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63章 霸皇归来

第663章 霸皇归来

  下一页

  从苍风皇城城墙之上远远看去,西南方向的【逆天邪神】天空已是【逆天邪神】黑压压一片,那是【逆天邪神】近两万只飞行玄兽,每只飞行玄兽的【逆天邪神】身上都骑乘着至少一个神凰兵。这些飞行玄兽以灵玄兽为主,但也有少量的【逆天邪神】地玄兽……而为首的【逆天邪神】那几只,分明释放着天玄境界的【逆天邪神】气息。

  在下方奔腾的【逆天邪神】火焰战驹速度丝毫不下于上空的【逆天邪神】飞行玄兽。这些火焰战驹也都是【逆天邪神】灵玄兽,不但有着极强的【逆天邪神】速度和耐力,更有着让敌人闻之色变的【逆天邪神】冲撞力,在战场是【逆天邪神】梦魇一般的【逆天邪神】可怕存在。

  “这么惊人的【逆天邪神】玄兽阵容……估计都堪比苍风几十万大军!”萧云吸着冷气道。

  “显然,对方为了尽快来一探究竟,不惜代价的【逆天邪神】借助了这些玄兽的【逆天邪神】速度。同时,以这数万玄兽的【逆天邪神】力量,纵然面对很大的【逆天邪神】意外,也可以从容而对。”天下第一沉着的【逆天邪神】道。

  他们的【逆天邪神】身后匆忙的【逆天邪神】脚步声响起,苍月快步而来,身后跟着东方休和秦无伤……他们两人的【逆天邪神】脸色都格外沉重。下方城门大开,一直蓄势待发的【逆天邪神】苍风军鱼贯而出,快速列阵,在城前筑起一道厚重的【逆天邪神】防御……但看着远方天空那庞大的【逆天邪神】飞行玄兽群,他们的【逆天邪神】脸上无不露出震惊和悚然。

  “陛下,再多尝试几次吧……单单五万神凰军,我苍风的【逆天邪神】参军已是【逆天邪神】不可能抵抗,更何况这太过可怕的【逆天邪神】玄兽群。如果云澈不能马上赶回来……后果不堪设想。”东方休有些焦急的【逆天邪神】道。

  萧云三人闻声转身,萧云马上问道:“发生什么意外了吗?”

  苍月手握传音玉,缓声道:“我刚刚给夫君传音,连续几次,却都是【逆天邪神】传音失败。”

  “啊?”三人都是【逆天邪神】吃了一惊,萧云急声道:“传音失败?这……这怎么可能!大哥那么厉害,根本不可能出什么事的【逆天邪神】!”

  “不,传音失败并不一定是【逆天邪神】对方的【逆天邪神】传音玉被毁,”天下第一平静的【逆天邪神】道:“如果是【逆天邪神】身处有着特殊结界或隔绝之力的【逆天邪神】地方,也会导致无法传音。云兄弟一定是【逆天邪神】属于后者,他现在应该是【逆天邪神】处在某个无法与外界进行传音的【逆天邪神】地方。”

  “那……那怎么办?”萧云有些惊慌起来。

  “当然是【逆天邪神】我们来挡!”天下第一手臂一挥,全身玄气涌起:“为什么一定要云兄弟赶回来?难道凭我们三个人的【逆天邪神】力量还挡不住这区区几万神凰军?”天下第一深深看了萧云一眼,声音变得沉重起来:“萧云!你不愿手染血腥,我尚可理解。但你遇到稍大点的【逆天邪神】困难,第一时间想到的【逆天邪神】却不是【逆天邪神】以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去解决,反而是【逆天邪神】准备依赖云兄弟!你如今已成家,娶的【逆天邪神】还是【逆天邪神】我最宝贝的【逆天邪神】妹妹!你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逆天邪神】男人,可以不手染血腥,但至少要让你身边至亲的【逆天邪神】人可以依赖于你……而不是【逆天邪神】你依旧习惯性的【逆天邪神】去依赖于别人!”

  天下第一的【逆天邪神】话让萧云全身一震,然后猛一咬牙,用力点头:“我……我知道了。”

  “大哥,不许你这么说云哥哥!云哥哥性格本来就温和,我才不要他改变。”天下第七拽着萧云手臂,一脸不满的【逆天邪神】道。

  天下第一眼角抽搐,只得转过身去,一脸郁闷。而这时,庞大的【逆天邪神】神凰玄兽群已临近到不足五里之遥,一股沉重的【逆天邪神】威压也从远方清晰的【逆天邪神】传来,巨大的【逆天邪神】恐慌,再一次笼罩苍风皇城。

  天下第一低声道:“不要被这样的【逆天邪神】阵势吓到,记住,这里不是【逆天邪神】我们妖皇城!而是【逆天邪神】一个玄力层面相对低下的【逆天邪神】地方,对面的【逆天邪神】,不过是【逆天邪神】一些脆弱的【逆天邪神】神凰军和低等的【逆天邪神】玄兽,你们两个也已入霸玄之境,合我们三个之力,只要对面没有足以压制我们的【逆天邪神】强者,就算再来一倍,我们也可以阻挡!”

  天下第一声音落下,一把碧绿长弓现于他的【逆天邪神】手掌,在他将弓身横起,弓弦拉开时,十二道碧绿色的【逆天邪神】玄箭绷于其上……一旦射出,这十二支玄箭绝不单单是【逆天邪神】毁灭十二个目标的【逆天邪神】生命,而是【逆天邪神】对视线中的【逆天邪神】整个庞大军队,造成十二次的【逆天邪神】恐怖贯穿……从队伍前方,一直刺穿至队伍的【逆天邪神】后方。

  就在这时,一股极为异常的【逆天邪神】玄力波动从南方传来,天下第七的【逆天邪神】惊呼声也随之响起:“啊!!快看!那……那是【逆天邪神】什么!!”

  南方的【逆天邪神】天空,赫然出现了一个微小的【逆天邪神】金色光点……虽然微小,却如暗夜星辰一般灼目。而且它的【逆天邪神】速度极其之快,不过眨眼之间,这个金色光点便在视线中放大了十倍……再十倍……一个呼吸还未完成,竟已从微小的【逆天邪神】光点,映出了堪称巨大的【逆天邪神】轮廓……通体金色,足有百丈之长,数十丈之宽,周身浮动着复杂的【逆天邪神】金色纹路。

  在临近苍风皇城时,它的【逆天邪神】速度骤然减缓,周身所释放的【逆天邪神】金色玄光也快速消退了下去。与此同时,一股狂暴的【逆天邪神】气流带着神秘,而且沉重到极点的【逆天邪神】威压从南方呼啸而至,将城墙上猝不及防的【逆天邪神】苍风国全部远远的【逆天邪神】冲飞了出去。

  “那是【逆天邪神】……玄舟?”天下第一抬手抵挡迎面而来的【逆天邪神】狂暴气流,惊声道。它的【逆天邪神】外形,还有飞行时激荡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都证明着这是【逆天邪神】一艘奇型玄舟。但这艘玄舟刚才所展现的【逆天邪神】速度,纵然以他的【逆天邪神】见闻,都深感心惊……因为单论速度,至少要远远超过他们天下一族的【逆天邪神】最强玄舟。

  最让他震惊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这艘金色的【逆天邪神】玄舟,而是【逆天邪神】乘坐这艘玄舟的【逆天邪神】人!能拥有如此惊人的【逆天邪神】玄舟,其中之人的【逆天邪神】层面,必定非同小可!如果是【逆天邪神】敌人的【逆天邪神】话,就糟了!

  一片又一片的【逆天邪神】惊呼声在苍风皇城蔓延,每个人都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高空中的【逆天邪神】金色玄舟。被这艘玄舟惊动的【逆天邪神】不仅仅是【逆天邪神】苍风皇城的【逆天邪神】人,快速涌来的【逆天邪神】神凰军视线也全部落在这艘忽然出现的【逆天邪神】金色玄舟上,这艘玄舟之上所释放的【逆天邪神】灵压,让他们都下意识的【逆天邪神】减缓速度,直至停滞在原地。

  “那是【逆天邪神】什么?”韩兴朝沉眉道:“难道是【逆天邪神】……玄舟?”

  他一边说着,看向凤横江的【逆天邪神】脸色,却发现他的【逆天邪神】双眼,还有脸上的【逆天邪神】肌肉……都在不停的【逆天邪神】抽搐,颤抖。他心中一惊,慌忙道:“五十二长老,怎么了!!”

  凤横江目光直直的【逆天邪神】看着金色玄舟,抬起手来,嘴唇一阵哆嗦,一直哆嗦了半天,才终于说出话来:“天……天圣神舟!”

  “天圣神舟?”韩兴朝一脸迷惑:“那是【逆天邪神】什么……难道是【逆天邪神】什么很什么很可怕的【逆天邪神】东西?”

  凤横江狠狠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天生神舟……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最高主宰圣帝的【逆天邪神】专属玄舟!”

  “什……什……什么!!”韩兴朝如闻霹雳,惊的【逆天邪神】险些从身下的【逆天邪神】飞行玄兽上栽下去。天生神舟他未曾听说过,但“圣帝”之名,又有谁人不如雷贯耳!他是【逆天邪神】四大圣地之首——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主宰,是【逆天邪神】俯视整个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至尊存在!当之无愧的【逆天邪神】天玄大陆第一人!

  他震惊的【逆天邪神】道:“五十二长老,会……会不会是【逆天邪神】弄错了!圣帝这等人物,怎么可能会来……这种地方。”

  “不会错!天生神舟,天下无二!我当年随宗主拜访皇极圣域时,曾有幸见过一次,绝不可能认错。”凤横江的【逆天邪神】身体和声音都在哆嗦,身为凤凰神宗长老,他也足以在天玄七国横着走的【逆天邪神】人物。但在“圣帝”威名前,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控制身体的【逆天邪神】战栗:“而且,圣帝对天圣神舟爱惜之极,从不将它转借他人,纵然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那些个义子,也无资格私自驾驭。所以,天圣神舟一旦出现……必是【逆天邪神】圣帝亲临!!”

  而也在这时,那金色的【逆天邪神】玄舟完全的【逆天邪神】停了下来,光芒与玄气波动也几乎完全的【逆天邪神】消逝。黄金玄舟安静的【逆天邪神】浮在空中,右侧,一扇舟门缓缓打开……韩兴朝和凤横江屏住呼吸,但他们还没来得及看清从舟门中走出的【逆天邪神】身影,便已被一股恐怖无比的【逆天邪神】暴躁气息锁定……让他们如被万丈山岳压身,一动都不敢动。

  一个高大雄壮的【逆天邪神】人影从舟门中走出,然后缓缓的【逆天邪神】飘落而下,两道目光,死死的【逆天邪神】盯着西南方黑压压的【逆天邪神】神凰军和玄兽群。他一身再普通不过的【逆天邪神】灰色素衣,甚至还有些破烂,身体雄壮到了几乎可用“庞大”而形容,至少要四五倍于一个普通的【逆天邪神】成年人,站在那里,就如一座小型肉山。

  韩兴朝和凤横江瞳孔放大,全身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抽搐瑟缩……让他们惊恐的【逆天邪神】而不是【逆天邪神】这个人雄壮到异常的【逆天邪神】身躯,而是【逆天邪神】来自他的【逆天邪神】怒气和杀意……锁定他们的【逆天邪神】气息之愤怒,就如爆裂翻腾的【逆天邪神】炼狱熔岩,仅仅是【逆天邪神】在这股气息之下,他们都感觉到自己的【逆天邪神】身躯仿佛随时都要被撕裂。而身下的【逆天邪神】飞行玄兽,还有下方的【逆天邪神】火焰战驹,也全部都在剧烈的【逆天邪神】颤抖……甚至恐惧的【逆天邪神】呜咽。

  “那……那个人……好可怕的【逆天邪神】气息!”天下第一惊声道。他第一个瞬间便知道,这个人的【逆天邪神】气息,要远远的【逆天邪神】胜过霸玄境八级的【逆天邪神】他……分明是【逆天邪神】帝君境界的【逆天邪神】实力!

  而且在气息强度上,似乎并不下于暴怒之下的【逆天邪神】云澈!!

  这个人是【逆天邪神】谁……苍风国不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玄力层面最低的【逆天邪神】国度么,为什么会有一个帝君的【逆天邪神】出现!

  不过让天下第一在震惊中庆幸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个人那强烈到恐怖的【逆天邪神】怒气针对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神凰军……而非苍风皇城。

  “好……好巨大的【逆天邪神】人……居然有这么大的【逆天邪神】人。”天下第七瞪大着眼眸道。

  而苍月,早已紧紧的【逆天邪神】捂住了嘴唇,过了好一会儿,才失声喊道:“元……元霸!是【逆天邪神】元霸!!”

  五年未见,视线中的【逆天邪神】夏元霸长相没有太大的【逆天邪神】变化,但他的【逆天邪神】身躯要比记忆中的【逆天邪神】变得更加高大和粗壮,他的【逆天邪神】眼神、气息,更是【逆天邪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逆天邪神】变化,让她根本无法和自己所知道的【逆天邪神】夏元霸联系起来。但,让她失声喊出“元霸”二字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身上那已经变得有些破碎的【逆天邪神】灰衣!

  当年云澈初入苍风玄府后,她亲手为云澈缝制练功服时,为自我掩饰对云澈的【逆天邪神】心意,也给夏元霸缝制了一套……夏元霸一直视若珍宝,经常欢欢喜喜的【逆天邪神】穿在身上。五年过去,他依然没有丢弃,纵然已多处破碎,而且裹不下他庞大了许多的【逆天邪神】身躯。甚至还穿在身上……

  “元霸……哪……哪个元霸?”东方休和秦无伤都懵了。无论如何,他们都无法将这个驾驭黄金玄舟,全身释放着恐怖气息的【逆天邪神】人,和当年那个天赋极低,只有初玄,在苍风玄府受尽欺凌的【逆天邪神】夏元霸联想到一起。

  “……”苍月没有说话,已是【逆天邪神】激动的【逆天邪神】几欲落泪……云澈回来了,现在,夏元霸也回来了……大家都相安无事,真的【逆天邪神】太好了……太好了……

  “你……你是【逆天邪神】什么人!”凤横江屏着呼吸问道……他胸口如被压着铁板,纵然想呼吸都做不到。眼前的【逆天邪神】人,并不是【逆天邪神】圣帝,而相比于圣帝的【逆天邪神】威慑,眼前之人所释放的【逆天邪神】愤怒和杀意,更让他心惊魂颤……那艘黄金玄舟,绝对是【逆天邪神】天圣神舟无疑!为什么,这个人能驾驭圣帝从不让他人染指的【逆天邪神】天圣神舟!

  “送你们下地狱的【逆天邪神】人!!”夏元霸缓缓的【逆天邪神】抬头,那地狱恶鬼般的【逆天邪神】目光,锁定着前方所有的【逆天邪神】神凰军和玄兽群。

  三年前,他随着古苍真人离开神凰帝国,回到皇极圣域后的【逆天邪神】第二天便带着刻骨的【逆天邪神】恨意进入了闭关。随着自己的【逆天邪神】成长,他越来越清晰的【逆天邪神】感觉到自己的【逆天邪神】玄脉中蕴藏着无比巨大的【逆天邪神】力量……为给云澈报仇,他要不惜一切的【逆天邪神】将玄脉中的【逆天邪神】力量逼出……

  三年时间,转眼即过。而他出关之日,听到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苍风国被神凰践踏的【逆天邪神】噩耗……他驾驭有着惊人速度的【逆天邪神】天圣神舟,直赴苍风。进入苍风国境后,他看到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已经千疮百孔的【逆天邪神】国土,流离失所、如无头苍蝇般逃亡的【逆天邪神】同胞,被侵占、甚至焚毁的【逆天邪神】城池、随处可见的【逆天邪神】尸体……

  无尽的【逆天邪神】愤怒与怨恨,几乎让他的【逆天邪神】胸腔爆裂。

  他眼睛赤红如血,却始终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停留,拼命的【逆天邪神】飞向苍风皇城的【逆天邪神】方向,只望这苍风的【逆天邪神】核心之地没有被攻破。

  而今,他终于到来。视线中的【逆天邪神】苍风皇城并没有被侵占的【逆天邪神】痕迹,而他沸腾了数个时辰的【逆天邪神】怒火,也终于找到了发泄之地……前方这些人身上的【逆天邪神】赤红铠甲,证明着他们神凰军的【逆天邪神】身份,也让他死死压抑的【逆天邪神】怒火,再也无法控制。

  砰!!

  一阵如炸雷般的【逆天邪神】气爆声中,夏元霸的【逆天邪神】手臂骤然膨胀了一倍,本就粗壮的【逆天邪神】手臂,变得要比常人的【逆天邪神】身躯还粗壮三分,空气中荡动的【逆天邪神】气息也一下子暴躁了数倍。在这股可怕的【逆天邪神】威压面前,有些霸皇之力的【逆天邪神】凤横江生不出丝毫反抗的【逆天邪神】意念,他在恐惧中颤声道:“等……等一下!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前辈……我们是【逆天邪神】……凤……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人……这其中……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有什么……误会……”

  “杀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你们……这帮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畜生!”夏元霸眼睛瞪大,牙齿紧咬,每一字,都饱含着足以让大地都战栗的【逆天邪神】怨恨与怒火,他膨胀到几乎要炸裂的【逆天邪神】手臂,也狠狠的【逆天邪神】轰向了前方:“你们……全部……死!!!”

  “等……等等……呜啊啊啊啊……”

  轰!!!!

  在手臂轰出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夏元霸的【逆天邪神】全身变成了灼目的【逆天邪神】纯金色,从他手臂上释放的【逆天邪神】金色玄光一瞬间笼罩了整个神凰大军,包括所有的【逆天邪神】飞行玄兽和火焰战驹,直至遮天蔽日……

  大地在战栗,整个苍风皇城都在颤抖。金芒之中,空间疯狂的【逆天邪神】塌陷,成千上万的【逆天邪神】空间裂痕、空间黑洞在其中交错涌现,撕碎、吞噬着所有可以毁灭的【逆天邪神】东西。

  在夏元霸力量爆发的【逆天邪神】第一个瞬间,被金芒笼罩的【逆天邪神】所有生灵便已被无情的【逆天邪神】粉碎。即使是【逆天邪神】强如凤横江,也仅仅只支撑了一息,便已支离破碎……下一息,已被摧毁成细小如沙尘的【逆天邪神】血沫。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