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58章 白忙一场

第658章 白忙一场

  下一页

  下一个瞬间,云澈已出现在了冰极雪域的【逆天邪神】上空。这次空间穿梭,他距离估算的【逆天邪神】很是【逆天邪神】准确,所出现的【逆天邪神】位置距离冰云仙宫只有不到二十里之距,高空之上能清晰的【逆天邪神】看到它的【逆天邪神】轮廓。

  云澈不作丝毫停留,全力施展幻光雷极,如一道闪电冲向了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方向。而这时,他的【逆天邪神】耳边,阵阵异样的【逆天邪神】响动从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方向传来。

  轰……轰……轰……

  响动无比沉闷,纵然隔着二十里,依然沉重震耳。这是【逆天邪神】巨大的【逆天邪神】力量轰击在极其坚硬的【逆天邪神】东西上所发出的【逆天邪神】剧烈撞击声,越是【逆天邪神】临近,这个声音变越是【逆天邪神】沉重,也更让云澈确定这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传自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声音。

  云澈眉头死死蹙起,速度更是【逆天邪神】极力加快了几分。

  倾月……千万不要出事……

  ————————————————

  轰!轰!轰……

  整个冰云仙宫都在剧烈的【逆天邪神】震荡。无数的【逆天邪神】寒雪簌簌而落,除了那些千年玄冰,相对脆弱的【逆天邪神】冰层都已遍布了数不清的【逆天邪神】裂痕。

  冰云仙宫地下空间,冰夷神殿前。

  夜青盛如今心里无比憋屈和暴躁,所有的【逆天邪神】力量都疯狂的【逆天邪神】发泄到前方的【逆天邪神】天磐石门上。六个月前,虽然被这不应该出现的【逆天邪神】天磐玉所挡,但为了不被耻笑,再加之少主夜星寒刚好处在闭关状态,所以很坚决的【逆天邪神】没有向神宫里的【逆天邪神】长老级人物求助,而是【逆天邪神】要以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强行轰开这天磐大门。

  他本以为三四个月的【逆天邪神】时间绝对足够,等他带着夏倾月回日月神宫时,少主应该还未出关。

  但让他没想到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天磐大门的【逆天邪神】厚度竟是【逆天邪神】超出了他的【逆天邪神】预估,他们十二人没日没夜的【逆天邪神】轰了五个多月,才总算将其轰到崩溃边缘,不过拖了这么久,他的【逆天邪神】心也早已越来越焦躁……而他最担心的【逆天邪神】事终于发生……少主夜星寒已经出关了!

  这个任务是【逆天邪神】夜星寒半年前亲自交给他们,他当时还喊着如此简单的【逆天邪神】任务,定会在最短时间内完美完成。再加之夜星寒原本都准备亲自到来,显然对“夏倾月”这个人极为重视,能被委以如此重要,却又简单的【逆天邪神】任务,他本是【逆天邪神】满心的【逆天邪神】得意和激动。

  而如今六个月过去,少主已出关,他们别说摹灸嫣煨吧瘛棵下夏倾月,连她的【逆天邪神】衣角都没触到。

  夜星寒的【逆天邪神】声音之阴沉,让他们不寒而栗。不过好在,也是【逆天邪神】在今天,他感觉到了轰击天磐大门时它的【逆天邪神】颤动变化……今天之内,一定可以彻底轰开。

  “除了夏倾月……其他的【逆天邪神】女人,全部都要死!”夜星寒狠狠一拳轰击在前方的【逆天邪神】天磐玉上,反震力让他整只手臂一阵剧痛。而他的【逆天邪神】双手,也早已通红似血。他当然不会不想用武器来轰击……但这几个月之间,他们所有带来的【逆天邪神】武器,都为了轰击这天磐大门而相继崩裂——包括一把王玄器。

  夜紫义却是【逆天邪神】摇头:“不!少主如今必定已对我们大为不满。想要平息少主的【逆天邪神】怒气,不但要带回夏倾月……这冰云仙宫都是【逆天邪神】一等一的【逆天邪神】美人,多带一些回去,少主定会开心!”

  轰!!!

  咔!!

  一阵轰鸣,随之而至,却是【逆天邪神】刺耳之极的【逆天邪神】碎裂声,无数道裂纹,在夜青盛拳头之下快速蔓延,转眼间布满了整个大门。

  夜青盛眼睛瞪大,随之狂笑了起来。他们数月的【逆天邪神】攻击,让这奇厚的【逆天邪神】天磐玉一点点减损,而出现裂纹,还是【逆天邪神】第一次……裂纹一旦出现,意味着眼前天磐大门的【逆天邪神】结构终于彻底崩坏。结构崩坏的【逆天邪神】天磐玉,就如一堵变成粉末状的【逆天邪神】冰墙,随便一个低等玄者,都可以将之摧毁。

  “终于……终于!!”夜青盛眼睛瞪到最大,脸色兴奋到狰狞,就连手臂的【逆天邪神】疼痛,都成为了一种异样的【逆天邪神】快感。憋屈了整整五个多月的【逆天邪神】焦躁,终于可以彻底的【逆天邪神】发泄了:“都给我让开!!”

  夜青盛大吼一声,双臂齐出,凝聚全身的【逆天邪神】玄力轰向前方已经崩裂的【逆天邪神】天磐大门,一股强横的【逆天邪神】霸皇威压让他身后的【逆天邪神】十个随从都彻底窒息……不过他倒是【逆天邪神】并没有因极度的【逆天邪神】兴奋而失去理智,所有的【逆天邪神】力量直接涌入天磐大门内部,而并没有带太过强烈的【逆天邪神】冲击性,以免余力和天磐玉的【逆天邪神】碎片伤到里面的【逆天邪神】夏倾月。

  轰————

  一声沉闷至极的【逆天邪神】轰鸣声中,承受了两大霸皇、十个王座整整五个多月轰击的【逆天邪神】天磐大门轰然爆裂,直接散成了一地青白色的【逆天邪神】碎末。毁灭的【逆天邪神】天磐大门之后,是【逆天邪神】聚在一起的【逆天邪神】雪衣女子……冰夷神殿很大,两千冰云女子一起,依然显得格外空旷。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逆天邪神】寒气,更寒冷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她们的【逆天邪神】雪颜。最后的【逆天邪神】防线迟早会被攻破,她们早已有了很久的【逆天邪神】心理准备,能获得这最后的【逆天邪神】六个月,已是【逆天邪神】超出了她们的【逆天邪神】预期。到了此刻,她们已经没有了慌乱和恐惧,一张张冰寒的【逆天邪神】雪颜上,布满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怨恨、决绝和不甘……还有点点的【逆天邪神】欣慰——因为至少,夏倾月已安然离开,而且六个月过去,也丝毫没有落入这些恶人手中的【逆天邪神】迹象。

  “哈哈哈哈哈!”夜青盛大声的【逆天邪神】狂笑,然后脸色又瞬间阴沉了下来:“你们这些可恶的【逆天邪神】女人,居然耽误了本大爷这么长的【逆天邪神】时间……你们若是【逆天邪神】乖乖的【逆天邪神】束手就擒,本大爷还真不舍得杀你们任何一个,而且还会将你们全部送给少主。若哪些能得少主的【逆天邪神】宠爱,将来的【逆天邪神】地位,或许要比本大爷都高。可你们偏偏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不杀你们几百个,难解我心头之恨。”

  “恶贼!你们……”宫煜仙伸出颤抖的【逆天邪神】手指:“定然会遭天谴……咳……咳咳……”

  宫煜仙脸色苍白如纸,生机,已是【逆天邪神】虚弱如游丝,短短十几个字,便让她剧咳不已。她被慕容千雪与君怜妾搀扶着,早已连站立都不能……她苦苦支撑着不肯让生机散尽,只因她不甘……无尽的【逆天邪神】不甘……

  冰云仙宫千年基业,突遭这弥天横祸……她们甚至连对方是【逆天邪神】谁,有什么目的【逆天邪神】都不知道……岂能甘心!如何甘心!

  “哦?”夜青盛眯眼看着虚弱无比的【逆天邪神】宫煜仙,不屑的【逆天邪神】冷笑起来:“嘿嘿,受了本大爷一道玄气伤了心脉,居然活到了现在,啧啧啧啧,也是【逆天邪神】不简单啊。可惜啊可惜,你的【逆天邪神】玄力好像已经全部散尽了,就算出来个大罗金仙把你救回来,也是【逆天邪神】废人一个,真是【逆天邪神】可怜的【逆天邪神】让本大爷出手杀你的【逆天邪神】欲望都没有了。这样好了,这些美人,本大爷就一个一个的【逆天邪神】杀,本大爷很想看看,再杀到第几个的【逆天邪神】时候,你会被直接气死呢……哈哈哈哈哈!”

  “你……”夜青盛的【逆天邪神】话,让宫煜仙全身剧震,一口黑血从口中猛然喷出。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女子都是【逆天邪神】清心寡欲,所修炼的【逆天邪神】冰心诀更是【逆天邪神】让她们心如冰雪……但面对这灭顶之难,纵然冰心诀大圆满,也不可能依然保持心若止水。

  “宫主!”

  “宫主!!”慕容千雪和君怜妾连忙运转玄气,极力护住宫煜仙的【逆天邪神】心脉,另一只手紧紧抓起冰剑……六个月的【逆天邪神】最后喘息,终究逃不过最后的【逆天邪神】绝境。面对两大霸皇,她们纵然集所有人之力,也不可能抗衡……但无论如何,也要拼死一搏!

  夜青盛在肆意的【逆天邪神】发泄,狂妄的【逆天邪神】嚎叫,而夜紫义的【逆天邪神】脸色却是【逆天邪神】一变再变……在整个冰云仙宫,玄力气息最强的【逆天邪神】便是【逆天邪神】夏倾月……强至半步霸玄!从而极为容易辨认。在轰开天磐玉,进入这冰夷神殿后,他目光数次扫动,却没有看到夏倾月。他凝心感应……却连夏倾月的【逆天邪神】气息,都根本感觉不到。

  他反复确认之后,脸色越来越沉,一声怒吼:“夏倾月呢!!你们把夏倾月藏到哪里去了!”

  “什么?”夜紫义的【逆天邪神】话让夜青盛一愣,随之脸上的【逆天邪神】狂笑僵住,再到脸色大变……整个冰夷神殿,没有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身影,更没有那出类拔萃的【逆天邪神】气息!

  所有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人都在……惟独少了夏倾月!

  “哼!”楚月璃冰剑横身,全身冰灵舞动:“你们永远别想找到她……等她主动找到你们的【逆天邪神】那日,就是【逆天邪神】你们血债血偿之时!!”

  夜青盛的【逆天邪神】目光在这时落在了冰夷神殿右侧那个醒目的【逆天邪神】高台上,身上的【逆天邪神】气息顿时变得暴躁,脸色也变得狰狞起来……以他所在的【逆天邪神】境界,已经可以感知到空间力量的【逆天邪神】存在。虽然已经过去了数月,但依然可以察觉到些微残余未散的【逆天邪神】空间力量气息……那里,分明曾经有过一个空间玄阵!!

  空间玄阵,毫无疑问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最高层面的【逆天邪神】玄阵,纵然是【逆天邪神】强如四大圣地,要筑起一个空间玄阵都千难万难。它和这庞大的【逆天邪神】天磐玉神殿一样,是【逆天邪神】根本不应该出现在冰云仙宫这个层面的【逆天邪神】东西。

  很显然,在他们忍着憋屈,不分昼夜轰击天磐大门时,夏倾月早已通过那个空间玄阵逃离了这里!!

  “岂…有…此…理!!”如同一盆冷水从头顶灌下,夜青盛所有的【逆天邪神】嚣张和狂妄都化作了愤怒和惊恐,全身剧烈的【逆天邪神】哆嗦了起来:“你们……竟敢耍我们!!”

  相比于捞了一场空的【逆天邪神】愤怒,他更惊恐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无法带回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后果,他恼怒之中,杀机升腾:“你们……都给我去死!”

  “等等!!”夜紫义一把拉住他,他的【逆天邪神】脸色也是【逆天邪神】一片阴沉,他强忍着暴怒道:“说!那个空间玄阵通往哪里!夏倾月现在在什么地方……你们老老实实的【逆天邪神】说,我们还可以饶你们一条生路,这是【逆天邪神】你们最后的【逆天邪神】机会!”

  “你死心吧!”楚月璃轻咬牙齿,面若寒霜,却是【逆天邪神】毫无畏惧:“我们就算是【逆天邪神】全部葬身在这里,也绝不会告诉你!你们永远……都别想找到她!”

  “混蛋……那你们……就去死吧!!”夜青盛的【逆天邪神】怒火彻底爆炸,近六个月的【逆天邪神】憋屈和日夜不休,换来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一场空,后果更是【逆天邪神】无比严重,夜青盛只感觉自己的【逆天邪神】大脑、胸腔之中有无数只羊驼在奔腾,他一声怒吼,全身玄力爆发,带起一股强横的【逆天邪神】风暴辐射向四周。

  “保护宫主!!”

  惊呼声中,木蓝依、楚月璃、风寒月、风寒雪脚踩冰纷雪舞步,同时瞬身挡在了宫煜仙前方,璀璨的【逆天邪神】冰灵舞动起漫天的【逆天邪神】飞雪。她们都已成就王座,但与霸皇之间却是【逆天邪神】隔着一道巨大的【逆天邪神】天堑,纵然是【逆天邪神】霸皇释放的【逆天邪神】气场,也绝非她们所能抵抗。

  一股万丈山岳般的【逆天邪神】冲击力迎面而至,让她们全部胸口一闷,身上的【逆天邪神】冰灵快速消逝,仅仅支撑了两息,便狠狠的【逆天邪神】倒飞出去,身体重重的【逆天邪神】砸在后方的【逆天邪神】天磐墙壁上。

  “师叔!!”

  “师父!!”

  冰云弟子一阵惊呼……自冰云七仙被云澈打通所有玄关后,玄力修为突飞猛进,已全部进入王玄之境。在冰云弟子看来,王玄,在天玄大陆已是【逆天邪神】无敌的【逆天邪神】存在,但在一个霸皇面前,竟是【逆天邪神】如此的【逆天邪神】不堪一击。

  “还妄想反抗?”夜青盛抬起手臂,面色凶煞:“不说夏倾月在哪……你们全部都要死!那就……从你们这所谓的【逆天邪神】冰云七仙开始!!”

  夜青盛手臂膨胀,一股澎湃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在整个冰夷神殿中激荡,死亡的【逆天邪神】气息笼罩着所有冰云女子,就在他身体即将暴冲而出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后方,忽然传来一声巨大的【逆天邪神】轰鸣,冰夷神殿随之剧震。

  轰!!!

  “什么人!”夜紫义骤然回身,他声音刚落,眼前忽然金影一晃……这个金影速度快到了极致,以他霸玄境五级的【逆天邪神】修为,竟别说看清对方,就连反应都不及,对方已掠过他的【逆天邪神】视线,来到了冰云众女的【逆天邪神】前方。

  快到了犹若刺穿空间的【逆天邪神】瞬移!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