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68章 逼近的【逆天邪神】日月神宫

第668章 逼近的【逆天邪神】日月神宫

  “哼,真是【逆天邪神】天真!”茉莉一阵哧鼻:“霸皇神脉最大的【逆天邪神】特性之一,就是【逆天邪神】成长。±,而邪神与荒神之力的【逆天邪神】特征,却是【逆天邪神】暴走与圣躯!你拥有邪神玄脉,虽然如今只是【逆天邪神】王玄境三级,但玄力暴走之下,却可与初期帝君一战!荒神之力下,你的【逆天邪神】躯体之强韧,同样堪比帝君!如今的【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确不可能是【逆天邪神】夏元霸的【逆天邪神】对手,但若与夏元霸同一境界,十个他都不可能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对手!”

  “不过……”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低了下来:“虽然如此,他成长的【逆天邪神】幅度之大,也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过于异常。我当初说过,霸皇神脉一旦觉醒,玄力将直接暴涨到王玄,甚至霸玄境界,但这是【逆天邪神】在霸皇神脉完全觉醒的【逆天邪神】状态之下。而三年前,他的【逆天邪神】霸皇神脉只是【逆天邪神】初步觉醒,却已成就霸皇。而如今,他的【逆天邪神】霸皇神脉依旧没有完全觉醒,却已是【逆天邪神】成就帝君……在这个位面,如此短的【逆天邪神】时间,是【逆天邪神】不可能通过纯粹的【逆天邪神】修炼而到达如此程度的【逆天邪神】成长,而只有可能是【逆天邪神】来自本就沉睡在霸皇神脉中的【逆天邪神】力量!但,正常的【逆天邪神】霸皇神脉之中,是【逆天邪神】不可能先天沉睡如此程度的【逆天邪神】力量,更何况是【逆天邪神】在这个低等的【逆天邪神】位面……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性……”

  “什么意思?”云澈追问道。

  “那就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生父,或者生母,是【逆天邪神】个极其厉害的【逆天邪神】人物,因而霸皇神脉之中,除了战神之力,还先天承载了一部分来自生父、或者生母的【逆天邪神】强大天赋与力量。否则,他绝无可能在霸皇神脉还未完全觉醒的【逆天邪神】状态下,成长速度便高到如此程度。”茉莉很是【逆天邪神】确定的【逆天邪神】道。

  “可是【逆天邪神】,元霸的【逆天邪神】父亲一生从商,几乎没修过玄力,元霸的【逆天邪神】母亲……在他很小的【逆天邪神】时候就去世了。”云澈皱了皱眉头道。

  “夏元霸和夏倾月一个有着极强的【逆天邪神】霸皇神脉,一个有着‘九玄玲珑体’和‘冰雪琉璃心’,若说他们的【逆天邪神】父母只是【逆天邪神】凡人……简直是【逆天邪神】天大的【逆天邪神】笑话!”茉莉一声冷笑:“他们的【逆天邪神】父亲我倒是【逆天邪神】见过,那个叫夏弘义的【逆天邪神】人,的【逆天邪神】确只是【逆天邪神】个凡人。但他们的【逆天邪神】生母,非但不可能是【逆天邪神】凡人……而且必定是【逆天邪神】强大到如今的【逆天邪神】你根本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境界!”

  云澈:“……”

  ——————————————

  夜幕沉下,揽月宫灯火通明。

  苍风皇城安静一片,暗云遮蔽着月光,让整个皇城黑压压一片,近乎窒息。云澈、苍风夏元霸等人互说着这三年的【逆天邪神】遭遇,久别重逢,本该是【逆天邪神】欢天喜地,但被践踏的【逆天邪神】满目疮痍,且被神凰国侵占了大半的【逆天邪神】故土,让气氛始终有些压抑。

  “月儿,你早些休息吧。你放心,有我在,我们的【逆天邪神】皇城绝对不会有事。”云澈握着苍月的【逆天邪神】小手,心疼的【逆天邪神】道。

  苍月却是【逆天邪神】微笑着摇头,道:“夫君,你去冰云仙宫后,我传音给了爷爷和泠汐,告诉他们你回来了……泠汐给我回传的【逆天邪神】声音带着很重的【逆天邪神】哭腔……他们现在在流云城一定等的【逆天邪神】望眼欲穿了,虽然现在已经半夜,但他们一定还没睡,你还是【逆天邪神】早些去和他们团聚吧。皇城这边,有元霸在,也完全不需要担心的【逆天邪神】。”

  云澈下意识的【逆天邪神】转头看向了东方,轻叹一声,却是【逆天邪神】微微摇头:“冰云仙宫现在岌岌可危,而且有祸及到这里的【逆天邪神】可能。我还是【逆天邪神】在解决完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事之后再回流云城吧,免得刚团聚,就又让他们挂心。”

  “冰云仙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现在情况怎么样了?”苍月担心的【逆天邪神】问道。

  云澈微微沉默,然后简短的【逆天邪神】陈述了一番冰云仙宫这六个月的【逆天邪神】遭遇和目前的【逆天邪神】处境。

  “什么?日月神宫!?”夏元霸一声低吼,猛然站起:“又是【逆天邪神】日月神宫!他们为什么要对我姐姐下手……那个夜星寒……”夏元霸全身煞气升腾:“他三年前差点害死了姐夫,现在居然又对我姐姐下手……”

  云澈平静的【逆天邪神】道:“夜星寒的【逆天邪神】性格狂妄、自负、毒辣而且有些极端,但同时又绝不是【逆天邪神】个愚蠢之人,他在知道我还活着,而且又一次坏了他的【逆天邪神】事,还杀了他的【逆天邪神】人之后,最有可能做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在最短时间内,将我彻底置于死地,让我连逃脱和远离的【逆天邪神】机会都没有。还有可能……他这次会亲自到来。”

  “那正好!!”夏元霸双手猛攥:“看我一拳轰烂他的【逆天邪神】脑袋!”

  云澈摇头:“元霸,不要冲动。我目前的【逆天邪神】实力层面,已经在夜星寒那里暴露。他既然要彻底置我于死地,所带来的【逆天邪神】人,绝不可能是【逆天邪神】我们两个人就能对付的【逆天邪神】……而且,你现在是【逆天邪神】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人,如果你出面,一旦演变成日月神宫与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冲突,引起双方,甚至所有圣地的【逆天邪神】注意,对冰云仙宫而言,不但没有任何好处,反而会是【逆天邪神】一场极为可怕的【逆天邪神】灾难。”

  “啊?为什么?”夏元霸不解的【逆天邪神】道:“我刚好可以以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立场保护冰云仙宫,这样,就应该没有人敢欺负冰云仙宫了才对,怎么会是【逆天邪神】灾难呢?”

  云澈摇头,沉眉道:“日月神宫之所以对冰云仙宫下手,是【逆天邪神】因为倾月身上的【逆天邪神】一个秘密,而这个秘密目前只有夜星寒和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一个人知道。如果这次的【逆天邪神】事惊动了四大圣地,这个秘密就会有被越来越多人知道的【逆天邪神】可能……那时,觊觎倾月的【逆天邪神】将不再是【逆天邪神】只有夜星寒,而是【逆天邪神】所有圣地,甚至更多的【逆天邪神】强大势力,冰云仙宫也将被彻底卷入这场洪流之中。”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夏元霸心里一惊,大脑快速的【逆天邪神】冷却了下来。他没有去问云澈口中姐姐的【逆天邪神】“秘密”是【逆天邪神】什么,因为他已惊醒过来,这个“秘密”,知道的【逆天邪神】人越少越好,包括自己。若他真的【逆天邪神】出面去保护冰云仙宫……那么,事态就的【逆天邪神】确会被扩大化——他很清楚,自己早已不再是【逆天邪神】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普通弟子。

  “那现在该怎么办……姐姐她现在在哪里?有没有危险?”夏元霸紧张的【逆天邪神】道。

  “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那个逃生玄阵是【逆天邪神】个随机空间阵,没有人知道她被传送到了哪里。十万里传音符也一直无法联系到她,应该是【逆天邪神】被传送到了很远的【逆天邪神】地方。不过……”云澈淡淡的【逆天邪神】一笑,安慰着道:“元霸,你也不用太担心,倾月六个月前就已经是【逆天邪神】半步霸玄的【逆天邪神】境界,纵观整个大陆,都没有多少人能欺凌得了她。而且她那么聪明,一定不会有什么事,或许过不了多久,在知道冰云仙宫平安无事后,她就会回来了。”

  云澈虽然也记挂着夏倾月到底去了哪里,但潜意识里对她的【逆天邪神】安危却是【逆天邪神】并没有太多的【逆天邪神】担心。她的【逆天邪神】实力、天赋与聪颖只是【逆天邪神】极小的【逆天邪神】一部分原因,最主要的【逆天邪神】原因,是【逆天邪神】她除了“九玄玲珑体”外,还拥有茉莉口中不该出现在这个位面的【逆天邪神】“冰雪琉璃心”,茉莉说过拥有“冰雪琉璃心”的【逆天邪神】人会受天道眷顾……虽然他不太明了“天道眷顾”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概念,但至少应该不会遭遇厄运吧?

  “嗯……对!姐姐那么厉害,一定不可能有事的【逆天邪神】。”夏元霸用力点头道,然后想了想,拿起了一个遍体金色,形状奇异的【逆天邪神】传音玉,未见他用传音符,只将玄力输入其中,传音玉便闪动起金芒,夏元霸对着传音玉出声道:“师父,弟子现在在苍风皇城,请师父帮忙查探一下日月神宫那边有没有什么特殊的【逆天邪神】动向……尤其是【逆天邪神】高等圣舟的【逆天邪神】动向。”

  天下第一和天下第七一直静静的【逆天邪神】听着他们说话,始终没有插口。皇极圣域、日月神宫,他们虽不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人,但这两个名字对他们而言要比绝大多数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人还要熟悉。因为那是【逆天邪神】曾经入侵他们幻妖界的【逆天邪神】恶人,更是【逆天邪神】害妖皇遇难,害幻妖界陷入百年动荡的【逆天邪神】罪魁祸首之二。

  他们跟着云澈到来天玄大陆,本只是【逆天邪神】为了陪同萧云与他的【逆天邪神】亲人相聚,没想到在这个据说王玄便已是【逆天邪神】最高境界的【逆天邪神】国度,竟直接与间接的【逆天邪神】碰触到了皇极圣域和日月神宫这两个可怕的【逆天邪神】存在。

  天下第一的【逆天邪神】眼神很复杂,他到来天玄大陆,是【逆天邪神】为了保护天下第七的【逆天邪神】安危,本以为是【逆天邪神】自己太过谨慎多虑……但如今,才是【逆天邪神】第一天,他便已无法心神安宁。

  夏元霸的【逆天邪神】传音玉尚未收起,便忽然又亮起了起来,他连忙拿起,来自古苍真人的【逆天邪神】魂音迅速传至他的【逆天邪神】心海之中,让他脸色一变。

  “你师父他怎么说?”云澈眉头一动,马上问道。夏元霸的【逆天邪神】师父这么快就给了他回应,显然是【逆天邪神】早已察觉到了日月神宫那边有什么异常动向。

  夏元霸抬头,沉声道:“师父说,早在两个时辰前,日月圣舟就从日月神宫飞出,而且是【逆天邪神】极限的【逆天邪神】飞行速度,所飞行的【逆天邪神】方向,也正是【逆天邪神】苍风国的【逆天邪神】所在!”

  “日月圣舟!?”云澈眉头锁起,根据夜青盛的【逆天邪神】记忆,日月圣舟是【逆天邪神】日月神宫最顶级的【逆天邪神】玄舟,虽比不上夏元霸这次所驾驭的【逆天邪神】天圣神舟,但速度之快,绝对要远超常人的【逆天邪神】认知,并且还带有极强的【逆天邪神】攻击能力。

  “我听师父说过,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日月圣舟只有天君夜魅邪和他的【逆天邪神】儿子夜星寒才能驾驭。而师父刚才说夜魅邪现在正在至尊海殿中……那么,夜星寒,一定就在日月圣舟之中!”夏元霸咬牙切齿道。闭关的【逆天邪神】这三年,他的【逆天邪神】力量觉醒、提升的【逆天邪神】如此之快,便是【逆天邪神】源自对复仇力量的【逆天邪神】渴望。而复仇的【逆天邪神】对象,自然就是【逆天邪神】夜星寒。如今虽然看到云澈安然无恙,但对夜星寒的【逆天邪神】恨意却是【逆天邪神】因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劫难而不减反增……如果夜星寒现在就在他的【逆天邪神】面前,即使有云澈刚才的【逆天邪神】提醒,他也一定会全力一拳轰在他的【逆天邪神】脑袋上——即使他是【逆天邪神】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少主,天君唯一的【逆天邪神】儿子!

  “以日月圣舟的【逆天邪神】速度,再有四个时辰左右……最多四个半时辰,就会到达!姐夫,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夏元霸已是【逆天邪神】跟本无法坐住,他双拳紧攥,全身玄气无法控制的【逆天邪神】动荡……如今他的【逆天邪神】玄力虽已高的【逆天邪神】恐怖,但对于云澈那近乎本能的【逆天邪神】信任和依赖,却是【逆天邪神】一点都没变。

  “云大哥,马上用玄舟带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人离开吧。有云大哥的【逆天邪神】玄舟在,她们一个都不会有事的【逆天邪神】。”天下第七喊道。

  “不行!”云澈沉声道:“夜星寒这次不惜动用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最强玄舟全速赶来,必定是【逆天邪神】要不惜代价将我置于死地,如果让他在冰云仙宫扑了空,毁掉冰云仙宫尚在其次,他必定会马上针对苍风皇城来逼我出现……如果他这三年调查过我的【逆天邪神】话,说不定还会转向流云城!毕竟,我的【逆天邪神】身份是【逆天邪神】苍风皇室的【逆天邪神】驸马,流云城又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出生地。”

  “可是【逆天邪神】,那是【逆天邪神】日月神宫!老爹说过,四大圣地,无论哪一个,都要比我们任何一个守护家族都要强大!就凭我们几个人,根本不可能应对的【逆天邪神】。”天下第七焦急的【逆天邪神】道。

  “老七说的【逆天邪神】没错。”天下第一也郑重道:“云兄弟,你有那个可以穿梭空间的【逆天邪神】玄舟,就算是【逆天邪神】日月神宫到来,你想保护谁,都可以将他们安然带离。至于其他……无论什么,都没有留得性命更重要。”

  云澈目光微转,相对于其他人的【逆天邪神】焦急和微慌,云澈的【逆天邪神】神情看上去却是【逆天邪神】镇定的【逆天邪神】多:“如果真到了那一步,我自然会有玄舟带所有人逃离……但只有是【逆天邪神】迫不得已的【逆天邪神】时候。”

  脚下,是【逆天邪神】苍风国在灾难之下,苍月用尽全部所守护的【逆天邪神】最后荣光。他岂能让这座皇城没有毁在神凰之手,却因为自己而毁在夜星寒的【逆天邪神】手上。

  “云兄弟,难道你想到了什么方法?可是【逆天邪神】,对面是【逆天邪神】日月神宫,还是【逆天邪神】少主亲至,你也说过对方已经大致知道了你现在的【逆天邪神】实力层次……”天下第一皱眉道。他绝不怀疑云澈的【逆天邪神】能力……因为当初就连淮王在他面前都一败涂地。但是【逆天邪神】,在现有的【逆天邪神】条件之下,他无论怎么思索,都想不出可以应对的【逆天邪神】方法。

  除非他返回幻妖界,把小妖后带过来……那日月神宫无论来多少强者,都是【逆天邪神】送菜的【逆天邪神】。

  “差不多吧……把握不大,只能赌一赌了。”不等他们询问,云澈站起身来:“元霸,你留在这里保护皇城。如果神凰帝国再敢来,只管全部轰杀!天下兄,七妹,你们留下保护月儿……萧云,你和我一起去冰云仙宫,现在就去。”

  “啊?”萧云神色一呆,有些不确定的【逆天邪神】伸手指了指自己:“我?”

  “啊!?”天下第七嗖的【逆天邪神】冲了过来,半个身体挡在萧云前面,神色紧张的【逆天邪神】道:“为……为什么是【逆天邪神】云哥哥和你一起去?日月神宫那么危险,云哥哥他万一……万一……”

  “放心啦,你忘了我的【逆天邪神】玄舟了么,他和我一起,可要比你们还安全的【逆天邪神】多。”云澈伸手把天下第七的【逆天邪神】肩膀一拨,然后一把拉过萧云:“我保证你再见到他的【逆天邪神】时候一根头发都不会少,否则我任凭你处置。”

  “七妹你不用担心,有大哥在,我一定不会有事的【逆天邪神】。”萧云也马上劝慰道。

  对于刚才下意识的【逆天邪神】反应,天下第七微微脸红,连忙甩手道:“好啦好啦,我和云哥哥才不是【逆天邪神】那种胆小怕事的【逆天邪神】人……但是【逆天邪神】说好了,一根头发都不许少!”

  “云兄弟,你到底要怎么做?”天下第一忍不住好奇问道。

  “简单来说,就是【逆天邪神】把他们吓回去。”云澈微微一笑,眼瞳中微闪奇光:“最好是【逆天邪神】吓的【逆天邪神】他们以后再也不敢找我的【逆天邪神】麻烦。”

  “吓回去?”天下第一一愣,所有人也都愣住。若是【逆天邪神】震慑……以云澈目前的【逆天邪神】实力,足以将普通的【逆天邪神】玄者彻底震慑。但,对面是【逆天邪神】日月神宫,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最高层次的【逆天邪神】存在,云澈又怎么可能吓得住他们……甚至可以说,整个天玄大陆,都几乎不可能存在什么足以让他们受到巨大惊吓的【逆天邪神】东西。

  云澈没有解释,平静的【逆天邪神】道:“我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如果成功的【逆天邪神】话,他们至少在短时间内不会再来。但如果失败的【逆天邪神】话……就只能逃跑了。”

  “萧云,我们走吧。”

  “啊……好!”

  “月儿,你放心,虽然会有可能失败。但如果我要逃跑的【逆天邪神】话,这世上还真没有几个人能拦得住我,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像三年前那样出事,明日午时之前,我一定会平安回来。”云澈抓起萧云手臂,看着苍月的【逆天邪神】眼睛道,然后转过身去,带着萧云飞出了大殿。

  “夫君……”视线中的【逆天邪神】背影转瞬消失,苍月下意识的【逆天邪神】向前一步,看着外面的【逆天邪神】夜空,眸光一片朦胧。她所爱,所嫁的【逆天邪神】男子,他的【逆天邪神】人生,似乎永远伴随着别人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波澜,这是【逆天邪神】他们生死之隔后相聚的【逆天邪神】第一天……却又不得不匆匆离开,用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去面对天玄大陆最超然的【逆天邪神】存在……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