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70章 劫难再临

第670章 劫难再临

  云澈和萧云换好了同样的【逆天邪神】衣服,不看面孔,两人无论正面还是【逆天邪神】背影都有着九成以上的【逆天邪神】相似度。换好衣服的【逆天邪神】萧云惴惴的【逆天邪神】道:“大哥,你究竟要……怎么做?”

  云澈目光打量了现在的【逆天邪神】萧云一番,微微点头,然后向前道:“很好,我们两个体型相似,除非极为熟悉我们的【逆天邪神】人,否则单从身型上很难把我们识别出来。”

  一边说着,云澈已从天毒珠中拿出一个木盒:“你现在坐下,我来把你易容成我的【逆天邪神】样子。”

  “啊?”萧云一愣,随之嘴巴大张:“易……易容?”

  “对!”云澈点头,眉头稍紧:“你放心,我是【逆天邪神】用特殊药物进行易容,而不是【逆天邪神】玄气易容,除非是【逆天邪神】此道高手,否则绝无可能辨识出来。”

  云澈目前在天玄大陆遇到的【逆天邪神】最强易容高手便是【逆天邪神】花洺海。但纵然是【逆天邪神】花洺海,在易容之道上也远不及他。他能?amp;无&错&小说{www}.{}.{com}谎劭苹澈5摹灸嫣煨吧瘛恳兹荩摹灸嫣煨吧瘛恳兹荩澈R膊灰欢芏?='/'>内识破。

  “可是【逆天邪神】,为什么要易容成大哥的【逆天邪神】样子?”萧云满脸的【逆天邪神】不解。

  “因为在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人来了之后……如果没有意外的【逆天邪神】话,有一段时间,你需要以我的【逆天邪神】身份,代替我去面对他们。”云澈郑重的【逆天邪神】道。

  “啊?”萧云愣住:“我……”

  “怕不怕?”云澈淡淡一笑。

  萧云短暂恍神,然后一咬牙,用力的【逆天邪神】一摇头:“不……不怕!大哥,你放心,我就算豁出命,也……”

  “豁出命就算了,”云澈笑着打断他:“我可是【逆天邪神】和你家七妹保证过把你带回去时一根头发都不会少,你要是【逆天邪神】没了命,你家七妹还不天天拿着刀追砍我,我这辈子可都别想安宁了。”

  说到这里,云澈的【逆天邪神】神情肃然起来:“但是【逆天邪神】,这件事的【逆天邪神】确会有极大的【逆天邪神】风险。夜星寒为了保证置我于死地,至少会带三个帝君过来!还有可能会带中期……甚至中期以上的【逆天邪神】帝君来。如果失败,虽然我们可以借助太古玄舟逃离,但后果会有多严重,你应该可以预想的【逆天邪神】到……易容之后,需要你做什么,我会详细的【逆天邪神】和你说。过会儿我说的【逆天邪神】每一句话,你都要牢牢的【逆天邪神】记住……这件事,对你而言也是【逆天邪神】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考验。”

  “好……我明白了。”萧云长吸一口气,认真无比的【逆天邪神】点头。

  ——————————

  云澈出了太古玄舟,将太古玄舟变幻至最小的【逆天邪神】形态……只有巴掌大小,然后来到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主门之前,将太古玄舟置入两座厚重的【逆天邪神】冰层之间。在人们的【逆天邪神】认知之中,玄舟的【逆天邪神】进出方式,自然是【逆天邪神】通过舟门。太古玄舟也可以通过舟门进入,但它还有一种特殊的【逆天邪神】进出方式,也是【逆天邪神】云澈一直所用的【逆天邪神】进出方式……那就是【逆天邪神】空间转移!

  这也是【逆天邪神】云澈今日面对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依仗之一……当然前提,是【逆天邪神】决不能让对方发现太古玄舟的【逆天邪神】存在。不过太古玄舟的【逆天邪神】能量载体是【逆天邪神】红儿,而不是【逆天邪神】在舟身,因而在静止时毫无气息动荡,再加上可以变幻大小,因而纵然是【逆天邪神】帝君,也难以发现它的【逆天邪神】存在。纵然看到了,也只会当成一个玄舟的【逆天邪神】模型。

  时至深夜,冰云仙宫万籁俱静。距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而两个时辰后,也差不多是【逆天邪神】日月神宫到达的【逆天邪神】时间。云澈以冰云仙魄发出宫主令……很快,六道雪白的【逆天邪神】仙影飞舞而来,落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前,正是【逆天邪神】缺少了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冰云七仙。

  “宫主,可有什么大事?”慕容千雪蹙眉问道。星夜将她们喊起,定然是【逆天邪神】有什么要事。

  云澈沉声道:“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大事。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人正朝我们这里赶来……再有大概两个时辰就会到达,而且到来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以少主夜星寒为首,其中至少会有三个帝君!”

  “什么!!”慕容千雪等人全部骇然失色。日月神宫少主……帝君……这些对她们而言,无疑是【逆天邪神】比噩梦还要可怕千万倍的【逆天邪神】字眼!

  两个霸皇便将冰云仙宫逼入绝境,若不是【逆天邪神】云澈赶来,冰云仙宫现在已经不复存在……至少三个帝君,这几乎是【逆天邪神】足以横扫天玄七国的【逆天邪神】力量。要毁掉一个冰云仙宫,只需举手投足!

  “至于原因,已经没时间和你们解释了。你们马上唤起所有弟子,让她们在半个时辰内带好所有重要之物,然后于半个时辰后全部聚集于此!”

  “宫主已经选好逃亡的【逆天邪神】地方了吗?”。君怜妾紧张的【逆天邪神】道。

  “不,我没说过一定要逃!”云澈平静的【逆天邪神】道:“对面是【逆天邪神】日月神宫,你们应该很清楚,今天逃了,今后也将永远处在逃亡之中,永远都会在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阴影之下。我们冰云仙宫所有弟子聚集在这里,就是【逆天邪神】要一起面对日月神宫。”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她们怔然。楚月璃轻叹一声,黯然道:“那毕竟是【逆天邪神】日月神宫,是【逆天邪神】我们根本无法抗衡的【逆天邪神】。她们留下,也只能白白的【逆天邪神】送死……就由我们六人留下面对日月神宫,至于她们……还有两个时辰,或许还来得及远离,能够逃离魔掌的【逆天邪神】人越多,冰云仙宫就会多残存一抹星火。”

  “不!我只说过要一起面对日月神宫,可没说过要让你们去送死!”云澈无比认真的【逆天邪神】道:“虽然这次是【逆天邪神】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少主亲至,但绝不代表我们就此陷入绝境,如果你们相信我的【逆天邪神】话……我不敢保证能保下冰云仙宫,但一定会保住你们所有人的【逆天邪神】性命,无论是【逆天邪神】各位师叔师伯,还有所有师姐师妹……我保证一个都不会少!”

  “而如果一切顺利,连冰云仙宫也保下的【逆天邪神】话……”云澈微微抬首,目光一一扫过她们的【逆天邪神】雪颜明眸:“那我们冰云仙宫将是【逆天邪神】涅槃重生,今后,至少在短时间内,绝不会再有人敢触犯……直到我们成长到足以和他们抗衡!”

  夜幕之下,雪月无声,慕容千雪、君怜妾、木蓝衣、楚月璃、风寒月、风寒雪都怔怔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久久无言……她们无法想象,面对着他亲口所言的【逆天邪神】“日月神宫少主”、“至少三个帝君”,他究竟是【逆天邪神】凭借什么,说出这样的【逆天邪神】话。

  夜幕越来越沉,天空的【逆天邪神】颜色从灰白逐渐转向更加深邃的【逆天邪神】灰暗。楚月璃首先出声:“好……你是【逆天邪神】我们的【逆天邪神】宫主,你的【逆天邪神】话,我们当然会相信。”

  “我们这就去召集所有弟子。”慕容千雪颔首道。说话时,她的【逆天邪神】发梢已是【逆天邪神】冰珠微现……灭杀了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两个霸皇,让冰云仙宫暂离绝境,但她们都知道这并不是【逆天邪神】劫难的【逆天邪神】终结,而仅仅是【逆天邪神】开始……只是【逆天邪神】没想到,更大的【逆天邪神】劫难会来的【逆天邪神】如此之快。

  “另外,我接下来会在冰夷神殿之中,并会设置隔离结界,在我主动出来之前,除非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人提前到来,否则不要让任何人接近那里。”云澈肃然道,然后也不解释,浮空而起,直飞冰夷神殿的【逆天邪神】方向而去。

  ——————————

  千里冷寂,夜风冰寒,不知不觉间,天色已从灰暗变得灰白,再到苍白……直至变得明亮。两个时辰的【逆天邪神】时间,悄然而逝。

  所有冰云弟子都早已聚集于主门前方,紧张和决然的【逆天邪神】气息,也笼罩了整个冰云仙宫。

  慕容千雪等人漂浮在高高的【逆天邪神】上空,她们的【逆天邪神】美眸时而看着南方,时而向后看向冰夷神殿的【逆天邪神】所在……云澈在进入冰夷神殿后,便再无动静。而时间,距离云澈所说的【逆天邪神】“两个时辰”越来越近,她们唯有不断以冰心诀平复心境。

  这时,一阵遥远,但刺耳无比的【逆天邪神】撕裂声从西南方的【逆天邪神】天空传来,并且以极快的【逆天邪神】速度越来越近……随之,就在撕裂声传来的【逆天邪神】方向,一个隐约的【逆天邪神】黑点出现了苍白色的【逆天邪神】天空之上。

  “那是【逆天邪神】什么……啊!!”

  随着冰云女子的【逆天邪神】惊呼声,一瞬间……仅仅是【逆天邪神】一瞬间,视线中的【逆天邪神】黑点便以始料未及的【逆天邪神】恐怖速度放大了无数倍,清晰现出了一个遍体银色的【逆天邪神】玄舟轮廓。其速度之快,远远超过了所有冰云女子的【逆天邪神】认知,而随之,这艘银色玄舟又以极快的【逆天邪神】速度停滞……就这么停滞了在了她们前方不到百丈的【逆天邪神】距离。

  寒风变得混乱,空间在隐隐的【逆天邪神】震荡,一股庞大到无法形容的【逆天邪神】玄力气场几乎笼罩了整个冰极雪域,让冰云仙宫最强的【逆天邪神】慕容千雪等人都彻底屏息。这等只能称之为“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玄力层次……是【逆天邪神】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人……真的【逆天邪神】来了!!

  “这艘玄舟,名字叫日月圣舟,是【逆天邪神】日月神宫最顶级的【逆天邪神】玄舟,速度极快,轻易不会动用。这次为了到访我们冰云仙宫,却是【逆天邪神】把它都开出来了。”

  一个平静中微带讥讽的【逆天邪神】声音从后方传来,她们连忙回首,在惶恐中惊喜的【逆天邪神】道:“宫主!”

  云澈踏风而至,转眼间便飞至慕容千雪等人的【逆天邪神】前方。他在冰夷神殿的【逆天邪神】两个时辰究竟做了什么,她们无人知道。但,隐隐约约的【逆天邪神】,她们感觉到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沉重感,竟比之前还要减弱了许多。此时面对已到来的【逆天邪神】日月圣舟,他无论气息、还有眉宇之间,都是【逆天邪神】一片平静……甚至还有些傲然,惟独没有惶然和恐惧!

  云澈站在最前方,目光直视着舟门还没有打开的【逆天邪神】日月圣舟,平静的【逆天邪神】脸上似乎还微带笑意:“各位师伯、师叔、师姐、师妹,眼下,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我们冰云仙宫千年历史中,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劫难!但是【逆天邪神】,我既为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宫主,赌上我云澈的【逆天邪神】尊严……绝不会让冰云仙宫就此沦陷!更不会让你们任何一个人遭到毒手。你们接下来要做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慌乱!说不定……”

  他转过头来,冲着冰云少女们轻轻的【逆天邪神】一笑:“你们还会发现,日月神宫并没有你们想的【逆天邪神】那么可怕。”

  劫难当前,她们每个人嗅到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冰冷和压抑的【逆天邪神】绝望气息。但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还有他大敌当前的【逆天邪神】淡淡微笑,却是【逆天邪神】如一抹轻风,将这些压抑与恐惧拂散了大半,所有冰云女子的【逆天邪神】目光都落在了那个挡在她们最前方的【逆天邪神】背影之上,眸光微颤间,一种依赖、信任,还有无法言喻的【逆天邪神】陌生温度感在心间不断的【逆天邪神】萌生、膨胀着,这是【逆天邪神】在上任宫主宫煜仙身上,她们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感觉。

  楚月璃默默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背影,美眸在迷离间久久失神……谁能想到,那个当初在流云城人人轻视,人人讥讽,在倾月的【逆天邪神】求情下她才出手庇护的【逆天邪神】少年,竟在短短几年之间,撼动了苍风国,撼动了整个天玄大陆……如今,更是【逆天邪神】成为了冰云仙宫在巨大劫难面前的【逆天邪神】唯一依靠!

  随着一阵沉重的【逆天邪神】响动,日月圣舟的【逆天邪神】舟门在这时打开,一个个全身荡动着磅礴玄气的【逆天邪神】身影从中缓缓走出。云澈双手抱胸,目光一个个扫过从日月圣舟走下的【逆天邪神】人,嘴角徐徐勾起一抹淡淡的【逆天邪神】冷笑:“夜星寒,你可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们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所谓圣舟有多了不起,原来也不过如此,竟让我多等了这么久!”

  走出日月圣舟的【逆天邪神】人脚步全部顿了一下,脸色更是【逆天邪神】齐齐微变。

  夜星寒带着四大帝君,十五霸皇,驾驭日月圣舟前来,就是【逆天邪神】要在盛怒之下,在最短时间内灭杀云澈,让他连反应和逃跑的【逆天邪神】机会都没有。在到来这里的【逆天邪神】途中,他们都已预想了很多种画面……他们想到面对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从天而降,云澈或许会吓的【逆天邪神】当场瘫软,也或者会抱头鼠窜。在恐惧中没命的【逆天邪神】逃跑……也或者他有所察觉,逃离了冰云仙宫,然后他们会毁掉冰云仙宫,再直捣苍风皇城,等着看云澈那一脸的【逆天邪神】绝望……

  但他们就是【逆天邪神】死也想不到在到来时,见到的【逆天邪神】会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画面……云澈的【逆天邪神】姿态,竟是【逆天邪神】在好整以暇的【逆天邪神】等待着他们,显然早已知晓了他们会到来……却非但没有逃走,反而没有半点的【逆天邪神】惶恐和害怕,声音更是【逆天邪神】震耳铿锵,连哪怕一丝紧张的【逆天邪神】颤抖都没有。而他微咧的【逆天邪神】嘴角和分明带着傲慢与戏虐的【逆天邪神】眼神,竟像是【逆天邪神】在审视入套的【逆天邪神】猎物!

  身为“捕猎者”的【逆天邪神】他们,在面对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时,竟有了一刹那成为“猎物”的【逆天邪神】感觉。

  ——————————

  【好像一直忘记说了……我们的【逆天邪神】贴吧已经复活了!】

  【最近在培训考试……悲……】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