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64章 劫后冰云

第664章 劫后冰云

  下一页

  惊雷之音震颤百里,最后,却是【逆天邪神】一片彻底的【逆天邪神】死寂。

  随着金色光芒的【逆天邪神】消逝,苍风皇城西南方已是【逆天邪神】一片空旷。无论是【逆天邪神】神凰军、还是【逆天邪神】庞大的【逆天邪神】玄兽群,全部消失不见……没有尸体、没有血迹、没有碎甲,甚至连一丝痕迹都完全找不到。唯有无数道漆黑的【逆天邪神】空间裂痕在扭曲中快速缩小、消失。

  这是【逆天邪神】今天到来的【逆天邪神】第二波神凰军,他们的【逆天邪神】结局,竟和第一波……一模一样!

  数十万神凰大军,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怒焰之下,被一瞬间全部焚烧成灰烬,整整七十里空间被毁灭成空白……那一幕所带来的【逆天邪神】极致震撼,让所有亲眼目睹的【逆天邪神】人直到现在都无法完全平息。因为他们看到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神话一般,真正毁天灭地的【逆天邪神】力量!

  而这样的【逆天邪神】力量,这样的【逆天邪神】画面……竟在同一天,第二次呈现在他们的【逆天邪神】眼前。而这一次并不是【逆天邪神】云澈,还是【逆天邪神】另外的【逆天邪神】一个人。同样相同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们毁灭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苍风国的【逆天邪神】死敌……他愤怒的【逆天邪神】气息和咆哮,也都丝毫不弱于之前怒火爆燃的【逆天邪神】云澈。

  天下第一手上的【逆天邪神】碧绿巨弓已经消失,他心中无尽震撼,却再无惊慌……这个“巨人”的【逆天邪神】实力恐怖无比,几乎不下于云澈,但他一定不会是【逆天邪神】敌人。因为他怨恨的【逆天邪神】目标是【逆天邪神】神凰军,而且刚才力量随着怒火释放时,还刻意控制着力量以免波及到后方的【逆天邪神】苍风皇城……否则,纵然只是【逆天邪神】余波,也足以将皇城南部毁成一片废墟。

  天下第一深吸一口气,向苍月问道:“你刚才喊的【逆天邪神】‘元霸’,是【逆天邪神】这个人的【逆天邪神】名字?难道你认识他?”

  “他叫夏元霸,是【逆天邪神】夫君和我的【逆天邪神】师弟……更是【逆天邪神】夫君的【逆天邪神】亲人。”苍月激动万分的【逆天邪神】道。

  “师师师……师弟?”天下第一和萧云眼睛大睁,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耳朵:“难道他的【逆天邪神】年龄……比大哥还要小?”

  “嗯,他比夫君,要小上一岁多。”苍月轻轻的【逆天邪神】道。

  “!#¥%……”天下第一和萧云几乎听到了自己下巴砸在地上的【逆天邪神】声音。

  空中,随着神凰大军的【逆天邪神】完全覆灭,夏元霸的【逆天邪神】怒火在发泄之下,总算有些些许的【逆天邪神】平复。他缓缓的【逆天邪神】转过身,一眼,便看到了苍月和他身侧的【逆天邪神】秦无伤,已觉醒霸皇之心,早已不再懦弱的【逆天邪神】他依然眸光颤动,眼眶有了轻微的【逆天邪神】湿润感。

  “雪若师姐……秦府主……”他低念一声,全速飞了过去。在苍风玄府的【逆天邪神】那段时光,除了云澈,便是【逆天邪神】苍月对他最好,秦府主也是【逆天邪神】对他诸多关照。看到他们两人平安无事……再没有比这更好的【逆天邪神】安慰。

  ——————————————

  乒!!

  一丝微弱的【逆天邪神】碎裂声,似乎是【逆天邪神】在心魂深处响起,让心情烦躁的【逆天邪神】凤横空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目光一阵混乱的【逆天邪神】变幻……他只能期望刚才只是【逆天邪神】错觉。

  但马上,一个急促的【逆天邪神】脚步声便从外面传来,随之是【逆天邪神】失措的【逆天邪神】喊声:“宗主,不好了!五十二长老的【逆天邪神】魂晶……刚才也忽然碎裂了!”

  “传音给五十二长老和与他一起的【逆天邪神】韩统领,也全部没有回应!”

  凤横空缓缓的【逆天邪神】站起身来,脸色一片阴暗。就在不到半个时辰前,韩兴朝还给他传音,告知苍风皇城前一片诡异的【逆天邪神】安静,不但没有神凰军的【逆天邪神】踪迹,连激战过的【逆天邪神】痕迹都没有……如今,竟和那神凰主军一般,变得无法联系,再无音讯!

  苍风皇城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冰云仙宫。

  云澈以身体里的【逆天邪神】冰云仙魄打开一个特殊的【逆天邪神】禁制,和冰云众女一起,进入了冰云秘地,将静躺着封千悔和宫煜仙遗体的【逆天邪神】冰棺放置在尽头的【逆天邪神】冰室之中。冰云仙宫历任宫主的【逆天邪神】遗体,都长眠在这里。

  慕容千雪、君怜妾、木蓝依、楚月璃、风寒月、风寒雪跪在冰棺前,身后,是【逆天邪神】所有的【逆天邪神】冰云弟子。她们一直长跪了近一个时辰,直到云澈轻叹一声,道:“我们出去吧,让宫主好好安眠。她为冰云仙宫劳苦一生,也该好好休息了。”

  带着冰云众女离开秘地,外面的【逆天邪神】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冰云仙宫虽遭遇一场大劫,但前有结界守护,在结界消失之前,她们又全部遁入冰夷神殿,所以并没有发生惨烈的【逆天邪神】激战,因而冰云仙宫也没有遭到太严重的【逆天邪神】摧毁。

  夜幕微染的【逆天邪神】冰云仙宫有着梦幻般的【逆天邪神】美感,映雪冰辉,晶莹琉璃,恍若冰雪仙境。云澈看了一眼天空……苍风皇城那边一直没有传音过来,看来并没有其他神凰军攻过来。

  不过,他并不知道,冰云秘地的【逆天邪神】特殊禁制不但可以隔绝外界的【逆天邪神】气息……连传音也可以隔绝。

  “拜见宫主!”

  云澈刚要回身说话,他的【逆天邪神】周围,冰云众女……包括冰云七仙已全部跪了下去,螓首垂下,郑重下拜。他连忙道:“起来起来,你们不用拜我。虽然我暂任宫主,但你们对我不需要这么多规矩。”

  慕容千雪认真道:“冰云仙宫,还有我们的【逆天邪神】性命,都是【逆天邪神】因宫主而获救,你又是【逆天邪神】先宫主亲自委传的【逆天邪神】新任宫主,于情于理,我们都要屈膝而拜。今后,我们姐妹、弟子,都会遵从宫主之命。”

  冰云女子每个都有着倾世之颜,却又都心如冰雪,让人难以靠近,曾经让他暗中牙痒痒,大怨冰云仙宫简直是【逆天邪神】暴殄天物的【逆天邪神】罪恶之地……而如今,他却成为了这冰云仙宫之主,所有的【逆天邪神】冰云女子都拜倒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下,这种感觉,说不出来的【逆天邪神】复杂微妙……

  “……好吧,你们赶紧起来吧,这算是【逆天邪神】我身为宫主的【逆天邪神】第一个命令。”云澈努力正了正脸色道。

  冰云众女随之起身,她们看着云澈,眸光中依然带着劫后的【逆天邪神】凄伤,但对于云澈这个男性宫主,却并没有太多的【逆天邪神】排斥。三年前,在他作为史上第一个男弟子入冰宫时,引发了几乎所有冰云弟子的【逆天邪神】不解……包括宫煜仙。但之后,他为慕容千雪等人打通所有玄关,成就六个惊世骇俗的【逆天邪神】天灵神脉,再加上以比夏倾月更快的【逆天邪神】速度领悟了冰夷神功,冰云仙宫便没有了对他的【逆天邪神】排斥和质疑,连戒心也在减弱……几个月后,基本都习惯了他的【逆天邪神】存在。

  如今他在冰云仙宫绝境之时归来,将她们从原本必死的【逆天邪神】绝境中救回,所展露的【逆天邪神】实力,更是【逆天邪神】让她们无法不折服……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劫难没有完全解除,而拥有着君玄层面力量的【逆天邪神】云澈,无疑是【逆天邪神】她们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逆天邪神】强大保.护伞。

  经历了那噩梦般的【逆天邪神】六个月,对于这个男性宫主,她们如今更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种强到她们自己都没有察觉的【逆天邪神】依赖。

  “师伯、师叔,还有各位师姐师妹,”云澈声音平缓而真诚的【逆天邪神】道:“三年前,我以男弟子的【逆天邪神】身份入冰云仙宫,已经是【逆天邪神】打破千年门规。如今成为宫主,终究有着很大的【逆天邪神】不妥,会为我们冰云仙宫带来诸多的【逆天邪神】非议。先宫主把宫主之位传于我,也是【逆天邪神】出于无奈之举,所以,我只是【逆天邪神】暂代宫主之位,待找到倾月之后,我会马上把宫主之位还给她。不过请大家放心,我始终都是【逆天邪神】冰云弟子,答应先宫主的【逆天邪神】话,一定不会食言……除非我死,否则绝不会再让任何人欺凌我们冰云仙宫。”

  宫煜仙传给他的【逆天邪神】“冰云仙魄”,里面承载着历代宫主的【逆天邪神】重要记忆和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大部分隐秘。根据其中的【逆天邪神】记载,夏倾月所使用的【逆天邪神】那个逃生玄阵,是【逆天邪神】个随机传送阵,根本无从得知传送到了哪里,就连它的【逆天邪神】传送最大范围都无从知晓。

  他也已经得知,夜青盛他们攻击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赫然是【逆天邪神】夏倾月!

  这是【逆天邪神】让他极为不解和警戒的【逆天邪神】地方。夏倾月十六岁前都在流云城,几乎不出香闺,连与之有婚约的【逆天邪神】他十六年都没见过几次。之后便基本一直在冰云仙宫,极少在外……鲜有的【逆天邪神】几次,也从未离开过苍风国。

  为什么日月神宫会忽然针对夏倾月?

  难道是【逆天邪神】夜星寒看上了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美貌?

  也不对……夜星寒应该根本没见过夏倾月才对!

  “宫主,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慕容千雪轻声问道,冰眸中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黯然和忧心。她们直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从来不与世相争的【逆天邪神】冰云仙宫,竟会遭遇这样的【逆天邪神】劫难。

  一双双美眸都落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这样只有二十二岁的【逆天邪神】青年人,在这劫难面前,已悄然间成为了她们的【逆天邪神】依靠。毕竟,这个世界实力为尊,无论在哪里,都是【逆天邪神】如此。

  云澈微微沉吟,道:“我们先来审问审问那个该死之人吧!!”

  云澈一伸手,寒风卷起,一个穿着黑衣的【逆天邪神】人在呼啸声中被远远的【逆天邪神】卷了过来,重重落在他的【逆天邪神】脚边。

  夜青盛已经被云澈废了玄力,断了经脉,别说反抗或逃走,就是【逆天邪神】想自杀都不能。在冰天雪地之下,没有了玄力护身的【逆天邪神】他被冻的【逆天邪神】瑟瑟发抖,极致的【逆天邪神】酷寒每一息都有无数冰锥在扎刺着他的【逆天邪神】身体,让他痛不欲生。他看着云澈,瞳眸中已是【逆天邪神】没有了哀求,只有恐惧……却是【逆天邪神】连一个最简单的【逆天邪神】字音都无法发出。

  看着他,所有冰云女子的【逆天邪神】脸上都露出了愤怒和怨恨。云澈向前一步,懒得和他多废话一句,手掌一伸,玄罡飞出,直侵心魂,瞬间完成了玄罡摄魂。

  夜青盛全身一颤,双目快速失去了焦距,变得空洞一片。

  “你叫什么名字。”云澈收起手掌,淡淡的【逆天邪神】道。

  “夜…青…盛……”夜青盛用被冻的【逆天邪神】哆嗦的【逆天邪神】声音回答。

  夜?

  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微微一动……果然是【逆天邪神】日月神宫!日月神宫虽非家族式势力,但所有入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人,都需改为“夜”姓。他紧接着问道:“你所属的【逆天邪神】宗门,可是【逆天邪神】日月神宫?”

  “……是【逆天邪神】……”夜青盛木然回答。

  “啊!!”

  意料中的【逆天邪神】惊呼声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耳边响起。“日月神宫”这个名字,让冰云女子无不花容失色。

  能调遣霸皇的【逆天邪神】势力,整个天玄大陆也没有太多。这六个月间,“圣地”二字也曾偶尔出现在她们的【逆天邪神】猜测之中,但马上就会被否认。因为对于冰云仙宫,对整个苍风国来说,四大圣地是【逆天邪神】立于青云之上,如神府一般的【逆天邪神】存在,永远不可能和她们冰云仙宫有所交集……更无可能和理由会对她们下这样的【逆天邪神】毒手。

  但她们此时所听到的【逆天邪神】名字,却分明就是【逆天邪神】属于那神话般只能仰望的【逆天邪神】四大圣地。

  “那是【逆天邪神】谁派你们来的【逆天邪神】?”在她们充斥着太多震惊、不解和惶然的【逆天邪神】声音中,云澈直视夜青盛,继续问道。

  “是【逆天邪神】少主……夜星寒……”

  “夜星寒要你们来冰云仙宫,就是【逆天邪神】为了带走夏倾月?”云澈沉下眉头道。

  “是【逆天邪神】……还要保证夏倾月……完好无损……”

  “他为什么要你们来抓她?夜星寒对夏倾月有什么图谋?”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更沉重了几分。

  夜青盛空洞的【逆天邪神】双目一阵茫然,好一会儿才道:“我不知道……”

  玄罡摄魂之下,绝无可能说谎。他既然回答不知道,那就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不知道。

  最让云澈疑惑的【逆天邪神】问题却没有得到回答,云澈重重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又忽然道:“那夜星寒又是【逆天邪神】在哪里见过夏倾月?或者,他是【逆天邪神】从哪里知道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存在?”

  “少主……没有见过夏倾月……少主所言……夏倾月这个名字……是【逆天邪神】来自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一个长老……”

  “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长老?”云澈双眉紧蹙:“哪个长老?”

  “我…不…知…道……”

  云澈已是【逆天邪神】再无耐心,他一脚踏在夜青盛的【逆天邪神】胸口,双掌按在他的【逆天邪神】脑袋上,玄罡释放,快速的【逆天邪神】读取着他的【逆天邪神】全部记忆……短短几息之后,他的【逆天邪神】手掌从夜青盛头上移开,脸色一片凝重。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