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67章 冰云仙影

第667章 冰云仙影

  云澈和夜星寒虽然只有一次接触,但他在七国排位战赛场,以及太古玄舟的【逆天邪神】所有表现,已足以让云澈看清他的【逆天邪神】性情。雅﹎>>文吧>>w--.-星寒在知道他还活着后,有极大可能会第一时间赶来杀他……还是【逆天邪神】亲自赶来!

  刚刚解除了苍风皇城和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危难,更大的【逆天邪神】危机却随之而来。在空中俯视了一番算是【逆天邪神】平静下来的【逆天邪神】冰云仙宫,他长舒一口气,唤出太古玄舟,回到了苍风皇城。

  不过,他并没有发觉到,在极其遥远的【逆天邪神】上空,一双冰晶般的【逆天邪神】美眸一直在默然的【逆天邪神】注视着他。直到他离开,这双美眸才终于收回了眸光,冰雾缭绕下的【逆天邪神】面容微起波澜,她一身白衣,飘渺似仙,而她身躯周围所飘动的【逆天邪神】冰灵,比之世上最完美的【逆天邪神】水晶还要清澈纯净。

  “师尊,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结局,和预想的【逆天邪神】完全不一样呢。”她的【逆天邪神】身边,蓝衣少女开口道。她的【逆天邪神】声音里透着喜悦,因为她知道,眼前的【逆天邪神】白衣女子虽然心中立誓,但依然根本无法完全放下,否则,也不会在今天,又一次冒着风险来到这里:“不过,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宫主,居然变成了一个男人……虽然是【逆天邪神】他解除了危险,而且有那么一点点迫不得已,但总觉得有些……怪怪的【逆天邪神】。”

  “如果他真的【逆天邪神】可以让冰云仙宫安然渡过这场劫难,是【逆天邪神】男是【逆天邪神】女,又有何关系。”白衣女子轻然道:“冰云诀与冰夷神功男子亦可修炼,冰云仙宫只收女弟子的【逆天邪神】门规,不过是【逆天邪神】一种自我保护。”

  “总之就是【逆天邪神】怪怪的【逆天邪神】。我们吟雪界的【逆天邪神】那些男人,除了寒逸师兄,每一个都讨厌死了。”蓝衣少女撇了撇粉嫩的【逆天邪神】芳唇,然后好奇的【逆天邪神】道:“师尊,你刚才一直在盯着那个叫云澈的【逆天邪神】人看,他的【逆天邪神】身上有什么奇怪的【逆天邪神】地方吗?”

  “……”白衣女子微微侧眸:“他身负冰夷神功,而且已至第六重境,却又可以燃烧金乌神炎。冰炎同躯,还是【逆天邪神】极寒的【逆天邪神】冰夷之力与暴烈的【逆天邪神】金乌火焰,他的【逆天邪神】玄气却又稳固无比,毫无浮乱之象……太不寻常。”

  白衣女子月眉稍蹙……似乎有所不解。而以她所在的【逆天邪神】层面,这世间能让她不解之事,已没有多少。﹎雅﹎文吧﹍w·w·w·.·y`a-

  “啊?他烧死那个紫衣人用的【逆天邪神】火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金乌神炎?我还以为是【逆天邪神】错觉呢。”蓝衣少女面露讶色:“这么说,这片大陆上居然有着金乌留下的【逆天邪神】传承?唔……如果被炎神界的【逆天邪神】金乌宗知道,一定会马上派人来这里的【逆天邪神】。”

  “……”白衣女子默然。

  “师尊,你怎么了?为什么忽然变得好严肃?”蓝衣少女看着她问道。

  “……”白衣女子微微闭目,似乎在极力集中着精神:“你有没有觉得……有人在某个地方看着我们?”

  “啊?”蓝衣女子嘴唇大张,然后马上摇头:“怎么会……这个位面怎么可能有人发现我们的【逆天邪神】存在呢?师尊一定是【逆天邪神】出现错觉了。”

  “……”少顷,白衣女子的【逆天邪神】眼眸缓缓睁开,轻声道:“或许吧……”

  这时,她身体周围的【逆天邪神】冰灵忽然变得混乱起来,冰雾缭绕下的【逆天邪神】仙躯剧烈一震,一口殷红的【逆天邪神】鲜血毫无预兆的【逆天邪神】从她的【逆天邪神】唇间喷出,将她云白色的【逆天邪神】衣袖染红大片。

  “师尊!!”蓝衣少女一声惊呼,慌忙扶住白衣女子的【逆天邪神】身体,惶然道:“怎么……怎么会这样……不是【逆天邪神】半个月前才发作过吗……为什么这么快又……”

  云袖轻抚,冰华瞬现,所有的【逆天邪神】血迹在一瞬间消失无踪,但冰雾下的【逆天邪神】容颜多了几分异样的【逆天邪神】苍白,就连冰灵飞舞的【逆天邪神】轨迹,也变得错乱不堪。白衣女子平缓气息,声音却依旧淡然如烟:“伤及命源,回天乏术,能苟延千年,已是【逆天邪神】命运所眷,无需悲怨。”

  她的【逆天邪神】话,暗示着她已经开始感觉到了生命的【逆天邪神】终结。蓝衣少女的【逆天邪神】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不……师尊不可以这样认命……师尊千年前伤的【逆天邪神】那么重,界王大人都有办法……这次……界王大人也一定会有办法的【逆天邪神】……或者……我……我去求炎神界……”

  “不许胡言!”白衣女子轻声训斥,自从她吐血之后,短短十几息的【逆天邪神】时间,她身上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已减弱了一半多,看了下方无际的【逆天邪神】雪域一眼,她轻叹一声,道:“我们走吧,这里气息浑浊,会让我伤势快速加剧……”

  “本以为已彻底割舍,但终究……毕竟,它就像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孩子……或许过不了多久,我还是【逆天邪神】会忍不住再来一次吧。雅文.=y-a-w-e·`.>

  她带起蓝衣少女的【逆天邪神】手臂,身体缓缓飞起,直至没入一个无声出现的【逆天邪神】玄阵之中。

  而随着玄阵的【逆天邪神】消失,她们之前停留的【逆天邪神】地方,一个有着血红色及腰长发,瞳孔里释放着妖异光芒的【逆天邪神】少女身影缓缓浮现。

  “吟雪界?”少女一声极低的【逆天邪神】冷哼:“哼!难怪总觉得冰夷神功有朦胧的【逆天邪神】熟悉感……原来是【逆天邪神】没有了冰凰之魂的【逆天邪神】‘冰凰封神典’!”

  “还真是【逆天邪神】有意思。”她一声似玩味的【逆天邪神】低笑,随之身化虚影,完全消失在了那里。

  ————————————————

  在苍风皇城上空出现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异样的【逆天邪神】能量波动便让云澈眉头大皱,视线瞬间扫向了南方……原本被自己以“黄泉灰烬”摧毁的【逆天邪神】大地上,赫然出现了更加深重的【逆天邪神】摧毁痕迹,本就大幅度下陷的【逆天邪神】大地,竟又印上了一个足有十几里之大的【逆天邪神】深坑!虽然似乎已过去了很久,但深坑之中,依然还残留着层面极高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

  那似乎……是【逆天邪神】君玄境界的【逆天邪神】气息!

  “驸马大人!你回来了!”城墙之上,带着一身伤却依然在最前方坚守的【逆天邪神】封云烈看到云澈,惊喜而激动的【逆天邪神】喊叫起来。周围的【逆天邪神】苍风兵士也都高高抬头,目光在激动中颤荡……犹如在仰望神明。

  云澈从空中落下,问道:“封将军,那里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我离开的【逆天邪神】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封云烈连忙道:“驸马大人离开后大概半个时辰,便又有一支神凰军以极高的【逆天邪神】速度从西南方向而来,而且带了大量的【逆天邪神】火焰战驹和飞行玄兽……”

  “什么?”云澈眉头一沉:“为什么没有给我传音!”

  “当时陛下多次给驸马大人传音,却每次都是【逆天邪神】传音失败。”封云烈道:“当时天下大人猜测驸马大人可能是【逆天邪神】处在有着隔绝结界的【逆天邪神】地方,所以无法接受传音……”

  传音失败……隔绝结界?云澈猛的【逆天邪神】一愣,随之瞬间想到了自己和冰云众女停留了整整一个时辰,安眠着冰云仙宫历代宫主的【逆天邪神】冰云秘地,难道……

  “不过云驸马不需要担心,”封云烈激动的【逆天邪神】道:“那些神凰大军刚要攻过来的【逆天邪神】时候,一个无比厉害……简直和驸马大人一样厉害的【逆天邪神】英雄出现了,而且这个英雄还是【逆天邪神】……”

  砰!!

  有什么东西被粗暴的【逆天邪神】轰开,随之,一个云澈无比熟悉,粗犷厚重,却又分明带着哭腔的【逆天邪神】声音响起:“姐……姐夫……姐夫!!”

  这是【逆天邪神】夏元霸的【逆天邪神】声音,这个世上,也只有夏元霸会喊他“姐夫”。云澈的【逆天邪神】心潮骤然激荡,他转过身,看向那个向自己扑来的【逆天邪神】身影……还没来得及激动,便先被吓了一大跳。

  因为本就巨大的【逆天邪神】夏元霸……竟比三年前更加巨大了一整圈,直看的【逆天邪神】云澈眼珠子都猛然跳动了一下。

  轰!!

  云澈在“惊恐”之下,下意识的【逆天邪神】一闪身,夏元霸顿时扑了个空,一声巨响,直接把城角楼给撞的【逆天邪神】稀碎,夏元霸转过身,直接嚎啕大哭起来:“姐夫!原来你真的【逆天邪神】没死……太好了……雪若师姐说摹灸嫣煨吧瘛裤回来了……我……我……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的【逆天邪神】命这么硬,怎么会那么容易就死了。”云澈看着又大了一号的【逆天邪神】夏元霸,微笑着道,他走过去,拍了拍他的【逆天邪神】手臂……手掌碰触到的【逆天邪神】肌肉坚硬的【逆天邪神】简直如精钢一般:“元霸,三年不见,你又……长大了。好了,别哭了,以后,只要没见到我的【逆天邪神】尸体,就不要相信我已经死了。”

  “我……我……嗯!”夏元霸用力的【逆天邪神】一抹眼泪,咧起嘴,快速的【逆天邪神】点头,无比用力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对……不该哭!姐夫明明好好的【逆天邪神】,一点事都没有,我该大笑才对。我早就应该知道,姐夫是【逆天邪神】这个世界上命最大的【逆天邪神】人……怎么会那么容易就死掉。”

  苍月、天下第一、萧云、天下第七也已经走了出来,看着有着恐怖实力,一拳轰灭神凰大军,全身释放着凌然威压的【逆天邪神】夏元霸,在云澈面前竟像个孩子一样大哭,又因为云澈一句话又哭又笑。太过巨大的【逆天邪神】反差,直把萧云三人看的【逆天邪神】目瞪口呆。

  苍月看了一眼他们的【逆天邪神】神情,微笑道:“夫君和元霸从小一起长大,都是【逆天邪神】对方生命里极为重要的【逆天邪神】亲人。他们的【逆天邪神】感情深厚的【逆天邪神】让人羡慕……无论他们的【逆天邪神】实力变得多强大,地位变得多么高崇吗,这一点都不会变。”

  相比于夏元霸外貌的【逆天邪神】变化,更让云澈震惊的【逆天邪神】,无疑是【逆天邪神】他气息的【逆天邪神】变化。夏元霸身上所荡动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浑厚到了让云澈完全不敢相信的【逆天邪神】程度,他盯着夏元霸问道:“元霸,你现在的【逆天邪神】玄力……是【逆天邪神】什么等级?”

  “这个……”夏元霸有些不好意思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说出来姐夫可能会不相信,我现在好像已经……君玄境六级了。”说完,又连忙强调一句:“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绝对没有骗姐夫!”

  “他的【逆天邪神】确没骗你。”茉莉紧接着道:“他如今的【逆天邪神】玄力境界,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君玄境六级!”

  云澈:“~!#¥%……”

  在幻妖界的【逆天邪神】妖皇城,云澈见识了很多帝君,已经足够清楚“君玄境”的【逆天邪神】概念。他知道了霸玄境的【逆天邪神】每一级之间差别何其之大,也知道着君玄境的【逆天邪神】一个小境界之差是【逆天邪神】何等的【逆天邪神】天壤之别。一颗能让人突破王玄瓶颈,成就霸皇的【逆天邪神】霸皇丹,在妖皇城都是【逆天邪神】至宝级丹药,从霸玄到君玄的【逆天邪神】瓶颈突破,更是【逆天邪神】常人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难如登天”……

  而夏元霸,竟然短短三年的【逆天邪神】时间,从霸玄境中期……跨越到了君玄境中期!

  这等成长速度,用一万个“匪夷所思”都无法形容,圣地之主这等人物知道了,估计都能嫉妒到吐血八升。

  看着云澈那一脸懵逼的【逆天邪神】表情,夏元霸弱弱的【逆天邪神】道:“我也没想到玄力会提升的【逆天邪神】这么快。师父说是【逆天邪神】因为霸皇神脉……我也是【逆天邪神】慢慢才知道,原来霸皇神脉居然这么厉害。”

  “……”云澈抽了抽嘴角,用意念低低的【逆天邪神】道:“茉莉,你曾经说过,霸皇神脉,在远古时代是【逆天邪神】属于战神的【逆天邪神】玄脉……”

  茉莉:“??”

  “你也说过,邪神和荒神,是【逆天邪神】远古时代众神中的【逆天邪神】超然存在……但是【逆天邪神】,我有着邪神的【逆天邪神】玄脉,有着荒神的【逆天邪神】神诀,甚至还有龙神之血、龙神之髓、龙神之魂、凤凰血脉、金乌血脉……这些年,更是【逆天邪神】承受了残酷到极点的【逆天邪神】空间风暴,还在死亡火海中吸收了庞大的【逆天邪神】力量……我一直感觉自己的【逆天邪神】成长速度都逆天了!!”

  “但我现在怎么感觉什么邪神荒神在元霸的【逆天邪神】霸皇神脉前……简直都弱成渣!!”云澈颇有些咬牙切齿的【逆天邪神】道。夏元霸这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成长速度……连他都无法不嫉妒。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