个天玄境的【逆天邪神】玄者,都不可能造成伤害。

  但区别于正常玄火,这枚火焰的【逆天邪神】蓝色,却是【逆天邪神】一种有些奇异的【逆天邪神】冰蓝色……近似于密度极高的【逆天邪神】寒冰之力的【逆天邪神】颜色,更诡异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从这团冰蓝色的【逆天邪神】火焰上,竟感觉不到丝毫的【逆天邪神】玄力波动,仿佛这根本不是【逆天邪神】什么玄火,而且最普通,毫无威力,只能燃烧凡物的【逆天邪神】自然之火。

  “你只需接下老夫这点星之火,老夫便立即离开,再不插手你日月神宫之事。但若连老夫这点星之火都接不下……你们便要立即退离,而且永不得再踏入此地!”

  冰蓝色的【逆天邪神】火苗,在黑衣老者的【逆天邪神】手掌微微摇曳,沉重的【逆天邪神】声音依旧平静,并带着无比巨大的【逆天邪神】压迫,而且语调根本不是【逆天邪神】商量,而且不容置疑的【逆天邪神】命令式……另外他这番话的【逆天邪神】潜台词,分明就是【逆天邪神】:你们根本不配和老夫交手,能接下我这一团小火苗便算是【逆天邪神】你们赢了!

  成就帝君,便是【逆天邪神】这世上最高层面,俯视芸芸众生的【逆天邪神】存在,何曾被人如此藐视过。夜石心中火起,冷笑道:“就算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有着神玄之力的【逆天邪神】凤神都绝不敢藐视我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长老,阁下这口气,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呵呵……”黑衣老者淡漠的【逆天邪神】一笑,没有再说话,而是【逆天邪神】手掌轻轻一推,掌间的【逆天邪神】冰蓝火焰缓缓飞出,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向着夜石的【逆天邪神】胸前飞来。

  玄力越强,法则越高,所释放的【逆天邪神】力量也自然越是【逆天邪神】密集强横。到了帝君这个层面,哪怕是【逆天邪神】弹指之力,都会让空间在战栗中扭曲。而这团冰蓝火焰在飞出时依然毫无玄力气息的【逆天邪神】荡动,所到之处,空间毫无涟漪和扭曲……别说空间,就连周围的【逆天邪神】自然元素都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紊乱……

  在黑衣老者手中时,这团火焰毫无气息还可以勉强理解为是【逆天邪神】被他以雄厚的【逆天邪神】玄力压制,但此时已脱手飞出,却依旧是【逆天邪神】毫无力量气息可言……唯一的【逆天邪神】解释,就是【逆天邪神】这团火焰根本毫无法则可言,只是【逆天邪神】最最普通的【逆天邪神】凡火!!

  除此之外,绝无第二个可能!

  夜石顿时仅有的【逆天邪神】那一丝紧张感消失无踪,他这一刻已经完全确定,这个凭空冒出的【逆天邪神】黑衣老者根本就是【逆天邪神】在虚张声势,强的【逆天邪神】离谱的【逆天邪神】气场肯定是【逆天邪神】用某种极为特殊的【逆天邪神】方法制造出来吓唬人的【逆天邪神】……没错!这世上除了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凤神,本就不可能存在能胜过圣帝、海皇、天君、剑主的【逆天邪神】人!他们居然差点被唬住了!

  夜石脸色顿时一阴,冷笑一声,都懒得运转玄力,一巴掌向迎面而来的【逆天邪神】冰蓝火焰扇去,他手掌碰触到火焰时,压根连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灼烧感都没有感觉到,那团火焰便已在视线中彻底消弭,半点痕迹都没剩下。

  “哈哈哈哈!”夜石大声狂笑了起来:“我还以为是【逆天邪神】何方高人,原来只是【逆天邪神】个故弄玄虚的【逆天邪神】吊梁小丑!哈哈哈哈,简直是【逆天邪神】让人笑掉大牙!”他一边大笑,一边转向夜星寒:“少主,九长老,看来我们今天……”

  他说到这里,声音忽然嘎然而止,因为他忽然发现,夜星寒、夜孤影、夜卷云、夜翛然竟全部眼睛圆瞪,瞳孔放大,如同在看着什么极为恐怖的【逆天邪神】画面,而后方的【逆天邪神】十五个护法……他们的【逆天邪神】脸上都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惊恐,脸上的【逆天邪神】肌肉,甚至全身,都在颤抖……而且颤抖的【逆天邪神】越远越剧烈,张大的【逆天邪神】嘴巴似乎是【逆天邪神】要喊出什么,却在极度的【逆天邪神】恐惧中始终无法发出声音。

  整个世界仿佛彻底的【逆天邪神】凝结,出现了短暂的【逆天邪神】死寂,随之响起夜孤影声嘶力竭的【逆天邪神】暴吼:“你的【逆天邪神】手!手!!”

  夜石下意识的【逆天邪神】转头看向自己的【逆天邪神】手掌……瞬间,他的【逆天邪神】瞳孔放大了十数倍,整张脸在极度的【逆天邪神】惊恐中变得煞白一片。

  因为在他抬起的【逆天邪神】手臂上……已经看不到了自己手掌的【逆天邪神】存在!!

  他的【逆天邪神】右手……消失了!!

  而一簇冰蓝色的【逆天邪神】火焰,正在他失却了手掌的【逆天邪神】手腕上安静无声的【逆天邪神】燃烧着……不!那不是【逆天邪神】燃烧,更准确的【逆天邪神】说是【逆天邪神】一种吞噬!冰蓝火焰所到之处,他的【逆天邪神】手臂在一寸寸的【逆天邪神】消失……转眼间,火焰蔓延到了肘骨,他的【逆天邪神】半只手臂,也完全消失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身体上。

  整个过程,没有气息,没有声响,更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痛苦或其他触觉!甚至连一丝灼烧后的【逆天邪神】痕迹……哪怕一抹飞灰都没有!

  就如同他的【逆天邪神】手臂在被一个看不见的【逆天邪神】恐怖黑洞无情的【逆天邪神】吞噬着!

  而且吞噬的【逆天邪神】,还是【逆天邪神】一个强大帝君的【逆天邪神】身体!!

  这是【逆天邪神】所有人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完完全全超出认知的【逆天邪神】恐怖画面。夜石瞳孔放大到几乎炸裂,这一辈子最大的【逆天邪神】恐惧在一瞬间涌上,让他发出一声嘶哑扭曲的【逆天邪神】大叫,将全身玄力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全部涌向右臂,试图将这团恐怖的【逆天邪神】“火焰”压下,但他玄力碰触到冰蓝火焰时,竟如泥牛入海,瞬间消失的【逆天邪神】无影无踪,冰蓝火焰别说被压制,连一丝动荡都没有,依然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燃烧着,逐渐临近他的【逆天邪神】肩膀……

  没有痛苦……半点的【逆天邪神】痛苦都没有,但就这么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体在消失,这是【逆天邪神】比堕入地狱还要可怕无数倍的【逆天邪神】恐惧。他全身颤抖,口中发出一声比一声凄厉的【逆天邪神】嘶吼,一双眼珠子在极度的【逆天邪神】恐惧中几乎瞪出了眼眶之外,额头上青筋蚯蚓一般清晰的【逆天邪神】鼓了起来……

  但任凭他如何惨叫、挣扎,那团如冰晶般纯美,却比恶魔还要可怕的【逆天邪神】火焰依旧在安静的【逆天邪神】燃烧……

  “救……救我……”

  锵!!

  夜翛然从空间戒指上抓出一把全身湛紫的【逆天邪神】长剑,身体掠起一道残影,紫色剑弧划空而过,一剑斩在夜石的【逆天邪神】肩膀之上,将他沾染着冰蓝火焰的【逆天邪神】残臂狠狠的【逆天邪神】切下!

  但,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人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却惊恐的【逆天邪神】发现在夜石被切断的【逆天邪神】残臂在空中完全消失,但冰蓝色的【逆天邪神】火焰却依旧存在,并在半空中分散开来,散成十几簇……全部落回到了夜石的【逆天邪神】身上。

  转眼之间,十几个孔洞出现在了夜石的【逆天邪神】臂膀、双腿、胸口、腹部……并随着火焰的【逆天邪神】蔓延而快速放大,一点点的【逆天邪神】将夜石的【逆天邪神】身体带向彻底的【逆天邪神】虚无。

  夜石惊恐的【逆天邪神】嘶吼声变得更加凄厉,全身在痉挛中扭曲,仅存的【逆天邪神】左臂疯狂的【逆天邪神】扑打、撕扯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体……但他的【逆天邪神】左手一碰触到冰蓝火焰,便开始快速消失,他狂乱的【逆天邪神】挣扎,也让冰蓝火焰更加快速的【逆天邪神】遍及他的【逆天邪神】全身,让这个强大帝君的【逆天邪神】躯体变得千疮百孔……

  在场的【逆天邪神】日月神宫之人最弱也是【逆天邪神】霸皇,最强更是【逆天邪神】临近帝君后期,却是【逆天邪神】每一个人的【逆天邪神】脸上都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惊恐,冰云众女更是【逆天邪神】花容失色……因为眼前,是【逆天邪神】可怕到他们根本都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画面!而这时,夜孤影忽然对着夜翛然一声暴吼:“翛然,快弃剑!!”

  夜翛然一怔,下意识的【逆天邪神】低头,顿时惊的【逆天邪神】亡魂皆冒……他手中刚才切断夜石肩膀的【逆天邪神】紫剑上,竟沾染上了一点冰蓝火焰……虽然只是【逆天邪神】一点,却已让整个剑尖都完全消失,此时正快速的【逆天邪神】向上蔓延着。

  夜翛然手掌颤抖,几乎魂飞天外,却没有马上把剑扔开,因为这把紫剑是【逆天邪神】夜石的【逆天邪神】贴身爱剑,已伴他三百多年,平日里简直视如生命,但他这刹那的【逆天邪神】犹豫,冰蓝火焰已吞没至剑中,直冲他的【逆天邪神】手掌而来。

  夜孤影猛然冲了过来,狠狠一拳轰在了夜翛然的【逆天邪神】手腕上,这猝然一击没有留力,直接将夜翛然的【逆天邪神】手腕轰的【逆天邪神】脱臼,手中紫剑也远远飞出。夜孤影停住身形,低吼道:“你不要命了吗!!”

  夜翛然全身冷汗直冒,如果刚才被火焰沾染到手掌,将无疑是【逆天邪神】和夜石同样的【逆天邪神】后果!他一阵后怕,连忙道:“谢……谢九长老救命之恩。”

  而此时的【逆天邪神】夜石已无法发出声音,他大半的【逆天邪神】身体已经消失,残余的【逆天邪神】躯体已看不出人的【逆天邪神】形状,并在冰蓝火焰的【逆天邪神】吞噬下更加快速的【逆天邪神】消失着,而偶尔的【逆天邪神】抽搐,证明这个有着帝君之力的【逆天邪神】日月长老还残存着一丝气息,但马上,这最后的【逆天邪神】气息也消失殆尽……整个躯体,也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消失在了那里!

  没有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残留!

  看着夜石消失的【逆天邪神】地方,所有人都是【逆天邪神】一脸恐惧与怔然,如石化一般一动不动。一阵寒风吹来,他们齐齐一个哆嗦,一股比寒风还要冷冽千万倍的【逆天邪神】寒气在他们体内疯狂的【逆天邪神】窜荡……他们的【逆天邪神】全身,更是【逆天邪神】早已被冷汗全部打湿。

  日月少主、日月长老……毫无疑问是【逆天邪神】位于当世顶尖的【逆天邪神】人物,但此刻的【逆天邪神】他们。心中唯有恐惧……连震惊都被太过深重的【逆天邪神】恐惧所压下。这个黑衣老者有着强横绝伦的【逆天邪神】气势,他们料想过他或许真的【逆天邪神】有强大到极点的【逆天邪神】实力,但却是【逆天邪神】全然没有想到,他一出手,竟然恐怖到如此地步!

  一点星火,却是【逆天邪神】让一个强大帝君毫无反抗之力的【逆天邪神】消失于世间……刚才的【逆天邪神】画面,岂止是【逆天邪神】恐怖……那根本就是【逆天邪神】一种不该存在于凡世的【逆天邪神】力量,而只应该存在于虚幻的【逆天邪神】神话传说!

  而且这点火焰还只是【逆天邪神】这个黑衣老者随手燃起,连一丝玄气动荡都没有过。

  “唉……”黑衣老者一声轻叹:“本只想予以惩戒警示,不曾想,一个圣地长老,竟在这点星之火下直接殒命,这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玄道,竟已衰落至如此地步了吗……”

  黑衣老者的【逆天邪神】叹息似失望,似怅然……他的【逆天邪神】话是【逆天邪神】在说本只想用这点火焰给予夜石警告,没想到夜石堂堂圣地长老居然连一点抵抗之力都没有直接死了……

  换句话就是【逆天邪神】……我知道你们很弱,但没想到竟然弱到如此地步!

  “既然杀戒已破……那你们,便也全部留在这里吧。”黑衣老者再次轻叹一声,伸出他苍白的【逆天邪神】手掌,一簇和之前一模一样的【逆天邪神】冰蓝火焰在他掌心燃起……而这团冰蓝之火,比之刚才的【逆天邪神】那一簇要大出一倍还多!!

  依然只是【逆天邪神】随手燃起,连一丝运转玄力的【逆天邪神】迹象都没有!仿佛这只是【逆天邪神】这个黑衣老者再普通不过,连凝力都不需要的【逆天邪神】力量。

  看到这团冰蓝火焰,剩下的【逆天邪神】日月三长老全身汗毛瞬间竖起,夜星寒更是【逆天邪神】连退数步,脸上再也没有了半点的【逆天邪神】嚣张和傲慢,唯有煞白色的【逆天邪神】惊恐。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