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54章 血屠
  下一页

  “云澈?哪……哪个云澈?”

  “苍风皇室的【逆天邪神】驸马……当年一人挑翻我凤凰神宗……还能是【逆天邪神】哪个云澈!!”凤非恒嘶声道。

  “可是【逆天邪神】,他不是【逆天邪神】在三年前,就葬身太古玄舟了吗!”齐镇沧和段青航一脸的【逆天邪神】无法相信:“而且当年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境界为地玄,实力堪比王玄后期……但这个人的【逆天邪神】实力,却是【逆天邪神】连四十三长老都……”

  “我比你们更想知道为什么!”凤非恒咬牙吼道,眼瞳更是【逆天邪神】一直处在极度放大的【逆天邪神】状态:“但他就是【逆天邪神】那个云澈……绝对不会错!!”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如果他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帝君的【逆天邪神】话……”

  “撤退!!当然是【逆天邪神】撤退!!”凤非恒沉声吼道:“难不成,你们还天真的【逆天邪神】以为几十万大军能与一个帝君境界的【逆天邪神】人抗衡!!”

  原本,他还准备状着胆子,以自己凤凰长老的【逆天邪神】身份和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威名,去和这个忽然冒出的【逆天邪神】可怕帝君交涉。但在发现这个人赫然是【逆天邪神】云澈时,他再也没有了一丝一毫这样的【逆天邪神】想法……三年前,他便敢独自在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地盘上,一个人面对整个凤凰神宗。纵然面对凤凰宗主和一众凤凰长老,气势上却是【逆天邪神】丝毫没有落于下风。

  他的【逆天邪神】天资、实力都无比之强大,而他性情之强横、刚烈,更是【逆天邪神】达到了极致。

  当年只有地玄境的【逆天邪神】云澈都敢于一人面对凤凰神宗,如今的【逆天邪神】他……又岂会像寻常人一样忌惮于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威名!

  更何况他身上所释放的【逆天邪神】那股让天地都在战栗的【逆天邪神】怨恨气息!

  齐镇沧脸色抽搐,却是【逆天邪神】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拿起传音玉,大吼道:“全军撤退……全速撤退!!”

  齐镇沧这个急促的【逆天邪神】命令,让绝大多数的【逆天邪神】首领都呆愕当场,几乎以为自己的【逆天邪神】耳朵出现了问题,各种疑问的【逆天邪神】声音传回给了齐镇沧:“撤……撤退?就因为这……一个人?”

  “王八蛋!!”齐镇沧愤怒的【逆天邪神】咆哮道:“他不是【逆天邪神】一个人……他是【逆天邪神】个帝君!帝君!!四十三长老刚才都毫无抵抗之力的【逆天邪神】死在了他的【逆天邪神】手上,你们眼睛都瞎了吗!全军撤退……马上以最快速度撤退!!”

  齐镇沧还未放下传音玉,忽然感觉全身一冷,他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抬头,看到那个金色的【逆天邪神】身影从城墙之上缓缓的【逆天邪神】飞了下来……一股愤怒、怨恨、狂暴的【逆天邪神】气息骤然压迫向他的【逆天邪神】心魂,让他全身的【逆天邪神】血液都在极度的【逆天邪神】压制下瞬间停止。整个战场之中,六十万的【逆天邪神】神凰大军,凋零至不到五万的【逆天邪神】苍风军,都在这同一个瞬间全身骤冷……就连天下第一,脸上都露出了深深的【逆天邪神】震惊和惊恐。

  这是【逆天邪神】云澈在天玄大陆……第一次毫无保留,彻彻底底的【逆天邪神】释放出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全部杀气,强烈的【逆天邪神】犹如化成了实质,暴戾到让人所有人都全身毛发竖起,从身体都心魂都冰冷的【逆天邪神】如同泡在寒潭之中。

  “全部……死吧!!”

  云澈手中红光闪动,劫天剑出,横扫前方。

  轰!!!

  云澈仅仅是【逆天邪神】一剑扫出,毫无花俏,更没有用任何玄技,却是【逆天邪神】带起宛若天崩地裂般的【逆天邪神】巨大轰鸣,云澈的【逆天邪神】前方,大地完全崩裂,漫天飞尘中,整整数千神凰兵在这强横无比的【逆天邪神】玄力风暴中被瞬间轰飞出去,还未来得及发出一声绝望的【逆天邪神】吼叫,便已化作猩红的【逆天邪神】血花,伴着残肢肉末的【逆天邪神】飞溅在空中华丽的【逆天邪神】绽放着,广阔的【逆天邪神】土地很快被刺目的【逆天邪神】鲜血染红。

  仅仅一剑,三千神凰兵……死无全尸!!

  处于中军位置的【逆天邪神】齐镇沧等人虽隔的【逆天邪神】很远,但这一幕,依然惊的【逆天邪神】他几乎魂飞魄散,他手掌攥紧传音玉,用尽全身力气咆哮道:“撤退……全军……啊啊!!”

  在齐镇沧一下子惊恐了数十倍的【逆天邪神】吼叫声中,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已在瞳孔中已不可思议的【逆天邪神】速度临近,手中那把巨大的【逆天邪神】朱红之剑带着赤红色的【逆天邪神】玄光和狂暴到无法形容的【逆天邪神】气息,轰击在了还未从刚才的【逆天邪神】一幕中回过神来的【逆天邪神】神凰大军之中。

  轰!!!!

  一声震世玄雷般的【逆天邪神】轰鸣完全淹没了所有人的【逆天邪神】听觉。瞬时,光线变得格外昏暗……那绝不是【逆天邪神】天空忽然多了暗云,而是【逆天邪神】周围整整数里的【逆天邪神】土地完全被掀了起来,带着数以十万计的【逆天邪神】神凰军,被抛向了千丈高空,一时间,天与地仿佛被完全颠覆,地面在崩裂中塌陷,漫天都是【逆天邪神】漆黑的【逆天邪神】土地和惊恐嚎叫的【逆天邪神】神凰军,但这惊恐的【逆天邪神】嚎叫声只持续了那么短暂的【逆天邪神】一瞬,他们的【逆天邪神】身体在这狂暴到极点的【逆天邪神】重剑风暴中被彻底粉碎,粉碎的【逆天邪神】比沙尘还有细小。

  哗……

  漫天的【逆天邪神】沙土黑压压的【逆天邪神】落下,但被扬起的【逆天邪神】近十万神凰军却没有一个能落下……因为落下的【逆天邪神】只有细碎到极点的【逆天邪神】血肉,别说一具尸体,就连一根算得上完整的【逆天邪神】手指都看不到。

  当被掀起的【逆天邪神】土地终于全部落回时,土地的【逆天邪神】颜色已不再是【逆天邪神】灰黄色,而是【逆天邪神】触目惊心的【逆天邪神】暗红色,并夹杂着无数同样被粉碎的【逆天邪神】赤甲、武器。土地上方,道道空间裂痕在依然没有完全散尽的【逆天邪神】重剑之力下“嘶啦嘶啦”的【逆天邪神】扭曲着。

  庞大的【逆天邪神】战场,一瞬间……真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一瞬间,变成了血腥、恐惧、尖叫哀嚎的【逆天邪神】炼狱。死的【逆天邪神】人死无全尸,没死的【逆天邪神】人在发抖、尖嚎、心胆欲裂……那些没有被波及的【逆天邪神】神凰军有不知多少人瘫倒在了地上,瑟缩着瞳孔,不要说站起,连心魂都已被惊骇的【逆天邪神】完全离体。

  窒息,极致的【逆天邪神】压抑和窒息,城门前的【逆天邪神】苍风军无不是【逆天邪神】眼睛圆瞪,疑在梦中。他们无比仇视的【逆天邪神】神凰军被一瞬间毁灭大片,他们本该兴奋才对……但眼前的【逆天邪神】画面,却让他们承受着几乎不下于神凰军的【逆天邪神】骇然和恐惧。就连早已视死如归的【逆天邪神】封云烈,也是【逆天邪神】眼睛圆瞪,久久无法回神。

  萧云看着漫天洒下的【逆天邪神】血雨,无尽的【逆天邪神】碎尸,和瞬间被染红的【逆天邪神】大地,本是【逆天邪神】下了极大决心的【逆天邪神】他身体一阵摇晃,然后猛的【逆天邪神】转过身去,手掌死死捂着自己苍白如纸的【逆天邪神】脸:“我做不到……我真的【逆天邪神】做不到啊……”

  天下第七连忙抱住他安慰道:“没关系……完全没关系的【逆天邪神】。我所喜欢的【逆天邪神】云哥哥,本来就是【逆天邪神】善良到连一只小动物都不愿伤害的【逆天邪神】人,如果你真的【逆天邪神】变得像云大哥那样,我……我反而会害怕,所以……真的【逆天邪神】没关系的【逆天邪神】。”

  天下第一的【逆天邪神】脸色也已变得无比难看,他别过脸去,甚至不敢去看那变成血色的【逆天邪神】战场,低喃一声道:“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可怕的【逆天邪神】杀气……呼……”

  身为军队统领,段青航和齐镇沧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军之中,从未见过真正的【逆天邪神】帝君之威。他们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十万军……整整十万军,在云澈的【逆天邪神】一剑之下……仅仅一剑,全部横死!!

  没有哪怕一丝一毫挣扎和反抗的【逆天邪神】机会……甚至连全尸,连葬身之地都没有!!

  可以横征天下,横扫六国,有着天玄最高等配备,最顶级资质的【逆天邪神】神凰军,在这个人面前,根本连一群蝼蚁都算不上!!

  纵然他们身经百战,心若磐石,在这一刻也是【逆天邪神】心灵崩溃……齐镇沧在惊恐中后退,然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然后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狂吼道:“撤……快撤!!”

  齐镇沧的【逆天邪神】咆哮几乎撕裂了喉咙,那些在惊恐中发抖的【逆天邪神】神凰军也如从噩梦中惊醒,发出声声的【逆天邪神】怪叫,疯狂的【逆天邪神】向后方遁去……心灵防线一旦崩溃,连统领都已经被吓破了胆,这数十万神凰大军哪还顾得上什么军纪,一个个如没头苍蝇般逃窜,只想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远离那个从天而降的【逆天邪神】恐怖恶魔,转眼之间已是【逆天邪神】溃不成军,不知有多少人在互相踩踏中丧生。

  但恨满乾坤、杀机失控的【逆天邪神】云澈又岂会因他们的【逆天邪神】溃逃而停止,他赤红着双目,腾空而起,金乌之炎在空中快速凝聚,转眼间已膨胀至数十丈,远远看去,就如在空中出现了另一轮赤红之日。

  “炎阳爆裂!!”

  高空的【逆天邪神】赤色“太阳”爆裂,洒下漫天的【逆天邪神】毁灭之炎。这是【逆天邪神】金乌之炎,是【逆天邪神】连凤凰长老凤非鹰都沾之即死的【逆天邪神】毁灭之炎,又岂是【逆天邪神】普通的【逆天邪神】神凰军所能承受。赤红火焰遮天而落,所有被火焰碰触到的【逆天邪神】神凰军,无不是【逆天邪神】瞬间赤炎燃体,化成一地焦炭……甚至直接被焚灭成虚无。

  惨叫、哭喊、咆哮、恐惧、还有焚烧的【逆天邪神】声音……在这战场的【逆天邪神】上空交织着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地狱送葬曲。

  他们身为“天下无敌”的【逆天邪神】神凰军,一路横扫苍风,兵临皇城之下,拿下苍风皇城,本是【逆天邪神】简单如探囊取物,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竟会遭遇这样一个强大,却又残忍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恶魔。凤非恒全身凤凰玄力疯狂运转,速度已是【逆天邪神】达到了极致,耳边的【逆天邪神】声音让他犹如处在噩梦之中。这时,他忽然感觉到全身一冷,下意识的【逆天邪神】回首,竟赫然看到云澈就在他深后不到十丈之距。

  凤非恒的【逆天邪神】瞳孔骤然放大,猛一咬牙,一招“凤炎焚天”,将全身的【逆天邪神】凤凰炎轰向了云澈。

  云澈面色阴沉的【逆天邪神】如同来自地狱的【逆天邪神】夺命死神,面对凤非恒的【逆天邪神】攻击,他手中劫天剑轻描淡写的【逆天邪神】一甩……凤非恒强大的【逆天邪神】凤凰火焰碰触到重剑之力,一瞬间便被摧成了漫天飞散的【逆天邪神】火花,而重剑所激荡而起的【逆天邪神】玄力风暴所几乎未受到任何影响,在破空呼啸声中,狠狠轰在了凤非恒的【逆天邪神】胸口之上。

  砰!!

  凤非恒连吐三口血箭,滚落到了地上,他还未来得及站起身来,他整个人,已被云澈抓着后领提了起来,冰冷的【逆天邪神】死亡感也从后方传来。

  “我……我是【逆天邪神】凤非恒……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十九长老……你不能杀我……”凤非恒全身的【逆天邪神】每一块肌肉、每一根神经都在剧烈的【逆天邪神】颤抖:“否则……否则凤凰神宗不会放过你的【逆天邪神】……呜啊啊啊!!”

  轰!!!

  在凤非恒绝望凄厉的【逆天邪神】惨叫声中,一团火焰在他后背炸开,让这不可一世了半生的【逆天邪神】神凰长老化作了漫天飞散的【逆天邪神】火焰碎片。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