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57章 冰云噩耗 下

第657章 冰云噩耗 下

  这时,寝宫的【逆天邪神】门被推开,云澈和苍月并肩走了出来。苍月的【逆天邪神】眼圈通红,显然之前已是【逆天邪神】哭的【逆天邪神】天昏地暗,但她的【逆天邪神】脸色已不再苍白,微染红霞的【逆天邪神】面容,让她在高贵之中多了一抹动人的【逆天邪神】艳色,就连她的【逆天邪神】眼眸,也比之以往多了太多璀璨的【逆天邪神】色彩。

  几人连忙迎了上去,东方休急切的【逆天邪神】道:“陛下,你醒了……可还有哪里不适?”

  苍月浅浅微笑:“我已经没事了,无需担心。”

  她转向天下第一三人,准确的【逆天邪神】喊出了他们的【逆天邪神】名字:“天下大哥,萧云,还有七妹,欢迎你们来到苍风国。你们是【逆天邪神】夫君的【逆天邪神】朋友,本该以国礼待之,却让你们见到了这般混乱不堪的【逆天邪神】场面,深感愧疚。”

  女皇……额,大……大嫂不需要对我们客气……有什么需要的【逆天邪神】话,请尽管吩咐我们就是【逆天邪神】。”

  萧云那紧张的【逆天邪神】样子让天下第七暗暗掐了他一下,然后落落大方的【逆天邪神】道:“不愧是【逆天邪神】云大哥的【逆天邪神】妻子,果然非同寻常的【逆天邪神】呢。我夫君说的【逆天邪神】很对,大嫂不需要对我们客气,如今苍风国危,如果有什么我们能帮忙的【逆天邪神】,请尽管吩咐。”

  “云兄弟予我们三人都有大恩,若有吩咐,万死不辞。”天下第一也毫无犹豫的【逆天邪神】道。

  苍月微微而笑:“谢谢各位……也谢谢你们这段时间照顾我的【逆天邪神】夫君。”

  “月儿,你如今体虚,还是【逆天邪神】好好休息吧。剩下的【逆天邪神】事,交给我就好。”云澈担心的【逆天邪神】道。

  苍月轻轻摇头:“我的【逆天邪神】身体完全没关系的【逆天邪神】。神凰军虽然被夫君神威所灭,但皇城之难还未解除。神凰那边必然已经被惊动,十二个时辰之内,一定会有大军再次在城门前集结。我们的【逆天邪神】战士,还有城民,也都需要布置和安抚,现在不是【逆天邪神】我休息的【逆天邪神】时候。”

  “不要勉强自己。”

  “有你在,我什么都不会怕。”苍月轻柔的【逆天邪神】道。她的【逆天邪神】眉宇间没有了沉重和灰暗,甚至连一丝凝重都没有,唯有深深的【逆天邪神】温暖和满足。因为没有失去,因为有云澈在身边,她已是【逆天邪神】拥有了全世界,再无所求所怨。

  苍月连下调兵令,苍风皇城也快速进入了再次备战状态。

  天色开始微微暗了下来,时间已经临近黄昏。这段时间,云澈也逐渐从东方休和秦无伤的【逆天邪神】口中大致明了了如今苍风国的【逆天邪神】局面……只能用“惨不堪言”四个字来形容。

  整整九成的【逆天邪神】主城全部被神凰国侵占,甚至还有一部分被大面积焚灭,葬身在战火中的【逆天邪神】苍风国民已超过五千多万……而这,还仅仅只是【逆天邪神】保守的【逆天邪神】估计。神凰国为了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拿下苍风,下手之残忍、恶毒,简直罄竹难书……或许在神凰国眼里,苍风国人虽同为人类,却只是【逆天邪神】微不足道的【逆天邪神】低贱生命。

  更有不知多少的【逆天邪神】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曾经安宁祥和的【逆天邪神】苍风国,如今正处在毁灭深渊的【逆天邪神】最边缘……连苟延残喘都是【逆天邪神】那么微弱。

  “神……凰……”云澈低念着这两个字,紧咬的【逆天邪神】牙缝之中几乎要渗出血丝。

  “天剑山庄那边,真的【逆天邪神】一点回应都没有吗?”。云澈问道。

  “唉,没有。”东方休叹息一声,缓缓摇头,脸上一片悲色:“先皇和陛下先后九次亲手书函求助天剑山庄。但天剑山庄全部置之不理,连哪怕敷衍的【逆天邪神】解释都没有。神凰帝国太强大,他们怕因此卷入而遭遇灭国之难,或许尚可理解……但他们哪怕只是【逆天邪神】派遣几个强者保护陛下也好……”

  “尚可理解?”云澈一声冷笑:“这不仅仅关系着苍风皇室和天剑山庄之间的【逆天邪神】千年信诺……更是【逆天邪神】国难啊!国难当头,但凡是【逆天邪神】有点血性的【逆天邪神】人,都会用自己的【逆天邪神】一切,包括生命去反抗!他们天剑山庄……堂堂苍风国第一修玄势力,应该引领玄界铸成最强反抗力量的【逆天邪神】人,居然为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安危,置家族信义,置国家危难于不顾……今日所有留守苍风皇城,奔赴战场的【逆天邪神】苍风战士,哪一个不明白自己留下的【逆天邪神】唯一后果就是【逆天邪神】战死,但他们依旧义无反顾!那些所谓的【逆天邪神】天剑弟子……根本连我苍风最普通的【逆天邪神】战士都不如!!”

  “是【逆天邪神】啊……玄界,若是【逆天邪神】凝聚起来,本该是【逆天邪神】最强的【逆天邪神】一股反抗力量,可惜……可惜……”秦无伤仰起头来,声音同样一片悲凉:“可惜他们拥有比普通人更强大的【逆天邪神】力量,更长的【逆天邪神】寿命……却也比普通人更怕死。神凰军所到之处,那些在本地称王称霸的【逆天邪神】势力、家族,却极少有反抗者,往往都是【逆天邪神】第一个去向神凰军投降,甚至主动以极大的【逆天邪神】手笔去贿赂……只求能活命和保住家族基业。就连那萧宗,也是【逆天邪神】如此……在苍风国足以只手遮天的【逆天邪神】萧宗宗主、长老,在神凰军到来时别说反抗,竟是【逆天邪神】主动出宗门二十里相迎,在神凰军面前卑躬屈膝……”

  一场灭国之难,让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逆天邪神】势力丑态尽现。的【逆天邪神】确,他们有着远超常人的【逆天邪神】玄力,享受着常人不敢奢望的【逆天邪神】荣华,有着更长的【逆天邪神】寿命……却早已没有了本该流淌在骨子里的【逆天邪神】血性。

  “身为一国最强的【逆天邪神】宗门,却在国难面前这样的【逆天邪神】行径……太让人瞧不起了。”天下第七愤愤的【逆天邪神】道。

  “的【逆天邪神】确,若那是【逆天邪神】我们一族……纵然国灭后能够得以保全,连我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的【逆天邪神】家族。”天下第一面无表情的【逆天邪神】道。

  “东方府主,我爷爷和小姑妈,他们还好吗?”。云澈平缓心境,终于问道……这个问题,在苍风皇城,他没有见到萧烈和萧泠汐,他心中记挂他们的【逆天邪神】安危,却一直没敢询问,唯恐得到他不愿听到的【逆天邪神】答案。

  东方休清淡的【逆天邪神】一笑:“放心,大概在两年前,陛下便将让秦府主亲自将他们送往了流云城。流云城地处最东方,地贫城小,不至于被战争波及,本该是【逆天邪神】最安全的【逆天邪神】地方……只不过,让我们万万没想到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神凰军竟分出了整整二十多万军直取流云城。”

  “什么!”云澈猛的【逆天邪神】站起,脸色骤然沉下。

  “呵呵,不用担心。”云澈的【逆天邪神】反应完全在东方休意料之中:“流云城主依照陛下之命,撤下防兵,主动投降。神凰军未杀流云城一人,而且就连军马都没有入城,而是【逆天邪神】分散的【逆天邪神】驻守在流云城周边。陛下每隔七天都会传音他们一次,他们这段时间始终无恙。”

  如同一块万钧巨石从心脏上消失,云澈缓缓的【逆天邪神】坐下,全身,已是【逆天邪神】被冷汗打湿。

  萧云的【逆天邪神】表情一阵变幻,终于按捺不住道:“大哥,你刚才喊的【逆天邪神】爷爷和小姑妈,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

  云澈转过头来,微微而笑:“没错……”他重新站起:“我这就去把他们接来,让你们一家团聚……爷爷见了你,一定会……很开心,很激动。”

  “啊……好,好……”萧云有些发懵的【逆天邪神】点头,双手紧张的【逆天邪神】有些发抖。爷爷……小姑妈……亲人……自己真正的【逆天邪神】血脉至亲……

  想到可以马上见到日夜牵挂的【逆天邪神】爷爷和小姑妈,想到自己终于可以做到一件让爷爷开怀的【逆天邪神】事,云澈内心的【逆天邪神】急切已是【逆天邪神】无法自抑。虽然他们在流云城平安无事,但,唯有他的【逆天邪神】身边,才是【逆天邪神】让他最放心的【逆天邪神】地方。他起身准备离开,找个地方使用太古玄舟,但脚步刚动,东方休忽然出声把他喊住:“云澈,有件事,我思虑再三,还是【逆天邪神】尽早告知你比较好。否则……真的【逆天邪神】后果难料。”

  东方休凝重的【逆天邪神】声音让云澈的【逆天邪神】脚步停住,他看着东方休,慎重的【逆天邪神】道:“东方府主请讲。”

  “是【逆天邪神】关于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事。”

  “冰云仙宫?冰云仙宫怎么了?难道也被战争祸及?”云澈微微皱眉。他没有忘记,自己还是【逆天邪神】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弟子。

  东方休缓缓摇头,道:“冰云仙宫这三年虽未出动抵抗神凰军,但却将其千年积累,源源不断的【逆天邪神】送予我们,包括灵药、攻击玄器、玄晶、玄阵……为我们提供了极大的【逆天邪神】助力。在天潼关能拖住神凰军整整三个月,依仗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数千枚蕴含着奇妙玄阵的【逆天邪神】攻击玄晶。我们也是【逆天邪神】做梦都没有想到,在国难之前,倾尽全力,不惜动用根基帮助我们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平日里交情最浅的【逆天邪神】冰云仙宫。”

  “……那里到底出了什么事。”云澈问道。他隐隐觉得,冰云仙宫会这么不遗余力,一定是【逆天邪神】因为夏倾月。

  “六个月前,冰月仙子夏倾月传音陛下,只有短短的【逆天邪神】几句话,传音的【逆天邪神】内容,是【逆天邪神】冰云仙宫突遭大难,今后将无法再援助皇室,要陛下好自为之……”

  “什么?”云澈心脏一紧,快步向前:“那后来呢?冰云仙宫到底遭遇了什么!”

  “无人知道。”东方休摇头:“在那之后,陛下无论用什么方式,都再无法联系到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人。再加上战势频频告急,苍风岌岌可危,陛下也根本无暇他顾……如今冰云仙宫究竟如何,毫无所知。”

  “会不会是【逆天邪神】受到了神凰军的【逆天邪神】攻击?”萧云马上道。

  “不,不可能。”云澈直接摇头:“冰云仙宫所在的【逆天邪神】冰极雪域常年酷寒,而且冰雪覆地,绝不是【逆天邪神】适合军队踏足的【逆天邪神】地方,尤其是【逆天邪神】惧怕寒冷的【逆天邪神】神凰军。而且那里除了冰云仙宫,不要说城,连居民都没有,神凰也没有理由攻击那里。”

  千年之难?

  云澈蓦地想到了太上宫主封千悔当初告知他的【逆天邪神】这四个字,而这不仅仅是【逆天邪神】四个字,更是【逆天邪神】事关冰云仙宫生死存亡的【逆天邪神】千年预言。封千悔当初也坦言之所以让他以男弟子之身入冰云仙宫,也完全是【逆天邪神】为了应对“千年之难”的【逆天邪神】预言。

  冰云仙宫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千年之难”的【逆天邪神】预言,难道真的【逆天邪神】发生了么!

  而且距离夏倾月在传音中所说的【逆天邪神】“突遭大难”,已经过去了六个月……整整六个月!

  云澈的【逆天邪神】心里顿时蒙上了一层深深的【逆天邪神】阴影。今天,是【逆天邪神】他归来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第一天,他得到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洒泪的【逆天邪神】重逢和团聚,反而是【逆天邪神】一个比一个沉重的【逆天邪神】消息。

  “我马上去一趟冰云仙宫!”云澈眉头道。萧烈和萧泠汐在流云城至少是【逆天邪神】安全的【逆天邪神】,但冰云仙宫……若不马上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必将坐立难安。

  “今日之内,一定还会有神凰军到来。到时候记得第一时间传音给我。我有玄舟在身,瞬间便可赶回!”

  “你放心去吧。这边还有我们在,定然不会有事。”天下第一沉眉颔首道。

  云澈已无法再等待下去,迅速凝玄传音告知正在隔壁大殿中亲自部署战局的【逆天邪神】苍月一声,然后冲出房门,闪至高空,唤出太古玄舟,锁定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大致方向和距离,然后在一声空间嘶鸣声中,随着太古玄舟消失在了那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