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73章 暴露?
  “这……这就是【逆天邪神】……宫主的【逆天邪神】师父?”冰云众女怔怔的【逆天邪神】看着空中的【逆天邪神】黑衣人,连日月长老都无法承受的【逆天邪神】弥天威压,对她们而言更是【逆天邪神】可想而知。

  云澈有一个神秘的【逆天邪神】师父,这一点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人都有所知晓。因为在三年前他入冰云仙宫时,对太上宫主封千悔明确的【逆天邪神】说过他已有师父,所以只可入仙宫,但不会拜师。而他有着恐怖成长速度的【逆天邪神】玄力,还有让人难以置信的【逆天邪神】逆天医术,也自然都是【逆天邪神】来自他的【逆天邪神】师父。如今,她们终于见到了云澈这个神秘师父的【逆天邪神】“真颜”,来自他的【逆天邪神】气势和威压,要无数倍的【逆天邪神】超出她们的【逆天邪神】想象和认知。

  她们都曾想过云澈的【逆天邪神】师父必定是【逆天邪神】个极为恐怖的【逆天邪神】人物……却绝没想到竟恐怖到如此地步!

  难怪他在面对日月神宫时会这么的【逆天邪神】平静……甚至嚣张。

  “便是【逆天邪神】你们,要杀老夫的【逆天邪神】徒儿吗?”

  黑衣老者开口,声音轻缓,音调平淡,但落在日月神宫众人耳中,每一个字都沉重如万钧巨石。

  夜孤影暗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逆天邪神】惊惧,面色平静的【逆天邪神】稍一拱手,不卑不亢的【逆天邪神】道:“原来阁下便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师父。我等是【逆天邪神】日月神宫之人,令徒昨日无故出手,连杀我日月神宫十二人,其中二人还是【逆天邪神】少主的【逆天邪神】贴身护法,我等自然要来讨回公道。不想竟有阁下这等高人坐镇于此,倒是【逆天邪神】失敬了。我等此举虽无意打扰了阁下清修,但杀人偿命,天经地义……相信阁下玄气盖世,定不是【逆天邪神】不分是【逆天邪神】非,袒恶庇凶之人。”

  夜孤影一脸正气,声音平和中带着怒意和激愤,完全是【逆天邪神】一副云澈犯下了十恶不赦之罪,他们为讨“公道”而来的【逆天邪神】姿态,并刻意将“日月神宫”四个字咬的【逆天邪神】很重……因为在这天玄大陆,还没有人敢得罪日月神宫。

  “呵呵,”黑衣老者一声淡笑:“老夫的【逆天邪神】徒儿所杀之人,必是【逆天邪神】该死之人。倒是【逆天邪神】你们日月神宫,无故攻击这女子清修之地,才是【逆天邪神】罪恶之举。”

  “哼!简直一派胡言!”夜石向前,仰头冷哼道:“我们少主对冰云仙宫下手,当然是【逆天邪神】有特殊的【逆天邪神】用意!就算要报复,那也是【逆天邪神】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事!云澈小子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外人,我们日月神宫可从来没对他动过手,他却连杀我们十二人,我们前来讨回公道,天经地义!你为了袒护你的【逆天邪神】弟子,居然颠倒黑白……”

  “好了,夜石,不得无礼。”夜孤影一伸手,迅速以眼神示意夜石,因为这个黑衣人的【逆天邪神】气势太过恐怖,万一将他激怒,后果或许会不堪设想。他抬起头,一脸正气的【逆天邪神】道:“我们日月神宫有万年历史,从来都是【逆天邪神】以守护天玄大陆为己命,万年来为天玄大陆无数次抵挡外族入侵!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人对我们以‘圣地’相称,而以我日月神宫万年之功,也受之无愧!我们背负‘圣地’之名,也背负天玄苍生的【逆天邪神】安生,行事向来是【逆天邪神】光明磊落,问心无愧!阁下或许玄功盖世,但若要强行给我们扣上污名,就算我们或许不敌阁下,也绝不答应!”

  “而阁下若为了袒护徒弟而出手杀我们……”夜孤影眼神一肃:“或许天下人都会不答应!”

  夜孤影的【逆天邪神】话,让冰云众女全部面露恨意和愤怒,这帮在她们眼中为私欲而狠下毒手的【逆天邪神】恶魔,竟面不改色的【逆天邪神】将自己标称为这片大陆守护神一般的【逆天邪神】存在,甚至还拿天下人的【逆天邪神】意志来作为威胁,简直无耻之尤!

  但,无法否认的【逆天邪神】一点是【逆天邪神】,四大圣地,在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人心目中,却是【逆天邪神】真正的【逆天邪神】“圣地”。他们对于“圣地”的【逆天邪神】认知,是【逆天邪神】他们常年守护在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边缘,为天玄大陆抵御着外族的【逆天邪神】入侵,为天玄大陆消弭了无数的【逆天邪神】灾难……

  在人们的【逆天邪神】认知中,也是【逆天邪神】因为四大圣地的【逆天邪神】存在,天玄大陆才会一直如此安和。

  所以,夜孤影的【逆天邪神】“威胁”,绝不是【逆天邪神】虚张声势,危言耸听。

  “呵呵,”黑衣老者依旧淡笑,毫不愤怒,只是【逆天邪神】这次的【逆天邪神】淡笑,隐约带上了清淡的【逆天邪神】嘲讽:“这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一切,还没有什么可以逃过老夫的【逆天邪神】眼睛。你们或许可以瞒得过天下人,但你们这些年做下的【逆天邪神】丑事,老夫又岂会不知。单单是【逆天邪神】你们这所谓少主所残害的【逆天邪神】女子,便已是【逆天邪神】一笔天理不容的【逆天邪神】罪孽!”

  “阁下这些话,我等回去之后,自会原话禀告宫主。”夜孤影面不改色的【逆天邪神】道:“倒是【逆天邪神】在下久不出神宫,一向孤陋寡闻,尚不识阁下是【逆天邪神】哪路高人,还请阁下明示。”

  夜孤影的【逆天邪神】这些话,彰显着他已萌生强烈的【逆天邪神】退意……一个玄力气息如此恐怖之人,他现在必须,也是【逆天邪神】唯一要做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带着少主火速退离!在这样的【逆天邪神】恐怖气息之下,每多停留一息,都是【逆天邪神】一分巨大的【逆天邪神】危险。

  “老夫之名,早已绝于尘世……”黑衣老者的【逆天邪神】话音稍稍一顿,随之微微仰头,忽然发出一声悠长而沉重的【逆天邪神】叹息:“唉,红尘茫茫,无尽是【逆天邪神】非。吾既已立誓不再沾染凡尘,也确不该再插手这尘世是【逆天邪神】非……你们走吧,老夫不想因为你们,而破了秉承已久的【逆天邪神】杀戒。”

  黑衣老者的【逆天邪神】话落下,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诸人第一反应并不是【逆天邪神】如释重负,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怪异的【逆天邪神】表情,身上的【逆天邪神】压力,还有心魂中的【逆天邪神】紧张、惊惧感,一下子消散了近七八成。

  就连冰云众女的【逆天邪神】脸上,也都晃过明显的【逆天邪神】失望……还有紧张之色。

  这个云澈的【逆天邪神】师父带着惊人的【逆天邪神】气势出现,但在对方问及名号时没有回答,反而直接让对方离开……无论是【逆天邪神】谁都可以看的【逆天邪神】出,他或许是【逆天邪神】在忌惮日月神宫!!

  不敢让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人知道自己的【逆天邪神】名字,更不敢对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人出手!

  不过,这也是【逆天邪神】必然的【逆天邪神】事!在这天玄大陆,一个人,一个势力再强大,又怎么敢在日月神宫面前造次!!但对日月神宫出手,那就是【逆天邪神】自取灭亡!!

  “走?”夜卷云反而向前了一步,脸上挂着淡笑,无论神情,还是【逆天邪神】眼神,都发生了显著的【逆天邪神】变化……眼前这个神秘的【逆天邪神】黑衣老者虽然气势惊人,但他刚才的【逆天邪神】言行,分明是【逆天邪神】对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忌惮!既然忌惮日月神宫,那就没什么好怕的【逆天邪神】了。而且这样看来的【逆天邪神】话……来自他的【逆天邪神】气势,或许也可能是【逆天邪神】假的【逆天邪神】……比如是【逆天邪神】用某种特殊的【逆天邪神】玄器释放出来的【逆天邪神】!因为这股气势实在过于强大,强大的【逆天邪神】不同寻常,不符常理。这世上若真存在实力与这股气势相符的【逆天邪神】人,日月神宫又怎么会不知道!另外,若他当真强大到如此地步,又怎么会连说出自己名字的【逆天邪神】胆量都没有,而且还没说上几句话,便急着让他们离开。

  “我们可是【逆天邪神】为了给死去的【逆天邪神】少主护法讨回公道而来,若是【逆天邪神】因阁下的【逆天邪神】一句话就这么走了,那我们如何向两位死去的【逆天邪神】护法和神宫中的【逆天邪神】兄弟交代!”

  夜翛然眯起眼道:“没错,我们不惜动用日月圣舟,远赴万里来到这里,好不容易才找到云澈,若是【逆天邪神】就这么走了,岂不是【逆天邪神】很没脸。若是【逆天邪神】传出去,我们整个日月神宫估计都要被世人耻笑。”

  黑衣老者全身寂然不动,声音依旧淡若死水:“那你们待如何?定要逼老夫重开杀戒吗?”

  “自然不敢,我们可都是【逆天邪神】惜命之人。”夜孤影缓缓的【逆天邪神】道,他的【逆天邪神】神情,也比之之前轻松了太多:“阁下玄气之强,平生仅见,相信定然能轻易灭杀我们之中的【逆天邪神】任何一人。但我们毕竟是【逆天邪神】这片大陆的【逆天邪神】圣地……日月神宫之人,少主亲临,四长老相随,若是【逆天邪神】就因阁下一句话退离,那我日月神宫尊严何在!身为神宫之人,岂能做出如此丧失神宫尊严之举!”

  “但,我们也自知不是【逆天邪神】阁下的【逆天邪神】对手,今日要杀云澈,也应该是【逆天邪神】无望了,却又不能就这么直接退离……”夜孤影双眸深处诡光一闪:“不若这样如何,就由我们神宫的【逆天邪神】夜石长老和阁下交手一番,相信以阁下的【逆天邪神】实力,定然能轻易将夜石长老击败,如此,我们便是【逆天邪神】实力不济,战败而退,而不是【逆天邪神】被阁下一言呵退,回神宫之后也便可以有个交代。”

  “如此既不伤人,又不伤和气,更不让阁下破杀戒的【逆天邪神】完美之策,相信阁下应该不会拒绝吧。”

  随着夜孤影缓缓说完,夜星寒、夜翛然、夜卷王、夜石全部在心中暗笑起来……不愧是【逆天邪神】心思缜密的【逆天邪神】九长老,这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完美之策!因为逼这个黑衣老者出手,若是【逆天邪神】当真有那么惊人的【逆天邪神】实力,可以胜过夜石,以他对日月神宫表现出来的【逆天邪神】“忌惮”和“不愿破杀戒”,也不会对夜石下杀手,他们完全可以全身而退。

  而若他的【逆天邪神】实力根本不济,这股强的【逆天邪神】异常的【逆天邪神】气势只是【逆天邪神】借助某种特殊方法虚张声势的【逆天邪神】话……那这里所有的【逆天邪神】人,他们便可以任意宰割!

  而如果他直接拒绝……那就完全可以确定,他根本就是【逆天邪神】虚张声势!!

  根本不等黑衣老者回应,夜石已是【逆天邪神】一个瞬身,来到了黑衣老者的【逆天邪神】前方。距离他稍近,那股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威压让他全身神经一阵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痉挛,但马上就被他全力压下,皮笑肉不笑的【逆天邪神】道:“在下便是【逆天邪神】日月神宫十五长老夜石,特来领教阁下的【逆天邪神】盖世玄力,阁下只需把在下击败,我们便会马上离开这里,决不再出现在阁下面前……还望阁下出手时手下留情啊。”

  “呵呵呵,”黑衣老者依然是【逆天邪神】那平淡到毫无感情色彩的【逆天邪神】淡笑:“既然这是【逆天邪神】你们所愿……也好。”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