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53章 我回来了……

第653章 我回来了……

  <="">

  “你……你是【逆天邪神】什么人……为什么要攻击我神凰军……”

  齐镇沧身为神凰军总统领,这辈子什么大场面没见过,纵然是【逆天邪神】面对沧澜、黑煞这些大国的【逆天邪神】君主,他都会头颅高昂,吼声震天。但他此时所吼出的【逆天邪神】声音,却是【逆天邪神】带着无论如何都无法压下的【逆天邪神】颤抖,尤其是【逆天邪神】最后几个字,连他自己都听到了牙齿打颤的【逆天邪神】声音。

  那股玄力气息固然无比可怕,而更让他战栗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那股简直遮天蔽日的【逆天邪神】愤怒之息。在这股愤怒之下,庞大的【逆天邪神】战场,仿佛被一口漆黑的【逆天邪神】大锅当头笼罩……他确信,纵然是【逆天邪神】成千上万的【逆天邪神】绝望豺狼,都无法释放出如此可怕的【逆天邪神】气息……而它竟是【逆天邪神】来自一个人!

  也是【逆天邪神】他一个人的【逆天邪神】出现,让这庞大的【逆天邪神】战场在一瞬间变得如九幽深渊般冷寂。

  怒火在疯狂的【逆天邪神】沸腾,云澈感觉到自己全身的【逆天邪神】每一个细胞都处在炸裂的【逆天邪神】边缘。他带着思念、喜悦和急切而来,以为马上就可以见到一直日夜牵挂的【逆天邪神】人,和他们好好的【逆天邪神】团聚……却怎么都没有想到,迎接他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被践踏的【逆天邪神】千疮百孔的【逆天邪神】故土!

  这是【逆天邪神】云澈在天玄大陆,第二次情绪完全失控……第一次,是【逆天邪神】当年萧烈和萧泠汐被焚天门掳掠时,这一次,更胜之前!他的【逆天邪神】怒火混着火焰在剧烈的【逆天邪神】燃烧,就连所看到的【逆天邪神】世界,都带上了一层赤红色。

  远处,传来齐镇沧的【逆天邪神】声音,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火焰剧烈摇曳,整个人从空中骤然坠下,直落入神凰前军之中。

  轰!!!!

  周围十几里的【逆天邪神】大地剧烈震颤,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火焰伴随一股强横到极点的【逆天邪神】玄力风暴向周围释放而去,数不清的【逆天邪神】神凰军在惊恐的【逆天邪神】嚎叫声中被震翻在地,那些骑兵的【逆天邪神】坐骑更是【逆天邪神】发出恐惧的【逆天邪神】嘶鸣。等他们狼狈的【逆天邪神】从地上站起,看向那个从空中落下的【逆天邪神】身影时,每一个人的【逆天邪神】瞳孔都瞬间放大到几近炸裂……

  因为他们看到了这一生最恐怖的【逆天邪神】画面。

  整整十几里的【逆天邪神】地面重度崩裂,数不清的【逆天邪神】裂痕以云澈的【逆天邪神】脚下为中心,向四周辐射而去,最长的【逆天邪神】一道一直蔓延到视线的【逆天邪神】极处,足以一丈之宽。而他周围的【逆天邪神】千丈区域,原本密密麻麻的【逆天邪神】神凰军全部不见了,就连那些密集堆积的【逆天邪神】尸体都消失的【逆天邪神】无影无踪……随之,一片又一片的【逆天邪神】铠甲、尸体碎屑从空中淋落而下,洒下一片真正的【逆天邪神】血雨!

  “你们……全部……都要……死!!”

  无数的【逆天邪神】神凰军在极度的【逆天邪神】震骇恐惧中战栗瘫软,数十万的【逆天邪神】同伴无法给他们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安全感,耳边响起的【逆天邪神】声音……那仿佛根本不是【逆天邪神】来自人类的【逆天邪神】声音,而是【逆天邪神】死神的【逆天邪神】夺命诅咒。

  “这是【逆天邪神】……帝君的【逆天邪神】力量!”

  凤非恒颤声道,他想不明白,在这苍风国的【逆天邪神】土地上,怎么会出现一个帝君!他的【逆天邪神】气势,还有所有的【逆天邪神】行动,分明是【逆天邪神】站在苍风国那一方……小小的【逆天邪神】苍风国,玄界的【逆天邪神】顶峰才是【逆天邪神】王座,又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帝君为靠山——或者说,帝君这等傲视寰宇的【逆天邪神】超然存在,又怎么会屈尊帮助一个小小的【逆天邪神】苍风国!

  “什么?帝……帝君!?”凤非恒的【逆天邪神】话,让齐镇沧和段青航同时骇然失色。他们两个虽为王座,但也清楚的【逆天邪神】知道“帝君”二字是【逆天邪神】何等概念!他神凰国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宗主凤横空,也才是【逆天邪神】霸皇顶峰,五十六长老,也全部都是【逆天邪神】中后期霸皇……在整个凤凰神宗,只有太上宗主、太上长老辈的【逆天邪神】人物里,才存在着有限的【逆天邪神】十几个帝君,而这些人,

  (本章未完,请翻页)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真正的【逆天邪神】基石,也是【逆天邪神】超然于世的【逆天邪神】存在,平时几乎从不露面,而纵然是【逆天邪神】凤横空见了他们,都要毕恭毕敬。

  百万神凰军足以横扫苍风,但在一个真正的【逆天邪神】帝君面前,完全和百万蝼蚁没有多大的【逆天邪神】区别。

  “齐统领,怎么办……如果他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帝君的【逆天邪神】话……”段青航颤声道,他这一生大半的【逆天邪神】时间都在战场之上,纵然面对十倍于自己的【逆天邪神】敌军,也断然不会惊慌失措,但如果眼前之人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帝君,那根本不是【逆天邪神】“军队”这种存在所能抗衡的【逆天邪神】!

  因为到了这个俯视苍穹的【逆天邪神】至高境界……所谓的【逆天邪神】数量、军备、阵势、士气、奇谋……全都是【逆天邪神】无谓的【逆天邪神】笑话。

  “不应该……绝不应该!小小苍风国,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帝君助阵!”凤非恒一咬牙道:“让我去和他……”

  凤非恒的【逆天邪神】声音这时嘎然而止,因为随着云澈身上火焰的【逆天邪神】散去和漫天血雨的【逆天邪神】停止,他看清了云澈的【逆天邪神】面孔……一瞬间,他的【逆天邪神】瞳孔骤然收缩,失声吼道:“云……云澈!!”

  齐镇沧和段青航虽然对云澈之名如雷贯耳,但未曾见过。但凤非恒,身为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长老,三年前,他自然就在七国排位战的【逆天邪神】现场……只要是【逆天邪神】亲身经历那场七国排位战的【逆天邪神】人,一辈子都不可能淡忘云澈的【逆天邪神】面孔。

  在凤非恒惊喊出云澈的【逆天邪神】名字时,苍月看着云澈背影的【逆天邪神】眸光也早已呆滞,她的【逆天邪神】双眸在颤动,唇瓣在哆嗦,唇间,却是【逆天邪神】发不出一丝声音,她怔怔的【逆天邪神】,向云澈的【逆天邪神】方向伸出手臂,脚步不由自主的【逆天邪神】想要去靠近,但视线却越来越模糊,就连全身的【逆天邪神】力气,都在无声间完全消逝,让她的【逆天邪神】躯体缓缓的【逆天邪神】倒下……

  “陛下!”东方休和秦无伤慌忙想要去搀扶,但眼前忽然金影一晃,一股狂暴无比的【逆天邪神】气息骤然涌来,让他们猝不及防下踉跄倒退,险些摔倒在地,而即将倒下的【逆天邪神】苍月,已被一个金衣男子抱在了怀中,他们定神看向抱起苍月的【逆天邪神】那个人,眼眸同时在一瞬间瞪到了最大。

  “云……云澈!?”

  “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你!?”

  云澈怀抱着苍月,一直处在失控边缘的【逆天邪神】怒火被一股深深的【逆天邪神】温暖和满足所笼罩,竟缓缓的【逆天邪神】平息了下来。刚刚他背对着她,但就在她开始倒下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仿佛有一个声音在他心底呼唤,让他几乎本能的【逆天邪神】回身,冲向了她。

  “月儿……”他抱着怀中比三年前瘦弱了很多的【逆天邪神】娇躯,内心在剧痛之中,不知是【逆天邪神】该怨恨,还是【逆天邪神】庆幸。他怨恨这样的【逆天邪神】灾难降临苍风国,整整三年的【逆天邪神】亡国之压,却沉甸甸的【逆天邪神】压在了她的【逆天邪神】身上。他庆幸自己能够在这最后的【逆天邪神】时刻赶回,还能够将她就这样抱在怀中。

  如果自己再回来的【逆天邪神】稍晚一些……后果,他不敢去想。

  苍风的【逆天邪神】眼眸迷离若雾,怔怔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近在咫尺的【逆天邪神】云澈。此时的【逆天邪神】她没有了半分平日里的【逆天邪神】威严和决然,唯有让人心痛的【逆天邪神】软弱,她唇瓣轻轻而动,音若梦呓:“夫……君……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你吗……”

  “是【逆天邪神】我!是【逆天邪神】我!”云澈拼命的【逆天邪神】点头:“我回来了……”

  “我……是【逆天邪神】在……做梦吗……”

  “当然不是【逆天邪神】!”云澈匆忙的【逆天邪神】拿起苍月的【逆天邪神】手掌贴在自己的【逆天邪神】脸上,让她感觉自己身体的【逆天邪神】温度:“我就在这里,完完整整的【逆天邪神】在这里……你好好看着我,这不是【逆天邪神】梦。我没有死……一直都没有死…

  (本章未完,请翻页)…我的【逆天邪神】月儿还在等着我回来,我怎么会舍得死……”

  暖热的【逆天邪神】温度,魂牵梦萦的【逆天邪神】身影和气息,苍月的【逆天邪神】泪珠决堤而落……这一刻,神凰、战争、亡国、决意、怨恨……一切的【逆天邪神】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眼前如梦幻般回到她身边的【逆天邪神】身影,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充斥了她的【逆天邪神】全部心魂,她贪恋的【逆天邪神】触摸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脸,目光朦胧,声若迷梦:“我的【逆天邪神】云师弟……我的【逆天邪神】夫君没有死……太好了……太好……了……”

  她声声的【逆天邪神】低念着,哭泣着,手臂缓缓垂落,眼眸也一点点的【逆天邪神】闭合……巨大的【逆天邪神】心魂冲击下,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怀中,她就这么安然的【逆天邪神】昏迷了过去,唯有眼角的【逆天邪神】泪珠依然在一颗颗的【逆天邪神】悄然滑落。

  云澈手掌轻轻按在她的【逆天邪神】胸口,将一股天地气息缓缓的【逆天邪神】输入她的【逆天邪神】身体之中。她的【逆天邪神】内息无比的【逆天邪神】虚弱,云澈可以想象她或许已是【逆天邪神】数天数夜没有睡觉。

  “月儿,好好的【逆天邪神】休息……剩下的【逆天邪神】一切,都交给我。”云澈轻轻的【逆天邪神】低喃。他抱着苍月,缓缓的【逆天邪神】起身,面对着脸色已完全通红的【逆天邪神】东方休和秦无伤,他微微一躬,道:“东方府主,秦府主,感谢你们保护我的【逆天邪神】月儿……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

  “这是【逆天邪神】我们……分内之事。”看着云澈,东方休的【逆天邪神】情绪无法平静。三年前,他葬身太古玄舟,本是【逆天邪神】绝无幸存之理,苍风国失去了驸马,也失去了有史以来最璀璨的【逆天邪神】明珠。但……他却活着回来了!而且他的【逆天邪神】力量,何止是【逆天邪神】“翻天覆地”的【逆天邪神】增长!

  他不敢去揣测云澈现在的【逆天邪神】实力,但短短几息灭杀一个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长老级人物,眼前的【逆天邪神】云澈……这个曾经名动苍风玄府的【逆天邪神】少年,如今的【逆天邪神】玄力层面,已是【逆天邪神】让他连仰望都不能。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秦无伤用力颔首,极度激动之下,已是【逆天邪神】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萧云等人从天而降,来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后,云澈把怀中的【逆天邪神】苍月轻轻的【逆天邪神】放到了天下第七的【逆天邪神】怀中:“七妹,替我保护好她。她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妻子。”

  天下第七郑重点头:“云大哥你放心,除非我死,否则谁都别想靠近她。”

  “嗯。”云澈微微点头,脸上无喜无悲,平静的【逆天邪神】让人心悸,他眸光转向萧云,忽然道:“萧云,你杀过人吗?”

  “啊?”萧云一愣,然后摇头:“没……没有。”

  云澈转过身,看向北方黑压压的【逆天邪神】神凰军时,怒意和杀意再度在瞳孔中疯狂沸腾:“若你想成长为一个真正的【逆天邪神】男人,就从今日开始,让自己的【逆天邪神】双手染上敌人的【逆天邪神】鲜血!!”

  声音落下,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已飞射而去,带着无尽的【逆天邪神】怨恨,冲向了将整个苍风国逼入绝望深渊的【逆天邪神】神凰大军。

  萧云站在那里,一阵失神,不知所措。

  “虽然,我们精灵一族最厌恶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杀戮和战争。”天下第一缓缓的【逆天邪神】开口:“但今日,若我是【逆天邪神】你,我一定会让自己的【逆天邪神】全身染满这些人的【逆天邪神】鲜血……你好好看看这片原本安和的【逆天邪神】土地,如今被敌人所踩踏,被自己人的【逆天邪神】鲜血所侵染……千疮百孔的【逆天邪神】土地,数千万人的【逆天邪神】葬身……对这种罪无可赦、人性丧尽的【逆天邪神】敌人,不忍和仁慈不仅是【逆天邪神】廉价,更是【逆天邪神】愚蠢!”

  “别忘了,这不仅仅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故土……也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故土!”

  萧云:“!!!!”

  (本章完)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