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72章 遮天威压

第672章 遮天威压

  要准确的【逆天邪神】探知一个玄者的【逆天邪神】玄力等级,必须是【逆天邪神】自己的【逆天邪神】玄力高于对方!但云澈却是【逆天邪神】准确无误的【逆天邪神】将这四大帝君的【逆天邪神】玄力等级一口喊出,包括临近帝君后期的【逆天邪神】夜孤影!

  以云澈只有王玄境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绝然不可能做到!那么唯一的【逆天邪神】解释……就是【逆天邪神】这里的【逆天邪神】某个地方存在着一个玄力修为极强,甚至要超过夜孤影的【逆天邪神】人!

  之前只是【逆天邪神】有微小的【逆天邪神】疑虑,而随着云澈这句话,这个疑虑无疑瞬间放大了数十倍……甚至可以完全确定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后的【逆天邪神】确有一个巨大“靠山”存在。并且这个“靠山”的【逆天邪神】实力之强,也要大大超出他们的【逆天邪神】预料……因为对方能准确探知出他们的【逆天邪神】玄力,而他们却分毫感觉到对方的【逆天邪神】存在!能隐匿的【逆天邪神】如此完美——对方的【逆天邪神】玄力不但要超过他们,还极有可能是【逆天邪神】远远超过!

  难道……竟然是【逆天邪神】君玄境后期?

  不可能……除了四大圣地,这世间,根本不可能还有高级帝君的【逆天邪神】存在!

  此时再看云澈那毫无畏惧的【逆天邪神】淡然表情,以及让人不爽的【逆天邪神】冷笑,“虚张声势”的【逆天邪神】想法已消弭大半。

  夜孤影迅速隐下一闪而过的【逆天邪神】惊色,淡笑着道:“先不论我们今天要不要杀你……看你的【逆天邪神】反应,似乎早就知道我们会来?”

  “呵呵,”云澈很是【逆天邪神】不屑的【逆天邪神】冷笑一声,眼神更是【逆天邪神】一下子变得轻蔑,看着这个日月神宫强大九长老的【逆天邪神】目光,竟犹如在看一个白痴:“这般侮辱自己智商的【逆天邪神】话,居然是【逆天邪神】出自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长老之口!我杀那个夜紫义的【逆天邪神】时候,可是【逆天邪神】借助夜紫义的【逆天邪神】死亡魂印,将我杀他的【逆天邪神】情景完完整整的【逆天邪神】传回给了你们的【逆天邪神】少主夜星寒,要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让夜星寒马上带人赶过来杀我……你现在却在疑惑我居然知道你们会来?哈哈哈哈哈!日月神宫长老的【逆天邪神】智商……真是【逆天邪神】让人笑掉大牙!”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夜孤影眼瞳剧荡,但脸色不变,更没有恼怒,只是【逆天邪神】淡笑一声:“这么说,你在杀夜紫义的【逆天邪神】时候,早就发现了他的【逆天邪神】身上有死亡魂印,却故意借助死亡魂印,让少主知道是【逆天邪神】你杀了他?”

  “不然呢?”云澈嘴角倾斜,嘲讽的【逆天邪神】道:“你们难道就没用你们的【逆天邪神】脑子稍稍想想,为什么夜紫义和夜青盛都死了……却没有接到夜青盛的【逆天邪神】死亡印记呢!”

  日月神宫所有人的【逆天邪神】脸色齐齐微变……之前在日月圣舟之上,夜孤影便一脸慎重的【逆天邪神】说过这个疑惑,甚至提出这会不会是【逆天邪神】对方刻意保留夜紫义的【逆天邪神】死亡魂印来引诱他们前来。因为一个人既然能抹掉夜青盛的【逆天邪神】死亡魂印,就不可能发现不了夜紫义身上死亡魂印的【逆天邪神】存在。但他们却是【逆天邪神】半点都不相信,他们所能想到的【逆天邪神】解释,是【逆天邪神】夜青盛的【逆天邪神】死亡魂印早已自行消逝。因为这世上有胆子挑衅“引诱”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人还不存在……除非是【逆天邪神】自己找死!

  但现在,这些话从云澈口中说出来,让他们无法不心中一惊,不该存在的【逆天邪神】不安感也有了刹那的【逆天邪神】萌生,却见夜卷云向前一步,轻蔑的【逆天邪神】笑道:“那又如何?云澈,你在我们眼里不过是【逆天邪神】一只可怜的【逆天邪神】井底之蛙,又怎么会知道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你当真以为就凭你身后的【逆天邪神】那个‘师父’,就能和我们日月神宫叫板?哈哈哈哈……”夜卷云狂笑了起来:“真是【逆天邪神】天真可笑!我们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强大,你永远想象不到,也根本不配知道!你的【逆天邪神】底气和自以为是【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靠山,在我们日月神宫眼里,根本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天大的【逆天邪神】笑话!”

  “哦?”云澈微微低眉:“你们居然知道我的【逆天邪神】师父?”

  “啧啧,敢在我们日月神宫面前这么嚣张的【逆天邪神】人,要么死的【逆天邪神】很惨,要么活的【逆天邪神】比死还惨……”夜石手托下巴冷笑:“云小子,别说摹灸嫣煨吧瘛裤一个师父,就是【逆天邪神】一百个师父,今天也别想能保住你的【逆天邪神】命!”

  “呵呵,是【逆天邪神】么?”云澈淡淡的【逆天邪神】笑,声音从傲慢,逐渐变得低沉:“我师父平时都在自己的【逆天邪神】小世界里,我平时从不敢打扰他的【逆天邪神】清修,更不愿借助师父的【逆天邪神】力量。”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神瞬间变得阴冷:“但冰云仙宫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们却下此毒手,不但将冰云仙宫逼入绝境,还接连害死了两任宫主……此仇此恨,不共戴天!若不能报此仇,我枉为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新任宫主!!”

  “今日,我便借助我师父的【逆天邪神】力量,以夜星寒……以你们所有人的【逆天邪神】血来祭奠两位宫主的【逆天邪神】在天之灵!”云澈抬起左手:“你们马上就会知道,谁才是【逆天邪神】井底之蛙!待我师父屈尊亲临,你们可要好好的【逆天邪神】把持住……千万别吓尿了裤子而污染了这片冰雪净土!!”

  云澈声色俱厉,字字怒恨,他声音刚落,夜星寒脸色一阴,刚要说话,便换看到云澈身上光芒一闪,随之……整个人竟瞬间消失在了那里!无论身影,还有气息,都消失的【逆天邪神】无影无踪!!

  夜孤影等人都猛的【逆天邪神】一惊……他们绝不会相信一个帝君以下的【逆天邪神】玄者能在他们的【逆天邪神】眼皮之下逃脱。但以他们君玄境界的【逆天邪神】庞大实力,灵觉所能覆盖的【逆天邪神】区域,却是【逆天邪神】分毫都感觉不到云澈的【逆天邪神】存在,就这么在他们的【逆天邪神】眼前,在一瞬间,彻彻底底的【逆天邪神】消失了!

  “这……这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夜石目光横扫,沉声问道。这在他们的【逆天邪神】认知里,是【逆天邪神】根本不可能的【逆天邪神】事!别说只是【逆天邪神】一个王座,就算是【逆天邪神】同层面的【逆天邪神】帝君,也不可能在他们的【逆天邪神】视线范围内一下子消失的【逆天邪神】如此彻底!

  夜孤影眉头沉下,他忽然想到云澈刚才说的【逆天邪神】那一句“我师父平时都在自己的【逆天邪神】小世界里,我平时从不敢打扰他的【逆天邪神】清修……”,心中陡然一震……自己的【逆天邪神】小世界?难道,他的【逆天邪神】师父,竟是【逆天邪神】那传说之中能开辟自己小世界的【逆天邪神】人?云澈之所以完全消失,是【逆天邪神】进入了他师父所在的【逆天邪神】那个“小世界”?

  在他们的【逆天邪神】震惊之中,眼前忽然光芒一晃,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重新出现在了那里。而重新出现的【逆天邪神】云澈却没有看向他们,而是【逆天邪神】半低着头,就连他的【逆天邪神】气息也大幅度的【逆天邪神】收敛,神态更是【逆天邪神】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逆天邪神】狂妄傲慢,反而一副小心、恭谨的【逆天邪神】样子。

  “云澈,你的【逆天邪神】师父呢!”夜石吼声道:“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们,你那个所谓的【逆天邪神】师父听到‘日月神宫’四个字,吓的【逆天邪神】屁滚尿流的【逆天邪神】逃命去了,哈哈……”

  夜石的【逆天邪神】大笑声忽然嘎然而止,脸色骤然大变。

  “唉……”

  一声苍老悠长的【逆天邪神】叹息,带着无法言喻的【逆天邪神】沉重,和仿佛来自远古的【逆天邪神】沧桑。而伴随着这声叹息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股苍茫、磅礴到无法形容的【逆天邪神】威压。这股威压仿佛是【逆天邪神】从天地的【逆天邪神】尽头涌起,在一刹那之间,充盈了整个苍穹与大地。

  仿佛一瞬间,苍穹从头顶上倾覆而下!整个世界,都完全陷入了死寂之中。

  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四大帝君——夜石、夜翛然、夜卷云,还有最强的【逆天邪神】夜孤影,在这股威压降下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全部窒息,胸口如同压上了万丈山岳,别说喘息,连心脏的【逆天邪神】跳动都几乎完全的【逆天邪神】停止,躯体彻底的【逆天邪神】僵硬,但身体里的【逆天邪神】每一个细胞,却又在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剧烈战栗……怎么都无法停止。

  他们艰难的【逆天邪神】抬起头,瑟缩着瞳孔,看向了半空忽然出现的【逆天邪神】那个身影……他一身宽大的【逆天邪神】黑袍,在微啸的【逆天邪神】寒风中飘荡摇曳,黑袍遮住了他大半的【逆天邪神】面孔,无法看清他的【逆天邪神】真颜……而在那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威压之下,强如他们,竟都不敢去用目光碰触到他半掩的【逆天邪神】面孔,就连他身上的【逆天邪神】黑袍,都似乎透着山岳般的【逆天邪神】沉重。

  这个世上,最不可能造假的【逆天邪神】,便是【逆天邪神】气场。而这个黑衣人的【逆天邪神】气势,根本已是【逆天邪神】强大到了他们无法形容,甚至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地步。他们是【逆天邪神】立于世界之巅的【逆天邪神】强大帝君,这世上,本不该存在能让他们战栗的【逆天邪神】气场……但,在这股气势之下,他们却感觉自己就如沧海前的【逆天邪神】沙尘般卑微,他们甚至在恍惚中不敢相信这是【逆天邪神】属于人类的【逆天邪神】气场……而应该是【逆天邪神】属于远古神话中真神的【逆天邪神】覆天威压!

  更可怕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股气场磅礴无际,却并不狂暴,反而平稳无波……也就是【逆天邪神】说这仅仅是【逆天邪神】这个黑衣人自然状态下的【逆天邪神】威压,而不是【逆天邪神】全力催动玄力下的【逆天邪神】刻意外放!

  “师父!”云澈单膝跪地,头部深深垂下。这个面对日月神宫都傲慢无端的【逆天邪神】云澈,此时声音充满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恭敬……甚至还有那么一分的【逆天邪神】忐忑。

  夜星寒的【逆天邪神】脸色变得无比难看,四大长老也已无人笑得出来,他们互相对视,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深深的【逆天邪神】震惊和不安……能让他们帝君都深深恐惧战栗的【逆天邪神】气势,单凭这一点,这个人的【逆天邪神】实力,绝对要超越他们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天君!

  这就是【逆天邪神】……云澈那个神秘的【逆天邪神】师父?

  这世间……怎么会有这等魔神一般的【逆天邪神】存在!!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