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60章 吓破胆
  夜青盛和夜紫义所有的【逆天邪神】轻蔑全部化作了寒意,他们都不是【逆天邪神】傻子,虽然对方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的【逆天邪神】确只有王玄境三级,但他们清楚的【逆天邪神】知道需要什么层面的【逆天邪神】玄力才能做到刚才那一幕……

  七国排位战,他们向来不关注,因为七国对圣地而言,不过是【逆天邪神】层面低下的【逆天邪神】存在,即使是【逆天邪神】最强大的【逆天邪神】神凰帝国,若不是【逆天邪神】凤凰神灵的【逆天邪神】威慑,他们也断然不会放在眼里。至于七国排位战,对他们而言不过是【逆天邪神】稍微强一点的【逆天邪神】弱者过家家。他们会知道“云澈”这个名字,还是【逆天邪神】因为神凰帝国第一次在七国排位战被击败,再加之夜星寒从神凰帝国回去后对“云澈”这个名字咬牙切齿。

  而此时,他们开始模糊的【逆天邪神】想起……三年前,云澈一人击败神凰国年轻一辈十大强者时,玄力境界,才是【逆天邪神】地玄。那时,日月神宫几乎所有的【逆天邪神】人都表示不相信,甚至当成笑话。

  而他击败的【逆天邪神】十个神凰弟子,都是【逆天邪神】王玄中期……甚至后期。

  如果那个传闻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地玄境界的【逆天邪神】云澈便可击败王玄后期,那么如今玄力已是【逆天邪神】王玄境界的【逆天邪神】云澈……

  刚才的【逆天邪神】一幕,对夜青盛和夜紫义的【逆天邪神】冲击实在太大,心魂在剧烈颤荡中无法平静。面对这个玄力气息只有王玄境三级的【逆天邪神】青年人,一种越来越清晰的【逆天邪神】心悸感开始出现。

  夜青盛再也笑不出来,他只能祈祷刚才所发生的【逆天邪神】不过是【逆天邪神】不可复制的【逆天邪神】“巧合”,他一咬牙,手臂一挥:“你们一起上……把他拿下!!”

  夜青盛一声令下,九个黑衣王座身上的【逆天邪神】玄气同时爆发,他们低吼一声,从不同的【逆天邪神】方位冲向云澈,每一个人都是【逆天邪神】目光凶狠,毫无保留。九道强横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带起纵横交错的【逆天邪神】空间涟漪……他们的【逆天邪神】同伴被这个弱他们半个大境界的【逆天邪神】年轻人一瞬轰杀,或许可以理解为特别的【逆天邪神】“意外”,但九个人齐上,这种意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出现!

  九个八级以上的【逆天邪神】王座全力围攻一个三级王座,今日之前,他们必然会觉得无比可笑。云澈如今的【逆天邪神】玄力境界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王玄境,但他的【逆天邪神】实力强度,从来都不能常规的【逆天邪神】玄力境界来衡量。虽同为王玄境,但王座之力对如今的【逆天邪神】他而言……只配用“弱小不堪”来形容。

  面对九大王座的【逆天邪神】围攻,云澈的【逆天邪神】脚下依然没有丝毫移动,就连眸光都没有一丝的【逆天邪神】波澜,仅仅是【逆天邪神】抬起手臂,一团蓝光在他的【逆天邪神】手掌闪耀。随着他手臂的【逆天邪神】挥舞,九点冰灵骤然飞出……冰灵的【逆天邪神】速度极其之快,在空中划出九道经久不散的【逆天邪神】冰蓝色轨迹线,而那九个王座连蓝色的【逆天邪神】光影都没来得及看到,便已全部被冰灵点在了胸口之上。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冰蓝之芒小若萤火,但这九个王座在被冰灵碰触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全身便一瞬间被蓝光包裹,化成一具冰雕……而且是【逆天邪神】从内到外,彻彻底底的【逆天邪神】冰雕!

  没有惨叫,没有惊恐,更不要说有反抗的【逆天邪神】动作,唯有九道寒冰凝结声重叠在一起的【逆天邪神】声音……下一个瞬间,九个冰雕从空中同时砸落而下。

  砰砰砰砰……

  冰雕落地,全部瞬间碎裂,有的【逆天邪神】碎成一地,有的【逆天邪神】断成数块,最轻的【逆天邪神】,也拦腰而裂,身上更是【逆天邪神】布满几十道裂痕,而之前飞得最高的【逆天邪神】那个人,更是【逆天邪神】碎成一地冰渣……但铺满碎屑的【逆天邪神】地面上,却是【逆天邪神】看不到一丝血迹。因为就连他们的【逆天邪神】血液,也在那一瞬间,被彻彻底底的【逆天邪神】冻结。

  “什……什……什么!!”夜青盛和夜紫义同时退后一步……这两个强大的【逆天邪神】霸皇瞳孔在瑟缩,就连双腿,都有了肉眼可见的【逆天邪神】颤抖。

  九个高级王座,被一瞬冰封……而最恐怖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们被冰封的【逆天邪神】躯体自然落下后,竟如掉落在坚硬土地上的【逆天邪神】普通冰块一般全部碎裂!

  身为高级王座,有王玄境界的【逆天邪神】玄力护身,就算是【逆天邪神】从万丈深渊坠下,也断然不至于碎裂身体。即使被冰封,护身玄力也本该依然存在……就算是【逆天邪神】在那一瞬死了,玄力也不至于马上就完全消散。

  但这眼前所呈现的【逆天邪神】一幕,却是【逆天邪神】恐怖的【逆天邪神】让他们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他们开始怀疑,这会不会只是【逆天邪神】一场根本不存在的【逆天邪神】幻觉……或噩梦。

  除非……除非那一瞬间,他们不仅身体,连玄力也被全部冰封……

  但这种层面的【逆天邪神】力量,怎么可能出现在一个只有二十来岁,玄力气息只有王玄境界的【逆天邪神】人身上!

  “啊……”云澈的【逆天邪神】后方,那些冰云少女都在惊呼声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抬手掩住自己的【逆天邪神】嘴唇,冰云七仙也全部惊呆……眼前的【逆天邪神】一幕,比之刚才他一瞬轰杀一个九级王座,要震撼何止千万倍。

  这是【逆天邪神】她们从未见识过,甚至完全超出她们认知的【逆天邪神】力量!

  一瞬轰杀一个九级王座,夜青盛和夜紫义尚可做到,但一瞬间轰杀九个后期王座,他们两个纵然联手也绝无可能……而且云澈刚才的【逆天邪神】出手,他们依旧没有感知到半点的【逆天邪神】玄力波动,整个过程,云澈仅仅是【逆天邪神】无比随意的【逆天邪神】挥手……仿佛,那根本不过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举手之力。

  两人彻底屏住了呼吸,体内的【逆天邪神】寒意瞬间膨胀了数十倍。而这时,云澈的【逆天邪神】眸光直直的【逆天邪神】落在了他们的【逆天邪神】身上,一抹浓烈的【逆天邪神】杀机将他们牢牢的【逆天邪神】锁定:“该轮到你们两个了。”

  被云澈的【逆天邪神】杀气锁定,他们全身骤然变冷,感觉到仿佛有一只蟒蛇死死缠绕住了他们的【逆天邪神】身体,剧毒獠牙点在了他们的【逆天邪神】喉管之上。

  一种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恐惧感蔓延了他们全身。如果说之前他们还不确定自己和云澈的【逆天邪神】实力差距,那么被云澈杀气锁定……那股无法形容的【逆天邪神】冰冷刺骨,和无论如何都无法控制的【逆天邪神】心魂战栗,还有玄力都在瑟缩中难以运转的【逆天邪神】压迫感,让他们在惊恐中知道,眼前的【逆天邪神】年轻人不仅玄力根本远远超越王玄境,比之他们两个中期霸皇,都要胜过近乎一个层面!

  强盛到这种程度的【逆天邪神】威压,他们只在帝君的【逆天邪神】身上感受过。

  眼前的【逆天邪神】云澈……他能举手投足间杀了九个后期王座……也绝对有能力杀了他们两个!

  夜青盛的【逆天邪神】脚步向后微挪……那是【逆天邪神】一个随时准备逃窜的【逆天邪神】举动。到了此刻,他已是【逆天邪神】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狂的【逆天邪神】起来。他强自让自己不露出惧怕的【逆天邪神】神情,低吼道:“云澈!你……你知道我们是【逆天邪神】谁啊……”

  “你们是【逆天邪神】谁我不知道,”云澈每个字都沉重如万钧巨石轰在他们胸口:“但我知道……你们马上就会是【逆天邪神】死人!”

  哧!!

  云澈声音还未完全落下,他的【逆天邪神】身影便已变得虚幻,而他的【逆天邪神】真身,已如鬼魅般出现在了夜紫义的【逆天邪神】面前……他的【逆天邪神】速度实在太快,快到了所有人都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在他出现在两人面前时,这两大霸皇的【逆天邪神】目光还留在他没来得及消逝的【逆天邪神】残影上。

  “啊!!”那猝然而至的【逆天邪神】身影让本就神经紧绷的【逆天邪神】夜青盛顿时受到了惊吓,一声怪叫向后弹射了出去,而云澈的【逆天邪神】右手,已经死死的【逆天邪神】锁在夜紫义的【逆天邪神】喉咙之上,随着他手臂的【逆天邪神】抬起,将他整个人足不沾地的【逆天邪神】提了起来。

  夜紫义的【逆天邪神】双目瞪到了最大,眼珠极度外凸,整张脸变得一片血红……那锁在喉咙的【逆天邪神】手掌锁的【逆天邪神】太狠太紧,让他连哪怕连一丝痛苦的【逆天邪神】呻吟都无法发出。而他全身的【逆天邪神】玄力,更是【逆天邪神】被一股霸道到极点的【逆天邪神】力量完全压制、封死,让他无法催动半点反抗的【逆天邪神】力量,如一具僵化的【逆天邪神】尸体般吊挂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掌之上。

  夜青盛在惊恐中后退,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众女更是【逆天邪神】全部花容失色……夜青盛和夜紫义,这是【逆天邪神】两个强大无比的【逆天邪神】霸皇,也是【逆天邪神】他们两个人,将整个冰云仙宫逼入了绝境。对她们而言,他们比魔鬼还要可怕,更比魔鬼还要强大,是【逆天邪神】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抵抗和打败的【逆天邪神】存在。

  而就是【逆天邪神】如此可怕的【逆天邪神】人,竟然被云澈就这么锁着喉咙提在手中,全身唯有肌肉在本能的【逆天邪神】痉挛,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反抗……就连他的【逆天邪神】双手,都是【逆天邪神】无力的【逆天邪神】垂下……连将双手抬起的【逆天邪神】力量都没有!

  若没有绝对的【逆天邪神】力量压制,这个强大的【逆天邪神】霸皇怎么会连一点反抗的【逆天邪神】力量都没有。

  夜紫义的【逆天邪神】瞳孔一点点的【逆天邪神】放大,几乎要炸裂的【逆天邪神】眼瞳中,充斥着恐惧、绝望和极力的【逆天邪神】哀求。但云澈哪会有半点的【逆天邪神】怜悯,随着他手指微微收拢,夜紫义的【逆天邪神】喉骨已无声碎成粉末,他低低的【逆天邪神】道:“我冰云仙宫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们却如此恶毒……虽然你只是【逆天邪神】走狗……但也万死难赎其罪!死……吧!!”

  “死”字落下,云澈的【逆天邪神】目中闪过一道火光,炽热的【逆天邪神】金乌之炎从他的【逆天邪神】手上燃烧,一瞬间便蔓延至夜紫义的【逆天邪神】全身,让他彻底化作了一个火人,被金乌之炎烧灼全身的【逆天邪神】夜紫义痛苦的【逆天邪神】连瞳孔都在痉挛,所有的【逆天邪神】恐惧和哀求,都化作了极致的【逆天邪神】痛苦和绝望……

  火焰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中高高窜起,几息之后,便又快速落下,随着火焰的【逆天邪神】熄灭,和最后一抹火苗的【逆天邪神】飞落,夜紫义的【逆天邪神】身体已彻底消失在了那里……连一丝飞灰都没有留下。

  冰夷神殿鸦雀无声,空气变得灼热,夜青盛却全身冰冷的【逆天邪神】如在地狱冰窟,他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夜紫义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中被短短几息烧成灰烬,连哪怕一丝一瞬的【逆天邪神】抵抗都没有……他的【逆天邪神】身体也随着夜紫义身体的【逆天邪神】消失而瘫软下去,在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缓缓转向他时,他一声凄厉的【逆天邪神】怪叫,扶着墙壁,整个人连滚带爬的【逆天邪神】向外窜去……如同一只被吓破胆的【逆天邪神】丧家之犬。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